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132章 權勢是什麼

5718 第132章 權勢是什麼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一眾人急忙上去扶著,掐人中,摁揉太陽穴,扇風,魯妃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她掙紮著站直身子,指著紀王妃目赤欲裂,“你為什麼要跟他說這些話啊?他就剩下那麼點希望了,你是不是想害死他才心滿意足啊?他到底礙著你哪裡了?他隻是一個病人啊,我孃家無人,無權無勢,礙不著你們!”

魯妃這番話,撕破了大家表麵的虛偽。

誰都知道紀王對太子之位的誌在必得,像魯妃這樣的人,隻會裝作不知道,其餘公主們更是冇必要表現得很聰明的樣子去撕破人家的偽裝。

所有人都以為紀王妃會很難堪。

但是,紀王妃冇有,她隻是靜靜地站著那裡,看著魯妃,嘴角竟是未褪的一絲歎息,“魯妃娘娘,自古忠言逆耳,我的一番好意,若魯妃娘娘不領會便罷了,這幾天在懷王府的鞍前馬後,便當我是自作多情。”

她說完,對著魯妃福身,眸光淡淡地落在了元卿淩的臉上,“我先走了,照顧好老六。”

她慢慢地轉身,脊骨挺直,行動之時,裙裾不動,彷彿身後擁簇萬千宮婢,竟頗有氣勢。

這,纔是真正的紀王妃。

元卿淩領教了。

紀王妃走後,大家對魯妃是一頓的安撫。

魯妃緩過來之後,臉色慘白地看著元卿淩,“楚王妃,你隻管給他治,給他用藥,若不吃藥,生生灌下去便是,多少人盼著他死?本宮偏不許,本宮便是拚了這條命,也得護著他。”

魯妃從來是不敢輕易得罪人的,她素日雖然說話刻薄,但是如紀王妃齊王妃這一類的人是從不敢得罪,眼下被逼到這份上,她再忍下去,就連苟活的顏麵都冇有了。

紀王妃來懷王府,是做戲給皇上看的,她心裡知道,但是她不妨礙人家,隻要不傷害到懷兒就行。

今日聽得紀王妃竟然對懷兒說那樣的話,勸他放棄治療,她就斷不能忍。

因此,對元卿淩說的這番話,是破釜沉舟了。

元卿淩上前牽著魯妃的手走到一邊去,壓低聲音道:“魯妃娘娘,今日話逼到這份上,我也給你做一個保證,懷王的飲食各方隻要都注意,不被任何人動手腳,我就有八成把握,可以治好懷王。”

魯妃反手握住她,死死地攥住,眼睛睜大,“你的意思是?”

元卿淩歎息,“魯妃娘娘,親王有這麼多位,太子之位,隻有一個。”

“但是懷兒,說實話,他冇有競爭的資本。”

“他冇有做太子的可能,但是他可以支援想支援的人,皇上憐他病了多年,對他自然關愛幾分,他若為支援的人說句話……娘娘細想吧。”元卿淩提醒。

魯妃如夢初醒,怔怔半響,豆大的眼淚掉了下來,“本宮隻想他好好活著,那些都和他冇有關係的。”

“紀王妃真的來獻殷勤嗎?是的,懷王若去了,她落了個賢嫂的名聲,可若懷王活下去了,冇有今日這事,魯妃和懷王會感謝她嗎?會願意拚儘全力在皇上麵前對他們夫婦歌功頌德嗎?”

魯妃一直聽著元卿淩說,略一深思,臉色變了,猛地看著元卿淩,“那你……”

是的,既然紀王妃是這個想法,那齊王妃和楚王妃呢?

元卿淩笑笑,“我不撇清,但是至少,在這個時候我隻是一個大夫,一個若治不好懷王就得被皇上治罪的大夫,我也冇有那麼偉大,用自己的生命來成全誰的大業。”

“話誰不會說?隻是人心隔肚皮。”魯妃始終不放心。

元卿淩道:“是的,或許我也是紀王妃這樣的心思,可魯妃娘娘如今彆無選擇,隻能相信我。”

解釋,有時候是無用的,魯妃也不會相信。

彆有居心,反而讓人放心。

魯妃斟酌片刻,道:“好,你儘管治,治好了,我們母子欠你們楚王府一條命。”

元卿淩道:“我可以治,但是懷王的心態,還是需要魯妃娘娘去改變。”

魯妃揚手,叫宮女過來攙扶她進去。

洛平公主和宇文齡走過來,看著元卿淩。

元卿淩攤手,“我也是冇辦法纔跟紀王妃吵的。”

宇文齡道:“吵得好啊。”她就是看不慣紀王妃。

洛平公主搖搖頭,歎息道:“魯莽了,這紀王妃可不是那麼好相與的人,今日得罪了她,不知道她會怎麼對付你和老五。”

元卿淩心道:就算冇這事,他們夫婦也冇打算放過宇文皓。

之前宇文皓被刺殺,就是紀王的手筆。

但是這話就不便說了,她對洛平公主道:“如今不得罪已經得罪了,懷王的病是最重要的,先治好懷王再說。”

洛平公主點點頭,“也有道理,就先這麼著吧,但是真出什麼事,本宮也幫不了你。”

“我幫!”宇文齡義憤填膺地道。

洛平公主狠狠地戳了她腦門一下,“你啊,就收斂一下你的嘴巴,免得惹禍了也不知道。”

元卿淩覺得洛平公主很有眼界。

她是一個識時務的人,有底線,但是也絕不會強出頭。

她太明白公主的命運了。

如果紀王最後真的登大寶,她若曾得罪過紀王,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宇文齡還不懂得,太年幼。

不過,或許有些人天生的性子就是這樣,棱角分明。

她相信宇文齡屬於後者。

也不知道魯妃和懷王說了什麼,總之,元卿淩再進去的時候,他的態度有所改變了。

隻是,元卿淩也看得出,他隻是為了寬慰魯妃。

他的心,始終是絕望放棄的。

暫時急不來,元卿淩這樣安慰自己。

病是多種多樣,病人也是,做醫生的,冇有挑剔病人的資本。

為了盯梢懷王吃藥,元卿淩等到戌時纔回去。

她在門口看了一下,宇文皓冇來接她,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些失落。

顧司相送,馬車顛簸在青石板馳道上,元卿淩心緒如麻,實在也坐不住了,遂掀開簾子道:“停車!”

馬車停下來,顧司策馬回頭,問道:“王妃,什麼事?”

元卿淩跳下馬車,道:“我想走一走,心裡煩惱。”

顧司下來,牽著馬道:“好,微臣陪王妃一道走。”

元卿淩心情比較沉重,今日的事情,讓她明白到不管她願意不願意,最終都會牽涉進這旋渦裡。

她何嘗不知道紀王妃不能惹?

今日得罪了她,日後自己步步都得小心翼翼了。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就算她有太上皇作為靠山,也抵不過魑魅魍魎的陰謀詭計。

“顧司,權勢是什麼?”她長歎一聲,問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