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1520章 功成身退

5718 第1520章 功成身退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元卿淩已經提前催動念力,在靈石落地之前,一塊巨石砸向靈石,靈石頓時被砸碎,漆黑的小塊散落在地上,元卿淩隔空取了一個鏟子,飛快跑出去,剷起碎片放入那個小盒子裡,然後挖深地下,把靈石碎片埋了進去。

她不知道靈石是什麼,就怕這東西有強輻射,所以用這種方式埋了碎片,隻希望不要造成什麼傷害。

畢竟,這裡是雪山之巔。

德方住持愕然至極,質問元卿淩,“你是何人?為何出現雪狼峰?你為何打碎靈石?”

潑機已經躺在地上了,筋疲力儘的樣子,冷鳳青也倒臥在地上,她看到了元卿淩,也是驚愕得很,但是她的眼神很快就變得迷亂起來,鮮血從她的耳朵和鼻子滲出。

她應該還是會瘋癲,靈石在落地之前,打碎了,她身體裡有靈石的力量,但因短暫停留,不會損她性命,但是會讓她神智儘昏。

元卿淩心頭十分的難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倒在地上的潑機一眼,不管他以前曾經犯下什麼樣的錯,但在這一刻,他是值得欽佩的。

元卿淩不與德方住持糾纏,快步跑了。

靈石打碎,她還要去一趟豐都城,檢驗效果,同時,為了確保晏之餘不會因為蘇如雙的反噬而遷怒於城中百姓,按照曆史治城方針,她或許還要做一些手腳,找豐都城的智囊賢者五先生。

她飛快地下山去,雪狼峰這裡的所有改變,到此結束。

豐都城堡。

天算世家的人全部被誅殺,冷鳳青雖然下落不明,但是,已經派出了很多鐵衛去追殺她,沿途伏擊多次。

晏之餘坐在城主的寶座上,聽著最後一批鐵衛的稟報,冷鳳青遭受多次伏擊之後,受了重傷,懷疑偷偷上了雪狼峰,他們已經部署了人在雪狼峰底下等著,她若能下山,會當場把她殺了。

雪狼峰乃是皇家禁境,且如今正值寒冬,一個正常人在山上無遮擋,不可能過得一晚,莫說一個身受重傷的孕婦。

晏之餘輕輕地舒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娶如雙。

婚禮辦得十分盛大,為了迎娶如雙,他不惜一擲百萬金,婚宴之盛大,勝過帝後大婚。

洞房花燭夜,本該最幸福的新娘子蘇如雙卻忽然腹痛如絞,痛得在地上打滾,口吐鮮血,晏之餘著急請來了城中名醫為蘇如雙診治,卻連病因都冇能找到。

雖開了止痛的方子,但是服藥之後,一點效果都冇有。

晏之餘大怒,要下令殺了那些大夫,出來阻止的,是晏之餘的老師,被稱為智囊賢者的五先生。

五先生私下與晏之餘在書房裡說了一個時辰的話,他告訴晏之餘,應該是靈石破毀了,冷鳳青死了,所以靈石的反噬,就落在蘇如雙的身上。

要保住蘇如雙的命,未來的三十六年,他必須要收斂戾氣,不能因蘇如雙的事遷怒任何一人,否則,將會為蘇如雙增加殺業,會損她壽命。

晏之餘雖然開始不信,但是,他深愛蘇如雙,為了蘇如雙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娶冷鳳青,滅天算世家的族,他把罪惡都攬在身上,就是為了讓蘇如雙能活下去。

而且,五先生是他的恩師,恩師的話,他會聽。

他最終選擇放了那些大夫。

五先生告知他,靈石反噬之苦,會在每個月的十五來臨,到二十結束,每個月如是,但因有靈石的力量支撐,她雖然痛,卻不會死,甚至可以生兒育女,隻要能抵受住痛楚。

晏之餘幾欲崩潰,每個月都要痛幾天,且還要痛三十六年,誰能承受?

但是,天算世家的人都死光了,他又能如何?

五先生與晏之餘談了之後,回到了府中,關閉府門,對外宣稱不見任何人。

他叫人設下神像,跪在了神像之前,身子還瑟瑟發抖,昨晚所見,實在是太讓他駭然了,那女子深夜潛入他的房中,無聲無息,桌子上的東西在她的手指指印之下,亂飛一通。

最可怕的是那剪刀飛到他的眉心前,便將將停住,淩空停住,直到那女子跟他說完了話,剪刀才飛回了原處。

女子說的話,他全部都記住了,是關於未來三十六年裡,豐都城的治城方針,女子令他全部抄寫下,若能遵照她的意思去做,他便是豐都城的先知。

若不遵照,他隨時可以變成一具屍體。

這女子若不是神仙,也是惡鬼,他自然不敢違背。

過了幾天,他向晏之餘進言,成立神算世家,協助城主推行治城方針。

元卿淩這個時候,纔回了鏡湖。

她不知道這樣做,是否真的能確保冇有改變,她實在不希望牽連到任何無辜的人。

所以,回去之後,如果曆史出現了任何的改變,隻怕她還是要回來,不斷進行修正。

而這一次的回穿之旅,或許會讓她忙碌一輩子,如果這個是代價,她會儘全力負起這個責任。

來到鏡湖,看到了安豐親王給的指引,她跳下鏡湖穿了回去。

穿回去,難度不大,因為在她研究鏡湖的時候,已經熟知所在年代的時空座標,加上有安豐親王的指引,不會出錯。

從鏡湖裡出來,因為時間同步往前,所以,這裡也過了十天,在這十天裡,安豐親王一直收著豐都城的飛鴿傳書。

所以,元卿淩第一時間就問了豐都城有什麼大的改變。

完成任務之後,這成了她最擔心的事,也是衝動過後冷靜下來的理智思考。

王妃扶著她的雙肩,鄭重地道:“你完成得很好,我們所探知的,根據我們所瞭解的那個曆史,冇有任何的改變。”

元卿淩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有想哭的衝動。

她知道這一次是不理智的舉動,不顧危險之餘,還罔顧了改變曆史的可能,但是套用一句比較老套的話,人這一輩子,總會為了某一個在乎的人,而做出一些喪失理智的事。

安豐親王跟她說:“雖然曆史或許會因為一些改動,而發生變化,但是其實不要把曆史的規律看得這麼脆弱,天道循環,蘭因絮果,便有時候會發生一些改變,最後也會因應天道而慢慢修正回到原先的軌跡,真正能改變的,是那些本來就不被天道所容的行徑,例如晏之餘和蘇如雙。”

元卿淩心尖上還透著後怕,一時聽了安豐親王的話,卻還是回不過神來,露出了迷茫之色。

安豐親王淡淡笑了,道:“好比一個人本來是要走左道,因為一些改變,走了右道,但是,當他走上右道的時候,右道上會發生一些事情,導致他回到了左道上,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曆史從來不脆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