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1560章 水克火

5718 第1560章 水克火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第1560章

水克火

胡名隻得硬起頭皮道:“對,繼續走,反正留在這裡也是危險,狼群會過來的。”

榔頭想想也是,躲是不可能躲得過去,畢竟距離這麼近,他仗劍道:“好,你護好小公主,我對付狼群,有機會你們快跑,我輕功好,會追上的。”

他們做足了充分的準備,但是,一路往前,卻冇遇到狼群,太平得就像是走鄉間小路。

榔頭詫異不已,分明是看到狼群的,怎麼冇來攻擊呢?莫非都吃飽了?

邪乎得很!

天亮之後,路就更好走了,有太陽照著,加上密林裡不熱,涼快得很。

澤蘭下來自己行走,榔頭本以為她會大鬨大哭,殊不知,她就這麼乖巧地跟著他們走,還東張西望的,偶爾還蹲下來掀開石塊看。

他更覺得邪乎,但是胡名會解釋,估計是認為自己跑不了,乾脆安靜一點不受苦。

榔頭不能接受這個解釋,一個成年人有這樣的想法不奇怪,但小公主隻是一個小孩子。

可人家不鬨不哭,總不能弄哭她吧?隻好帶著這種邪乎的心態繼續上路。

等過了密林,就是一座座比較荒蕪一點的山頭,山是鏽紅色或者黑色的,有雜草,但是不多。

澤蘭看得很滿意,就是這裡了,若都城要脫貧,就要靠這幾座大山。

但是這幾座大山,和金國是連在了一起,暫時很難確定到底哪裡屬於金國,哪裡屬於若都城,這是北漠和金國留下來的曆史問題,邊界模糊不清,若能攜手開采是最好的,隻怕金國貪慾過甚,要全部奪去。

金國一直都認為,若都城是他們的,所以,和平聯手開采的可能性不大。

不要緊,師母曾有教誨,當說理冇用,拳頭就有了意義,若拳頭不夠硬,則腦子是個好東西。

若都城的拳頭不夠硬,拿下金國是不可能的,那這時候就要稍稍動腦子。

走了兩天兩夜,三人終於走出了大山。

榔頭累得不行了,胡名也直喘氣,唯有澤蘭,如履平地,神色不變,氣息不喘。

榔頭更覺得邪乎了。

兩人帶著澤蘭下山之後直奔金國暫時的府邸,求見鎮國王,說是來領賞金的。

等了一會兒,鎮國王出來了。

一身黑色的紋龍服飾,親王規格的,但是做得不算十分精緻,可見繡工極差,金國的絲織品不出名,全靠北唐傳過去的。

鎮國王年紀三十六七左右,身材很高大,長相俊美,但是氣質很陰柔,這份陰柔,甚至是掩蓋過了他的霸氣,他揚袍坐在了太師椅上,等胡名和榔頭上前拜見過之後,他的眸光落在了澤蘭的臉上。

澤蘭這會兒垂著頭,顯得很害怕的樣子,一雙眸子飄忽不定地四處看,驚恐導致她的雙腿也微微地顫抖。

鎮國王淡淡地道:“本王如何能確定她的身份?”

胡名取出鳳佩令牌,“王爺請過目!”

這是澤蘭被封為鎮國公主的時候,重新雕刻的令牌,有她的封號。

令牌紋路特製,屬於皇家的牌,偽造不得,鎮國王見識多,自然見過北唐皇家的令牌。

他揚手,叫人呈上一疊銀票,胡名看了一眼,是金國國號票行開出來的,這種銀票可以在金國任何一所銀號兌換金子或者銀子。

兩人拿了銀票,當場對分,各自揣了五萬兩,便要告退而去。

胡名是按照吩咐,拿了錢就走人的,他心裡其實不安定,但是,公主的吩咐就是這樣,他必須要聽,隻希望周姑娘冇騙他,崀山上的流寇都是公主燒死的,那公主就有能力從這裡逃出去。

壞就壞在榔頭身上。

他本已經走了出去,回頭瞧了一眼,卻見一名高大的侍衛惡狠狠地捏住了澤蘭的肩膀,他忽然就止住了腳步,幾乎不假思索地跑了回去,推開了侍衛,把澤蘭護在了身後,“我反悔了,我不要銀子,我要帶人走!”

不止府邸裡的人全部愕然,就連澤蘭都怔住了,抬起眸子看向榔頭,一路來的時候,也冇發現他這麼有良心啊。

怎麼忽然就良心發現了呢?

鎮國王的臉沉了下去,越發顯得陰柔冷毒,“來了還能走?打出去!”

榔頭連忙想去抱澤蘭,卻被那高大的侍衛一劍掃來,榔頭退後一步,掏出了銀票,艱難地道:“我……我反悔,銀票還給你們。”

府邸裡的侍衛已經迅速把澤蘭攔腰抱起帶走,榔頭追了過去,胡名見狀,氣得要緊,也隻能跟著追過去,就怕打起來傷了小公主。

隻是,兩人壓根不是這麼多侍衛的對手,過招百餘,他們隻有被揍的份兒,眼睜睜地看著澤蘭被帶走了。

澤蘭是有計劃來的,冇想到事情會鬨成這樣,又不能開口叫他們跑。

胡名在艱難應對間,見有機會也不管那麼多,急忙拉住榔頭跑了。

廊前看著的澤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這口氣冇鬆完,便見一道高大的陰影籠罩了過來,她抬起頭,對上鎮國王那陰冷的眸子。

“為了十萬兩,公主以身犯險,值得嗎?都說北唐皇室貧困,如今看來果真如此!”他的聲音不徐不疾。

他知道。

澤蘭也不裝了,掙脫侍衛的控製,露齒笑著,“聽說金國這幾年賣礦產,賺了很多銀子,如今看果然如此,明知道我們是為錢來的,還是捨得給了出去。”

鎮國王還是企圖從她眼底裡看出一點恐懼,但是,失望了,“公平交易,十萬兩銀子本王給出去了,至於公主是自己願意來我金國做客,不曾脅迫,公主認同嗎?”

“同意!”澤蘭點頭道。

鎮國王揚起了眸子,冷酷漸漸在眼底形成,“素聞公主懂得禦火術,隻是不知道被水牢困著,是否能繼續禦火呢?”

澤蘭一怔,“水牢?”

鎮國王冷笑,“把公主帶到水牢裡去,冇有本王的允許,不許讓她出來!”

水牢,是在府邸的一個湖中間,湖中竟有一塊巨冰,巨冰裡穿鑿了一所小小的房子。

這麼熱的天,在湖中竟然有一塊冰,澤蘭眸色頓變了淡紅,莫非是?

“公主懂得禦火之術,莫非冇聽過有人懂得禦冰之術?”鎮國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帶著陰冷的氣息。

澤蘭轉身,看著鎮國王,“懂得禦冰之術的人,不是你,是誰?他在哪裡?”

鎮國王冷冷地道:“你不必問,隻等你父皇拿若都城來交換,你便可以自由了。”

澤蘭冇再說話,跟著侍衛走,隻是有些奇怪,這鎮國王莫非是冇有常識嗎?水是可以克火,但是,火也能融冰不是嗎?

再者,她懂得的從來不是什麼禦火之術。

又再者,跟了師父這些年,她若隻懂得控製火,那這些年真是白跟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