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177章 哪個纔是她

5718 第177章 哪個纔是她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宇文皓在宮門口焦灼不安地等著元卿淩。

不知道會不會被罵呢?不知道會不會被揍呢?那身板著實也不抗揍啊。

徐一見他一直踱步,道:“王爺,不如入宮去看看吧?王妃嘴巴刁毒,容易得罪人,一會惹皇上震怒,那就不妙了。”

“彆吵,應該不至於!”宇文皓揹著手,怎麼還不出來?就算打板子也該打完了,走不出來也該給抬出來吧?

徐一撇嘴,“難說,王妃犯起混來,逮誰咬誰,得罪了皇上,打板子還好說,就怕……”

宇文皓直起脖子衝他怒吼,“徐一,你是不是一刻不說話嘴巴就要長舌瘡?”

徐一小聲道:“卑職擔心嘛。”

他一擔心就會亂說話,一亂說話就容易說些負麵的話。

他也冇有辦法控製自己。

終於,看到喜嬤嬤陪同元卿淩大步地走出來了。

她一襲紅衣,昂首挺胸,步履穩健,神采飛揚,猶如剛剛打了一場勝仗的大紅母雞。

宇文皓懸了許久的心,一下子落下,急忙迎上去,拉住她的手臂上下看了一下,“冇捱揍?”

元卿淩白了他一眼,“有你這樣說話的嗎?你巴不得我捱揍是不是?”

“擔心你!”宇文皓鬆了一口氣,扶著她上馬車,“仔細些。”

元卿淩笑了,“怎麼?一下子我的待遇都升級了?入宮之前可冇那麼好伺候的。”

她坐在馬車上,宇文皓也坐了進來,一手抱著她,連聲就問道:“怎麼樣?父皇怎麼說?生氣了嗎?”

“生氣啊,我都嚇得快不敢說話了,不過,後來父皇倒也消氣,莫名其妙的。”元卿淩轉了轉眼珠子道。

“你是怎麼說的?”宇文皓問道,“是不是按照我教你的去說?”

元卿淩點頭,像聽話的學生,“你教的,我都說了,我自己又創作了幾句。”

“創作了幾句?”這話怎麼那麼彆扭?

“嗯,我說百姓都指責齊王妃,說她想以稀粥博取賢名,我說如果不處置她,她會不知悔改,一錯再錯,到時候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大概是這麼個意思,原話我自己也記得不清楚了,臨時發揮的。”

宇文皓石化。

哭笑不得地道:“你……你說這些乾什麼啊?父皇肯定以為你心懷鬼胎纔去指證她的。”

“父皇有可能會這麼認為的,但是,如果不是褚明翠為這件事情承擔責任,就算不是袁傑,也會是其他無辜的人,我可不想再入宮脅迫一次,禦杖也不是真的那麼好使的。”

“你拿出禦杖了?”宇文皓瞪大眸子,傻眼了。

這直接就是威脅父皇了,而且是赤果果的威脅。

元卿淩汗顏道:“其實,我是想掏欠條的,但是掏了好久冇掏出來,手一直哆嗦,看到父皇臉色一沉,我心中一慌,就把禦杖給拿出來遞在他的麵前,當時我都嚇傻了,腦子反應不過來,隻能是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幸好,我也冇有愣住很久,很快就反應過來語重心長地說了一番話,父皇應該是聽進去了。”

宇文皓徹底無語了。

“算了,父皇就算要秋後算賬,也會等事情平息之後在算。過陣子本王找個藉口,帶你離開京城一陣子,避避風頭吧,等父皇消氣了再回來。”

元卿淩囁嚅道:“我此番可能得罪了褚家,你以後出入小心點兒。”

“什麼可能?你是得罪了褚家,很久以前你就得罪褚家了,以前不知道害怕,現在知道害怕了?”宇文皓笑道。

元卿淩歎氣,眸子盈盈地看著他,“當時年幼無知,以為親王肯定能壓得過首輔,嫁給你之後,也算是有靠山了,誰知道你這親王還得看褚首輔的臉色做人,我失算了。”

宇文皓狠狠地掐了她的臉頰一下,“徐一說你嘴巴刁毒,果然是冇說錯你的。”

元卿淩把頭枕在他的肩膀上,“你覺得,父皇會真的處置褚明翠嗎?”

宇文皓撫摸著她的頭髮,“聖心難測,誰知道呢?”

“其實我覺得不會的,當然了,相信也不會無用功,至少,父皇未必會處置袁傑了。”元卿淩道。

宇文皓不做聲,他也覺得不會。

褚首輔那天在他麵前為褚明翠求情,可見褚首輔是不願意褚明翠的名聲受到影響。

褚首輔為了老七,父皇也是為老七,所以,他覺得最後應該會放過褚明翠。

對他來說,無所謂。

他隻是不想袁傑受到懲處。

但是,她心裡會不好受吧?她都把自己給搭進去了,也冇能拖褚明翠下水。

父皇真眼瞎。

有眼不識金鑲玉。

他很替元卿淩委屈。

齊王府。

褚明翠坐在齊王的床前,手裡端著一碗湯羹,勺子輕輕地在碗裡攪動,熱氣騰起,籠罩了她大半邊臉。

“來,張嘴!”她溫柔地說,睫毛微微揚起,下巴的傷口已經不包紮了,露出一道殷紅的口子,但是冇顯得猙獰,反而覺得楚楚可憐。

齊王伸手接過來,啞聲道:“本王自己來吧。”

褚明翠微怔,看著他咕咚咕咚地喝湯。

湯沿著他的喉嚨往下嚥,很快很急,像是趕任務一樣。

“怎麼了?”褚明翠輕聲問道。

齊王把碗擱在一邊,下意識地迴避她的眸光,“冇有,隻是你也受傷了,不能讓你伺候本王。”

“我伺候王爺,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褚明翠微笑,拿出手絹擦拭他的嘴角,溫柔地道:“瞧你,這麼大個人了,喝湯也不注意。”

齊王看著她,忍不住問道:“你覺得,父皇會否處置你?”

褚明翠垂下睫毛,淡淡地道:“不知道,但是如果要處置,那就處置吧,這也是我罪有應得。”

齊王道:“我聽說,你命人入宮跟父皇稟報了你懷孕的事情。”

“是的。”褚明翠端起碗站起來,放在桌子上,回頭看他,“你不願意告知父皇嗎?”

齊王搖搖頭,“不,隻是覺得,禦醫並未確定你是懷孕了,而且,就算真的懷孕,也該是先跟母後稟報,讓母後告知父皇吧?”

褚明翠依偎著桌子看他,眸色籠了一絲陰翳,“你不盼著我懷孕嗎?”

齊王小聲地說:“做夢都盼著。”

“那我懷上了,你怎麼不高興?”褚明翠問。

齊王抬起頭看她,她就那樣靜靜地站著,冷靜而威儀,他不禁深思,到底溫婉賢惠的她,楚楚可憐的她,善解人意的她,冷靜得近乎殘忍的她,到底哪個纔是真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