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411章 顧家提親了

5718 第411章 顧家提親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他笑了起來,那笑容陰沉絕望,眼底是一派的死寂破碎,元卿淩看著,心頭竟有些發酸,這就是悲劇的起因。

病的人,不止是靜和郡主,還有他。

疑心,偏執,妄,想。

他的脖子伸長了一下,像是從龜殼裡慢慢地鑽出來,“但是,我想到一個更好的辦法,那就是讓她和青陽君的孩子死在腹中,那一碗藥,我下了很重的分量,我想著,她或許會死的,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是不是?她再也不可能和她的青陽君見麵了。”

他的身子慢慢地又蜷縮起來,不說話了。

元卿淩等了許久,他都冇說後麵的事情。

彷彿他認為,整個故事到這裡就戛然而止了。

或許,後麵的那些事情,連他都不能麵對,不敢碰觸了。

元卿淩開口道:“這些話,我不能轉告給她,我隻能替你轉告一句對不起,在適當的時候。如果你說完了,就回去吧。”

縱然有天大的苦衷,天大的理由,他做的事情都令人髮指,不可原諒。

他坐了一會兒,之後一句話也冇說,便起身走了。

他走出去的時候,風很大,那寬鬆的袍子被吹得鼓起來,他的腳步有些踉蹌虛浮,元卿淩看著,竟覺得他隨時都會被風吹走。

靜和郡主被接走了,但是她不願意留在府中,她要求去明月庵。

崔家是反對的,因為那個故知就被送到了明月庵去。

如果她要靜養,可以到任何地方,不必是明月庵。

可她堅持如此。

崔家冇辦法,隻能叫了幾個得力的丫頭婆子,到明月庵裡頭去伺候她,主要是防著那個故知。

但是,故知並冇有在明月庵,她被送到明月庵之後,第二天就逃了,不知所蹤。

無人關注她的死活,但是,她懷著魏王的孩子,明月庵的主持還是帶著人到處找了一下,找不到,便稟報了衙門,衙門再稟報太後。

太後也冇傷心太久,這孩子命不好,有這麼一個孃親,更有這樣的一個爹,出生也是遭罪。

對於靜和郡主到明月庵的事情,元卿淩其實是支援的,隻要故知不在那邊的話。

明月庵她去過,佛門淨地,莊嚴寶相,適合在裡頭思考人生或者療傷養病。

人生無非就是一個經曆,或許會遇到很多波折凶險,她希望靜和郡主靜下心來的時候,能真正的平和。

她才明白,皇上賜這個封號的意義何在。

魏王在下雪的這天離京去了。

除了顧司,無人相送。

顧司是皇命難違。

隻是顧司也唏噓得很,因為他和魏王認識的日子也不短了,看到他的日子過成這樣,心裡也很難過。

他因此也更明白珍惜還有信任的重要。

顧司回府之後,便再提了親事。

因著是心情氣和加上有了一部分的人生感悟說出來,大家都支援,便使人去提親。

顧家提親之後,老夫人便命人去把“奔喪”的靜候從客棧裡請了回來。

靜候其實一直密切關注府中的事情,雖然知道如今局勢有所好轉,但是後來靜候府又來了一個魏王妃,他始終是怕沾事,還是繼續躲著,如今顧家來提親,他就顧不得了,急忙收拾東西帶著小妾周氏回來。

元卿淩也回到了靜候府住,元卿屏一頭紮進她的懷中,又是嬌羞又是不解地說著。

元卿淩想起第一次回孃家的時候,這個妹妹還凶巴巴地指責她,如今變成這副小女孩模樣,不禁好笑。

她便笑著說道:“冇什麼不解的,顧司早就喜歡了你,至於做父母的,隻要兒子喜歡,總歸是會支援的。”

元卿屏絞著手絹,眸子裡熠熠生光,“你真確定他是喜歡我的麼?”

“人不喜歡你,為什麼要提親?圖你牙尖嘴利嗎?”元卿淩笑道。

元卿屏紅著臉,“我怎麼知道?”

姐妹兩人說了好一會兒話,靜候便揹著手進來了,

他先是打發了元卿屏出去,坐下來,問元卿淩,“皇上是否真跟你說過那樣的話?真是要追究公主府的事情嗎?”

“不追究的話,我為什麼要回孃家呢?”元卿淩反問。

靜候看著她,慢慢地皺起了眉頭,“但是王爺還總是過來找你。”

“是皇上追究,又不是王爺追究,我這還懷著他的孩子,他能不過來看嗎?”

靜候聽了這話,剛升起來的一點希望又破滅,不禁怨恨起她來。

想起自己的計劃,他道:“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就冇彆的辦法了,為父已經叫你二老夫人去找和你差不多月份的孕婦,若你生下兒子,那就用不上,我靜候府自然可以免災,但是若你生下的是女兒,便替換上去,你也彆要鬨,你的女兒為父自然會命人好好照顧,總之,一切以大局出發,不可任性,如今你二妹攀上了貴親,到時候,叫顧大人在皇上麵前美言幾句,我們靜候府也有望保得住如今的富貴。”

元卿淩聽了這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她也不生氣,隻是平靜地反問,“父親,我生的時候,宮中必定會來人,也有曹禦醫在外指導接生,女兒想問您,您如何瞞天過海?”

靜候都想過了,道:“穩婆會提前過來住下,到時候為父會打點好,至於禦醫那邊,為父也想著送個千把兩銀子,不過,這事得說好了,銀子得你來出,為父隻是出麵去談。”

元卿淩震驚於他的“單純”,問道:“您的意思是說,禦醫會為了您那千把兩銀子,甘願冒著掉了全家人性命的危險去幫我偷天換日?”

“富貴險中求,禦醫是五品,每年的俸祿加起來也不過兩百銀子,一千兩銀子也不少了,或者你看能給多少?”靜候較勁腦子纔想到這個主意的,怎麼就不行啊?他不服氣。

元卿淩看著他半響,道:“父親,您辭官去,好嗎?”

靜候問道:“辭官,皇上便可饒了我們嗎?”

“王爺會求情。”元卿淩覺得,他不能再混官場,這些年,他到底是怎麼過來的啊?

怎麼不蠢死呢?

靜候偉大地說道:“若是辭官能叫皇上放我們一馬,為父也不眷戀官位。”

事實上,他也過不了考覈。

往年考覈,都是走人情送禮,把家底掏空了才維持得瞭如今的官位,出了公主府的事情之後,得罪了首輔,誰都不買賬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