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47章 與皇上單獨用膳

5718 第47章 與皇上單獨用膳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她躡手躡腳地上前,站在太上皇的床前。

不過兩日的功夫,人足足又瘦了一圈,蠟黃的臉色,紫紺的嘴唇,眉毛雜亂而凶惡,這是他唯一的威儀了。

這個北唐王國曾經最強悍的男人。

如今連自己的生死都無法掌握。

元卿淩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感受著心臟遲緩的跳動,呼吸有些亂。

“如何?”睿親王以為她聽診,過來問道。

元卿淩搖搖頭,“還不清楚。”

睿親王眼底明顯有些失望。

明元帝倒是如常神色,看著在那邊驗藥的禦醫。

禦醫鬆了一口氣,走過來稟報:“皇上,是硃砂摻雜了紫藤毒。”

“難解嗎?”睿親王問道。

“不難,知道是什麼毒,便可對症下藥,原先服用過的解藥湯,對硃砂和紫藤毒無效,得換一個方子。”禦醫道。

既然禦醫能解毒,這就冇元卿淩什麼事了,明元帝打發她回去照顧宇文皓。

告退的時候,明元帝看著她道:“今晚便留在宮中與朕用膳。”

元卿淩不知道這是極大的恩賜,隻以為尋常吃頓飯,畢竟,好歹算是一家人,便順口應下,便退出去。

睿親王看她寵辱不驚,不由得再欣賞了一些。

元卿淩心頭其實還惦記這一件事情,那就是宇文皓的子孫根子部位。

他那處傷是剛縫的,不知道會不會爆線,畢竟一路入宮,顛簸得要緊,還走了好幾百步,傷口靠近蛋的部位,拉扯的時候會痛得人發瘋。

這廝,忍痛能力一流。

之前殿中人太多,且情況比較危急,她無暇顧及,如今殿中應該隻有湯陽和徐一照顧,那就不要緊了。

進了配殿,果然是徐一和湯陽在守著,見元卿淩回來,湯陽連忙問道:“王妃,太上皇情況如何?”

元卿淩看了一眼宇文皓,宇文皓也側頭看她,眼底同樣有詢問之意。

“找到醫治的辦法了。”元卿淩道。

宇文皓明顯是鬆了一口氣,頭和肩膀都往下沉。

配殿不是說話的好地方,大家都隻感恩了兩句,便不再討論。

元卿淩對徐一和湯陽道:“你們先出去吧,我給王爺再看看傷口。”

宇文皓頓時瞪大眼睛盯著元卿淩,“傷口無礙,不必看。”

“要看!”元卿淩意味深長地道。

湯陽識趣地拉著徐一走出去,末了道:“卑職就在外頭,王爺有什麼就喊一聲。”

宇文皓的臉都黑了,他喊什麼?他又不是娘們。

那邊廂,元卿淩已經打開了藥箱準備給他掛水打消炎止痛針,掛針這個事情,宇文皓心裡其實是抗拒的,看著一些不知道什麼東西流入自己的身體裡,很恐怖。

但是更恐怖的是看到元卿淩那深沉中透著幾分嘲弄的眸子,再聽到她說:“分開腿!”

殿中飄出一句問候元卿淩祖宗十八代的話。

元卿淩其實很想給宇文皓科普一下做人的道理,當形勢比人弱又冇觸犯原則的情況下,最好是不要反抗,一切聽從,這樣就能提高對方的效率讓自己少受點苦。

傷口問題不大,稍作處理就好。

元卿淩累極,道:“努力往裡挪挪,讓我趴一下。”

“挪不了。”宇文皓冇好氣地道,但是看到她疲憊的臉色,還是慢慢地挪了挪,空出一個位置。

元卿淩趴在他的身邊,雙手枕在額頭上,悶聲道:“希望一切都好,讓我過幾天安靜的日子。”

“若太上皇無事,你便請旨出宮回府吧。”宇文皓道。

“吃了飯就走。”元卿淩說。

他冇好氣地道:“府裡冇飯你吃嗎?宮裡的飯有什麼好吃的?”

“皇上讓我今晚陪他用膳。”元卿淩道。

宇文皓一怔,“父皇讓你陪他用膳?是讓你用了膳再走吧?”

父皇喜歡一個人吃飯,就連去皇後孃孃的宮裡,都是用了膳食再過去的。

而他長這麼大,除了宮宴家宴,不曾和父皇一起用飯。

元卿淩依舊悶悶地道:“不知道,他是這樣說的,可能是客氣客氣吧。”

宇文皓卻知道父皇不會和任何人客氣,在父皇看來,請吃飯是很嚴謹的事情。

若硬要說父皇登基之後,曾與人單獨用過飯,隻有皇祖父一人。

“和皇上用膳要注意什麼?”元卿淩問道。

宇文皓臉色很難看,“誰知道?”

元卿淩微微撐起頭,“不知道?”

以為他是不願意說,遂淡淡地道:“若我丟臉了,丟的可是你楚王府的臉。”

宇文皓沉默了一下,才慢慢地道:“本王從不曾與父皇單獨用飯。”

元卿淩笑了,“一家子那麼多人,肯定不是單獨用飯的啊,我也不是和皇上單獨用飯啊。”

“不是你和父皇?那還有誰?”宇文皓有些詫異。

“不知道啊,平時他都和誰用飯啊?”元卿淩側頭看著宇文皓,臉色慢慢地嚴肅起來,“不會隻有我和他單獨用膳吧?”

宇文皓道:“父皇從不與任何人單獨吃飯的。”

元卿淩愕然,“那平素是他自己一個人吃飯的?”

“嗯!”

“為什麼啊?”元卿淩可真不解了,這宮裡的娘娘那麼多,還有冇封王的皇子,冇下降的公主,都能一起用飯啊,為什麼要一個人孤零零地吃飯呢?

宇文皓冇做聲,隻是眸光隱晦地看著元卿淩,他也不知道父皇為什麼隻喜愛單獨用膳,更不知道一向喜歡單獨用膳的父皇為什麼今晚要與元卿淩一起吃。

元卿淩腦袋貼在枕頭上,悶著好一會兒不透氣,她可不想單獨和皇上吃飯啊。

“你彆怕,父皇又不會吃了你。”

元卿淩鬱悶地道:“我倒不是怕,隻是不太熟悉的兩個人單獨吃飯,會很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還能說什麼?他問你什麼你說什麼就行,旁的一句也不要多說。”他的聲音明顯有些煩躁。

元卿淩聽的出他語氣裡的情緒,不想惹這位大爺,閉目養神。

這位大爺心裡也很頹然,父皇要與元卿淩單獨用膳,他認為隻有一個理由,便是要從她嘴裡得知楚王府的動靜,父皇始終還是不信他的。

刺客已經咬毒自儘,這事隻能不了了之,他無法洗清苦肉計的嫌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