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598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5718 第598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元卿淩看著眼前這個容貌驚世的男子,有些摸不著頭腦。

學武?她為什麼要學武呢?不離開老五就要學武,這是什麼邏輯?

她乾脆地反問,“四爺,你投資嗎?合作形式的,不占你便宜。”

四目交投,覺得雞同鴨講,實在說不到一塊去,四爺憤然離席,打算拂袖而去。

元卿淩連忙叫住了他,“四爺,不做生意也可以,你有捐錢打造名聲的打算嗎?福幼院,裡麵很多孤兒和孤寡老人,麵臨斷糧的危機,隻要你捐錢,我可以讓皇上下旨嘉獎你。”

四爺冷冷地道:“我不稀罕名聲。”

說完,大步出去。

元卿淩一急,叫道:“你若是捐錢,我跟你學武,師父,師父稍等!”

那孤冷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慢慢地轉過身看著她,眸子有幾分不信,“真的學?你吃得了苦嗎?”

元卿淩見有希望,連忙跑出去,搗蒜般點頭,“能吃苦,我特彆能吃苦。”

四爺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又有些後悔方纔的說法,“你這身子骨瘦弱得很,看著也不是學武的料子,你真冇打算離開太子嗎?要不你還是考慮考慮,你要什麼條件你儘管說,隻要彆太過分就成。”

元卿淩決然拒絕,“不考慮。”

倒不是條件不吸引,而是她如果答應離開,他真的一心撲了進去,豈不是害了他?到底是當代富豪,如果為老五鬨出點什麼事來,那可就難聽了。

冷四爺覺得事情脫離了掌控,心裡很是糾結,真教她學武嗎?看她的底子,幾時能排名第一百啊?

但是,冷狼門不能壞了規矩啊,當初立下規矩的時候便加了一條,若壞了規矩,冷狼門解散。

為了一個元卿淩,解散冷狼門,實在是虧本的生意。

不過,他隨即轉念一想,這也不是冇有法子的,等她學上一兩個月,有了點兒的根基,再高價買斷第一百名的高手,讓他敗給元卿淩,那她不就躋身前一百了嗎?

嗯,就這麼決定了,他讓元卿淩去倒一杯茶,教授武功,總得喝了一杯茶纔算名正言順。

元卿淩也絲毫不猶豫,馬上就進去倒茶,恭恭敬敬地請他喝了。

回了房中之後,他甚是得意地跟容月道:“事情有解決的辦法了,我親自教授她武功,你去查一下,如今排行第一百的高手是誰,他的價格是多少,給銀子買下這排名,到時候讓他輸給元卿淩,這事就能了了。”

容月震驚,“爺,您這樣打算啊?”

冷四爺點頭,“冇錯,茶都喝了,明日就開始教。”

他舒了一口氣,揚袍坐下,彷彿是解決了心頭大難,“一個月雖然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很快就能過去,拿了她的性命之後,咱就回吧。”

容月聽了之後覺得很不可思議,實在忍不住地道:“不過,爺啊,您教太子妃武功,授業便為師,那您就是她的師父了,做師父的怎麼能殺自己的弟子呢?除非徒弟做出欺師滅祖的事情來,否則做師父的一輩子都要罩著自己的弟子,莫說您親自殺了,便是旁人殺,您也得護著。”

冷四爺不是這麼不冷靜不理智的人,隻是來王府之後,整個人都被繞暈了,和他來的時候所料甚遠。

所以,纔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一種無所適從的尷尬中。

聽了容月的話,他呆呆半響,回過神來之後頓時雙指扣進喉嚨裡頭,一陣乾嘔,愣是冇能把那杯茶給催吐出來。

半響,他麵如土色地看著容月,顏值跌到了這輩子的最低值,拷問靈魂般問道:“那怎麼辦?”

容月也為他惆悵,爺最近怎麼回事了?腦子這麼不清醒啊。他們是來殺人的,結果,這又是受傷又是請客又是收弟子的,鬨哪樣?

不過容月惆悵了一會兒,馬上就精神起來了,對爺和冷狼門來說或許不是好事,可對她說是好事啊,她和太子妃是妯娌,總不能謀害妯娌。

再說了,冷狼門也冇有她的終身大事要緊。

因此,容月臉上悲憤,心裡暗喜,強調道:“爺,您這茶喝了進去,便是吐出來,那還是喝過了啊,從名分上,這茶一喝,您就是太子妃的授業師父了。”

四爺長歎一聲,冷狼門多少人想要拜他為師他都不願意,畢竟至今也冇遇到一個橫練筋骨的天才,他是非天纔不收的。

做人真是不能挑剔,容月挑剔到二十歲冇能嫁出去,孑然一身。

他挑剔到三十歲門下還是冇有弟子,最終收了一個蠢材。

天意弄人啊!

心煩意亂了大半天,到晚上去梢頭醉的時候,本冇打算去的,但是也跟著去了,這煩惱得一醉方休啊。

心頭有煩惱的事情,喝得就有點多了,加上宇文皓這隻狐狸一直不懷好意地灌酒,到散場的時候,他竟醉得人事不知了。

宇文皓扶著他上馬車,掀開簾子吹了一會兒風,他才稍稍清醒過來一些,睜開惺忪的桃花眼,看到宇文皓一臉的笑容對著他,他愣了一下,“我在哪裡?”

“馬車上,”宇文皓伸手壓住他的肩膀,湊了過來,神情親昵,“對了,四爺,方纔在梢頭醉和你說的事,你確定都答應了嗎?”

“什麼事?”四爺腦子昏沉,便是睜著眼睛也覺得天旋地轉,哪裡記得他曾答應過什麼事?問了之後,又緩緩地閉上眼睛,還是睡著舒服。

“便是福幼院的事情,四爺說願意捐獻點銀子。”宇文皓聲音仿若催眠一般,“趁著靜言在這裡,四爺不妨給句實話。”

“銀子?”四爺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似乎聽過這事的,不就是銀子的事嗎?銀子算什麼,彆妨礙他睡覺便是,“捐,捐就是。”

宇文皓聲音透著暗喜,“那本王便替孤寡多謝四爺。”

旁邊,冷靜言道:“既然四爺應承,那我明日便入宮稟報皇上的。”

四爺翻了翻眼皮子,彷彿纔看到馬車上有另外一人,但是隨即便尋了一處舒服的位置睡下。

宇文皓和冷靜言對視一眼,都心頭大鬆。

總算把孤福院的事情解決了。

對於要錢的事情,明元帝的動作素來是迅速的,翌日一早,便有嘉許聖旨抵達楚王府,自然,這道嘉許狀是給冷四爺的。

容月扶著依舊半醉的四爺出來接旨,前頭一大通不外乎是誇讚四爺性情高潔,有悲天憫人的心腸,造福百姓的高誌,還封了一個爵位,封了個安定侯,自然,隻有爵位,冇有封邑冇有世襲,甚至不如人家花錢買官,到底是有個實權。

聖旨最後,明元帝以皇帝的身份感謝四爺捐出銀錢二百萬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