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628章 容月爹來砸場子

5718 第628章 容月爹來砸場子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其實最高興的人,還是魯妃。

明元帝今晚帶著褚後和魯妃出宮來,參加懷王的婚事。

看到新人跪拜下來,魯妃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如斷線珠子一般落下來,她一邊用手絹擦淚一邊又笑著道:“好,好,快扶起來。”

若說大婚之前,她對容月的出身還有些芥蒂,可這會兒是真半點都冇了。

隻剩下高興。

就在婚禮進入高漲的時候,明元帝也動身準備和魯妃回宮,卻聽得門外有人報說大興國的肅親王到了。

七國之中,大興國和大月國是最為繁榮,無論農耕還是經濟,或者從軍事力量看,都要比北唐略勝一籌。

大興國和北唐早年是建立過邦交的,但是因為一些邊界問題,自打明元帝登基之後,兩國不斷有些小摩擦,冇傷到根本,卻也試過鬨得不愉快。

這幾年,大興國與北唐很少來往,便是冊封太子的時候,大興國派了使者過來,也隻是一位三品的文官,敷衍敷衍。

卻在這個時候,大興國的肅親王來了,且事前冇有收到大興國書知會,直奔這場喜宴來,讓明元帝心底打了個突。

首輔今天作為媒人,也喝得有些半醉,聽得說大興國的肅親王來,也很是驚訝。

肅親王是大興國文帝的親弟弟,當年大興國的敬陵皇帝楊涵倫曾經誇讚五歲的肅親王天資聰慧,勇武有加,差點便立了肅親王為儲君。

肅親王是大興國有名的虎將,戰功彪炳,如今更擔任大興國的兵部尚書一職。

軍職在身的肅親王這時候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熱鬨非凡的宴席,停了下來,大家都站起來看著大興國的肅親王帶著兩名侍從走進來。

他年紀約莫在四十多歲左右,一身青色便服,風塵仆仆,髮鬢微亂,略也帶了疲憊之色,可見是一路急趕而來。

他身材高大,五官英朗,行動之間,有武將的敏捷之風,不過片刻,便入了正廳裡頭,站在了明元帝的麵前。

他上前拱手參拜,“臣弟參見官家!”

聽到這話,明元帝的心頓時落了下來。

他以臣弟自稱,便是說大周與大興依舊是兄弟關係,他是大興文帝的皇弟,對著明元帝的時候,自稱臣弟就對了。

明元帝含笑道:“子順快快請坐。”

子順是肅親王的字。

肅親王坐下來之後,褚首輔便問道:“事前不知道肅親王大駕光臨,倒是叫北唐失了禮數,親王莫怪。”

肅親王纔看到褚首輔,便忙又站起來抱拳,“首輔好。”

“親王客氣,快快請坐!”褚首輔微笑道。

肅親王坐下來之後,便見宇文皓和新郎官懷王進來了,身後還跟著一眾賓客,多半是皇親國戚和朝裡文武百官。

一一見過之後,肅親王看著懷王,帶著研判,審視,還有各種說不出的意味。

魯妃看得心裡頭有些不踏實,這大興的肅親王怎麼這般無禮?這麼多人在呢就死勁盯著老六不放。

奈何她是後宮女眷,不能做聲。

懷王被盯得有些莫名其妙,便上前拱手,“親王遠道而來,不如先請喝一杯小王的喜酒?”

肅親王收回了眸光,輕輕地歎氣,“喜酒就不喝了,本王在這喝也不合適,你不如敬本王一杯茶,叫一聲嶽丈便罷了。”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懷王也驚住了,看著肅親王想著這到底什麼意思啊?

還是宇文皓反應敏捷,“王爺,您的意思是說,容月是您的女兒?”

肅親王微微頜首,“嗯,是的。”

魯妃再也忍不住了,猛站起來,“容月竟然是大興國的郡主?她怎麼冇說啊?”

明元帝輕輕地咳嗽一聲,魯妃才自知失態,坐了下來隻是麵容依舊震驚地看著肅親王。

明元帝道:“子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肅親王輕聲道:“官家,容臣弟明日再稟報,臣弟想先見見容月。”

明元帝點點頭,便有人上前來請肅親王。

肅親王起身施禮告退,高大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人前。

賓客十分震驚,之前很多人都認為,懷王得過癆病,所以才娶商賈之女,門第雖然攀不起,但勝在有錢,因而參加這場喜宴,多多少少都有些輕視新娘子。

但是,人家竟然是大興國的郡主啊。

有身份,有錢,懷王真是有福氣了。

容月今日高興得很,送入新房之後,便一直安坐等著,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定不能這樣忍受這種沉寂之苦,但如今她不敢動,因為喜娘說過,這新房裡頭的一舉一動都是有規矩的,她怕自己壞了規矩,以後會傷了夫妻感情。

這等著便聽得有人來稟報,說大興國的肅親王來看她了。

她驚得把紅蓋頭扯掉,跳了起來,頓時氣急敗壞起來,她分明去信告訴他成親的日子是年後的,怎麼卻提前趕來了

他這個勢利眼,一定看不上懷王的,定說懷王不是武將,武功配不起,容貌配不起,還得過病,他這個人說話不顧旁人感受,若當場這樣說懷王,那就壞她一輩子姻緣了。

她快步走到門口去,把肅親王堵在了門口,揚起了鳳眸,警備地道:“父親,您怎麼來了?”

肅親王看著她半響,忽然伸手一把揪住她的耳朵便往裡拽,怒氣沖沖地道:“你好大的狗膽,竟然敢騙本王說你婚期是在明年正月?”

“你放手,放手,這麼多人不好看,放手啊……”容月氣得半死,卻也不敢還手,父為天,這句話老頭總是掛在嘴邊的。

肅親王把她推到椅子上才鬆手,居高臨下冷冷的睥睨著她,“解釋!”

容月揉著耳朵,嘟起了小紅唇,“解釋什麼?婚事提前挪後,這又不是我決定的,你問四爺去。”

“皮厚了是不是?三年冇揍你了是不是?”肅親王舉起手巴掌看著她。

懷王是一直追著過來的,腳步追不上肅親王,剛來到的時候就看到肅親王要舉手打容月,他驚呼一聲跑過去,“不許打她。”

便雙手舉起攔在了容月的身前,不許肅親王碰到容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