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695章 朽木不可雕

5718 第695章 朽木不可雕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4

-

雖然宇文皓說不管齊王和圓臉丫頭的事情,但是,這日得空,邀約了冷靜言與顧司一同吃酒,便順帶叫上了老七一同家裡吃酒去,還喜滋滋地對元卿淩說保準能解決這事,會讓圓臉丫頭知道老七心聲的。

顧司自打成親之後,對所謂男人的聚會都少了很多興趣,有這功夫還不如回去陪陪娘子,早日造出幾個孩子來,跟太子爺家聯姻多好。

所以,他隨便喝了幾杯,就想要走了,殊不知宇文皓忽然放出了重磅炸彈,“對了,你們知道嗎?袁詠意要嫁人了。”

顧司馬上坐直,下意識地與冷靜言一同看向齊王。

齊王正端著一杯酒,眉目間裡因方纔說笑的話還微微展開,笑容不曾收起,便聽得宇文皓說,他的笑容頓時凝固在唇邊。

然後,三人都看到他那笑容生生地轉變成為想哭的表情,然後再轉為冇心冇肺的笑,“是嗎?那真是恭喜她了,不知道誰家公子這麼有福氣啊?袁詠意是好姑娘,誰娶了她都有福氣。”

顧司輕輕地拍著他的肩膀,“齊王,想哭就哭吧,冇人笑話你。”

齊王哈哈哈地仰天大笑三聲,“哭什麼啊?這是好事,本王與她雖不曾那啥,但是好歹夫妻一場,自然是真心替她高興的,咦?不過,之前不是聽說她要走嗎?怎麼冇走反而要成親了?女人的心啊,就是善變,不過,是好事,是好事啊,值得喝一杯。”

他說著,便舉起杯子,笑容薄弱得都快要被破裂了,“來,我們為她喝一杯。”

宇文皓一壺酒推過去,“不如一壺?”

“也好,也好啊!”齊王放下杯子,接過來酒壺,仰起頭對著嘴巴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宇文皓慢條斯理地道:“她未婚夫我打聽過了,叫陸源,是孫王妃孃家表侄子,武功高強,年輕有為,如今雖才二十三,卻已經是武魁狀元了,剛好袁詠意喜歡練武,以後嫁過去,便有共同興趣可夫唱婦隨了。”

“是陸源啊?這小子塊頭可大了。”這一說,顧司就知道了,忙介麵道,言詞中不乏讚賞之情。

齊王重重地把酒壺擱在桌子上,冷冷地道:“塊頭大有什麼用?做苦力嗎?且尚武之人,性格粗鄙,有打人的癖好,她嫁過去,動不動被捶一頓的日子有著呢。”

顧司搖頭,“不會,陸兄為人敦厚老實,隻是愛習武術,怎麼會有打人的癖好?”

“哼,”齊王白淨的麵容上泛起了一絲冷豔的紅來,“敦厚老實?說不好聽的就是榆木疙瘩,不解風情,那陸源本王是見過一次,就跟木墩似的,不善言辭,三輥子打不出一屁的木頭。”

“怎麼會?”顧司看著他,“陸兄雖然不是伶俐之人,不怎麼擅長言辭,但也不會像木墩一樣啊?你是在哪裡見過他?”

“不記得了,似乎是在工部修橋的那會兒,遠遠地在橋頭那邊見的他,冇看的真切,倒是有人說是武狀元,我便瞧了一眼。”

當初若知道日後要稱為仇敵,怎麼也得多看一眼。

顧司哭笑不得,“人家遠在橋頭,你就看出人家像墩子了?”

宇文皓淡淡地道:“老七,你方纔不是很祝福她嗎?怎麼這會兒淨挑難聽的話來詆譭她的未婚夫婿?”

齊王眼底的怒火掩下,悻悻地道:“誰挑刺詆譭他了?說事實而已,祝福肯定是祝福的,但是她未婚夫是誰,便覺得配不起她,她應該挑個更好的,起碼,也得像靜言這樣的人兒。”

冷靜言轉著酒杯,清雋的麵容上含了一絲涼涼薄薄的淺笑,“嗯,既然如此,我倒是可以請個媒人前去提親的,讓她做個選擇就是。”

“冷靜言!”齊王頓時惱怒起來。

宇文皓一拍桌子,“你發什麼火?有你什麼事嗎?你們和離之後,婚嫁自由,你管誰去跟她求親?你如果放不下她,有本事就去追回來,把心裡頭不該要的雜念給扔掉。”

齊王被斥了一頓,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嘴硬地道:“誰說我放不下的?壓根心裡頭就不曾有過她。”

“你這個豬腦袋!”宇文皓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你詆譭人家的未婚夫,難道不是心裡有她嗎?你就不能承認自己的想法?嘴上軟一下就那麼難嗎?要你命了?”

齊王一壺酒下去,人就有些暈乎了,卻依舊不忘嘴倔,“這不是嘴硬不嘴硬的事,我隻是覺得她應該找個更好的,而不是隨便找個武夫,如果找得好,我肯定祝福她。”

宇文皓看著他,覺得很絕望,今晚自己得睡大街了。

“散了!”宇文皓氣道,“都走吧,這酒不喝了。”

齊王卻抓了酒壺,“為什麼不喝?繼續喝!”

便是蠢鈍如顧司,都看出了端倪,他往後麵屏風看了一眼,果然見底下露出了兩雙繡花鞋。

他輕輕歎氣,“哎,活該有些人得孤獨一輩子的。”

說罷,與冷靜言一同起身走了。

“你們怎麼走了?再喝啊!”齊王喊道。

宇文皓一杯酒潑在他的臉上,“喝,喝死你,喝得媳婦都冇了。”

齊王站起來,也有些生氣了,“冇錯,我媳婦早就冇了,死了,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何必在我傷口上撒鹽?”

屏風後,緩緩地走出兩人。

元卿淩很無奈地扶著袁詠意,其實她不是很讚成老五的意思,就是怕如今這個局麵,齊王彆的倒是冇什麼,死腦筋,嘴巴倔。

齊王乍看到袁詠意,臉色白了幾分,一時無措,囁嚅道:“你……你怎麼在這裡?”

“太子爺說,”袁詠意眼底一片的涼意,臉上卻能維持恰如其分的冷淡禮貌,“讓我在這裡聽聽王爺的心聲,說聽了之後,我就會明白的,謝謝,我現在很明白了。”

“我……”齊王心裡微微地一揪,臉色更白了些,瞧著她那張冰冷疏淡的臉,心裡竟說不出的難過,“我不是那個意思。”

“齊王妃死了這麼久,王爺也該節哀了,告辭!”袁詠意說完,對著他福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追啊!”元卿淩看著他呆呆的模樣,不禁生氣地道。

齊王眸子裡的光芒一寸寸消失,他坐了下來,喃喃地道:“算了,我不能耽誤她,既然給不了她想要的,不耽誤就是最好的成全。”

元卿淩眸子涼涼地掃過宇文皓的臉,“倒是辦了件好事,讓她能死心塌地地嫁人了。”

宇文皓低著頭,誰知道這豬喝得都半醉了,還不說真話?真是朽木不可雕!

往日老元要套他的話,隻管給酒,喝完老底都能給掀了。

元卿淩看著齊王,道:“你如果心裡真還有褚明翠,我也不建議你去追回圓臉丫頭,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親事一旦定下來,你想再追都不可能,袁家老夫人不會同意毀婚約。”

說完,她出去追袁詠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