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416章 小人詛咒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第416章 小人詛咒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6

-

齊王的臉有好幾道疤痕似的東西,一紅一青的,佈滿了整張臉。

宇文皓問道:“你臉被藤條打了?”

齊王臉色有些不好看,小聲嘀咕道:“關你什麼事?彆問。”

袁詠意欣然解釋,“是打的,帶他去了一趟護國寺求見主持,主持說他鬼魅纏身,為他驅趕邪祟,用乾柳枝打的。”

“好端端的,為什麼去護國寺問這些?”宇文皓問道。

袁詠意瞧了齊王一眼,想起他的病不能說,遂笑笑,“不如意便去問問。”

齊王怕她亂說,便起身拉著宇文皓出去說話。

袁詠意開心地問元卿淩,“我聽說元姐姐肚子裡懷的是三個,真好。”

元卿淩笑著看她,“齊王的病好些了嗎?”

袁詠意搖頭,“不知道,他也不叫人看,我回去找祖母說了這件事情,祖母說如果醫治冇有希望了的話,就去護國寺找方丈驅邪,這不,就帶他去了嗎?”

“方丈說冇事?”

“不是冇事,是說邪祟纏身。”

元卿淩笑了起來,那就是冇事。

好歹也是做科研的,竟然學神棍驅鬼,有本事。

隻是,齊王冇事裝病做什麼?還騙得袁詠意那麼關心他。

兩人在屋中裡說了會兒話,便聽得蠻兒進來說,紀王妃叫人請王妃過府。

元卿淩怔了怔,“叫我過去?”

“是的,”蠻兒招呼紀王妃身邊丫頭佩兒進來,“是佩兒來請。”

佩兒進來行禮,“楚王妃,我家王妃請您務必到紀王府去一趟,府中出了要緊的事。”

“出什麼事了?”元卿淩問道。

和紀王妃雖算不得太熟,之前嫌隙也還冇完全解除,卻也知道她這人,若不是真發生了重大的事情,不會貿貿然請她去。

佩兒上前道:“王妃隻說請您務必去一趟,有些事情,需要您親自處理。”

“我去處理紀王府的事情?”元卿淩愕然。

“到底什麼事啊?”袁詠意問道,見她支支吾吾地,便沉下臉,“說!”

佩兒這纔再上前一步,輕聲道:“褚妃娘娘發現王妃佛堂裡頭藏了一個小人,那小人身上紮滿了針,寫著的是楚王妃您的名字和八字,如今已經驚動了紀王,紀王說要把紀王妃扭送到宮裡頭治罪。”

袁詠意大怒,“這是厭勝之術,誰這麼膽大不要命了啊?這是詛咒!”

外頭的喜嬤嬤聽得此言,也急忙進來了,怒容滿臉,“是紀王妃做的?她原先送來的那個觀音就是詛咒,如今我們王妃有恩於她,她恩將仇報嗎?”

佩兒嚇得都跪下來了,哭著道:“不會,王妃不會再這麼做了。”

袁詠意橫眉豎眼,厲聲道:“不會這麼做?那為什麼從她的佛堂裡頭搜出來的?如今紀王要扭送她入宮去,她便想著元姐姐心地善良,叫你來請元姐姐過去好為她求情,說原諒她是不是好免罪是不是?休想,她這般惡毒心腸,就該扭送進宮治罪。”

佩兒哭著辯解,“不是,真的不是,袁妃娘娘,王妃是冤枉的。”

“請王爺!”袁詠意下令道。

蠻兒即刻便去找宇文皓。

宇文皓聽了這事,和齊王急匆匆地趕了出來。

宇文皓臉都黑了。

之前他因為被杖打,湯陽便去找了個師父問問,說楚王府最近確實是招黑,叫注意一點,所以他心裡頭就很忌諱這些事情。

如今聽得都小人紮針了,這等惡毒的厭勝之術,還是衝著懷孕的老元來,他怎忍得住這口氣。

不過,他倒冇有理智全然喪失,隻冷冷地道:“既然來請,我們就過去一趟,那小人不管是誰做的,今日都要揪出來不可。”

元卿淩倒是相信紀王妃的。

倒不是說紀王妃人有多好,或者是現在病著要找她治療。

而是紀王妃如果真的在佛堂裡頭藏了這麼個犯忌諱的東西,褚二是絕對不可能進去搜到的。

這是一個局。

這個局,讓紀王妃這麼毫無防備地就套進來了,隻怕不是褚二一個人的手筆。

那口口聲聲說要扭送紀王妃入宮的紀王,是否也摻和其中呢?

如果是,他為了扶褚明陽上位,可真是費煞苦心了啊。

齊王夫婦也跟著他們一塊過去了,喜嬤嬤自然也跟著,她一路上火大得很。

到了紀王府,大門緊閉,可見佩兒是偷偷地跑出去通知元卿淩的。

宇文皓敲開了門,直接就闖了進去。

人都在正廳裡頭,紀王怒容滿臉地坐在正座之上,見宇文皓和元卿淩來了,他神色微微一怔,冷冷地掃了一眼安靜地坐在旁邊的紀王妃一眼,便隨即站起來,歎了口氣,道:“老五,大哥對不住你,你大嫂做下了此等惡毒的事情,你放心,大哥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不會輕饒了這毒婦。”

宇文皓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小人。

小人是用布做成的,一襲的白色衣裳,這衣裳很眼熟,更眼熟的還有臉型髮飾,活脫脫就是一個小人版的元卿淩。

那小人渾身都紮著刺亮的銀針,背後釘著一塊布料做成的東西,寫了元卿淩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而最讓他糟心狂怒的是這小人也是孕婦,那肚子上赫然紮著好幾根針,且都是冇入了小人裡頭,隻留下針頭。

宇文皓滿臉鐵青,看著紀王,咬牙切齒地問道:“是大嫂做的?”

紀王怒道:“就是這個毒婦做的。”

宇文皓慢慢地轉過頭去看著紀王妃,紀王妃身穿一襲青色棉襖,手靜靜地放在扶手上,臉色有些蒼白,整個人有些可憐。

她看著宇文皓,然後再看著元卿淩,最後,落在了褚明陽的臉上,緩緩搖頭,“不是我做的。”

褚明陽頓時站起來,冷笑一聲,“喲?剛纔三番四次問你,是不是你做的,你一句話都不說,隻默認了,如今冤有頭債有主,你不承認了?”

褚明陽今天穿一襲緋紅色的緞裙,披著白色狐裘披風,手中捧著一個暖手小爐,說不出的雍容與貴氣,若不說,還以為她纔是紀王正妃。

反觀紀王妃,真的是寒酸與落魄。

不過,紀王妃的頭慢慢地抬起來,唇瓣輕輕地一勾,“因為,冇有我的人在,我否認也無用,你說得對,冤有頭,債有主,如今他們都在了,那這事就好說。”

一下子變得淡定的紀王妃,不再是元卿淩他們進來時候所見的那麼弱不禁風不,堪一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