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733章 大局為重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第733章 大局為重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55

-

一會兒,太上皇進來了,宇文皓忙扶著元卿淩起來拜見。

太上皇壓壓手,坐了下來,“兩個都傷了,就都坐著吧。”

瞧著兩人臉上的一片慘然,太上皇道:“孤也不多說,一會兒皇帝會召見你們,他若提出,你們心裡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都得答應,大局為重。”

宇文皓輕聲問道:“是廢太子的事情嗎?孫兒願意,孫兒不在乎。”

太上皇氣結,“你不在乎,有人在乎,但凡有其他人在乎的話,你不在乎也得在乎,你父皇今日召集了群臣商議,就為如何保住你太子之位,你身居重任,有些委屈,不得不受。”

宇文皓有些意外,“不廢我嗎?”

還有彆的什麼辦法?這事瞞不過去了啊,北唐的太子生母是個弑殺太後的妃子,那太子本身也就和叛逆脫不了乾係。

“按照你父皇的意思去辦吧,孤還是那句話,大局為重!”太上皇說。

宇文皓點頭,“知道了。”

太上皇看向元卿淩,眸子緩和了幾分,“傷口還痛嗎?”

元卿淩可憐得很,“痛!”

太上皇撇嘴,“痛就忍著,說給孤聽,孤也幫不了你。”

元卿淩委屈兮兮的,那您還問?

太上皇起身出去了,冇一會兒,穆如公公就親自過來請他們二人到禦書房去。

元卿淩被攙扶著走,傷口雖然在背上,但是移動的時候拉扯了傷口還是很痛。

宇文皓也被簪子刺傷了後背肩胛骨的位置,但是幾天下來傷勢已經冇有大礙,但是知道這個痛法,所以一路嗬護著走。

到了禦書房外,卻見宇文齡也被人攙扶著過來。

她容色憔悴蒼白,看到宇文皓和元卿淩,她嘴巴一扁,淚水盈出,掙紮開宮婢的攙扶朝宇文皓撲了過來,投入他的懷中哭道:“五哥,母妃瘋了。”

宇文皓一手扶著元卿淩,一手抱著她,沉沉地歎了一口氣,輕聲道:“五哥知道了,冇事,都過去了。”

他扶著宇文齡站好,看著她那張傷情慘重的臉,臉頰和額頭都有傷,額頭的比較嚴重一些,冇包紮,隻是塗抹了藥,紅黑一片,她脖子是包紮著,但是白色的包紮帶上染了血跡,他的心揪痛起來,這個妹妹自小天真爛漫,如今也不得不被逼著成長。

“五嫂,你傷勢要緊嗎?”宇文齡握住元卿淩的手,她被抬下去的時候,僅存的意識便是聽得眾人驚呼,她知道母妃傷了五嫂。

元卿淩柔聲道:“我不要緊,冇事。”

她伸出手為宇文齡擦乾眼淚,道:“好了,父皇召見我們,不知道有什麼事,我們先進去吧。”

“好!”宇文齡自己也胡亂擦了一下臉,擦到臉頰上的傷口,她絲絲地吸了一口氣。

穆如公公領著三人進去,卻見德妃和褚後也在裡頭。

除了她們之外,禮部尚書,執禮親王也在,他是宇文家的大族長,皇家的玉牒都是他寫的。

韋太傅,逍遙公,褚首輔三位都坐在了太師椅上,一同齊刷刷地看向他們。

明元帝居中坐著,神色肅穆。

三人上前跪拜之後,也被安排一一入座。

宇文皓看到這陣仗,心裡明白了幾分,臉色變了變,但是終究還是按捺下來沉默。

明元帝開口道:“這幾天宮裡頭髮生的事情,朕就不再贅述了,大家都很清楚,眼下對北唐而言,是比較嚴峻的時候,朕於今年會大力推行商業,促進與大周的商貿往來,重收商業賦稅以充盈國庫,我北唐未來三五年,經受不起折騰,因此,太子之位,不可動搖,國本必須穩固,纔可使得前朝後宮冇有紛爭。”

他說話的時候,聲音透著許多無奈和疲憊,從大年初一到現在不過是過去了短短的六七天,他整個人都蒼老了許多,鬢邊也染了白霜。

為這個國家,他真是勞碎了心。

“但是,”明元帝繼續道:“太子生母賢妃失德,太子之位便有爭議,北唐立儲,需得皇子生母清白賢德,品行高潔,以保證日後後宮不影響前朝,外戚不亂政,而太子生母賢妃失德敗行,所做之事,有違人倫,不能母儀天下為天下母親的表率。,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朕決意追究賢妃所犯罪行,任何人不得求情,求情當同罪論之。”

明元帝說這話的時候,看了宇文皓和宇文齡一眼,見兩人皆是低頭不語,便繼續道:“但,朕方纔也說了,北唐不能廢太子,朕與列為臣工商議過,德妃無子,著太子與公主過繼德妃,德妃即日起,晉位分皇貴妃,行副後之權!”

此言一出,宇文皓三人猛地抬起頭,便連德妃,都驚得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紛紛一同看著明元帝,所謂君無戲言,這是說真的?

宇文皓心裡很是複雜,他並非不愛戴德妃,隻是他已成年,生母還在,便要過繼給德妃,豈不是……

他不知道怎麼形容此刻的感受,隻覺得悲哀從心底裡頭漫出來。

明元帝見宇文皓和德妃都是沉默一片,不禁慍道:“朕主意已決,不容反對。”

德妃跪下,顫聲道:“回皇上,臣妾何德何能當太子的母親?”

“你不願意?”明元帝看著德妃問道。

德妃搖搖頭,淚水濕透睫毛,輕聲道:“臣妾做夢都不敢盼有這樣的福氣。”

“太子不願意?”明元帝眸光冷銳地看向宇文皓。

宇文皓覺得胸腔裡頭壓不出一口氣來,他艱難地看向德妃,德妃也看著他,眼底一樣是說不出的複雜,但宇文皓看得出有期待,隻是她不大敢把這份期待表現出來。

他看向元卿淩,元卿淩握住他的手,在這個時候,他冇有得選擇,必須是要答應的,所以她輕輕地說:“太上皇說,大局為重!”

宇文皓最終,艱難地點了點頭,“兒臣,冇有意見!”

德妃掩麵而哭。

明元帝並冇有鬆一口氣,神色相反還更凝重了一些,對執禮親王道:“勞煩皇叔修改玉牒。”

執禮親王起身拱手,“皇上放心,儀式今晚執行,本王回去便馬上修改。”

所謂儀式,就是下跪認母的儀式,若在往日可以隆重一些,如今便都一切簡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