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737章 賢妃死了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第737章 賢妃死了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6

-

元卿淩搖搖頭,道:“我留在這裡,代替老五送她一程吧。”

顧司點點頭,“也好,不至於身邊無人。”

殿外,有宮人拆下了紅色的燈籠,黑暗一下子席捲過來,元卿淩伸手扶住圓柱,差點暈倒。

顧司從她身邊走過,她彷彿聽到了宇文齡的哭聲,彷彿看到了老五沉痛的眸子,心底驟然一痛。

她全身軟得冇有一絲力氣,若不是有宮婢過來扶著她,她差點就要跌坐在地上。

賢妃看到顧司進來,眼神驚恐碎裂,激動地大吼,“本宮要見太子,本宮要見皇上,本宮要見太後……”

顧司道:“娘娘,請您選一樣吧!”

“不,還冇到十五,還冇到公主大婚……公主不能在母喪期間出嫁,這婚事是遭受詛咒的,不要過來!”賢妃的聲音淒厲得彷彿夜空上飛過的夜梟,帶著絕望的氣息。

穆如公公道:“賢妃娘娘放心,公主已經認皇貴妃為母,她出嫁自然有母親的祝福,這是一門大好姻緣,公主會幸福的,娘娘請安心上路。”

元卿淩慢慢地走了回殿中去,依偎在簾子旁邊,看著賢妃激動地打翻了放在旁邊的木托盤,毒酒撒了一地,匕首也哐當落地,唯獨那條白綾,被風吹起,卷在了她的膝蓋上,她使勁伸手去撥開,麵容恐懼,使勁地尖叫。

穆如公公便馬上道:“既然娘娘選了白綾,老奴幫娘娘一把!”

他把白綾揚起,隻見白綾仿若一條蛇般遊上去,在房梁上穿過垂下,穆如公公套了一個結後,仿若賢妃的脖子裡。

賢妃瘋狂地扯著白綾,哭喊著,“宇文皓,你快來啊,母妃要被他們殺死了,你快來啊,救救母妃,母妃不想死啊……”

顧司用匕首割開她身上的束縛,穆如公公再用手一拉白綾,白綾便吊著賢妃升了上去。

她雙腳是剛得自由,如今已經在半空亂蹬。

元卿淩慢慢地跪了下來,空洞地道:“元卿淩代宇文皓拜送母妃,請母妃安息!”

她臉上落下兩行淚水,垂下眸子,不敢看那在空中亂蹬的雙腳,繡花鞋被蹬飛,落在了她的麵前,她看到繡花鞋上精緻的刺繡,描的彷彿是一株會跳舞的蘭花。

吼聲哭聲已經消失了,隻聽得喉頭咯咯咯的聲音,她不敢抬頭看,隻覺得全身冰冷發軟,人也幾乎要昏死過去。

彷彿想起了當初,她在宮中監刑,看到那年輕的宮嬪死在她的麵前,生命的到來充滿了奇蹟,但人命的消失,卻是這麼的兒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賢妃被解了下來,放在羅漢床上,顧司和穆如公公到底念著宇文皓的份上,禮待賢妃的遺體。

元卿淩就跪在地上,給她磕了三個頭,算是為宇文皓和三胞胎儘孝了。

宇文皓坐在乾坤殿裡等著,他忽然似乎聽到了母妃的求救聲,他終於忍不住跑了出去。

他一路跑到了慶餘宮,看到元卿淩被宮婢扶著出來,而顧司和穆如公公也在後頭跟著,他的腳步一下子停了下來,眼神倉皇地看向殿裡頭。

殿裡如今隻剩下一盞蠟燭照明,光線昏淡,什麼都看不到。

他的呼吸聲很急促,幾乎是帶著哭腔的呼吸,汗水從額頭落下,從眼眶滑落的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他慢慢地,跪了下來。

他的心空洞得很,彷彿人生一下子就冇了來處,耳邊是呼呼的風聲,他抬起頭看到元卿淩踉蹌而來,他下意識地伸手扶著,但是他身子一軟,就往後倒去。

後腦勺磕碰到一顆尖銳的石子,他覺得有些痛,就伸手摸了一下,滿手的血。

元卿淩忙伸手去扶他,他伸出手抓住了元卿淩的手臂,眼神空洞地道:“老元,我母妃死了。”

元卿淩抱著他哭了起來。

他木然地看著穆如公公和顧司,然後抱著元卿淩一塊站了起來,他低聲說:“我該去見她最後一麵的。”

元卿淩扶著他,兩人踉蹌地進去。

長風從殿外席捲進來,吹得帳幔漫天飛舞,打在臉上身上,啪啪作響。

宇文皓慢慢地走過去,呼吸全然屏住,倏地,又深呼吸,彷彿是用儘全身的力氣從腹中吸一口氣,再緩緩地撥出。

賢妃的死狀不算可怖,反而比她活著的時候要安詳許多,遺容自然是穆如公公處理過,眼睛閉不上,但是頭髮和衣裳都是弄好了。

宇文皓眼底朦朧一片,慢慢地伸出手從賢妃的臉上移上去,雙手覆蓋住她的眸子,淚水終於從他的眼角滑落。

宇文齡哭著跑了進來,一頭紮在了賢妃的身上,嚎啕大哭。

容和殿。

太後已經睡著了,倏然從夢中驚醒坐起,猛地掀開了帳幔,“是誰在哭?”

嬤嬤疾步走來,跪在地上道:“太後,冇人在哭,您是不是做噩夢了?”

“是賢妃,是賢妃在哭。”太後急忙要下地。

嬤嬤扶著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方纔得了訊息,說賢妃自縊了。”

太後的手僵在了半空,慢慢地收回,眸子沉痛落淚,“死了?”

“已經去了。”嬤嬤說。

太後壓了壓胸口,覺得呼吸不過來,眼淚卻是止不住地落。

“死了……也好,她死了,活著的人就少遭罪了。”太後倒在床上,喃喃地道,散亂的花白頭髮覆蓋著枕頭,她忽地就掩麵哭了起來。

禦書房。

穆如公公回來複命。

明元帝坐在龍椅上,神情肅穆,麵容疲倦。

他靜靜地聽了穆如公公說,然後用紙鎮壓住奏章,看著那雕花鏤空三腳金獸香爐嘴上噴出的薄薄煙霧,眼神也是略有些空洞,“一晃,二十五年過去了,朕還記得她入府時候的模樣。”

“皇上節哀!”穆如公公輕聲道。

明元帝伸手壓了壓,“不妨,朕倒是冇覺得有多大的哀傷,隻是年紀大了,總愛想些年輕時候的事情,朕還記得,她特彆喜歡穿藕色的衣裳,跳舞的舞姿難看,彈琴倒是彈得好……還有什麼呢?哎,朕也記不起來了,也許,真是朕虧待了蘇家虧待了她,纔會逼得她這樣。”

“皇上,您對蘇家已經十分縱容了,您萬不能因為賢妃娘孃的事而懷疑自己。”穆如公公跪下來道。

明元帝的聲音與長風夾在了一塊,“可朕連自己都虧待啊,朕在她入府的那天便說過,皇家的人並非得意快活的,肩膀上揹負太多,就註定了要身邊的人受一些委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