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738章 蘇家真的分崩離析了

-

穆如公公眸色微疼,跟了皇上身邊這麼久,皇上所受的點點苦楚,他是最清楚不過。

正如皇上所言,他連自己都虧待刻薄,這些年,不管是吃喝用度,樣樣都比宮中任何一位主子差,這也是他為何總是獨自一人用膳,因為膳食著實簡單。

為了國中大事,他自己的喜怒哀樂很多時候都隻能隱忍不發,皇上肩膀上的擔子太重了。

風吹落了禦案上的一張宣紙,明元帝想寫點什麼的,但是,舉筆許久,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慶餘宮裡頭,明元帝早就換了人,所以即便賢妃獲罪死了,並無多少人知曉,褚後和皇貴妃心裡是有數的,但是誰都不敢言破。

明元帝秘不發喪,隻對外宣稱賢妃依舊病重,且病情冇有好轉。

初八開朝,早朝之上,還冇等宣佈,便果真有人領頭上奏,指太子生母犯下大不敬大不孝之罪。

帶頭上奏的,正是那位安分守己了一陣子的紀王。

紀王振振有詞,引經據典,甚至說到了後宮外戚之亂,極力主張太子生母必須要品行端正,免得血統裡敗壞的分子影響日後皇家的繼承人。

最後,他更是澹然道:“兒臣為北唐千秋萬代的江山計,還請父皇廢黜太子宇文皓,另擇賢能,以保住我北唐皇室的血統日後不受沾汙,且宇文皓任職京兆府期間,積累了許多冤案未破,可見能力並不足以勝重任,還請父皇三思。”

紀王的提議,是得了朝中很多大臣的和議,但是他的話,卻冇能讓人苟同,首先血統論有些荒謬,因為賢妃是蘇家的人,但是皇上的生母太後也是蘇家的人,蘇家並非隻出大奸大惡之徒。

再者,太子的政績是備受肯定的,京兆府累積的冤案,並非都是太子任期內發生,好多是之前累積下來的舊案懸而未破,時日久遠,要查清楚,談何容易?

不過,紀王也是有追隨者的,他早就聯合了幾位大臣一同上奏,所以,他說完之後,便紛紛有人出列,奏請廢黜太子。

明元帝也不著急說話,隻看到底有多少人支援廢太子。

稍稍地統計了一下,附議的有超過三成。

這些未必都是紀王一黨,同意的也多半是老臣,雖然是站在朝廷的角度去附和,但是想法愚昧,食古不化。

這些人中的某部分,本來就不是很讚同冊立宇文皓為太子,他們是固執的皇長子或者是皇嫡子一黨。

除了這些人之外,其餘的,都冇有怎麼表態。

可見太子是得人心的,否則今天朝堂之上,就會有一大片對他的反對聲音。

這使得明元帝心裡很是安慰,也確定自己冇有選錯人。

當初選宇文皓,其實他心裡並非全然確定,隻是太上皇屬意如此,他是習慣性地跟隨太上皇的意思辦的。

執禮親王出列,手執玉牒寶冊,眸光巡梭了一圈,道:“丁酉年正月初七,也就是昨天晚上,皇上在合德殿晉封德妃為皇貴妃,且太子宇文皓與公主宇文齡已經記在了德妃的名下,認德妃為母,因此,賢妃娘娘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和太子公主無關,要彈劾太子廢黜太子,還請紀王殿下和諸位大人拿出太子大逆不道德不配位的證據來,否則,此議可廢。”

朝堂一陣嘩然。

就連德妃的父兄都震驚不已,德妃自打入宮,雖有聖寵,但冇有生育,所以,能被封為德妃,已經是無上恩德,此生若這般,也算是了不得了。

但是誰想到德妃到了中年,竟還有此大運?

汝家的人忙下跪謝恩,也不管其他人怎麼議論,這恩典得先謝過才行。

他們認定,隻要謝恩夠快,誰非議都不能改變皇上的決定。

汝家武將出身,一門武夫,前些年還好,因為邊關總是有些小亂,但是這兩年暗湧雖有卻表麵平靜,因此武將一時出不了頭,已經窩囊了兩三年了,且在朝中地位尷尬,如今德妃被封為皇貴妃,且太子都是自己人了,怎麼不高興得笑掉大牙?

紀王當場就傻缺了,他千算萬算,也冇能想到父皇竟然會讓宇文皓認德妃為母。

這種做法,曆來也是有的,但是,一般是皇子才這麼做,例如得寵的嬪妃無子,便從嬪妾處要了皇子過來,記在的妃位之下,一則是抬高皇子的身份,二則也讓妃位固寵。

但是宇文皓都是太子了,太子認作其他嬪妃為母親,這是曆來不曾有過的啊。

紀王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下意識地看向一旁神情悠閒的安王,牙血都咬出來了,難怪安王府毫無動靜,他定是早知道了此事。

麵對父皇冷冽的眸子,他兀自垂死掙紮,“賢妃娘娘還在生,太子怎可認其他人為母?”

冇人再接他的話,玉牒寶冊都記下來了,那此事就已經是落實,而不是提出來商議,既然落實,就不容更改,再議下去,隻會暴露更多其他心思。

紀王心涼如水,慌得不行,尤其在麵對父皇那冰冷的眸子時,他彷彿看到了自己前途一片黑暗。

最開心莫過於德妃的父兄,退朝之後,汝將軍馬上策馬回府,把好訊息在族中公開。

旨意很快也跟著下來了,汝家族長豪氣乾雲,竟要下帖子宴請親朋好友,慶祝此事。

如今汝家成了太子的外家,且德妃又被晉為皇貴妃,日後太子登基,那汝家就出了一位太後,這纔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而且,公主也即將嫁給冷家,冷家那可是富甲天下的豪商,天啊,汝家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就連汝家的男人都還覺得是一場夢的時候,汝家的女眷已經開始籌備為公主添妝了。

相比起汝家的一片喜慶,楚王府就顯得十分孤寂冷清。

倒不是無人來訪,事實上,不廢太子之後,很多人都登門拜個晚年,但是,元卿淩命人關閉大門,拒絕任何來訪。

宇文皓初八這天冇有上朝,但是他回了京兆府。

他從早上一直忙到晚上子時纔回來,元卿淩等著他,他便馬上去洗漱然後睡覺。

他很快就入睡,睡下冇一會兒呼吸就十分均勻,元卿淩輕輕地叫了他一聲,他都冇有回答,彷彿是真睡著了。

元卿淩知道他冇有這麼快可以睡著,但是,既然他選擇逃避,她不能逼他。

她睡去之後,宇文皓才慢慢地睜開眼睛。

他眸光空洞地看著帳頂,腦子裡思潮如海,一刻都冇能安靜下來。

今天蘇老表去衙門裡頭找過他,說蘇家如今走得差不多了,隻有幾人留在京城,宅子也要賣掉分錢,至於原先有官職在身的,都已經到吏部那邊遞上了辭呈。

蘇家真的是樹倒猢猻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