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都市狂少 > 第2647章 決死之境!

都市狂少 第2647章 決死之境!

作者:陸通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8:14:42

-

無數的修士們的雙眼,都發出亮光,他們在第六大殿中看到了無數的法寶,神通秘籍,甚至還有各種他們之前,從來冇有見過的玩意。https://

傳聞,金牛先生不僅是一個超強的修士,堪比半步仙帝,還是一個很強大的煉器師。

這金牛山中的東西,都是他修煉而來。

隨著越加深入金牛山的內部,就月能夠找尋到好的寶貝。

那些修士們看到眼前的驚醒,都震驚了。

無數的修士都想要朝著內部衝過去,搶奪那些法寶和神通。

“嗯?”

突然,天河老人雙眼一凜,在他的身前不遠處,直接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幕,這光幕中是強大的法則之力,冇人敢往前走了。

因為那些修士很清楚,一旦踏入這光芒中,很可能直接死亡。

他們在這光幕中,感受到了極度恐怖的力量。

“天河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

“對啊,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入其中尋寶?”

很多修士都冷眼看向天河老人,他的行為令人不解,同時也令人憤怒。

眼看著那麼多的寶貝在前麵,他們居然無法得到,那種心情對於修士來講是太難受了。

很多勢力之人都走上前來,與天河老人對峙。

雖然他是一個很強大的修士,但終究隻是頂尖真仙的修為,這麼多人的壓力他還是無法承受吧。

眾人的眼神都不懷好意,甚至帶著威脅的氣勢。

不過,天河老人根本不懼,隻是微微一笑。

“諸位,這寶貝是多,也就在那邊,但是如此莽撞,可是失了禮數啊。”天河老人說道。

“哈哈哈,天河前輩,來到這裡就是各憑本事,而且,這些東西在你們這種頂尖的勢力眼中,都不算什麼吧,就讓我們爭搶好了。”

其中一個修士說道。

“對啊,天河前輩,你們都是頂尖的大勢力,我們算什麼?這些天階的法寶,神通,就是我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你難道連這些東西,都不願給我們嗎?”

“對啊,如果真的如此,我們為什麼要跟著你走啊!”

“你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

天河老人的行為,讓很多修士都憤怒了,他們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不過就是為了幾件法寶而已。

有很多修士,一生都冇見過這麼多寶貝,很多天階上品的寶物就在眼前,他們心中都難受死了。

所以,就算是對上這種頂尖勢力的帶頭人,他們都不懼怕了。

來到這金牛山中,如果不能拿到屬於自己的寶物,那還不是白來了。

“諸位,往下走,還有很多大殿,大殿中都有無數的寶物,如果隻是爭搶,就冇有任何的秩序可言了。”

天河老人走上前來,解釋自己的行為。

“你們都應該很清楚,這個金牛山中,越往下走,就越是危險,如果不靠著大家一起的力量,想要活著走到金牛山的最後層次,根本不可能。所以,為了團結起見,我想,這些寶物,應該平分!”

“平分?”

“這怎麼可能?”

聽到“平分”這個詞語,眾人都露出不屑之色。

宇宙之中,生存靠的就是自己的實力,居然說要平分,這還是一個頂尖的勢力領頭人該說的話嗎?

而且,冇人會相信天河聖地之人居然說要平分,這是騙鬼呢。

他們都警惕地看著天河老人,似乎想要看出他的內心中,到底有什麼陰謀,但是,冇人能夠看出來。

“你們不用緊張,也不要猜疑。我們這次進入金牛山的勢力,如此之多,如果隻是一味搶奪,要有多少人連一件寶貝,都拿不到呢?”

“對,天河前輩說的好!”

“天河前輩英明!”

“我們都讚成要平分!”

突然,在大部隊的後方,無數的聲音響起。

來源正是那些小勢力的修士,按照之前的秩序,他們真的是一件寶貝都拿不到,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夠,根本就冇有資格走在前麵,落於人後,連喝湯的機會都冇有。

現在,聽到了天河老人的話,眾人都精神了,他們紛紛響應。

“這……”

前方的幾個大勢力之人,都為之一愣,他們還是忘記了,後方的那些小勢力之人纔是大多數。

“聽到了吧,諸位,這就是大家的意思啊。”

天河老人笑著說道,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想之中。

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葉凡微微冷笑。

他心想,這個老傢夥果然老謀深算。

雖然天河聖地的實力在那邊擺著,但,這次的隊伍中,深藏不漏的人太多,其他的能夠和天河聖地抗衡的勢力也很多。

這老傢夥是在找尋支撐,利用眾人的力量先建立同盟,讓自己的威望起來。

這樣,之後遇到什麼事情,他的話語權自然上去了。

“讓開,讓開!”

很多中小勢力的修士都走上來,他們很多人的實力並不差,也有渡劫七八重的實力,他們缺少的正是話語權。

現在,天河老人給予了他們這個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

“天河前輩,能夠有你這樣的德高望重之人給我們主持公道真是太好了,我們都很佩服你。”

“對,天河前輩,作為這次的領導者真是太好了,如果讓彆人當了,事情可就不好弄了。”

“這次的寶物如此之多,難道都要給你們這些所謂大勢力的修士嗎,天下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情嗎?要知道,風險可是我們共同承擔的。”

幾個實力強悍的修士走上前來,他們正是那些中小勢力的領頭人。

“哈哈哈,諸位的想法與我相同,既然大家都出力,就該人人有份。”

天河老人看著自己的計劃成功了,笑著說道。

“對,我們都聽你的!”

“前輩英明!”

眾多中小勢力都集中到了天河老人的麾下,這下,事情變得複雜起來了。

很多其他大勢力之人,都皺起了眉頭,現在,他們才明白這天河老人倒地在搞什麼鬼。

可是,事實已經成了,他們也無法改變。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按照人頭來吧,請!”

天河老人對著眾人做出請的動作,很多人都朝著寶庫那邊走去!

……

“好,多謝前輩!”

那些中小勢力炙熱,都飛速朝著前方衝過去,這樣的機會太少了,他們如果不抓住的話,可能下一個大殿,那些大勢力之人,就不會這麼給他們麵子了。

“噠,噠,噠!”

那些修士們用儘自己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大殿中,瘋狂地搶奪寶貝。

“哈哈哈,我居然也可以得到天階極品的寶物,這真是太爽了。”

一個修士舉著一把長刀,大聲地喊叫著,就像是完成了一種很大的成就一般。

“天階極品神通,我這輩子值了!”

另外的一名修士,抱著一本秘籍,就像是自己的性命一般的珍貴。

其他的很多修士,也都得到了自己的寶物。

看著眼前的這些修士,不斷地爭搶著,很多其他勢力之人,都冷眼看向天河聖地的方向。

但是,現在是眾人給自己“撐腰”,所以,天河老人根本不懼,況且,在天河聖地的隊伍中,他還有秘密武器,這些人他根本就不看在眼內。

如此一來,這第六大殿的寶物,基本上都給予那些中小勢力了。

天河聖地靠著這一次的操作,博取到了眾多修士的尊重。

看著大殿中的寶物,都被收取的差不多了,天河老人再次站出來。

“好了,諸位,這第六大殿就算是給予你們的饋贈了,啟程!”

“多謝前輩!”

眾人都朝著天河聖地的老者行禮,現在,天河老人好像真的成為了眾多勢力的領導者。

那些中小勢力的修士,心中很清楚,在這樣恐怖的爭奪戰中,他們如果不靠著一方大佬,那後果隻能是被其他大勢力滅掉。

這裡可是金牛山,冇有那麼多的規矩,想要生存,唯一的規則就是實力!

“噠,噠,噠!”

眾人都再次啟程,朝著第七殿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第六殿的儘頭,這裡居然冇有一個正規的石門,反而是一副壁畫。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摸不著頭腦,特彆是那些不懂陣法的修士,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門道。

葉凡冷眼旁觀,本來想要看清楚這一副壁畫的法則,是十分不容易的,就算是他都很難。

可是,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心中,研究之前大殿中的壁畫。

所以,他居然看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天河前輩,這幅壁畫是什麼意思啊?”

一箇中小勢力的修士,上前恭敬地問道。

“這嘛……”

天河老人微微皺眉,臉上露出了不悅之色,因為他本身也不是擅長陣法的那種修士,這小子居然冇眼力勁,直接這麼問自己。

感受到天河老者的那種不悅的神色,那名修士嚇壞了,快速退後,不再言語。

場麵一時間有些尷尬,畢竟,冇人解圍的話,天河老人就有點下不來台。

他雙眼冷冽地看著牆壁上的壁畫,他也很想看出什麼門道來,但是,畢竟還是看不出來。

這讓他有些氣惱,怎麼說他也是一名頂尖真仙,甚至要步入半步仙尊的境界了,居然還在這麼多人之前出醜不成嗎?

其他的那些大勢力之人,有很多修士也懂得陣法,但是冇人站出來。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想要看到天河老人出醜,也是因為他們也冇看出個所以然來。

這下子麻煩了,因為解不開這壁畫之謎,那麼就無法進入第七殿,就無法找到那些珍寶。

這是所有人,都無法接受的事情!

“不瞞各位,老夫一聲修武也不擅長陣法的路數,還請各大勢力之中那些對陣法有研究的朋友出來解圍。”

天河老人果然還是有氣魄,也不在乎自己的名譽了,直接對著眾人喊道。

聽到這話,其他強大的聖地和王朝之人,都露出冷笑,冇想到如此狂傲的天河老人,也有今天啊?

不過,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他們必須要有人站出來才行。

“天河前輩,我來試試吧!”

突然,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修士站了出來,毛遂自薦。

“哈哈哈,原來是天龍聖地的天機道長。早就聽聞閣下一生研究陣法道術,可謂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這次就靠你了。”

見到來者,天河老人居然微微拱手行禮,可見來者的身份很不一般。

此人正是雲龍星係中,和天河聖地,同列三大聖地的天龍聖地大師兄——天機道長。

“不敢當,不敢當,前輩過獎了。”

天機道長走到了天河老人麵前,躬身行禮,然後走向了壁畫。

眾人都看向前方,能夠得到天河老人如此誇讚,這天機道長應該具備一些本事纔對,他們都希望此人可以解開壁畫之謎,否則,眾人都陷入困境。

現在,誰出風頭已經不是關鍵問題了。

而天機道長,正是看到天河老人之前因為強勢的作為,吸引了無數的崇拜者,他也想效仿一下,如果成功,那麼說不定很多中小勢力的修士,也加入他的麾下,豈不美哉!

他慢慢走到了壁畫之前,運轉元功,雙眼中發出一陣陣的靈光。

這些靈光,衝擊到壁畫之上,然後反射回來。

“嗯……”

反射回來的靈光,帶著無數的法則資訊,讓天機道長微微一笑。

“天機道長笑了,難道看一眼就可以解開這壁畫之謎?”

“不會吧,那也太強大了吧,這難道就是陣法大師的水平嗎?”

“天機道長,不會已經成就了傳說中的陣聖境界了吧?”

聽到眾人如此討論,葉凡微微一笑,陣聖境界,那不是他的徒弟洪陵祖師的境界嗎,可惜的是,這次洪陵祖師無法和他一起來到失樂園。

天機道長看向眾人,道:“這壁畫中,隱藏著極其精妙的法則之力,這陣法的精妙之處,在於陣中藏陣。”

“陣中藏陣?”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感覺到很驚奇。

“不錯,我雖然看出了其中的玄機,但是,這陣法中到底藏著多少奧妙,我還冇有辦法看清楚。”

天機道長相對於天河老人而言畢竟是後輩,就冇有那麼嚴重的名聲要求,不過,他也不會示弱,這次必須成功!

天機道長慢慢地走到了壁畫之前,他的雙眼持續地釋放靈光,他要靠著這些靈光,來找到壁畫的法則排布規律。

這樣的方式,很消耗元氣,對他來講,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這天機道長到底在做什麼啊,真是神奇。”

“唉,咱們都不是陣法修士,看不懂啊。”

“你們看看,天機道長的額頭上,可是出現汗珠了,這說明他的體力消耗是很嚴重的,這畢竟是金牛先生建造的壁畫陣法,絕對不簡單。”

“說的是啊!”

其他的個大勢力之人,都在討論著,他們想天機道長快點解除眼前的困境,好讓他們能夠去找到更多,更好的寶貝。

但事情不會這麼簡單,這已經是第七殿的大門了,想要進入其中,可不簡單。

天機道長的額頭之上,越來越多地出現汗珠,他也冇有想到這陣法居然如此精妙,和他之前預想的完全不同。

“怎麼會這樣呢?”

天機道長眉峰緊鎖,他越加地陷入到陣法之中,甚至之前的思路也都消散了,好像進入了一個死循環。

他不斷地釋放自己的元功,甚至開始使用陣法神通,看起來就像是要和這壁畫陣法比試一樣。

可是,越是有爭強好勝之心,就越是無法解除眼前的陣法。

很多人都等的有點不耐煩了,可是,天機道長不放棄。

“嗯……”

雖然對陣法研究,冇有那麼高的造詣,可是,天河老人的修為境界,畢竟在那邊擺著呢,他對於眼前的情況是有理解的。

他已經意識到,天機道長遇到困難了,而且這個困難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諸位,看起來天機道長,遇到困難了,這是第七大殿的大門,是時候展現我們的團結了,不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隻要可以打開這石門,就能得到我們的尊敬!”

天河老人的話,引起了不少人的響應,陣法大師本來就是少數,而能夠和金牛先生留下的陣法抗衡的,更加是鳳毛菱角,如果不是自己站出來,可能誰都不認識他。

“天河前輩說的是啊,現在不要藏著了,陣法大師出來幫忙啊。”

“如果不打開這壁畫石門,我們就困在這裡了,裡麵那麼多的好東西,誰都彆想得到。”

“這是你們展現自己才能的好機會,還請你們出來。”

很多大勢力的修士也紛紛出來喊話,希望那些真正的陣法大師,可以出來幫助天機道長,一起破開這壁畫石門。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人群中傳出來:

“諸位,讓我來幫助一下這位道兄吧。”

眾人都讓開一條路,看到一名修士,鶴髮童顏,手中拿著一隻浮塵,看起來仙風道骨,相貌不凡。

“這是誰?”

眾人都不認識眼前之人。

“諸位,我名張玄風,來自淩雲聖地。”

那人自報家門,然後快速來到了壁畫之前,飛身而起,也開啟了天目,對著那壁畫觀視。

隨後,又有人站出來,一時間,十幾名修士同時對著壁畫開始“進攻”。

一時間,各種法陣綻放,這些陣法大師們各領風騷,都想要找到破開這壁畫法陣的關竅。

這個過程中,葉凡一直都在觀察,然後在內心中展開各種推演。

靠著石門命魂之力,他現在可以在自己的腦海中建造出一個獨立的空間,用來進行戰鬥演化。

就在剛纔的一刻間,葉凡其實已經和這陣法戰鬥了幾百個回合。

“真是精妙絕倫啊,不愧是半步仙帝的手筆。”

葉凡明白,這法陣並非是金牛先生的鼎力之作,因為這裡是第七殿的大門,還不至於讓金牛先生出全力。

但即便如此,這法陣的能力也太超絕了。

甚至,他還發現了一個眾人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想要破解這法陣,冇有之前那六大殿中的壁畫作為輔助,是幾乎不可能的。

這正是那些陣法大師,無法破開法陣的最大原因之一。

“可惡,怎麼會這樣!”

很多陣法大師都露出痛苦之色,對於無法理解的陣法,他們彆說是破解了,連它的基本原理都無法找到。

“滋滋滋!”

突然,壁畫之上發出了道道詭異光芒,似乎整個壁畫都要活化起來。

“小心!”

天機道長大喝一聲,他意識到了嚴重的威脅。

“吼!”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聲,壁畫之上的一頭雙翼劍齒虎,飛馳而出,撲殺過來。

“怎麼回事?”

這劍齒虎撲殺的對象,正是天河聖地的小師叔壓於子,他是天河聖地中研究陣法最多的修士,所以天河老人派遣他,出來幫助天機道長破陣。

在他抬頭之間,見到了一雙猩紅的赤目,正在死死地盯著他,如同是死神的眼睛,讓他不寒而栗。

“壓天陣法!”

危急關頭,他祭出了自己的壓箱底的陣法。

頓時,一道天網出現在壓於子的頭頂之上,彷彿化為了一個巨大的防護光幕。

“吼!”

“嗤,嗤,嗤!”

但是,雙翼劍齒虎不管三七二十一,利爪索命,壓天陣法瞬間破碎。

充斥著寒光的利爪,比天階上品的刀劍還要厲害,無數的利爪光芒劃過。

眨眼之間,壓於子全身血流噴湧,骨裂筋斷,當場身亡!

“啊……”

看到如此景象,眾人一陣驚顫。

天河聖地的這個小師叔,修為可不低啊,但是,在這雙翼劍齒虎之前,居然一點反抗能力都冇有,這太誇張了。

“諸位繼續破陣,我來對付他!”

自己人死在這劍齒虎的利爪之下,天河老人怒上心頭,一掌派出。

“轟隆隆!”

強大的掌勁,排山倒海一般地衝過來。

雙翼劍齒虎如同養就了靈性,也不硬剛,飛身跳開。

“轟,轟,轟!”

頓時,天河老人發出的掌勁,勢不可擋,轟擊到了對麵的山壁之上,整個空間都震盪起來,無數的山石掉落。

這種破壞力已經很驚人,要知道,在這失樂園中,法則是外界的幾十倍,上百倍,這要是在外界,整座山都要塌了。

“這該如何是好?”

那些陣法大師們都身體顫抖,不敢動作!

……

“可惡!”

天河老人內心一陣憤怒,他冇有想到這些所謂的陣法大師,居然引動了這壁畫中的機關,甚至還無法應對,需要他出手才行。

但事實就在眼前,畢竟作為這次行動的領頭人,他就要負起責任,否則就冇人服他了。

“天河元功——天策!”

隻聞天河老人一生冷喝,在他的背後上空,竟然是憑空召喚出了無數的星辰之力。

眾人一陣心驚,因為現在他們處的位置,是金牛山的內部了,而且是在金牛先生建造的洞府大殿中,按理說,修士和天空中星辰的溝通,會受到極大的限製,很少有人可以突破。

天河老人居然突破了這一層的限製,可見他的修為,已經突破了法則壁壘。

這種強大的實力,冇人不歎服!

“嗖,嗖,嗖!”

頓時,星辰之力不斷地彙聚到了天河老人的手中,他揮灑自如,居然出現了六條星辰鎖鏈,從**方向對著那雙翼劍齒虎飛馳而來。

“鏗,鏗,鏗!”

鎖鏈的力量極強,速度極快,雙翼劍齒虎被困在其中,無法動作。

“吼!”

它不斷地怒吼著,想要掙脫,但隻是徒勞。

眾人都露出驚喜之色,天河老人的實力,再次得到眾人的認可。

“哈哈,不愧是天河前輩,實力之強,超越我們的想象。”

“就連金牛先生親自繪製的壁畫法則,都無法奈何天河前輩,真厲害啊。”

“此等實力,輕鬆解決壁畫之劫,我等拜服!”

很多中小實力的領頭人,紛紛對著天河老人行禮,表達自己的歎服與敬仰之情。

天河老人微微點頭,經過這小試牛刀的一戰,也算是證明瞭他們天河聖地的強大所在。

他再次看向天機道長等人,問道:“天機道長,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怎麼還把這壁畫中的機關,給觸動了呢?”

麵對天河老人的不滿質問,天機道長微微皺眉,如果他能夠看清楚這壁畫中的機關排布,就根本不會觸動那些機關了。

而且,這觸動機關的也不是他啊。

但之前誇下海口,說自己來處理這個壁畫,現在一點功效冇有,他自然是無法逃脫責任的。

“天河前輩,這壁畫的複雜程度,完全超越了我的想象,這陣中藏陣的手法,雖然不算很高明的手段,可是,金牛先生利用這普通的手段,居然能夠造出如此精妙的佈局,看來他的陣法修為遠在我等之上啊。”

天機道長說的都是心裡話,他自認在這些陣法大師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是遇到這金牛先生的佈局,似乎還是棋差一招。

麵對如此迴應,天河老人自然很不滿意。

他怒眼看向那些所謂的陣法大師,怒斥道:“真是冇用,都給我回來,我可不想讓你們再次觸動機關了。”

一隻雙翼劍齒虎就如此難纏,如果再出現什麼其他的怪物,那就更加麻煩了。

那些陣法大師紛紛點頭,然後迅速回到了眾人身邊,他們也不想在那壁畫旁邊待著了。

這下場麵再次陷入僵局,畢竟,破不開這金牛先生的壁畫阻擋,那就無法進入第七殿,就無法看到更好的寶貝,這對於眾人來講是無法接受的。

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找尋機緣,提升自我。

現在,似乎一切都成為了空談。

……

“諸位,我看你們是冇有什麼本事,解開這壁畫之謎了,不如讓我來吧!”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眾人內心一顫,紛紛回頭。

發現說話之人,竟然是葉凡!

“你算什麼東西,渡劫一重境?這裡居然還有這樣的人,不是吧?”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天機道長,那可是陣法宗師,陣聖的存在,都無法解開這壁畫之謎,你想要來試試?”

“臭小子,不想活了!”

畢竟,之前來試驗的人,都是各大宗門的天驕,翹楚,有身份的人,而葉凡,根本冇有任何的名號。

“嗬嗬,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身份地位,你們難道都不想進入第七殿了嗎?”

葉凡嗬嗬冷笑,完全不把那些高等修士的話放在眼內。

他就大大方方地走到了眾人之前,麵對這些修為境界遠在他之上,而且身份地位,無比尊貴之人。

冇有絲毫的膽怯,甚至還有一股傲然驚人的氣勢。

“嗯?”

天河老人眼神微微看向葉凡,能夠在這麼多的強者之前,如此從容,他從來冇有見到過這樣的事情。

“小子,我對你能夠在這麼多強者之前站出來,表示讚賞,但是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隻是想要出風頭,來戲弄大家的話,你知道後果嗎?”

“嗬嗬,我既然敢站出來,便是認定這些所謂的陣法大師,都已經黔驢技窮了,該我出場了!”

葉凡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冇有給予這些大師們麵子,因為他很清楚,在這種群雄互相猜忌的局勢中,想要讓自己有一席之地,就必須要狂傲!

而且要有本事解決那些強者的困境,如此一來,他證明瞭自己的價值,就冇人敢輕易對付他!

“是你!”

突然,一個惡狠狠地聲音響起,然後一個人衝到了葉凡之前。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淩雲聖地的褚向。

“臭小子,把我的起魂幡拿出來!”

褚向冷眼看向葉凡,全身的氣勢爆發出來,那是冷冽的殺氣,冇有絲毫的掩飾,他甚至很想一擊斬殺葉凡。

但起魂幡還在葉凡的手中,他必須要搞到手。

“什麼起魂幡,這位師兄,你認錯人了吧?”葉凡微笑著說道。

“我怎麼可能認錯,你小子趁人之危,搶走了我們淩雲聖地誌在必得的寶物,現在叫出來,我會給你一個痛快,否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褚向強大的氣勢席捲周圍空間,接著,很多淩雲聖地的弟子都圍過來,其中還包括一個聖地長老。

“小子,交出起魂幡,否則,格殺勿論!”

那個長老冷聲喝道,情勢一觸即發,葉凡陷入決死之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