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1600章 送君千裡過奈何,載吾英靈歸故裡

-

第1600章送君千裡過奈何,載吾英靈歸故裡

說到最後,老人滾燙淚水流滿了麵頰,渾身都在止不住地顫抖。

嗓音,儼然沙啞的不成樣子了。

十萬定國魂,徘徊在輪迴路前六十個春夏秋冬,早已成了怨氣。

他們曾是英雄,卻淪落為了孤魂。

老族長抬起顫顫巍巍的手,擦掉了淚水,從殘破的衣衫裡麵,拿出了珍貴的領主寶器。

老族長說:“神脈九洲也好,帝軍司也罷,每當出列的士兵數量超過一萬,並且外出征戰執行任務的難度係數變高之時,出征的主將都會帶上這一方領主寶器,其名為:載靈歸。”

載靈歸,相對比其他罕見的領主寶器,不算是特彆的珍稀。

此物,是一名在戰場失去了無數戰友的老軍人所鍛造出來的。

那時斷壁殘垣,血雨腥風。

老軍人眼睜睜地看著戰友,一個個的倒在了麵前。

或是被敵軍腰斬,或是身首異處,總歸是血濺三尺,模糊了自己的輪迴路。

後來故鄉路途遙遠,大雪紛飛,舉國都在慶祝戰爭的勝利,他卻無法將每個戰友的遺體帶回故鄉。

常言道,落葉歸根,魂歸故裡。

若戰死他鄉,便要黃泉悲路,成為那找不到家的孤魂。

老軍人研究靈寶三十年,耗儘心血,纔在彌留的那年,鍛造出了領主寶器載靈歸。

載靈歸,載靈歸。

送君千裡,過奈何。

來年楓葉,落舊土。

載吾英靈,歸故裡。

隻有載靈歸,才能聚武者神魂,送回故土,讓死在自小生長的地方,不至於在他鄉被鬼欺了去。

......

老族長的雙手,虔誠地捧著載靈歸,遞到了楚月的麵前。

載靈歸是鐮刀般的彎月形狀。

在外的將士,最愛看那夜晚的月,彷彿能將思念之情,穿過硝煙戰場,寄給明月。

但多數的載靈歸,都是淺金色的光芒。

楚月麵前的載靈歸,已然發紅。

像被戰士們的鮮血給染紅。

血紅之中,又隱隱成黑。

那是怨的表現。

昔日英魂已成怨靈。

是怎樣的痛苦,纔會把他們逼迫至此?

楚月四肢內的鮮血,彷彿在瞬間就涼了下去。

她小心翼翼地接過載靈歸,用心去感受載靈歸,才聽到那些叫人毛骨悚然歇斯底裡的鬼哭狼嚎聲。

十萬英魂的呐喊和不甘,彙聚成了沖天的怨氣。

楚月緊咬著下嘴唇,在尖銳的喊聲之中,想到了那個在鳳臨城山巔練劍的少年。

“姐姐,你麵具之下,到底長什麼樣呢?阿鷹的姐姐,必然是個天仙。”

“姐姐,......”

“啊他們好可憐啊,鳳臨城的城主怎麼能那樣對待自己的子民,太可氣了。”

“若我為君主的話,當要領土之內,山河之內,河清海晏,盛世太平,我纔不跟他一樣呢。”

“最近姐姐都不愛搭理我了,是不是伍祖又使計策把姐姐搶走了,姐姐,我夜觀天象,覺得他不是個好人,以後不要跟他走得近了,他肯定對你圖謀不軌的。”

“......”

楚月在記憶和怨氣之中,不斷的徘徊。

昔日的溫馨和十萬英魂的怨氣,刺激著她的精神。

赤鷹君是她一手培養出來的人皇刀客!

是她救下的少年郎......

十萬定國英魂,都是追隨慕府,效忠君主的好將士。

何至於斯啊!

“噗嗤——”

楚月一口鮮血吐出,背脊突然因情緒過猛裂開了一道傷口。

傷口之中,隱隱約約有一根血淋淋的釘子,貫穿了她的骨頭、血肉連帶著魂。

“將軍!”

老族長愕然,擔心地過去扶起楚月。

恰好從楚月衣裳微撕的背部,看到了深可見骨的傷口。

那裡,有一根釘子。

那是......

老族長瞪大了眼睛。

慕府的千金,究竟經曆了什麼啊。

難道她每時每刻,都飽受著釘骨釘皮釘肉釘魂的痛苦嗎?

“這是什麼釘子......將軍......老朽等你去看醫師,冇事的,肯定冇事的......”老族長慌了。

載靈歸中的怨靈,不再發出了呐喊的聲音。

那根釘子裡麵,仿若有著能震撼蒼生的威懾力。

“釘子嗎......”

楚月唇齒都是血液,恍惚地望著前方,想到了宇宙星河之中人皇的聲音,忽而低著頭髮出了蒼涼的笑聲。

“武陵將軍......”老族長擔心不已。

“前輩,無妨。”

楚月猩紅著雙眼隱忍地說:“這些釘子,是我選擇的宿命,是我該承受的,醫師治不好我的命。”

這......

......這......些......?

老族長徹底的驚愕。

他以為,隻有一根。

那一根,就已血肉模糊,觸目驚心。

讓他這活了數百年也曾征戰沙場上百回的老將軍都感到了窒息。

竟然還不隻是一根。

他慕府的小姐,是怎麼忍受的,是怎麼做到的。

世人隻知她少年英雄,小小年紀就有豐功偉績。

知將門虎女,慕府後裔不忘祖訓。

又怎知她每走一步路,每活一日,都要飽受著這些慘無人道的折磨。

“這些釘子,是哪個畜生乾的,將軍你告訴我,老朽這就甩北神衛,去屠了他!”老族長淚水滾燙,顫抖地扶著楚月。

“北神衛,尚在人間?”楚月則問。

如今的慕府,隻有烈火軍和慕軍。

曾經同為威風三軍的定**和北神衛,早在六十年前,都已以身殉國死戰場了。

老族長見楚月舊傷複發,不在乎武體的傷口和疼痛,反而為北神衛而高興,他更加的相信,擇明主的重要性。

“是!”

老族長點頭道:“老朽得知赤鷹君與死士見麵後,連夜逃亡,通知北神衛做出詐死之事,而後喬裝打扮,隱姓埋名在北洲,便是為了削弱慕府的實力,不再有功高震主,得一時平安,不至於北神衛和烈火軍再步定**的後路。”

“這些年,前輩可是棲身在軍機處?”楚月問道,但特彆的篤定。

在軍機大樓注視著她的視線,隻怕來自於老族長。

老族長回道:“正是,老朽年輕時看過軍機處的建築圖紙,當時慕府正壯,特留了個心眼。”

“再者,最危險的地方,向來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