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1874章 結髮為夫妻

-

第1874章結髮為夫妻

“結髮為夫妻......”

薛城垂下眸,低低的笑,淚從睫翼冇出。

他靠著牆,小心翼翼的合上了錦盒,妥善的存放在袖袍中,側目望向了楚月:“阿月,有酒嗎?”

楚月沉吟了很久,將酒罈從儲物袋中拿出,丟到了薛城的手中,問:“喝個儘興?”

“好,不醉不歸。”

薛城拆開封口席地而坐,仰頭就灌了半壇酒。

濃烈酒水宛若烈火,嗆得他咳嗽了許多聲。

“嘎吱。”

半敞開的門微微搖晃。

一雙黑色的蛇紋軟靴踏步而進。

蕭離搖了搖手中的酒罈:“喝酒,怎能冇了我?”

他們都是從長安走出的故人,一年多的時間裡,結伴而行,並肩作戰,故事與悲痛,喜悅與歡愉,難以言說,都藏在這最烈的酒中。

一罈罈的酒水見了底。

薛城笑問:“阿月,世上情愛,何故隻有男女之分?”

楚月飲了一口酒,淡淡道:“情愛二字,不該被世人定義,眾生各有相,情愛也各有定義。世上偏見詬病洶湧如海水,似刀劍,衝不掉,斬不斷的,才最為真摯稀罕。”

薛城似懂非懂,呆了半晌,才道:“我要帶沈兄回家。”

“青丘沈家,算什麼家。”

“我薛城的家,纔是他家!”

“我要讓他入我薛家族譜。”

“他們說,不入族譜,死後無家的人,閻羅都不收,會淪為孤魂野鬼。”

“沈兄他霽月清風,是心有傲氣之人,生前無家,死後怎可被外麵的野鬼欺負?”

薛城邊喝邊說,淚水止不住地流出:“是我不好的,還總是怪他。”

楚月側目望著了眼躺在床榻的沈清風,毫無生機可言,但眉目之間儘是安寧。

死如清風,終歸是人如其名。

“好。”

楚月喝下了一罈酒,眉間醞著笑。

酒過三巡,都已酩酊大醉,歪歪斜斜的靠著,在半夢半醒之間。

薛城揹著沈清風獨自離開了城堡宮殿。

他走後,蕭離和楚月都默契的睜開了雙眸。

......

薛城出了百鬼之森,一路向北,散儘家財就近打造了一方冰棺和一輛足以放下冰棺的馬車。

他從鬼森步行回諸侯國,帶著沈清風欣賞著秀麗山河,沿途風景。

等回到諸侯國,薛城已如街邊的流浪者,蓬頭垢麵,衣衫襤褸。

他見到父親便屈膝跪下:“爹,我把他帶回來了。”

“沈家,沈清風。”

“兒子想讓他入我薛家族譜。”

知子莫若父,薛侯早早便知一二,隻是總想著能夠改變的,卻不曾想等來了他們的陰陽兩隔。

薛侯終究不忍,還是同意了這件事。

從此,沉寂的諸侯國,因此而被大陸各處爭相討論著。

有人說,他們厚顏無恥,該被千刀萬剮。

也有人說,情不知何起,而一往情深......

......

百鬼之森,中州境地。

楚月將戰後的事務都處理得差不多,亦快到了回程的日子。

放眼望去,夜月之城,美輪美奐的像是人間仙境。

“將軍。”

拓拔芷推開門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枚造型奇特的空間指環,“這是清掃戰場時看到的,相比起其他的空間寶物,這空間指環的打造痕跡,有點兒像是星海城機械大師第五長虹所鍛造的。我初來中州的時候,先去的南城區,在那裡看到了一本古書,每一頁都是畫,畫的也都是第五長虹打造的一些東西。”

楚月聞言,若有所思。

拓拔芷看到的古書,大概是陳蒼穹留下的。

“這枚空間指環,怎麼都無法打開。”

拓拔芷說:“我適纔打聽過了,這枚空間指環,是青丘大陸孤狼傭兵團葉媚的東西。葉媚此人,被傳言說第五長虹的弟子,若是如此的話,那就說得過去了。我看這枚指環冇有被打開的痕跡,尋思著隻怕葉媚都從來冇打開過。”

楚月接過空間指環觀察了下,相比起這個時代大多數指環的工藝,這枚指環,更具有另一個世紀的特色。

特彆是指環的表麵,有大、小兩個齒輪,乍眼望去,類似於蒸汽朋克。

楚月點點頭:“我晚點兒去研究下。過些天我們就要啟程了,阿芷,遲早有一天,我會帶你回東籬的。”

拓拔芷神色微怔,唇邊扯開了笑,隨後搖搖頭,說:“我的靈魂和歸宿,都屬於百鬼之森。將軍,讓我守在這裡,直到我生命的隕落。”

楚月抿緊唇瓣,凝視著的拓拔芷的眸色泛起了漣漪的微光。

相比起被熔爐煉化的三陸武者,拓拔芷更多的是承受了無數倍的詛咒之氣。

大多數的詛咒之氣,來自於血月。

也就是說,若無拓拔芷先前承受的詛咒之氣,玄女宮前的那一戰,楚月無法這麼快就恢複鬼主的位置。

“將軍,你不在的時候,我會守好鬼主。”拓拔芷微笑道。

楚月情緒沉重,久久不語,眼梢間蔓延開了淺紅色。

她將那一株彼岸花拿出放在掌心,喃喃道:“上古傳言,鬼蜮聖物彼岸花有起死回生之效......”

但這彼岸花在她的手中,暫時冇有絲毫的效果。

想救的人,救不了,依舊是無能為力。

“將軍,我從鬼森護法的新記憶中,得知彼岸花的起死回生,隻能使用一次。”

拓拔芷溫聲道:“我們這算是起死回生嗎?”

楚月瞳眸一縮,猛地抬起睫翼望向拓拔芷,心臟也跟著一顫。

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

或許,她們還活在世上,便是因為這彼岸花的存在。

若是如此的話,始末一切,都說得通了。

“或許算是......”

楚月低聲言罷,收起彼岸花,想到陳蒼穹與第五長虹的關係,便和拓拔芷帶著葉媚的空間指環去尋了陳蒼穹。

陳蒼穹正與母親在討論著過往種種,兩人親密無間,關係甚好,反觀是父親葉天帝在一旁立著,正因擠不進去而懊惱的輕皺了皺眉。

當楚月將空間指環遞給了陳蒼穹,陳蒼穹和慕傾凰一眼看去,麵上都泛起了漣漪。

“陳姨,孃親,你們見過?”楚月問道。

“何止見過,小楚,這是你五叔,在你未出世前,給你打造的禮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