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1899章 有詩一首贈諸君,日子高興有奔頭

-

第1899章有詩一首贈諸君,日子高興有奔頭

“是——”

男子單膝跪地,雙手拱起,輕道一聲便化作白光漩渦消失在這古老恢弘的宮殿中。

卻說千丈象牙階,從頭至尾,已無楚月的身影。

但謝青煙的目光依舊落在了最後一段階梯上。

她迎著冷風,笑了笑。

“現在這樣,已經是最好的了,不是嗎?”

她低聲自語:“至少,她來了......”

謝青煙緩抬起手,指尖處,氤氳著一點黑霧。

當黑霧從指尖擴散到心脈,那她就淪為了癡傻之人,武神的實力也會倒退到連三歲稚童都不如的地步。

她給無眠族當了九萬年的走狗,也該為自己活一次了。

至此一生,所追所求,莫過於那個在亂世之中用紅衣為希望染色的鬼主。

九萬年夙願,終於得償所願。

冬末的寒風吹亂了她鬢間的發,眼底的甚是濃鬱。

隻是不知不覺中,便紅了雙眸。

慚愧嗎?

不。

她不慚愧。

隻是無顏麵見鬼主,終不能如那年中州相遇般眉間有笑,眼裡有光,縱然孤身赴死也能神采飛揚的挺直脊背。

“是啊。”

“已經是最好的了。”

末了。

她自問自答,輕聲歎。

......

楚月回到萬象大殿的時候,秦鐵牛不知何時走到了謝青煙此前坐著的位置,清了清嗓子,用手撩了撩發,順帶吹了個騷氣十足的口哨,朗聲道:“諸君切莫離席,牛某有詩一首贈諸君。”

麒麟天帝及萬象領域的侍衛們目露期待,洗耳恭聽。

倒是趙無雙等人,一副吃了蒼蠅般的難看錶情。

楚月嘴角輕抽了抽,腦子疼得不行。

早知如此,她就在謝青煙那裡多喝一杯酒了。

下一刻,秦鐵牛吟道:“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反敗為勝哪家強,武神殿內找楚爺。”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的望向了那一襲紅衣正在鬱悶的女子。

楚月抬手扶了扶額,真不想承認認識這廝。

“什麼狗屁不通的破詩,狗都不聽。”

屠薇薇一腳把秦鐵牛踹了下去,隨後箭步掠前,揪著秦鐵牛的耳朵將丟人現眼的玩意兒拽出去。

邊拽邊罵:“以後在外麵彆說你是小師妹的人,小師妹一生磊落,戰功赫赫,就隻有你這麼個汙點。”

“啊痛痛痛,救命,謀殺親夫了。”

秦鐵牛大喊大叫。

想當初,他還關起門來嘲笑燕南姬整日被冷清霜揪耳朵。

冇想到天道有輪迴,這不就輪到了自己。

“什麼親夫,老孃是要大義滅親剁碎了你這侮辱人耳朵的逆子。”屠薇薇憤怒不已。

雖說秦鐵牛的詩讓人不敢苟同,但經此一事,反而使周圍冷到快凝固的氛圍得以緩和輕鬆了。

楚月抬手輕摸了摸鼻子,黝黑的眸溢位了無奈的笑。

“葉鬼主,謝武神吩咐下來,要你在萬象領域吃一頓飯再走。”有侍者前來恭聲道。

“嗯,好——”

楚月淡聲應道,思量著忙活了這麼久,是該好好飽腹一頓。

侍者行禮離去前,楚月又添了一句:“來點雞腿,也不需要太多。”

侍者點頭。

“幾千隻雞腿就行。”楚月平和的笑。

侍者驀地抬頭,“......好......”

幾千隻雞腿,也叫不要......太多......?

難怪葉楚月小小年紀就有這麼高的成就,原來光是一頓雞腿的份量就足足有數千。

自此之後,五大陸便捲起了一股“雞腿風”。

其意為:吃得腿上腿,方為人上人。

葉、慕兩府以及武祖、趙無雙等人,都和楚月留在萬象領域吃了一頓山珍海味。

“葉鬼主,這是你要的雞腿......”

侍衛們扛著一筐又一筐的雞腿送來。

楚月輕點螓首,漫不經心的拂過衣袖,將數千雞腿分彆丟進了元神的契約空間和神農空間內。

神農空間的魔獸們爭先恐後的吃著雞腿,朱雀更是兩眼放光,大快朵頤,堂堂聖獸毫無吃相,活像是個冇見過世麵的流浪饑漢。

“女人,這雞腿,味道不錯,老子甚是喜愛。”朱雀吃了一嘴的油。

楚月聳了聳肩,剛想用筷子夾菜,發現周圍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

大舅舅慕驚雲說:“小楚,能吃是福,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不必躲著藏著。”

楚月:“......”

敢情這群人當做她是不好意思吃才把數千雞腿藏起來躲著吃了。

“是給朱雀吃的,它愛吃。”

楚月抿了一口湯,平靜地說。

“聖獸大人怎會吃這種上不了檯麵的食物,小楚你真會說笑。”

二舅舅慕臣海著實笑出了聲,瞬間被自家母親慕老夫人在桌下狠狠掐了一把,疼得大叫一聲,而後噤若寒蟬一個字都不敢說。

楚月輕挑起了眉梢,感受到在元神內狼吞虎嚥的朱雀,心緒有點複雜。

朱雀解決掉一千個雞腿後,舔了舔嘴上的油,又擦了擦爪子,嫌棄地說:“說得對,什麼狗屁不通的雞腿,狗都不吃。楚月逆子,日後不要再拿這種低賤的肉送到老子麵前了。”

楚月:“......”

這蠢鳥怎麼好的不學淨學壞的。

才一會兒,就跟著屠薇薇學了幾句粗話。

“再廢話,我把你剁成雞腿。”楚月嘴角猛抽。

朱雀瑟瑟發抖,淚眼汪汪,傷心到變形:“你們人類冇個好東西,當初契約的時候,明明說好會對本座好的。”

楚月額上落下一滴冷汗,漠然的把元神給封閉住了,不想再看到戲精傻鳥。

她端起酒杯剛想要喝,就見旁側的葉無邪將酒杯奪走,沉聲道:“酒多,傷身。”

“哪有慶功不喝酒的。”楚月說道。

“喝太多了。”葉無邪強勢不已。

楚月眨巴了兩下眼睛,望著葉無邪手中的酒杯嚥了咽口水,“哥......”

“三杯。”

葉無邪心一軟,把酒杯送了回去。

“十杯。”

楚月討價還價。

“八杯。”葉無邪脫口而出。

“成交。”

楚月拿著杯盞喝了口,眉眼彎起了笑,如月牙兒般。

淡淡微光籠在她的眉間,既有傾城色,也有幾分純粹。

難以想象,她曾在戰場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葉無邪正懊惱自己著了楚月的道,就看見妹妹眉眼間的笑,便尋思著日子高興有奔頭,多喝幾杯也無傷大雅,便由她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