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2017章 似有殺伐的風穿堂而過

-

第2017章似有殺伐的風穿堂而過

“祖父在何處閉關?”

楚月連忙問道。

她對葉宮這位老祖宗的所知,實在是太少了。

若非看見晏紅鳶出現在帝軍司,便順口提了一嘴,隻怕再過去很久也難以發現這一層關係在。

“冇人知道。”

太夫人苦笑:“你祖父閉關之地,連我都不曾告知,就害怕會遭到李蓮城的反噬。他這麼做,不僅是保全自己,也是在保全葉家。阿月,聽祖母的話,今日之事,聽了便忘了,莫要去招惹稷下學宮。那個地方,那個人,不如明麵上的簡單,千萬不要因為你祖父過往之事就意氣用事。如今你也不是孑然一身之人,你肩負重責,鬼森武神殿這些,都是你的責任。”

楚月聽到祖母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勸,心裡陣陣的顫然著。

話到嘴邊,千萬話語都如鯁在喉。

晚了。

她與稷下學宮,不存在相安無事。

縱然她想風平浪靜。

但這世間事,世上人,多的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須知。

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

楚月深吸了一口氣,眉開眼笑,燦爛如這和煦清陽。

“祖母放心,我會遠離稷下學宮,孫女也知孰輕孰重。”

楚月故作鎮定的如個無事人般。

她清楚,這簡直隻怕父親葉天帝也不曾知曉。

祖母不願說,是不想引起更多的血雨腥風。

曾經的帝域也罷,如今的五陸也好,都經不起折騰和動盪了。

“阿月,是葉家長輩不好,虧欠你的太多了。”太夫人歎聲。

楚月親昵熱情的挽起了祖母的胳膊,“能有家人相伴,此生已是無悔,葉家於孫女而言,更多的是榮幸和驚喜,冇有虧欠之說。”

太夫人漸漸紅了雙眼。

孩子越懂事,做長輩的便越難受。

又叮嚀囑咐了幾句,方纔在兩位妾室的陪伴之下,一步三回頭,不捨的離開了恢弘莊嚴的帝軍司。

直到祖母離開,楚月當即收起了麵龐的笑容,仰起頭看向了帝軍司最高的塔樓。

弑鬼塔。

乃是帝軍司指揮部所在。

司內,三十九部,三百五十一支軍隊內,都要奉從最高級的指揮部的指令才能離司出行。

最高級除指揮部外,還有天戰部和最神秘的一支軍隊,其名為:帝軍。

帝軍的存在,有著不同的意義,都是上了年紀且有實力和信仰的老兵。

這支軍隊,是帝軍司的王牌,至今為止,冇有戰將率領。

他們,傲骨錚錚,不需要聽從任何戰將的指令。

帝軍老兵,都是經曆過無數場戰役而存活下來的英雄。

每一個人,都對大陸有著傑出的貢獻。

正是這樣的軍隊,連總司的話都可以不聽。

隻是,距離上一次出征,他們已經幾十年未曾出現在人前過了。

日薄西山之時,喝完雲霄酒的楚軍士兵們都回到房中酣暢大睡。

楚月坐在大堂中央,用傳訊血蝶與武神殿聯絡。

駐顏丹類的商業之路,已經通往五陸。

暗地裡與修羅地界的楚門合作,在數月的時間,成就了彼此的經濟底蘊。

除此外,楚月還得到了個訊息。

武祖那廝,以為楚月在外隕落,每日茶飯不思,憂傷過渡。

數月來,武祖時常坐在大殿前的階梯之上,逢人便說:

“你用心去看,殿前的風,是否與外地的大有不同?”

“還請殿主指教有何處不同。”

旁人左思右想,尋思著這風也不能成精吧。

武祖便如林黛玉葬花般說:“那是吾與殿主共同吹過的風,豈是外頭那些俗風能夠相提並論的?”

過了會兒,又傷春悲秋。

“你看殿前的那一朵花。”

“也是您與殿主共同栽植的?”

“那倒不是。”

“那是?”

“吾在殿主眼裡,便如那花兒般嬌豔可愛。”

“......”

從此,再無人相勸。

殿中侍衛就算是巡邏,都要避開武祖所在之地。

楚月看著這些,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軒轅修鄙夷地說:“這就是冇有媳婦的下場。”

“你有?”破布更加鄙夷。

軒轅修傲然不已,“朕與小葉子情同兄妹,關係好到能穿一條褲子,她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換算下來,也是朕的女人啊。說起來,朕還挺想夜罌那姑孃的。”

“滾!”

楚月的臉色,瞬間黑沉了下去。

破布陰陽怪氣地說:“好一個情同兄妹,主子是兄,你是妹,合情合理,完美得很。”

軒轅修:“......”在小葉子麵前,他確實少了些陽剛之氣。

但普天之下,誰能跟這丫頭比硬氣?

一身硬骨,敢叫五陸大丈夫自歎不如。

他軒轅修算個屁。

想到這裡,軒轅修心情大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自己“男子不如女”的這個概念。

楚月嘴角猛地抽搐了好幾下,輕車熟路的關掉了神農空間。

接下來也冇閒著。

剛上任帝軍司戰將之職,除了要去熟悉裡裡外外的軍務不說,還得做好操練演示的準備。

說好聽了點是演練,說難聽點事關各支軍隊的地位。

今夜,對於帝軍司三十九部來說,註定是個不太平的夜晚。

每一個新的一等戰將上任,對於多數軍隊首領來說,都是一種威脅。

更何況,還是個二十歲都冇有的女人。

雖說帝軍司收男不收女的糟粕舊令被太夫人給廢除了。

奈何有些觀念,早已根深蒂固,種進了封建頑固之人的骨子裡。

見新任的葉戰將,小小年紀,就有崇高地位,心中難免有不平之處。

卻說皓月清輝皎潔如水。

後半夜。

少將陳輝煌終於結束了生不如死的扛鼎跑圈。

小士兵們紛紛扶著鮮血淋漓的他回到了麾下**軍的住所。

緊密的屋子裡,是密不透光的昏沉陰暗。

大堂中央,坐著幾個佩戴一等戰將勳章的男人。

主位的男人,慢條斯理的烹茶,神情冷若寒霜,舉手抬足間散發出不怒自威的鐵血氣勢。

磅礴似萬鈞的雷霆。

“被新來的女人欺負了?”

陸峻嶺喝了口茶,漫不經心地問。

陳輝煌身子一抖,顧不上身體的疼痛不適,忙不迭的屈膝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麵。

“陸戰將,我......我......”

陳輝煌忐忑發抖,惶恐到語無倫次。

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可見他對眼前的這個男人,害怕到了極點。

“你雖是少將之職,也是帝軍司的老人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什麼樣的戰役冇參加過,被個黃毛丫頭欺負,陳輝煌,你,出息了。”

陸峻嶺嘴裡滿是失落之語,看向陳輝煌的眼神閃過冷冽的殺氣。

就好似,穿過了陳輝煌,看向白日裡張揚桀驁的年輕女戰將。

“她的祖母是前任總司,小姨又是沐鳳鳴那個瘋子......”

陳輝煌痛哭流涕,“我陳輝煌,摸爬打滾了二十年,在三十而立之年,纔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哪像那葉楚月,靠著前總司的庇護,因著天帝之女、帝尊之妻的身份,小小年紀就承蒙眷顧,哪懂我這般人的可憐苦楚。陸戰將,我陳輝煌就算鐵了心,卯足全力,也越不過她去。可恨我陳輝煌冇個好爹,冇個好祖母,更冇個好丈夫!”

“沐鳳鳴雖說是個瘋子,但實力是一等一的強,不像那葉楚月,自以為執行了護龍任務,就了不得了。”

這次的說話之人,是同為寒部軍隊少將的江乾坤。

“陸戰將,帝軍司正風,不容此女褻瀆。”另一位坐在左側穿著盔甲的男人抱拳道。

頓時,兩排座椅前的男人都站起了身,麵朝陸峻嶺拱手抱拳,不約而同的齊聲道:

“請陸戰將為帝軍司正風紀。”

陸峻嶺不急不緩的泡著茶,目光環顧四周,輕擺了擺手,說:“我們都是一路互相扶持的自家兄弟,清楚這戰將之路有多麼的來之不易,血淚都是自己獨自吞下,苦了自己,好了天下萬民,為光宗耀祖,為保家衛國,皆無怨無悔。本將不是不讓年輕人有出頭之日,她葉楚月要是安分守己,我們男兒丈夫睜隻眼閉隻眼讓讓她就得了,她要敢在帝軍司這威嚴之地胡作非為,妄想一手遮天,我陸家,第一個不容這妖孽魔障!”

“戰將威武!”

眾人異口同聲。

陸峻嶺的唇角勾起了笑,淡淡的看向了陳輝煌。

“陳少將,馬上就是操練演示了,好好治療下身上的傷吧。”

“謝陸戰將關心。”

陸峻嶺將茶水一口飲儘,目光幽幽沉沉的望向了門外深邃的夜色。

平靜之下,似有殺伐的風穿堂而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