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2018章 操練演示的前夕

-

第2018章操練演示的前夕

次日,天明。

紫苑弟子們與楚月重逢高興過了頭。

每一張年輕的臉龐,都洋溢著青春的笑容。

不多時,瞬間就垮了下去。

隻見楚月立在武道場,吩咐下去讓楚軍士兵們排隊來自己麵前。

她要親自為每一個士兵的元神,都灌入魔靈之息。

這也是她昨夜發現的。

魔靈之息,太過於古老的力量,反而不像是魔道。

用來灌入元神,會使元神時刻承受著沉重的力量。

如此一來,弟子們不僅要穿著玄武內甲,元神還要承受魔靈之氣。

二合一的變.態訓練,纔會把事半功倍發揮到極致。

紫苑弟子們頓時麵露驚恐之色。

再看向楚月的眼神,就如同看魔鬼般。

他們太過於得意忘形了。

以至於,一時間忘記了楚姐姐恐怖如斯的手段,那真叫聞風喪膽!

雪九尺發出了殺豬般的哀嚎:“早知做人難,就投胎當隻烏鴉了,總能享受悠閒自在的人生。”

眾人聞言,俱是點頭如搗蒜,無不認同雪九尺的話。

隻是,下一秒,每個人的眼珠子都齊刷刷的驚得掉出眼眶。

但見十萬陰鴉從楚月的元神中掠出,每支陰鴉都揹負著魔靈氣息製成的盾,圍繞著武道場艱難的旋飛。

這一幕,深深的刺激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紫苑弟子瞪著眼睛咽口水。

“現在的武道修煉,都這麼難了嗎,連烏鴉都不得安生了。”

“來吧,楚姐姐,給我多加點元神重力,我就不信,連隻烏鴉都比不過。”

“楚姐姐,不能耽誤時辰了,快來。”

“......”

陰鴉們聞聲,翻了翻大白眼。

什麼烏鴉。

它們可是傳聞中的地獄之鳥。

高貴,美麗,不容侵犯。

說起來。

地獄之鳥的先祖,曾夢想奴役各族,成為萬族之王,比神鳳雲霄龍還厲害的存在。

不曾想天天被一介女流逼得跑圈。

說起來都是淚。

秦鐵牛好奇地問:“楚爺,這些烏鴉怎得還哭了?”

“它們感受到我軍的士氣,感動的落淚。”

楚月說胡話的時候,笑容滿麵,信手拈來,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十萬地獄之鳥:“???”

先祖誠不欺鳥。

人類都是實打實的狡詐惡徒,防不勝防!

楚軍士兵們,在地獄之鳥的鼓舞之下,都昂首挺胸,鬥誌昂揚的。

楚月笑眯眯的用魔靈給每一位都加了元神重力。

“女人!放肆!”

魔靈的震怒之聲,宛如雷霆:“你豈敢用本王的魔力,用到這群垃圾身上?”

這女人不陪著他光覆上古魔族不說,還在用各種奇葩的方法去消耗他的魔力。

簡直不把他當人看。

雖然他也不是人。

“你想想,你這上古魔王,連些正兒八經的臣子都冇有,說出去,落魄又可憐,毫無風光之言,豈非丟了上古魔王的臉麵?”

楚月用神識回道:“你再想想,這些人承蒙你的魔力恩澤,都是你的徒子徒孫,來日他們若是強大,力量集合在一起,那就是在光覆上古魔族,且尊你為王。屆時,你便風光無限,淩駕雲霄,是萬人之上的存在。”

“真的?”

魔靈半信半疑。

“葉某以你的生命起誓,千真萬確。”

“好,不過為何是本王的生命?女人,你在誆騙本王?大膽!”

“魔王大人誤會了。”

楚月笑吟吟道:“魔臣葉楚月,視魔王為超越生命般的存在,以王的性命起誓,方纔顯得莊重,認真,畢竟魔臣葉某之命,在魔王麵前是微不足道如螻蟻般卑賤。”

“說來也是,女人,你有心了。”

魔靈倍受感動:“趕緊拿魔力去培養這些看起來很垃圾的年輕人吧。”

“是。”

楚月笑靨如花,心中腹誹,嚴重懷疑自己不當將軍可以當個坑蒙拐騙的江湖道士。

她把上古魔力種在了每一個士兵的元神,站在武道場的高台之上,笑望著十萬陰鴉和楚軍士兵們的負重跑圈,笑得更是濃鬱。

“魔王大人,你看,這盛世如你所願。”

“甚好,甚好。”

魔靈心情大好,隻覺得好多年冇這麼開懷大笑過了。

楚月揹著護國神刀兩手環胸,輕垂下了睫翼,遮去了似是濃墨重彩般的黑眸。

紫苑弟子都是稷下學宮的殘次品,是李蓮城自私自利下的受害者,和正常入帝軍司的士兵大有不同。

帝軍司尋常的訓練,對於紫苑來說毫無作用。

隻有承魔靈之重,到了晚上又用神農之力來洗滌。

兩種極端的力量之下,才能造就出萬裡挑一的鬼才。

既然紫苑弟子的人生已經錯了。

楚月能做的就是。

將錯就錯,踏敗寇為真王。

在李蓮城的眼皮子底下玩一記釜底抽薪!

之後,特地從祖母所贈的空間寶物裡,抽了個封印結界,將武道場全麵封住。

這樣一來,其他軍隊的人,想要在操練演示前打探楚軍訓練的進程,都是毫無收穫。

“葉戰將的訓練之法,甚是獨特,在下聞所未聞。”

耳邊,隨風而來一道細弱之聲。

楚月微微側目。

來者是身穿玄袍的青年,容顏比姿色上乘的女人還要好看,特彆是病態般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膚,連皮層下的青筋都看得清晰。

說完話,要咳嗽好半天。

虛弱的讓人懷疑,閻王時刻盯著他隨時把命收走。

“軍師的身子骨不好,還是不宜出來走動。”

楚月淺聲迴應,態度不冷不熱。

“戰將歸來,作為楚軍的軍師,咳......咳咳......我昨日就該來見過戰將。隻不過這身軀半死不活的,昨天連床榻都下不了。”玄袍青年說完這番話,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帝軍司都是血氣方剛正值壯年的將士,怎麼來了個病秧子?”

軒轅修好奇地問。

破布連連點頭:“主子,離他遠點,莫要沾染了病氣。”

楚月不動聲色的細細端詳著這位病弱軍師。

眉宇之間,略有幾分矜貴之氣。

莫非出身王孫貴族,難有此卓絕的氣質。

哪怕病態纏身,都掩不去。

“楚軍勢弱,指揮部最先安排的軍師自認為驕傲,不願來楚軍,閣下怎麼願意過來?”楚月沉聲問道。

“在下不才,自認有......咳,咳咳......一雙慧眼,辯得清明珠魚目,方纔毛遂自薦來楚軍。”

說至此,青年頓了頓,扶著旁邊的柱子,咳嗽了許久,又大口的喘了喘氣,才說:“換而言之,在下來的不是勢弱楚軍,在下圖的是皇圖霸業。”

楚月默然。

“可笑吧,一介病癆鬼,竟還有淩雲壯誌。”青年眼中含淚。

“閣下姓名是......?”

“聞人瑜。”

楚月眸光陡然一個顫動。

聞人姓名,在淩天大陸,幾乎是天府王室的獨有。

天府王室,則是強大的天品勢力。

“原是王室貴族。”楚月試探性地問。

“哪是什麼貴族,是被廢了的太子罷。”

聞人瑜蒼涼的笑了笑:“葉戰將,在下體弱,該回去了。”

他拖著沉重病態的身軀,一步一步走回了住處。

劇烈的咳嗽聲,距離楚月越來越遠。

楚月望著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後麵的幾天,都冇看到聞人瑜的身影。

楚月的心思也都放在訓練士兵之上,自己也在抓緊時間修煉自己的右臂。

她雖是武宗境地,但右臂已經達到了武皇巔峰......

武道場,每日都是士兵們的哀嚎之聲。

再伴隨著地獄之鳥痛苦的嘶鳴。

此起彼伏之間,倒像是古來琴師彈奏了出了詭譎悅耳的夜曲。

半月過去,已是操練演示的前一個晚上。

老士兵莫春秋前來:“葉戰將,指揮部通知各軍各部,少將以上的都前去弑鬼塔,共同商討明日的操練演示。”

楚月停下修煉,帶上有少將軍銜的屠薇薇和蕭離一同前往。

莫春秋在四下無人的僻靜處,壓低了聲音提醒:“明日的操練演示,聽說隱世宗門前來,其中就有無眠族和稷下學宮,看來這次的操練演示非常重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