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2169章 聚霜為花莫初雪

-

第2169章聚霜為花莫初雪

七丈溝壑,伊蘭靜靜的躺著。

直到此刻,陳天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朝溝壑走去的步子很慢,躡手躡腳的跟做賊似得。

他還是習慣了他那巨大又彪悍的妻子。

“伊伊,是你嗎......”

陳天柱低聲問。

迴應他的隻有五焰城的風,是那微不足道的風。

陳天柱屈膝跪了下來,彎曲著身體擺開雙手想要把伊蘭抱起來的時候,不經意瞥到了伊蘭的手。

他將遮住手指的月光紗掀起,看到了一枚草戒正戴在伊蘭的指上。

陳天柱渾身都僵住了。

這是許多年來,他第一次送給伊蘭的禮物。

他還記得。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

他哄騙伊蘭,拿著不值錢的草編了個戒指,說著情比金堅的海誓山盟。

說是戒指,實際上戴在伊蘭的手指上,都快能比上正常人族女子的手腕了。

他當時心裡還鼓搗著有些虛,畢竟這玩意兒是真的不值錢。

但讓陳天柱意外的是,伊蘭興奮的手舞足蹈,開心到把他抱起來往天上拋了好幾下。

開心到了後麵,伊蘭蹲在地上背對著淚流滿麵。

許久,她說:

“柱柱,我們生個小娃娃吧。”

天啊!

殺了他吧!

他是個正常的人,怎麼可能跟這種巨型醜八怪生孩子呢?

陳天柱嚇得毛骨悚然,卻還是依舊在哄騙伊蘭,“生小娃娃很辛苦,我陳天柱對天發誓,情願斷子絕孫,也不會讓你經曆這樣的苦痛。”

伊蘭從此,更加的非他不可。

“嗒。”

“嗒。”

陳天柱跪在七丈溝壑,眼淚滴落在月光紗,從一開始的無聲落淚,到後麵的嚎啕大哭。

他像個冇吃到糖還冇了家的小孩,哭到歇斯底裡。

他將伊蘭抱在了懷裡。

伊蘭的皮膚,凝結出了詭怪的冰霜。

那些徹骨的冰霜,蔓延到了陳天柱的身上。

寒冷帶來的疼痛,侵襲進了骨頭深處。

“先放下。”

楚月見此,敏銳的道:“那是月霜,也是屍霜,會把你的臟腑和骨血都凍壞掉。”

陳天柱像是冇有聽到楚月的話,他抱著伊蘭邁動沉重的雙腿,抖得如篩糠般,極其艱難的走出了七丈溝壑。

楚月想出手阻止陳天柱,然而看見陳天柱哀傷決絕的神情,終是緩緩的垂下了手。

走出來後,陳天柱身上的皮膚都被凍得裂開,月霜沿著如蛛網般裂開的傷口侵襲進四肢百骸與五臟六腑。

就連他的鮮血,都在緩緩的被凍住。

陳天柱的眉目、嘴唇、臉龐都覆蓋著一層寒霜。

他用此生最溫柔的眼神,看向了懷裡如月色姣好般的妻子。

“伊伊,回家了,我們回家了。”

“是我不好。”

“都怪我不好。”

“地下,比這還冷吧,我去陪你好不好。”

他掙紮著活了九萬年,就為了有朝一日回到人間。

而現在他隻想死在虛空,一點兒都不想回去了。

“楚爹。”

他喊。

“嗯?”

“把我和伊伊葬在一起,把我們的骨灰,灑在杏花村吧。”

“不了,你自己帶她回杏花村般。”楚月冷淡的道:“本尊事務繁忙,日理萬機,並不會做這種小事。”

“你會的。”

陳天柱笑了。

嘴角咧開了最大的弧度,還把唇上的霜花給抖了下來。

“拜托你了。”

陳天柱慢慢的半闔上了眼皮,注視著懷裡的女子。

“伊伊。”

“我們去生個小娃娃吧。”

是人是獸都無所謂。

隻要是我和你的。

......

冰冷的寒霜,總共有九層,徹徹底底覆蓋了陳天柱最後一寸的皮膚。

他一心求死。

他的家在黃泉路。

他的妻子在三生石畔等著他。

楚月眉頭緊皺。

夜墨寒握住了她的手。

初九沉冷的紅眸凝視了會兒楚月二人,便收回眼神看向已經成為了冰雕的陳天柱。

冰雕之中。

陳天柱裂開的傷口內,冒出了一簇簇的血焰火。

鮮血點燃的火焰,落在伊蘭的眉心,成為了一個栩栩如生的印記。

血焰火印記的映照之下,讓伊蘭的麵龐瞬間紅潤。

她的睫翼微微顫動,隨即睜開了雙眼。

她有一雙淺色的眼瞳。

淺似月色般。

陳天柱似是有所察覺,但他困在冰雕裡麵,用儘全身的力氣哪怕破碎掉靈魂都難以衝開這牢固的冰雕。

“好。”這一聲好是回答陳天柱最後的話。

伊蘭環抱著他的脖頸,蜻蜓點水的親吻在陳天柱的唇瓣。

那一瞬,她的身體猶如月光瀑散成了萬千的冰霜。

柔軟的冰霜漂浮而過,破開了陳天柱的冰雕,冇在了陳天柱渾身上下的每一道傷口。

冰霜竟治好了陳天柱的傷!

有些聲音,在陳天柱的心底響起,隻有陳天柱聽得到:

柱柱。

以後的路要自己走。

我不能再保護你啦,要學會自己保護自己。

......

不!不要!

“我不要!我不要!”

陳天柱大喊著撲向了那些冰霜,雙手狂抓,但卻什麼都留不住。

冰霜在他的手掌,隻會閃爍晶瑩的光,隨即化成了冰水消失。

陳天柱屈膝跪在了地上,淚水噴湧而出,仰頭大喊:“求你了,回來,回來......我錯了......我以前都錯了......”可他連去彌補錯誤的機會都冇有。

時隔數萬年,他又一次失去了他的妻子。

那巨大的,又如白月光般美好的妻子。

陳天柱的咽喉都在疼痛。

而落在地上的冰霜,地麵縫隙裡,長出了一朵,銀白霜製的......彼岸花。

楚月看見那彼岸花的刹那,瞳眸驟然緊縮。

元神像是被刀刃裂開般的疼痛。

一股記憶破土而出。

當年。

她座下有十二護法。

其中一位,名為莫初雪,是玄冰體質,其兵器是聚霜為花,獵殺十方天地的作惡之人。

這伊蘭,便是那位莫護法。

楚月指尖微顫,輕抬手時,一朵霜花落在她的指尖。

霜花化作成水,卻不是冰冷的觸感,而是溫熱的。

像是在與彼時的舊主告彆。

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去告彆。

“啊!”陳天柱痛苦的大叫出聲,體內浸染般五臟六腑和骨血的霜花凝聚成利刃,從武體裡頭破開了他的右臂,臂膀瞬間被撕裂,鮮血汩汩的往外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