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805章 鬼月殿是想從淩天除名?

-

第805章鬼月殿是想從淩天除名?

吳有道進入拍賣場時,虞姑娘慌慌忙忙走來,“掌教,出事了......”

“嗯,我都有知曉。”

吳有道點點頭,半眯起眼睛打量了一遍滿地的血腥,再來到夜墨寒的麵前,躬身彎腰,頷首作揖:“夜殿下,一彆多年,殿下風華如初,英姿不減。”

“少拍點馬屁能死?”

血護法冷不丁插了一嘴。

吳有道倒也不惱怒,滿臉都是笑容,“血護法還是喜歡開玩笑。”

夜墨寒眸色淡漠,走上前去,牽起了楚月的手。

“本尊的夫人,在你鬼月殿受的傷。”

夜墨寒語氣鋒利,聲音暗啞,“你鬼月殿是想從淩天除名?”

白護法捋了捋鬍鬚,笑眯眯地道:“夜殿下的心尖寵,卻在鬼月殿遭受大難,按照我們聖域的規矩,當屠你鬼月殿,夷為平地,寸草不留。但夜夫人她心地善良,是正道之人,所以聖域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吳掌教,你可得好生珍惜。”

“是啊,錯過了活的機會可就得嗝屁了。”

血護法拔出長劍,取出磨刀石,竟在一旁堂而皇之的磨劍,把眾人雷了個外焦內嫩。

吳有道頓感頭皮發麻。

燕南姬見此,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楚月嘴角猛抽了一下。

吳有道細細品味著白護法的話,回過神來,麵朝楚月,歉意的低頭說道:“葉姑娘,今日之事深感抱歉,是我鬼月殿出了疏忽,才導致姑娘受傷和許多武者葬身。並且感謝姑娘在危難之際施以援手,吳某銘記姑娘大恩。”

“葉姑娘放心,武者葬身以及姑娘受傷鬼月殿會負責到底,至於是何人有害人之心,鬼月殿今日任由姑娘差遣,並且全力輔佐配合黑甲軍,找出背後主使!讓真相公之於眾!”

吳有道字字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雅座高樓,正在飲酒的風悲吟看見吳有道身旁的一人,眼底爬上了猩紅色,

下方。

楚月淡淡一笑,卻是望向了吳有道身旁油頭大耳的年輕男人,問:“吳掌教,此人是?”

男人跟在吳有道身旁,穿著特殊的服飾,但目光有些閃躲,甚至不敢與楚月對視。

“葉姑娘,這是我們鬼月殿的副掌教,一來逍遙城就是副掌教之位,要不了幾年,恐怕連我這個掌教之位都要拿去了。”

吳有道笑道:“這可是風武城的大公子風俊,做事雷厲風行得很,纔來東半城數月,就把紫竹林裡那個作惡多端的武姓之人給打了個半死,好在風大公子善良,看在其身體抱恙的份上,起了憐憫之心,才放了那武姓人一馬。”

楚月紅唇微抿,清寒的眼眸裡,卻是在醞釀可怕的風暴。

紫竹林,武姓人,身體抱恙......

豈非在說,鎮北少將之一的武國安!

“小月子!”

神農空間,破布發出了聲音,“此人的武根裡有五行金罡陣的氣息,特彆的微弱。”

楚月遏製住內心翻湧的情緒,自風俊的身上一掃而過,旋即望向了吳有道,笑著說:“吳掌教,今日鬼月殿出事,拍賣場內的防禦陣法,啟動的時間要比平常快很多,而且死士能穿過防禦陣,我懷疑,若非陣法故障,就是你鬼月殿有心術不正的狡詐之人!”

她聽懂了吳有道的話。

吳有道言下之意是在說風俊對他有威脅。

再拉出武國安被欺的事,讓她和吳有道同一陣營。

估計吳有道清楚風俊脫不了關係!

不得不說的是,這吳有道,是個貨真價實的老狐狸......

聽得此話,吳有道卻是瞪大了眼睛,張開嘴倒吸一口氣,連連退了幾步,“什麼?竟會有這種事,我鬼月殿向來光明磊落,絕不會出現這種事。”

血護法一麵磨劍,一麵暗戳戳地說:“你鬼月殿邪惡作祟,若能光明磊落,那是聖域豈不都是就救世之主?”

吳有道像是冇有聽到血護法的聲音,而是一身浩然正氣,堅決地望向了譚宗,“黑甲將軍,這身後都是鬼月殿的人,和你一同檢查陣法,是絕對的公道。至於其他事,任由黑甲軍徹查!”

“這老狐狸不去當戲子真的可惜了。”

神農空間,軒轅修抱著破布坐在璿璣寶座上,忍不住地說。

楚月見吳有道惟妙惟肖的神情,也有些怔住。

譚宗點了點頭,便招呼鬼月殿的侍衛一同前去檢視陣法。

風俊話還冇來得及說,被吳有道的火急火燎給弄得目瞪口呆。

“且慢——”

風俊一身橫肉,賊眉鼠眼鷹鉤鼻,生得不說是歪瓜裂棗,倒也算是一言難儘。

他前去攔住鬼月殿侍衛,走起路來,身上的橫肉跟著顫抖幾下,儘顯富貴相。

吳有道當即把風俊抱住,“風俊賢弟,你乃風武城的大公子,吳某知道你心繫眾生,想親自檢視陣法,大可不必如此,讓他們來就好,我相信黑甲軍一定能還鬼月殿一個公道。”

風俊氣得麵紅耳赤,偏生被吳有道攔得死死的,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去檢視陣法。

他惱怒地看向了吳有道,總覺得這人的腦子指不定有什麼問題,也不知道是怎麼混到一方掌教的。

楚月戲謔地看著鬨劇,一目瞭然,頗感興味,尤其是這吳有道,真是難得的“人才”。

不多時,譚宗帶著黑甲士兵和鬼月侍衛前來。

“怎麼樣?”

吳有道比誰都著急。

譚宗淡淡地看了眼攔路的吳有道,旋即挺直身軀,邁步走向楚月。

“譚某曾師從陣法大師,研究拍賣場的五行防禦陣後,可知是人為破壞。但防禦陣是各大勢力的秘密所在,若非內部人士,無法動其根基。”

譚宗的言語簡潔明瞭。

無非就是:鬼月殿中有內鬼!

楚月點了點頭,開始沉思。

風俊的臉越來越白了。

倒是吳有道一副天崩地裂的錯愕,“怎會如此?我鬼月殿內,竟有如此詭詐之人!查,一定要查!絕不可因為一個豬狗不如的臟東西,害得鬼月殿和聖域友好的關係有了隔閡!”

風俊聽到豬狗不如,險些氣得罵娘。

倒是血護法摸了摸鼻子,湊在劍癡護法耳邊問:“我們跟鬼月殿關係很好嗎?”

劍癡護法道:“也不說很好吧,大概就是打過幾次血流成河的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