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透視之眼 >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背黑鍋的好兄弟

透視之眼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背黑鍋的好兄弟

作者:徐青秦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8:10:49

-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背黑鍋的好兄弟

新型治療槽的確是個好東西,不枉花了大把的鈔票砸進去,徐青現在感覺神清氣爽,渾身上下就像被溫水泡過似的舒坦,身在治療槽中可以享受到鍼灸的樂趣,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因為在進入治療槽不久馬上會出於昏迷狀態,可他根本冇有昏迷,或許是因為各人體質不同的原因。

徐青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了新型治療槽的獨特魅力,特彆是電子鍼灸刺激穴位,簡直讓人嗨到了極樂之巔,這種好東西要儘快給師父用上,應該可以加大甦醒的機率。他剛纔也看到任兵被總參一部的軍官帶走,用讀唇術可以看出來一些東西,最起碼任兵冇有危險。

兩萬戰士深度昏迷,徐青用讀唇術知道了一些東西,他甚至可以斷定這些戰士是中了屍毒,症狀跟前些日子在江城時發生的屍毒案例完全符合,要不是多虧帶有軒轅天晶,隻怕上次黃浩和唐大少中了屍毒早就嗚呼哀哉了。

徐青第一時間把新型治療槽扛去了王天罡住所,這東西放在住所可以隨時用著,改裝之後的治療槽使用人力的地方少了,操作也簡單易懂,三分鐘學會,跟傻瓜機有得一拚,有了這個好東西省事省力,如果能讓師父儘快甦醒就真正完美了。

剛把師父放入治療槽不久,徐青就接到了任兵打來的電話,這哥們現在正坐在總參部第一要害部門的真皮沙發上摳腳丫子,完全可以想像到他現在的臭屁模樣,就像小三打敗了原配似的,除了得意就是得瑟。

“青子,你那個能治療屍毒的寶貝玩意帶在身上嗎?”任兵第一句話就直奔主題,聲音中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顫音,雖說隔著話筒,也不難想像這哥們心情激動,如果能順利救治兩萬餘名中了屍毒的戰士無疑是一樁潑天大功,或許也會是消除華夏高層對特戰隊改觀的契機。

徐青吸了口氣道:“那物件我倒是隨身帶著,不過要治兩萬多人我心裡真冇底,時間上很難顧得上來……”兩萬餘名戰士躺著,就算治療一個平均花上十分鐘這筆賬也大了,至少要小半年不眠不休,即便是他願意治隻怕中毒的戰士們也挨不住,更何況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病毒繼續擴散呢?

任兵也猛的想到了這個問題,他陷入了沉默,上次在江城幫唐國斌和黃浩治療屍毒的過程神行已經向他彙報過,兩人耗時超過半個鐘頭,如果按照這種進度要治療兩萬餘名戰士無疑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大家都是人命,到時候該怎樣取捨?

生命本質不分高低貴賤,自然界中一隻螻蟻也有它生存的權力,人類社會發展壯大的過程中衍生出了等級與價值觀一類的東西,在真正麵對生死抉擇時又迴歸到了本質。這個世界不存在絕對的公平,在生存權利之間取捨卻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過了半晌,任兵終於歎了口氣道:“生死由命成敗在天,咱們隻要做好了自己的本份就問心無愧了,現在還冇有找到龍虎宗下毒的證據,所有當事人全部陷入了深度昏迷,隻有救醒一批才能弄明白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徐青低聲說道:“頭兒,我會儘力而為,到時候能救多少是多少,反正這毒又不是咱們下的,救一個都是功德。”

兩人好像同時明白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救人不在乎多少,能救是功德,救不了是命數,要是滿天的老麻雀都想抓儘,到頭來隻會自尋煩惱,做人隻求個問心無愧就好,真正應該自責的是那些把軍隊派去龍虎山的傢夥。

任兵低聲說道:“青子,其實知道你能解屍毒的不止我一個,但有的人似乎還在考慮讓不讓你救人的問題,相信很快就會做出決定吧!就這樣,等我回來再說……”

徐青聽到話筒中傳來一聲開門的聲響,電話掛斷,他捏著手機站在窗前陷入了沉思,剛纔任兵最後說的那句話似乎有所指,有人知道他能解屍毒,現在卻不想讓他出手救人?到底為什麼?他用力甩了一下頭,想摒除腦海中混亂的念頭,好像卻愈發亂了……

兩萬名參加三實軍事演習的戰士身中不知名病毒陷入深度昏迷,其中還包括數十名高級軍官,這一事件想完全封鎖訊息是不可能的,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十八小時,國內各大傳媒放出的訊息多是煙霧彈,但國外不少主流媒體已經開始跟進報道這次的事件,如果事件冇有得到妥善處理,將會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生老病死的輪迴每天都在演繹,兩萬餘人靜靜的躺在加裝了隔離罩的病床上,他們的安危牽動了不知多少人的心,值得慶幸的是現在還冇有一例死亡,但誰也難保明天,後天……他們一天不睜開眼睛,就一天不能讓擔心的人們安枕。

李老出國旅遊有一段時間了,李家大院內一片蕭條,工作人員全部放了長假,積在庭院中的枯枝落葉無人清掃,風一吹打著滾兒飄走,不知道去了哪個角落?

吱呀——院門被人推開,從門外走進來兩個男人,是許久冇回過家的李家兄弟,就是這對兄弟,如今跺一跺腳都能讓華夏大地震顫三下,但現在他們僅僅是兩個歸家的遊子,因該說是離家很近,卻極少有時間抽空回來看上一看,也算得上遊子了。

兄弟兩人手上拎著幾個塑料袋子,有酒有熟食,不豐盛,填飽肚足夠。兩人踏著落葉一路走進了月亮門,就在院子裡那張麻石圓桌旁坐下,也不計較石凳子上那層灰,不去撣它反而不會揚起。

李援朝從塑料袋裡取出兩瓶陳年竹葉青酒放上桌,用手指彈一下瓶身說道:“哥,還記得以前咱兄弟偷老頭子酒喝麼?這個味兒最好,喝下去那口挺柔,後勁上來就倒。”

李興國把幾盒子鹵味放上桌,苦笑道:“每次偷酒喝的都是你小子,背黑鍋挨抽的都是我,要不是你醉倒了估計黑鍋還得我揹著……現在也是!”說到最後心有所感,手掌驀然僵了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