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103章 都是為了你

夕顏情書 第103章 都是為了你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她也懶得動,驚醒了他少不了又是一頓責問,她不想解釋了。

她閉上眼睛,回味著夢裡的一切,夢裡的哪怕是一個小擺件都讓她珍惜不已。

為什麼要醒來呢?

猴哥的那些數據,以前都看過好多次,確實藥物的作用是有的,便不看腦電波圖,看它日常的行動,便知道它聰明瞭許多,否則也不會能偷跑出去,被車撞死。

她忽然突發奇想,猴哥被車撞死之後,會不會也出現靈魂轉移的事情然後恰巧也在這裡?

哎,真是異想天開。

某人的腦袋真沉。

她側頭過去仔細看他,也隻有在他睡著的時候纔好意思打量他了,實在不是她含蓄,而是他這個人自戀得很,多看他幾眼,就會以為愛上了他。

嚴格來說,他長得很不錯。

五官是近乎完美的,若硬是要挑剔,那就是麵容弧度太硬太冷,這樣的人就算是笑著,也會讓人覺得冰冷。

尤其忽然睜開眼的時候,眼底的寒芒是不需要營造的,直接就一道閃電般掃過來,就如現在這樣……

她嚇得一個哆嗦,“你……你什麼時候醒來的?”

宇文皓眸色淡淡,“就在你肆無忌憚地看著本王的時候。”

“起來,你壓著我的手臂了,都缺血麻木了。”元卿淩心虛地拍著他的腦袋。

宇文皓抬了頭讓她抽回手,這床就一個枕頭,被她搶占了,他隻能睡手臂。

就睡她一根手臂,至於這麼小氣嗎?

“你剛纔看什麼?”宇文皓問道。

“隻是看看你的傷口癒合得怎麼樣,彆誤會啊。”元卿淩連忙撇清。

他不誤會,醒來之後就看到她盯著自己看,那絕對是研究的眼神,而不是充滿愛意注視的眼神。

“誤會什麼?你為本王瘋狂,京中人人皆知,你何必急著否定?”

元卿淩歎息,這真是她的原罪。

“惠鼎侯會如何處置?”元卿淩問道。

宇文皓方纔也想過這樣問題,在看著元卿淩熟睡的容顏時,他有些心思改動。

“本王打算跟父皇說,惠鼎侯私擄了一名秀才。”

元卿淩一怔,“為什麼這樣說?府兵和其他人都知道他擄走的是我,楚王妃。”

擄走一名秀才,豈不是給了惠鼎侯逃避罪責的機會?擄走當朝王妃且意圖對王妃不軌,這是大罪。

擄走一名秀才,他可以辯解說有私怨,隻為教訓一下秀才,皇上頂多斥責幾句。

宇文皓看著她,“本王可下令京兆府保密,至於惠鼎侯府,他是瘋了纔會往外說。”

“不行,我們辛苦了一場,我差點被他……殺了,怎麼能輕易放過他?”元卿淩生氣地道,侯府一幕,她如今想起還心有餘悸,這種惡人怎麼能輕易放過?而且,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以後要再拿住他就難了。

宇文皓起身,修長的身影投在地上,“本王已經決定了,不用再說。”

“我反對!”元卿淩氣急敗壞地跳起來抓住他的手臂,“我命都差點冇了,你竟然要放過他?我不同意,你如果不如實稟報,我就自己入宮稟報父皇。”

“來人!”宇文皓沉臉喝了一聲。

其嬤嬤從外頭進來,“王爺您吩咐。”

“盯著王妃,不許她踏出府門一步。”宇文皓冷冷下令。

其嬤嬤遲疑了一下,“這個……”

“怎麼?本王的命令你也要質疑嗎?”宇文皓眸色一掃,如電光閃過。

其嬤嬤連忙低頭,“不敢。”

元卿淩氣得嘴唇發抖,“宇文皓,你怕了褚家是嗎?還是你始終看在褚明翠的份上要放過褚家的人?”

宇文皓臉色陰鬱,“你不要扯不相乾的人。”

元卿淩失望地看著他,“我猜對了,你看在褚明翠的份上,不想和褚家結怨,我真是錯看了你,以為你好歹是個聰明人,知道趨吉避凶,你今日放過惠鼎侯,來日有你哭的時候。”

宇文皓怒摔衣袖,“不可理喻!”說完,冷冷而去。

元卿淩看著他的背影,心頭也是很憤怒,她是差點把清白和命都搭上去才換來這個機會的,他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就輕易丟掉,那她豈不是白白受苦了?

其嬤嬤輕聲歎息,“王妃您就彆生氣了,王爺也是為了您著想。”

“為我?”元卿淩冷笑,“若為我,便如實呈報。”

其嬤嬤道:“女子名節大於天,王妃落在惠鼎侯的手中,惠鼎侯是個什麼樣的人,外頭誰不知道?到時候王妃可就名聲儘毀,無法做人了,惡言傷人六月寒那。”

元卿淩一怔,“我的名聲我都不在乎,他在乎什麼啊?”

“可見王爺是在乎王妃的。”

元卿淩倒是冇想過這個問題,不過如果說在乎名聲,大概是在乎他自己的名聲吧,若叫人知道自己的媳婦……也不對,他橫豎也嫌棄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休掉了她,這對他名聲影響不大。

而損失點兒名聲可以除掉一個惡人,他應該懂得衡量,他這人狡猾得很。

那真是為了她?

“王爺若不重視王妃,怎會在王妃昏迷的時候一直陪伴在旁?”其嬤嬤繼續道。

元卿淩悵然,“如此說來,我豈不是怪錯了他?”

“王妃是怪錯了王爺。”其嬤嬤篤定地道。

元卿淩伸手扶額,她總是搞砸。

每一次看著苗頭不錯,就總出點兒事。

晚點的時候,元卿屏過來了,看著受傷的她,元卿屏的眼神很複雜。

雖然府中的人都瞞著她,但是,她旁敲側擊綠芽,也知道了個大概。

“你實在冇必要這樣做。”元卿屏艱澀地道。

“我冇事。”元卿淩心事重重,虛應了一聲。

元卿屏沉默了一會兒,問她,“疼嗎?”

“疼!”身體就冇好過,不是損這裡就是破那裡。

元卿屏垂下頭,開始抽泣起來。

“哭什麼?這是好事,至少你解脫了。”元卿淩說,就算此事不爆出去,惠鼎侯大概暫時也不會招惹靜候府了。

元卿屏擦了一把眼淚,“如果你死了怎麼辦?”

元卿淩笑了,“死了就死了,人都會死的,遲一點早一點的問題。”

“你對我這麼好,我不知道怎麼對你。”元卿屏抬起頭,花兒似的臉掛著淚水,倒是冇了之前的冷漠驕矜。

“你以前怎麼對我的,現在就怎麼對我,不必有心理負擔,我倒不是全為了你。”

這倒是大實話,她主要是一時犯英雄癮了。

她不想接受另外一個人的感恩戴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