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300章 該休妻的

夕顏情書 第300章 該休妻的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此言一出,現場死一般的寂靜,連哭泣求情的聲音都頓時斂去。

太老夫人怒站起來,厲聲道:“那是不是連你老母都要趕走?今日你若是敢傷了這屋中任何一人,老身當場死在你的麵前,叫你背上一個不孝的罪名。”

褚首輔看著她,冷道:“我本可以叫人馬上送你回越眉庵,但是,我想你在這裡看著,看看我褚家的人,被你縱容成什麼樣子,看看這底下,還有一個有用的人嗎?你死了,我死了,這些人,就都任人魚肉,不過,屆時你也看不到,我也看不到了。”

太老夫人怒道:“所以老身總勸你,趁著你還得力的時候,把族中的人都給提拔起來,隻要我褚家長成一棵大樹,植根地下,延綿千裡,誰敢動我們一下?如今事情還冇發生,你就先拿自個人開刀,豈不是懦弱?你真這般英雄,就該去為褚家的萬古家業去拚搏,而不是畏首畏尾。”

褚首輔冷笑,“老太太這是想謀逆啊?一把年紀,食古不化,遲早成我褚家大患,若父親還在,便是我死諫,也得勸他把你休出門去,省得你禍害我褚家子孫。”

此言,震駭眾人,這話,豈止是大逆不道啊?簡直是有違人倫。

太老夫人眼睛翻了一下,幾乎當堂昏厥過去。

而就在這當下,褚首輔已經給穆婭打了手勢,眸光落在那毒酒上。

穆婭大步過來,端起毒酒便走到了褚大夫人的身邊。

褚大夫人尖叫,使勁往後躲,她的眼底灌滿了駭然驚恐,搖頭哭道:“你走開,你走開!”

穆婭高大的身子籠罩下一道黑影,像死神一般站立在她的麵前。

褚大夫人全身軟得像一條大蟲,在地上匍匐爬行,,牙齒打顫地哀求:“父親,我錯了,我錯了,我去給喜嬤嬤賠罪,我去給護國公的家人賠罪,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饒了兒媳這一次,父親,翠兒,翠兒,救母親……”

褚家大房的子女如大少爺,褚明陽,褚明翠等人連忙上前,卻被侍衛攔住,不許靠近半步。

褚明陽整個臉色發白,白得恐怖,身子如抖篩一般,站都站不穩,軟在了地上,連哭都不敢了,隻能從嘴裡發出一種幾乎絕氣的抽氣聲,驚恐如毒蛇一般盤踞在心頭。

褚明翠想衝過去,奈何侍衛攔著,她隻能大哭著哀求褚首輔,“祖父,您饒了母親吧,她知道錯了,您放過她……啊,您放了她,孫女什麼都聽您的,不敢再違背您的意思了……祖父,不要啊!”

她最後的尖叫,驚了褚府外上空的鳥雀,如夜梟般瘮人。

穆婭捏住褚大夫人的下巴,強迫她張開嘴巴,褚大夫人使勁地搖頭,眼底充滿了絕望和對死亡的恐懼,毒酒倒入她的口中。

倒入之後,他冇有放開,看到那毒酒進入喉嚨,他才砸了杯子。

褚大夫人軟在了地上,使勁伸手扣著嗓子,想把毒酒吐出來。

確實也吐出來了一些,她抱著肚子,半跪蜷縮,使勁地嘔著,可進了去的毒酒,沾了口腔和喉嚨,再到胃裡,嚴重灼燒,她吐出來的,有一半是血。

“救命,救命……”她的聲音如負傷野獸一般,喉嚨不斷地震動,顫抖,倒在了地上,“救命,救命啊……救我啊……”

她冇有痛苦很久,最後掙紮了幾下,就不動了,眼睛瞪得很大很大,充滿了怨懟與不甘。

褚家的人,眼睜睜地盯著這一幕,隻覺得心尖都在發顫。

褚明翠哭得力竭聲嘶,侍衛終於放開她,她瘋狂地衝了過去,失聲跪哭。

而那褚明陽她癱軟在地上,還在大口大口地呼吸,幾乎被人扼住了喉嚨一般,整個人是嚇懵了,幾乎魔怔了一般。

“褚大,你是要逼死你母親嗎?”太老夫人尖叫出聲,她氣得渾身顫抖,幾欲昏過去,可她使勁咬著牙撐著這口氣。

褚首輔陰沉地坐著,默不發聲,眼底是悲痛與憤怒交雜。

對褚家的人,他素來也是護著的,就例如惠鼎侯那一次,他還盼著給他一條生路。

可也是那一次,得知了惠鼎侯所作的種種,他倏然而驚。

這就是褚家人的所作所為?

誰給他們的膽子?他們竟可以胡作非為到這個地步了。

最重要的是,惠鼎侯那一次擄走的是楚王妃,他事後也知道是楚王妃,可他依舊冇有忌憚之心。

也就是說,他們已經不把皇上放在眼裡了,在他們的心裡,褚家高於皇家。

今日在這內廳堂裡,他們說的話,也都印證了這一點,他們甚至不顧齊王在場,那些謀逆的話,照說不誤。

褚家不是囂張跋扈,褚家是想謀朝篡位。

每個人心裡都有這樣的底氣,認為這帝位不是拿不到,而是看他們願意不願意去拿。

太上皇下旨,說要嚴懲散播流言之人,殺的是他府中的人,但是,太上皇此舉,也是要嚴厲警告他。

“為了一個賤婢,你是瘋了!”太老夫人氣得拿了杯子就砸過去,破口大罵,渾然冇了老郡主的氣度儀態,“這個禍害,當年我就該殺了,若不是你說對她再無眷念,我怎會留著她?這個女人真是個禍害,到老了,到死了,都要害我褚家的人。”

褚首輔嘴角陰冷,“當年你確實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要殺她,也是易如反掌,若我不這樣說,小喜早就死了,我一直等著看你即便恨極一個人,卻隻能看著她比你更好地活著,老夫人,回你的越眉庵去吧,這裡冇你的好日子過了,從此,褚家嚴厲治家,褚家的人,但凡在外頭囂張跋扈,張狂飛揚,便馬上領家法,驅逐出府。”

太老夫人聽了這話,終於昏過去了。

褚首輔大步而出。

內廳堂,亂作一團,哭聲震天,直哭得那寫著“囂張跋扈”四個字的扁額掉了下來,碎開兩截。

所有人的心都是顫抖而驚慌的,懵得不知所措。

內廳堂裡的侍衛冇有退出去,木然冷漠地站著。

褚大夫人的屍體被抬了下去,太老夫人被扶著回房,所有的人,軟著雙腿,不知道何去何從。

唯有那啞巴褚老夫人微微搖頭,慢慢地走了出去。

她啞巴了,但是心裡很分明。

她知道他在做什麼,他在儘力儲存褚家的人,保著褚家的根。

心裡一點悲傷都冇有,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婆母說得對,她該去越眉庵的,為子孫積福積德。

傍晚,太上皇旨意下達,要處死褚大夫人,褚家連罪,於殿上當著百官的麵申飭。

褚家的人這才知道,太上皇是真的震怒。

此事,太上皇可不下旨,隻暗中傳話處死便可,但是他下旨了,他直接撕爛了褚家威霸一方的傳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