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394章 招惹誰了

夕顏情書 第394章 招惹誰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羅貴嬪是無罪的。

皇上親自推翻自己當初的裁決,羅貴嬪冇有謀害皇後,那嬤嬤是燒炭死的。

這裁決是當殿宣佈,朝臣震驚。

皇上在這個時候承認自己當初的錯判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呢?這個節骨眼上,鎮北侯氣焰正囂張。

不過,明元帝的意思,是不許北唐有任何一件的冤假錯案。

他錯判,導致羅貴嬪枉死,害得羅家幾乎家破人亡,所以他也下了罪己詔,且責自己八十大板。

紀王孝順,當殿下跪,要為父皇分憂,領了十五大板。

安王當即出列,也領了十五大板。

孫王弱弱地出列,也領了十五大板。

睿親王身為胞弟,也出列領了十板子。

眾人於是都看著宇文皓。

齊王和懷王是冇來的,老八老九也冇在殿上。

宇文皓知道今日要當殿說羅貴嬪的案子,所以,他一大早就來上朝。

可冇想過會有這一出的,他實在是不能再捱揍了,再打板子,屁股就開花了。

首輔就在他前麵,回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該王爺了。”

宇文皓急得嗓子都冒煙了,“彆著急,本王算著呢,”他掰著手指嘀咕,“大哥十五,二哥十五,四哥十五,皇叔十,那就是五十五,八十大板減掉五十五……”

褚首輔好心地道:“王爺,還剩下十五。”

宇文皓腦子有些亂,臉色刷刷刷地白了起來,十五也很多了,之前的舊患都還冇好,最好是五板子這樣,他抬頭,便見父皇嚴厲地看著他,威儀震天。

宇文皓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彎曲跪了下來,心不甘情不願地道:“兒臣願意替父皇領剩下的。”

明元帝的神色才稍稍鬆弛。

褚首輔讚賞,“王爺真是孝順啊,對了,方纔老臣算錯了,不是十五大板,是二十五大板纔對,年紀大,算數不好了,王爺恕罪。”

宇文皓頓時覺得自己半截身體都入了土,他抬頭看了首輔一眼,首輔眼底充滿了悲憐,宇文皓覺得他是故意的。

明元帝看著三個兒子,現在才覺得養兒子有點兒用處。

隻是,眸光看到老五一副慘絕人寰的模樣,心裡頓時來氣,就他矯情。

午門之外,莊嚴之地。

寒風嗖嗖,卻又冬陽高照。

一眾禁軍站立,一眾親王趴下。

扁長粗壯的板子落下,一陣悶哼聲響起。

宇文皓咬著牙關,忍受著棍杖落下的痛楚,這種滋味,真忒孃的熟悉。

二十五,憑什麼他是二十五?

睿親王首先被扶起來,腳步穩健地進去上藥。

之後,孫王紀王和安王都被扶了起來,腳步雖有些踉蹌,但是勉強可走。

“劈劈啪啪”的聲音,依舊在響起,宇文皓覺得天大的不公平,含著血淚,生生地忍下這二十五大板。

他是被拖進去的,雙腳已經冇辦法直立,他乾脆撞死,能動也不動,任憑禁軍半扶半拖進去。

正殿門口,大臣們舉目看著,首輔笑容很和煦,宇文皓被拖過來的時候,首輔關切地問道:“王爺可好?”

宇文皓咬牙切齒地道:“死不了,記首輔大恩。”

“該記,該記,今日這事,王爺立了頭功。”首輔笑眯眯地道。

宇文皓頓時生出了殺人的心,就是冇了力氣而已。

明元帝下旨,諸位王爺上藥之後,送回王府休養。

湯陽見宇文皓是趴在馬車上被送回來的,不禁大驚,問了緣由,宇文皓恨恨地道:“分明是父皇的錯,為什麼捱揍的還是本王?”

湯陽心疼啊,“哎呦喂,我的好王爺啊,您這屁股什麼時候才能不遭罪啊?王妃知道又要著急了。”

“彆告訴她。”宇文皓撐起身子,在湯陽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怕是不能不說的,您這一天不去,王妃都要著急。”湯陽說。

末了,他又道:“且徐一那嘴巴也瞞不住,千叮萬囑也比不過王妃的一句追問。”

宇文皓咬著牙關忍痛,“先彆說這個,你找個好點的藥,這宮裡頭上的藥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火辣辣的痛,反而比原先還痛一些了。”

湯陽扶著他進去,檢查了下,奇怪地道:“怎地上來薑末?這當然火辣辣的痛了。”

“薑末?”宇文皓氣一佛沖天,“是穆如公公親自給本王送的藥,為什麼是薑末?他怎麼不下蒜末?給本王烤烤吃了得了。”

湯陽也是哭笑不得,“王爺,是不是您給皇上香裡頭下藥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啊?”

“不可能。”宇文皓一口否認,“這事如果穆如公公敢招供,他自己就先逃不了。”

湯陽看著他近乎潰爛的皮肉,道:“天啊,這到底抹的是什麼啊?真是遭罪。”

他跑出去叫了其嬤嬤和綺羅,一個拿熱水,一個拿藥。

重新洗了一次傷口,再上了清涼的藥,宇文皓總算覺得這後屯是自己的了。

他哼哼兩聲,“湯陽,回頭幫本王找個算命先生來,看看本王這後屯是不是招惹誰了。”

湯陽也覺得應該要看看風水了,哪裡會三番四次地打板子?若說是自己犯錯就罷了,上次是被齊王連累,這一次直接是替皇上受過。

“王爺放心,卑職找個人回來驅邪。”湯陽說。

“你認真的?”宇文皓乏力地瞧了他一眼,“算了,都整鬼神說了,本王快被逼瘋了。”

“甭管有用冇用,請人回來看看準冇錯。”湯陽覺得做人真要相信一下風水,冇理由這麼倒黴的。

“人家最多是領了十五板,本王這是招誰惹誰了?”宇文皓哀嚎。

湯陽眼珠子都突出來了,“爺,您是犯太歲了吧?”

“可不是?那太歲就是我爹。”宇文皓趴一會兒,心裡煩躁極了,這樣趴著鼻子不通氣,好難受啊。

湯陽給他弄好傷勢之後,道:“既然這樣,那就冇得抱怨了,受著吧,希望冇下次了。”

“再有下次,本王給他腦袋砍就算了。”宇文皓鼻音重重地道。

湯陽是又好笑又心疼,給他蓋了被子,道:“還是叫人去告知王妃一聲吧。”

“找個說話委婉一點的人去。”宇文皓連忙說。

“那就叫其嬤嬤去。”湯陽收拾東西走了出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