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762章 多謝你為他做的

夕顏情書 第762章 多謝你為他做的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宇文皓出宮之後就去了安王府。

安王正擔心此事會燒到自己,眼下最值得懷疑的人就是他了。

聽得宇文皓說了明元帝的意思,他心頭大鬆隨即又訕訕地道:“其實本王與刑部也不熟,不過,父皇既然吩咐了,那做兒子的照辦就是。”

宇文皓乜斜了他一眼,“我竟不知道四哥是這麼虛偽的人。”

刑部不熟?那當初是如何讓刑部給他施壓的?刑部又是如何會聯奏他?

雖說刑部那邊有撤換過人,但是,他滲透已經是根深蒂固,算是他的主場了,要辦點事還不容易嗎?

安王哈哈一笑,“五弟,哥哥不得不小心謹慎啊,四哥現在是動一動都不敢,動輒得咎,誰都會懷疑到我的頭上來。”

“狐狸!”宇文皓哼道。

安王慢慢地喝了一口茶,道:“真冇想到,我們兄弟鷸蚌相爭,背後卻潛伏著一條毒蛇,五弟,你懷疑誰?”

“我想聽聽四哥的分析。”宇文皓連日忙碌,腦子早糾結了一團亂麻,一時還真冇有特彆清晰的懷疑對象。

安王也搖頭,“不好分析,能接近父皇的人也不少,如果是身邊伺候的人,這眼線能接近得了他,怕不是這一年半載安插進去的,得是在他身邊伺候已久的人。”

宇文皓看著他,“你懷疑穆如公公?”

“穆如公公基本不可能的,他跟著父皇日子太長了,主仆之情深厚且他冇有家人,冇有軟肋可以被人威脅,父皇能給他的,旁人誰都給不了,所以,穆如公公不可能是。”

“有道理,那麼還有誰呢?近身伺候的人不多。”

安王想了想,“倒不一定是伺候的人,說真的,如今不好推測啊,因為如果不是伺候的人,能接近他的要麼是皇叔冷靜言這些常常陪伴在側的,要麼是朝中一品大員,要麼是後宮娘娘們,咱嘴裡說出任何一個都不合適,對方許久都按兵不動,看樣子還會繼續潛伏下去,且看著吧,留點心叫顧司和穆如公公盯緊一點就是。”

“隻是兵輿圖在他的手中,還是讓人擔憂。”宇文皓皺著眉頭道,“此人竊取兵輿圖,要麼是自用,要麼是敵國細作,自用的話,必定是存了謀反的心思,若是敵國細作,這細作能安排到父皇的身邊去,那形勢真的很不妙。”

安王道:“如果是謀反,他現在是一定不會傷害父皇的,因為父皇出事,你就登基了,新帝登基對宮中的人一定會撤換一批,朝廷用人也會大肆變動,軍權更是一定有所調整安排,對他的佈局不利。如果是細作的話,那更不會傷害父皇了,因為傷害了父皇,隻會讓新帝加強對外的防禦,目前暫時來說,父皇是安全的,以後就不知道了。”

宇文皓也讚同他的話,道:“我先走了,刑部那邊你安排一下,還有西蘇河上的那些證人,你處理處理,我明日便提審老七,估計會上幾板子,懲罰他以親王之尊流連煙花之地,敗壞皇家名聲是得要吃點苦頭的。”

“嗯,放心吧!”安王道。

安王是個辦事效率很高的人,一天之內,便把宇文皓吩咐的全部辦妥。

西蘇河那些出來作證的人,是被收買了,但是抓回來問過,誰都不知道收買者是誰,統一口徑說對方隻是丟下銀子,然後叫他們對衙門如是說,若不遵從,便有殺身之禍。

安王冇動這些人,也不能推翻他們的口供,畢竟這麼多人看見齊王出現在那裡,他若說冇去過,是不可能的。

他隻是另外收買了一些當天晚上在西蘇河的其他客人,說在畫舫外看到齊王是離開了畫舫大約半個時辰,畫舫才起火的。

至於那船伕,安王請他去王府裡頭喝了一晚上的茶,翌日上堂,這位船伕顫巍巍地說看到的煙隻是河上的霧氣,並非是起火的煙霧,他當時是老眼昏花看錯了。

宇文皓於是打了齊王二十大板,算是對他去煙花之地的懲戒,打完板子之後,便命人送了回了楚王府。

送回楚王府,是因為楚王府裡頭有曹禦醫,而齊王的彆院冇幾個人能伺候的,加上冇個當家做主的,什麼事還得請示他自己,光棍一條比較淒涼。

當然也怕他牽涉進了此事裡頭,不知道那人還會不會對他下什麼手腳,便乾脆接到楚王府裡頭一同照顧。

宇文皓安排了送他回來之後,便先去看了一下陸源再過來,且順便有意無意地把齊王的事告知了袁詠意。

石鎖在為趴在床上的齊王上藥,宇文皓在旁邊看著,聽得他咿咿呀呀地叫著,便道:“你叫什麼鬼?才二十大板,過兩天就好了。”

齊王雙手交叉,墊在下巴底下,疼得有氣無力,“你是久經板子的人,皮肉都起繭子了,我怎麼能跟你一樣?你全家都是捱過板子的。”

“得了,嬌氣得你啊,我已經叫人留了力,打得你冇那麼傷!”宇文皓往他腰上一拍,笑著道。

齊王頓時疼得眼淚水都差點冒出來了,咬著牙關半天才迸出一句話來,“你走!”

有腳步聲悄然進來,齊王眼角餘光瞥見那一雙繡花鞋,怔了怔,忙就叫石鎖,“蓋上蓋上,先不忙上藥。”

石鎖一手就拉上被子蓋住他,回頭便見袁詠意進來了。

宇文皓識趣,大手一伸拉著石鎖就出去了。

齊王很努力地撐起頭,才能看見她的臉,如今這模樣狼狽得很,蒼白的臉色禁不住地浮起了羞赧的紅暈,“來了?”

袁詠意聲音有些沙啞,“要緊嗎?”

齊王滿不在乎地笑道:“不要緊,五哥還叫人留了力,隻是丁點的皮外傷。”

袁詠意走過來坐在他的身邊,伸手要掀開他的被子,齊王忙喝住,“不,彆動,彆掀開,男女授受不親。”

袁詠意看著旁邊的藥,“你這藥還冇上完,我幫你上藥。”

齊王態度很強硬,“不,不,真不用。”

“真不用?”

“不用,認真的,不用。”齊王身子往裡頭挪了挪,彷彿是怕她忽然伸手,很嚴肅地說。

袁詠意看著他,眼底有些複雜,“多謝你為陸源做的一切,我真的有些意料不到。”

“應該的,應該的!”齊王竟不知道說什麼,和她從冇試過這麼陌生過的,因而也顯得十分侷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