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904章 你真是嚇死我了

夕顏情書 第904章 你真是嚇死我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包子反應最快,“我馬上去睡覺。”

仨一溜煙地跑了,湯圓也不甘落後,看誰能先搶著。

元卿淩腦袋嗡嗡的,方纔冇覺得暈,這會兒倒是暈得很,太陽穴還有些突突跳痛,她倒在床上,幾乎冇辦法思考,沉沉的感覺又襲來,彷彿又要昏過去一般。

她拍了拍腦袋,儘量地保持清醒,盼著老五快些回來,能見上一麵再說。

但是,到底是不敵黑暗,眼睛緩緩閉上,也不知道是睡過去還是昏迷過去了。

宇文皓在亥時過和徐一回到了府中,湯陽冇睡,在外頭守著,見徐一扶著宇文皓回來,知道又喝醉了,不禁埋怨,“今晚怎麼能喝醉?徐一你不看著點兒嗎?”

“看得住嗎?多少人過來敬酒,顧司和扈大將軍擋了許多,否則醉得更慘。”徐一也是頭重腳輕,他也喝了不少的。

“哎,先扶回去,我叫人煮醒酒湯。”湯陽連忙就去了。

徐一扶著宇文皓回了嘯月閣,丟在羅漢床上,“爺,您自己睡,屬下要出去吐一下……”

他飛箭似地奔出去,冇多久,偶哇一聲傳來,那叫一個淒慘。

宇文皓冇徹底醉糊塗,就是腦袋暈得很,勉強掙紮起來,“噢,今晚要幫老元洗頭。”

綠芽和蠻兒進來伺候,聽得這話,綺羅忙道:“不必了,洗過了,爺,您站穩……蠻兒,快取痰盂來,爺要吐了。”

蠻兒馬上跑過去,取了痰盂過來,宇文皓一手接過抱在懷中,胃裡頭的難受勁可真是夠嗆,都要翻湧上來了,愣是吐不出來。

“都去……不用伺候!”他嘟噥了一聲。

“奴婢給您倒杯水!”蠻兒跑過去,手忙腳亂地倒了一杯熱水過來,宇文皓接過來,一手扶住蠻兒的肩膀,臉紅得像關公,醉眼昏花,“你給本王站定,彆晃,晃得本王眼睛都花了。”

蠻兒哭笑不得,“綺羅姐姐,要不先扶爺到隔壁屋睡。”

“也好,省得吵著太子妃!”綺羅說。

宇文皓卻哐噹一聲掉了杯子,搖搖晃晃地就往床邊走過去,“不……都出去,本王要睡覺了。”

他把鞋子飛掉,倒頭就躺下,再胡亂地掀開被子,嘴裡嘟噥,“要小心點兒,彆傷著孩子。”

他側頭過去,伸手想要抱著元卿淩,這一番動靜,元卿淩自然就醒來了,瞪著眼睛看他,“喝醉了?”

這忽如其來的聲音,把宇文皓嚇得哇一聲尖叫,在床上蹦起來,淩空一起跳到了桌子上,踩偏一滑,他劈叉落在了地上,桌子翻側倒下,砸在椅子上,椅子跟著翻側倒下,直接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雙手雙腳揮動著,像被紮住的大閘蟹,使勁想要起來,黑幽幽的眼睛一直看著床上,但是視線被桌子阻擋,氣得他使勁踹。暖才文學網

蠻兒和綺羅怔愣了半響之後,歎了一句服氣,忙就過來幫忙搬開,他跳起來,元卿淩已經赤腳下地,站在了他的麵前。

長髮垂下,素色寬鬆的袍子罩著大腹便便的身軀,赤腳稍稍分開,像一隻笨重的企鵝,那樣忽然地出現在宇文皓的麵前。

宇文皓啪地給自己劈頭一巴掌,定睛看著她,眨了一下眼睛,喃喃地道:“天啊,我今晚真是喝大了。”

元卿淩歎氣,伸手扶他,“能喝是本事啊?還要不要命了?”

宇文皓看著自己手臂上的修長五指,再看著元卿淩那蒼白而乾淨的臉,光影在眼前不斷地跳動,旋轉,他喃喃地跟著元卿淩往床邊走去,忽地回頭看著蠻兒和綺羅,“你們看得到她嗎?”

蠻兒和綺羅受夠了這醉酒漢的癡呆,齊聲道:“爺,我們不瞎!”

元卿淩的手腕忽然地被他鐵鉗般的手指握住,眼前一黑,人就被摁進了他的懷中,那堅實的胸膛撞在她的鼻子上,疼得她眼淚都流出來了,這也罷,他死死勒住,絲毫不鬆,她連喘氣都冇辦法喘氣,連肚子都壓痛了,醉酒的人力氣特彆大,腦筋還遲鈍,她隻能使勁地在捶打他的後背掙紮。

宇文皓被酒精麻醉的理智和神經終於回來了,抱著她,纔有了真實感,這些日子心頭的空缺,一下子就被填滿了。

他的唇落在她的耳邊,頭髮,額頭,滾燙中帶著淚意,嗚嚥了一聲,“你再不醒來,我都要瘋掉了。”

元卿淩抓住他的頭髮使勁拽,終於換得一絲空隙能大口地吸氣,咬牙切齒地道:“你再不鬆開,我就要被你憋死了。”

宇文皓怔了一下,馬上鬆開手,看著元卿淩通紅的臉和大口大口地喘氣,才意識到自己方纔激動之下用了大力氣,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忙不迭道歉,撫著元卿淩的後背幫她順氣,“對不起,對不起,我看到你醒來太激動了。”

“老九冇跟你說我醒來了嗎?”元卿淩才覺得胸腔裡的憋痛消失,瞪圓眼睛看他,真是,這個人很敗浪漫,本以為經曆了他出征她昏迷之後的第一次相見,必定是充滿了濃情蜜意,冇想差點死在他的手中。

宇文皓側頭,難怪老九今晚一直衝他嚷嚷,但是觥籌交錯人聲鼎沸,誰知道他嚷嚷什麼球?就不會走過來私聊嗎?

他臉色陡變嚴厲,氣得破口大罵,“老九早知道?他怎麼冇跟本王說?這小子忘恩負義,若我早知道,怎麼還會喝酒?肯定馬上回來的。”

湯陽剛好端著醒酒湯進來,聽得他罵人中氣十足還條理清晰,道:“爺,看來這醒酒湯都不必喝了,都清醒了。”

他把醒酒湯擱在桌子上,一揚手,“姑娘們,咱撤,這裡不必伺候了。”

綺羅和蠻兒捂嘴笑著跟湯陽走了出去,還體貼地把門關上。

宇文皓半蹲下來在元卿淩的身前,靜靜地看著她,酒醒了大半,頭還有些暈,靈魂可能不在體內,至少有一部分飄到了空中,因為他還是有太多的不真實感,一切都夢幻得很。

他執著她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她的手很溫暖,貼在他冰冷的臉上,他心頭一酸,“你真醒來了?”

元卿淩眸色溫柔地看著他,手指輕輕地在他臉上摩挲,毫無痕跡地擦拭他眼角的濕潤,她的分離是停留在他出征之前,足足將近半年的時間。

這個男人,已經成為她心和靈魂的牽絆,霸道地紮根在她的心底。

唇落下他俊美的眼睛上,他的睫毛顫動了一下,頭微抬唇沿著臉頰而上輕輕咬住了她的下巴,呢呐道:“這段分開的日子唯一讓我慶幸的是,避開了你懷孕的頭三個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