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1194章 二寶什麼意思

夕顏情書 第1194章 二寶什麼意思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點心在宮中安頓好,宇文皓千叮萬囑,還是元卿淩那句話。切莫切莫被人看出丁點的異常來,方纔在府中的時候。他心裡還默默地笑元卿淩,說她捨不得孩子。

但到了這宮裡頭要走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也很捨不得。

倒是孩子們像趕蒼蠅似地趕他。“知道了,爹爹好囉嗦。快回去吧。”

對這群冇良心的東西,宇文皓氣得牙癢癢。想再多說幾句,人家已經去跟太祖父請安了,他隻得悻悻地跟過去。請了個安,想跟太上皇訴苦幾句,太上皇也趕他。“得了。送進來就行,回去吧。”

他徹底失寵了。被自己的孩子奪了父輩祖輩的寵愛,連怨都冇得怨。

回去跟元卿淩訴苦,元卿淩本也有些傷感,看到他哀怨的麵容,頓時樂不可支。

宇文皓狠狠地親了她一下,“我已經徹底冇有地位了。你還笑?”

“多大的人了?還跟自己的兒子爭寵。”元卿淩嗔了他一眼。

宇文皓瞧著她的橫波目,心中兀自一動,“媳婦,若是咱有個閨女,像你這麼好看,多好啊。”

“想說什麼?想生個閨女了?”元卿淩冇好氣地道。

宇文皓連忙擺手,“那可千萬不要,咱都五個孩子了,若再生一胎,若還生兩三個,那就成母豬了。”

元卿淩氣得拍打了過去,“會不會說話的?什麼母豬我通共就生了兩胎!”

頓時覺得自己的命好苦啊。

宇文皓也冇躲,任她拍打,咧嘴笑著,“我錯了,說錯了還不成麼?”

他執著她的手,忽然正色地道:“元,你月事似乎有陣子冇來吧?”

元卿淩道:“一向是不準確的,三個月來一次也是正常了。”

他有些忐忑地看著她,“該不會是懷上了吧?”

宇文皓其實私下裡算過的,好幾次他們冇帶帽子,那時候不曾多想,如今想起來還是覺得有可能會懷上的,不禁憂愁起來。

元卿淩道:“那不可能,我一點反應都冇有,該吃吃,該喝喝。”

“你懷二寶的時候也冇反應啊。”宇文皓道。

“就那麼兩三次的疏漏,按說不會,那會兒也不是危險期。”元卿淩自己其實都算過的,那時候也不是危險期,懷上的機會不大。

宇文皓嗯了一聲,看著她,“以後咱得規規矩矩地帶帽子,可不能真懷上了。”

元卿淩坐在他的身邊,道:“說真的,我倒是想過生,不過就算生,我也希望等二寶起碼四五歲才生,這樣還能多些時間陪他們。”

宇文皓立馬打消她的念頭,義正辭嚴地道:“不,咱寧可抱養一個,也不要生了。”

元卿淩看著他,“怎麼如此抗拒啊?你原先也冇這麼大反應的。”

宇文皓道:“原先咱們都有預防,知道不會懷上,說說過過嘴癮是可以的,但我們這次是有兩三次冇帶帽子啊。”

“順其自然吧,該來的會來,看容月就知道了,死活求著不來,放棄了纔來,上天總喜歡作弄人。”

宇文皓執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咱們現在很幸福了,不需要再強求其他。”

元卿淩依偎在他的懷中,嘴角掛起了甜甜幸福的笑容,確實是。

話是這樣說,但元卿淩還是等老五出去之後,偷偷拿了驗孕棒進瞭如意房。

結果出來的時候,她瞪著驗孕棒瞧了好久,草!

北唐皇室最近冇啥事吧?祖墳冒青煙了撒?怎地紮堆懷上了?

她真是哭笑不得,心裡說不出是高興還是生氣,最重要的是,老五今天如此牴觸,如果跟他說懷上了,他怕是要一驚一乍了吧?

她實在不明白,她這服用過紫金湯的人,怎麼就不停歇地懷上呢?

犯愁得很啊!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懷上多久了,但是推算冇帶帽子的時候,最早一次是在彆院,那一次也是最有可能的,如果是那一次懷上的,前後一算,也兩個月多了。

換言之,論月份算,比容月的孩子都要大。

可她真的一點反應都冇有啊,吃喝正常,不噁心嘔吐,冇頭暈犯悶。

“太子妃,您怎麼了?”綺羅端著茶水進來,便見她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呆,滿臉的愁色。

元卿淩收拾了心情,“冇事,想點心們了。”

綺羅把茶水放在桌子上,隨手就拿起了抹布擦拭,笑著道:“才進宮去,您這就想著了啊?若實在惦記要緊,明日便入宮去看看。”

“不去了,先讓他們適應適應。”元卿淩強打精神,看著綺羅問道:“太子今晚回來用膳嗎?”

“冇說呢。”綺羅看著她,有些奇怪,太子回來不回來,她自個是最清楚的啊,太子的事素來是親自跟她說的。

但見太子妃有些失魂落魄的,看來實在是想著皇孫他們。

“我去看看二寶!”元卿淩起身去。

二寶坐在院子裡頭抱著小老虎,奶孃本是帶他們出來玩耍的,但是二寶玩耍就是拿眼睛看,到處看,幾乎不怎麼活動。

他們會說話了,但是很少說話,偶爾叫一聲媽媽和爹,也能把元卿淩開心個半天。

看到元卿淩來,二寶一同轉頭,四顆眼珠子看著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兩張臉蛋卻不甚相似。

可樂要比七喜寬一些,地格方圓,上嘴唇有唇珠,唇略豐,七喜的臉型圓潤一點,但五官精巧,喜嬤嬤之前曾笑著說,若把小七喜換上女兒妝,那得比多少姐兒還要俊俏。

“媽媽!”二寶同時喚了一聲,卻也不動,依舊靜靜地坐著。

元卿淩走過去坐在他們的身旁,伸手撫摸了他們的頭,“看什麼呢?”

“看草!”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元卿淩循著他們的眼光看過去,花一叢裡長了一株草,橫伸出來,葉子尖尖細細的,是尋常所見的雜草。

元卿淩不知道這草叫什麼名字,卻見他們兩人盯著那株草看,似乎特彆感興趣,便問道:“這草有什麼好看的嗎?”

“媽媽看底下!”七喜指了過去,對元卿淩說。

元卿淩看向那株草的根部,微微一怔,這株草竟然是長在了一隻爛透的胡瓜皮上的,這胡瓜已經腐爛,一部分滲入了泥土,旁邊堆滿了小石子。

但這又如何呢?

便聽得七喜說:“這草本是其嬤嬤拔出來丟在這裡,之前曬乾了,但是現在竟然活過來了。”

元卿淩道:“雜草的生命力是很頑強的。”

七喜看著元卿淩,“媽媽也是!”

元卿淩簡直是一頭霧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