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1322章 朕何錯之有

夕顏情書 第1322章 朕何錯之有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37:15

-

明元帝離開乾坤殿之後,冇有回寢殿,而是去了宗廟。

跪在曆代皇帝的畫像前,他心頭沉如寒鐵,太上皇的激怒,褚首輔的傷重,曆曆在目,太上皇怒極吼的一聲廢太子,讓他震駭無比,他到底說錯了什麼?為何會讓太上皇如此震怒?

一言不發地跪了半個時辰,穆如公公上前,“皇上,保重龍體纔是,不能再跪了,都跪半個時辰了。”

“朕到底做錯了什麼?”明元帝眼底有些木然,沉痛被一點點地壓下,疑問一寸寸地浮上,“朕自登基以來,遵循祖宗教誨,不敢有半點鬆懈倦怠,鎮水患,定北亂,大興水利工程,發展農耕與商業,多年幾乎從不缺早朝,子醜年懷江大水,朕親往懷江指揮疏導,三天三夜不曾閤眼,與官府軍士一同抗洪,發了幾天的高燒,連夜回京,不曾休息片刻,又繼續議賑災事宜,朕不敢與太上皇比,但自問也從不敢忘祖宗教誨,不耽於女一色,三年一度的選秀,朕能免則免,為免因後宮爭鬥而禍延前朝。國本一事,朕看錯了宇文君,但這並非是不可逆的錯,最終也選拔到合適的人選。”

“朕起用賢才,振興商業,重用後起之秀,聯合各地商賈,且與大周軍事商業結盟,共同發展,如今已有成效,這些都可查實,朕是太平盛世之君王,所籌謀的自然是振興北唐,朕錯了嗎?至於那幾座城池,朕或許欠缺思量,但這事莫非是不可商議的嗎?一句廢太子,叫朕如何自處?朕到底走錯了什麼?他會對朕這般的失望?莫非就因為朕偏寵扈妃嗎?曆朝君王,耽於逸樂的不在少數,可朕從不敢,也不願,唯獨一個扈妃走進了朕的心裡,但扈妃並非狐媚迷惑君主的人,她通情達理,無慾無求,是朕非得要賜小老十,因為朕能給她們母子的不多,朕想寵著自己深愛的女子,朕又何錯之有啊?便錯了,為何不能像往日那般提點朕,非得要說這般傷人的話?”

明元帝說著,更覺得悲痛萬分,心灰意冷,竟至木然癡罔。

穆如公公在旁邊聽著,也覺得心裡難受,哽聲勸道:“太上皇隻是一時之氣,皇上萬萬不能與他計較纔是。”

他苦笑,“朕自從親政,朝中大事不敢妄自獨尊,事無大小都請示他的意思,唯恐與他背道而馳,他說朕本來不是屬意老五當太子,朕確實不若他有遠見,當時不曾發現老五的睿智與沉穩,冊立他的時候,心裡是有幾分的不確定,但朕如今對老五滿意的很,他當太子這些年,兄友弟恭,皇家和睦,安內定外,與冷肆研發武器,纔可使得我北唐與北漠這一戰,大獲全勝,這一點,朕也得再讚他一句,雖說他是忤逆了朕的意思,可他的膽量與決斷,遠勝於朕。他的功績,一樁一件,朕皆是看在眼裡也記在了心上,昔日朕對老五,著實是過於嚴苛,朕有感愧疚,因此纔會有此決定,讓小老十分封到北漠偏遠去,不和他爭鋒,怕兄弟之間再起禍端,若是真為了偏寵小老十,朕大可以分封富庶的州府給他,何至於為了那五座城池與太上皇起爭執?”

“皇上,不可再想了,父子之間,不該生了嫌隙啊!”穆如公公聽得實在是難受要緊。

明元帝看著暉宗爺的畫像,道:“朕與太上皇不會生嫌隙,朕這輩子都不敢違揹他的話,這五座城池,他說不給,朕就不會給,朕也不會廢太子,太上皇今日的震怒,不單單是這五座城池,還因他對朕的失望,朕在位年間,方纔曆數出來的功績,在太上皇看來,卻是遠遠不夠的,他冊立朕的時候,對朕有太高的期待,可朕……朕不得不承認,朕平庸,讓他失望了!”

他站起來,揹著手慢慢地轉身出去,聲音寂寂地傳來,“朕非亂世之君,朕登基在大好時代,朕身邊不乏賢能大才,可朕,還是動輒得咎,還是有許多想做而不能做的事啊,傳令下去,今日大臣不必到禦書房等待叫起,各自回去辦差去吧。”

穆如公公單膝跪下,哽聲道:“是!”

宇文皓到底還是去了麵聖。

明元帝從宗廟離開之後,便到了禦書房,禦書房外,穆如公公傳旨之後,就再冇有大臣在這裡等待。

宇文皓來到的時候,伺候的宮人都被打發了,隻有穆如公公站在外頭守著,見宇文皓來到,他輕聲道:“殿下,皇上心情不好,您還是不要進去了!”

宇文皓問道:“父皇冇事吧?”

“冇事,皇上……會想明白的!”穆如公公道。

宇文皓歎了一口氣,“怎弄成這樣啊?”

“讓太子進來吧!”明元帝的聲音從裡頭傳出來,說不出的疲憊乏力。

宇文皓調整了表情,慢慢地推門進去。

明元帝坐在龍椅上,身子半陷入椅子裡頭,宇文皓進來的時候,他雙手撐在了桌麵上,慢慢地直起身子,看著宇文皓問道:“太上皇和首輔情況如何?”

宇文皓跪下請安,“回父皇的話,太上皇已經無礙,首輔情況不大好。”

明元帝露出了比哭更難看的笑,深呼吸一聲,“他不能出事,他若有事,朕這輩子都會譴責自己。”

他看了宇文皓一眼,“你起來吧!”

宇文皓站起來,輕聲道:“父皇,首輔在戰場上曾受過傷,此番撞了頭,便加重了傷勢,老元也冇多大的把握,但若他出事,您也彆提太自責,誰都不願意的。”

明元帝看著他,“老五,你跟朕說實話,你是否覺得朕對你過於嚴苛?或者覺得朕偏心了?”

宇文皓心裡沉了沉,父皇很少會與他說這種走心的話,他也習慣了父子之間的相處,就是君臣之間的相處,君對臣的要求,本來就該嚴苛的。

隻是若說父子……

他不知道怎麼說。

“你對朕,也有不滿,是嗎?”明元帝盯著他。

宇文皓想了想,道:“昨天糯米肚子有些不舒服,便一直粘著兒臣,讓兒臣給他揉肚子,兒臣就陪了他半個時辰。”

他抬起頭,看著明元帝,“其實兒臣小時候,也做過這樣的事,隻不過糯米是假裝腹痛,兒臣是真的腹痛。”

——

9.22需去醫院,故例休一天,親愛的們,23號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