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769章 還是去見見他

夕顏情書 第769章 還是去見見他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6

-

逛了這麼一大圈,便到了傍晚,宇文皓便帶著徐一進了一家酒樓。

他知道自己如今若不舒服,難為勞累的就是老元,所以,這頓晚飯縱然冇胃口還是得吃。

剛坐下來一會兒,點了兩個小菜,徐一便道:“喲,是寶親王呢。”

宇文皓抬頭看,果然見寶親王手裡頂著一隻鳥籠帶著一名隨從走進來。

寶親王是宇文家族的族長,不乾政事,隻管著皇家族中裡頭的事,也被稱為執禮親王,輩分長,甚受尊重。

宇文皓忙起身,“叔祖父,您吃飯呢?”

寶親王也看到了他,臉上頓時漫出了和藹的笑容,“老五,你怎麼在這裡”

宇文皓請他入座,徐一便忙站了起來,與寶親王的隨從站在一旁伺候。

“剛辦完差事,餓了,便進來吃頓飯。”宇文皓看著他的鳥籠,裡頭養著一隻通體黑色頭臉白色的鳥,羽毛是剛長齊,黑油油的十分好看,“您這是什麼寶貝?”

寶親王看著愛寵,顯擺道:“看不出來吧?是雛鷹,剛從逍遙公那邊搶回來的,那老小子心疼得要命。”

宇文皓知道寶親王素來喜歡伺弄這些鳥兒花草的,便笑著道:“逍遙公竟然有鷹?他府中都藏著什麼寶貝啊?改天我也去瞧瞧,順手也帶一個走。”

“得要了他的命!”寶親王哈哈笑著。

寶親王見多識廣,又和藹可親,和宇文皓說了些趣事,讓宇文皓心裡感覺舒適了許多,飯菜上來,兩人都吃了一些。

寶親王見他眉頭綻開,這才拍著他的手背道:“老五,本王倚老賣老說幾句話,你姑且聽著就是,所謂在其位謀其政,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你素來是個重情義的,但你身居太子之位,是北唐未來的儲君,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該犧牲什麼成全什麼,你心裡頭得有個度,隻要是為國為民,便是被人指著脊梁骨痛罵,也不可退讓半步。”

宇文皓默默半響,輕聲道:“謹記皇叔祖父的教誨。”

“本王走了,晚些還約了首輔吃酒。”寶親王也不多說了,舉著鳥籠便走。

寶親王一走,徐一就坐下來吃飯了,一頓風捲殘雲,把剩餘的飯菜吃了個清光。

宇文皓回了一趟衙門,問了紀王的情況。

捕頭無奈地道:“自打拘捕回來,就冇停止過叫囂,如今嗓子都喊啞了,還是冇停下來,給他送了飯進去也被打翻,通共就喝過幾口水。”

宇文皓煩躁地道:“都什麼時候了,就懂得叫囂,不中用的廢物。”

“大人,您看要不要過去勸勸?”捕頭念著他始終是親王,若真在京兆府裡頭壞了身子,怕京兆府也會受責難。

畢竟,他還是皇長子呢。

“勸什麼?要不要去喂他吃飯?”宇文皓想起在那密室裡頭看到的小人兒就生氣,但凡有腦子的,都不會在自己府中弄這些,詛咒有用的話,要衙門來做什麼?

捕頭見他發火,囁嚅地道:“倒不是勸他吃飯,就是……他一直說是大人您陷害他的,還說是您傷了偷走了兵輿圖傷了陸源然後嫁禍給他,他說要這樣稟報皇上。”

宇文皓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坐下來生了一陣子悶氣,站起來道:“罷了,本王去看看。”

有些話,還是得問問的。

冇到大牢門外,就聽得裡頭沙啞的吼聲,雖然啞了聲音聽著還是很有中氣的,“本王要見皇上,你們這群狗奴才,給本王打開牢門,本王要伸冤,要到禦前伸冤……叫宇文皓那賤胚滾過來,本王要質問他,問他誣陷當朝親王是什麼罪名……”

宇文皓一腳就踢開了大牢的門,旋風般地進了去,紀王的話冇說完,就彷彿看到麵前倏然多了一堵牆,嚇得他忙往後躲了躲,待看清是宇文皓,他立馬又叫囂了起來,“好啊,你還真敢來,我問你,那兵輿圖是不是你放在密室裡頭誣陷我的?”

宇文皓看著他那副撒潑打滾惱羞成怒的臉,真是恨不得一拳就打過去。

他讓獄卒把門打開,挺身進去,紀王一把揪住他胸口的衣衫厲聲質問,“你說,是不是你陷害本王?”

宇文皓就這樣盯著他,麵容陰鬱,眼神銳利,也不說話,盯視得紀王心頭髮毛。

紀王眼底的憤怒開始漫上了一絲恐懼的顏色,卻仍色厲內荏地問道:“你……你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陷害本王?本王告訴你,父皇明察秋毫,絕對不會信你的,你等著吧!”

宇文皓打掉他的手,冷冷地道:“誣陷你?那密室裡頭的詛咒,是你做的嗎?”

“那個我承認,冇有惡意,隻是發泄發泄……”紀王吞了吞唾沫,臉色不甘,“但是兵輿圖我冇有偷,是你放進去誣陷我的,偷走兵輿圖的人是你,殺陸源的人也是你,到了父皇的跟前本王必須得辯解,看父皇信本王還是信你這個蠅營狗苟的鑽營小人。”

宇文皓手握拳頭,退開一步來看著他的臉,他臉上狂怒與驚慌交雜,青白一片又混夾一抹豬肝色,他皺著眉頭顯得有些猙獰,但是身處牢獄之中叫囂了一天添了幾分狼狽之色。

這位,就是北唐皇帝的皇長子。

宇文皓記得,十三年前,他初初成親,又剛打了勝仗凱旋歸來,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他是第一位被封為親王的皇子,穿著紅色的吉服站在光明殿外的迴廊裡頭跟他們一眾弟弟說話,要他們勤練武功,來日像他一樣,保家衛國,為君父分憂。

宇文皓清晰記得,那也是同樣的春日,明媚的陽光從他頭頂上流瀉下來,他整個人被光芒籠罩,宇文皓仰望著他,暗暗發誓,來日一定要像大哥一樣,為國征戰,守衛疆土,守護北唐的百姓。

短短十三年,時光飛逝如同白狗過隙,再看不到他臉上的昂然正義,聽不到他談論忠孝,隻有那吊在密室裡頭的詛咒人兒。

那一刻,宇文皓理解到了父皇心裡的沉痛。

父皇對他是寄予厚望的,所以從小栽培,要把他培養成為北唐未來的君主,但是他一步一步地走偏了。

那十三年前春日明媚的陽光,宇文皓再看不見,隻有那日呼呼的風聲,在心頭裡呼嘯著。

他握住的拳頭,終究也是慢慢地鬆開,冇有往紀王的臉上揍過去。

他淡淡地道:“父皇已經下旨讓刑部大理寺協同京兆府一同審理此案,若查實你有謀反篡逆之心,則紀王府滿門抄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