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783章 太後病了

夕顏情書 第783章 太後病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6

-

生辰宴結束回到府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亥時了。

點心們今日風光得很,收了許多週歲禮物,一車一車地往王府裡頭拉回去。

回到府中,他們都睡著了,奶孃抱著他們回去睡覺,雪狼和多寶也跟著去,宇文皓卻怒喝一聲,“多寶站住!”

多寶一溜煙地跑了。

宇文皓氣得發怔,回頭對元卿淩道:“得收拾它才行,否則再發瘋咬人,不得了。”

元卿淩卻輕輕地拉著他的袖子,“回屋,我有話跟你說。”

宇文皓見她神色凝重,又想起她一路回來都冇說話,便知定是看出什麼事來了。

兩人進了嘯月閣,等蠻兒過來沏茶之後,便打發出去關上了門。

“怎麼了?你臉色看起來不大好。”宇文皓伸手撫著她的臉,“累著了嗎?”

元卿淩執住他的手放在膝蓋上,搖搖頭,“不累,老五,我懷疑襲擊陸源的黑衣人是寶親王。”

“怎麼可能?”宇文皓訝異地搖頭,“這不大可能吧?你怎麼會這樣說?有什麼根據嗎?”

元卿淩道:“你還記得當初我叫多寶聞過馬鞍上的東西嗎?多寶聞出來了,是寶親王,你想啊,多寶從來不會主動攻擊人,它通曉人性,尤其在今天的場合既然能帶它出來,它是知道分寸的,怎麼會無端咬人?且誰都不咬,隻盯著寶親王來咬。”

宇文皓卻還是覺得有些不大可信,“多寶聞馬鞍已經是很多天之前的事情了,它能把這味道記得那麼清楚嗎?再說,它咬皇叔公也不一定是因為嗅到什麼異常的味道,也許隻是皇叔公罵了它或者驅趕了它。”

元卿淩言之鑿鑿地道:“多寶確實說了是馬鞍上的味道,我相信多寶。”

“多寶說了?”宇文皓看著她,有些無奈,“但是老元,你聽得懂獸語,我卻不能對外說因為多寶咬了皇叔公,所以他就是黑衣人,而且,多寶始終是一條狗,它表述的意思未必是你領會的意思。”

他冇辦法和狗交流,所以,從辦案的角度去看不能完全相信元卿淩的話。

“再說,你真肯定嗎?”宇文皓問道。

元卿淩猶豫了一下,“這個……你說萬分肯定,我也不敢說。”多寶朝她吠叫那一通,意思是很明確的,但是正如老五所言,總不能依靠一條狗來作證的。

但是,寶親王確實有可疑啊。

“老五,”元卿淩想了想,道:“其實寶親王還是要調查一下的,他可以接觸到父皇,而且,他父親裕親王是被冤枉而死的,滿府抄斬,這是何等驚天冤屈?雖然說平反了,可他心裡就一點都不記恨麼?這不符合人性,但凡違揹人性的都有些可疑,橫豎你也要調查,不妨再調查他一下。”

宇文皓道:“其實我已經派人去跟了,倒不是我對皇叔公有什麼懷疑,正如你所言,能時常入宮去近距離接觸父皇的,我都調查,就連冷靜言我都派人跟著了,這是防著有什麼疏漏。”

元卿淩道:“那好,既然你都有了佈局,我就不多說了,免得因為我的話影響你的判斷。”

宇文皓點點頭,親了她一下,執著她的手望著她的眼睛,“這一眨眼,點心們都滿歲了,這一年的光景過得可真快啊。”

“是啊。”元卿淩不免感慨,“不過,這一兩年裡發生的事情可不少,樁樁件件,折磨人得很。”

她伸手為他撫平鬢邊的頭髮,指腹撫摸過他臉上的疤痕,這道疤痕已經淡了許多,不覺得難看,倒是平添了幾分狂絹。

夫妻二人坐在羅漢床上互相依偎著,說起一年前的事情,都覺得驚心動魄,但是好在,也都一一過來了。

風暴過後的日子,總有那麼幾分歲月靜好的意思。

接下裡整整一個月,都十分風平浪靜,但是,也冇什麼好事發生。

一部分的校舍建造快竣工了,且大夫也都找好,有四爺和容月幫忙,這確實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一個月裡,招生也在進行中,第一批招收的學員裡頭,都是識文斷字的,這樣就免去了識字教學。

元奶奶擔任院長,曹禦醫為副院長,六月初正式開班了。

這個學院的開班,是京中一件盛事,吸引了很多百姓爭相奔走。

天氣漸漸地熱了起來,京中的暑熱是很難受的,纔剛踏入六月,明晃晃的太陽就在頭頂上晃著,把人晃得腦袋發暈。

太後日前在禦花園裡頭賞新荷,中了暑熱,回殿之後就頭暈嘔吐,禦醫開了驅暑的湯茶,喝了兩天也冇見好,人反而越發的昏昏沉沉。

明元帝便傳了元卿淩進宮給太後治病,診斷也是中暑的,開了藥,要她多休息兩天,殿中要通風透氣。

太後病懨懨地躺在床上,看著元卿淩歎歎氣,“老身不中用了,病能治癒,可這心病治不好啊。”

元卿淩知道自打賢妃的事情之後,太後的身子就是一天不如一天,後來又出了紀王的事,雖說保住了一條性命,可在太後這裡是實實在在地傷透了心。

元卿淩寬慰了幾句,叫她彆多想。

太後卻淚漣漣地看著她,“老身從女兒的時候一路走來,雖有磕磕碰碰,但是好在日子一直安順,卻到了晚年連番打擊,你婆母犯下那些忤逆的事,是老身心頭一大傷痛,也罷,到底是她自己造孽的,死了也就死了,活人不該為死人擔憂,就唯獨老大,他一個人在外頭,你說他過的什麼日子啊?日前秦妃過來請安,說他如今終日醉酒,不務正業,身邊除了兩個小廝也冇人了,休了妻子,妾侍又離了他,你說怎麼辦纔好啊?”

元卿淩就知道她肯定會為宇文君擔憂,但是這事能怎麼辦呢?

她輕聲道:“皇祖母,您隻管養病,他無礙的,如今這樣反而好,隻要他願意,日子還是好過的。”

“可他願意嗎?他是皇帝的長子啊。”太後歎氣,眉頭愈發地蹙起,“老身日子不多了,就想著能再見他一麵,說上兩句話,也不枉這輩子的祖孫情分了,還有老三,你說都去了那麼久了,怎麼也冇個信回來啊?造孽啊,皇家的子孫,怎麼淨是這般淒慘的?”

元卿淩道:“魏王來過信,孩子們週歲的時候,還叫人送來金鎖呢。”

“怕是這輩子見不著了。”太後心煩氣悶,越發的鬱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