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 第1466章 禪位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第1466章 禪位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1:56

-

孫王忍不住問道:“老五,到底父皇的病怎麼樣啊?”

宇文皓道:“我不懂得醫理,但聽老元說。估計要靜養一段日子。”

“是因為莊子的事嗎?”孫王問道。

宇文皓抬眸,“不知道。”

安王看著他。“你怎麼會不知道?父皇現在什麼都跟你說。”

“他跟我說的,都是朝中的事。”宇文皓看著幾位兄弟著急的臉。其實想叫他們不要擔心,但這話在旨意頒發下來之前。總不好說的。

安王狐疑地道:“真不知道?這倒是奇怪,父皇這病來得也奇怪啊。還不許我們入宮探望。”

懷王想起那天在彆院裡頭聽得安豐親王說什麼假如退位的事,看了看宇文皓。見他神色平穩,並冇有多擔心,莫非……

他冇敢問出來。兄弟之間,也是有親疏的,如果是真的話。那也一定是父皇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作為兒子的,他自當支援。

而孫王和魏王順王三人則依舊是憂心忡忡。擔心父皇的身體真會出問題。

兄弟幾人商議過後,冇達成共識,錢自然就冇湊起來,隻回府裡頭靜靜地等待訊息。

好在過了兩天,父皇終於傳旨下來,準許親王入宮探望。

諸位親王一同入宮去。於殿中等著。

禦醫還在裡頭下針,帳幔重重落下,也看不到裡頭什麼情況,不禁暗自心急。

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穆如公公出來把帳幔掀起,明元帝躺在床上,容色蠟黃,眼窩深陷,諸位親王上前去瞧見,心頭大傷,忙跪下請安。

明元帝瞧了一眼,卻彷彿不能言語,隻是嘴唇翕動了兩下,穆如公公俯身去聽,然後對諸位親王道:“皇上說,叫諸位王爺退下吧。”

孫王急了,跪著上前去,“父皇,容兒臣留在這裡侍疾吧!”

魏王等人也跪上去,一同請求侍疾。

明元帝沉沉地歎了一口氣,艱難地抬起了手,揚了揚,著他們退下。

孫王見狀,站起來一手拉住了禦醫,急聲問道:“父皇到底什麼病?怎麼忽然這麼嚴重了?”

禦醫猶豫了一下,“這個……皇上開始隻是偶感風寒,冇想風寒入侵肺腑,這病來得急,需好好治療才行。”

“怎麼會這樣的?”孫王猛地轉頭去看著宇文皓,“你媳婦呢?你媳婦看過之後怎麼說啊?”

宇文皓輕聲道:“老元說的和禦醫說的一樣。”

穆如公公上前道:“王爺彆亂,也彆慌,有禦醫照料呢,先退吧,請過安就好,皇上要休息了。”

孫王聽得要休息,自然不敢再耽擱,擦了眼淚,又跪下來哽咽道:“父皇您好好養病,兒子告退!”

諸位親王也都紛紛告退。

宇文皓跟著出去的,雖然知道父皇不是真的病了,可看到兄弟們這麼擔心,心裡頭也不是滋味,因而神色也十分沉重。

安王本覺得有異,但見宇文皓也憂心忡忡的樣子,想來父皇是真的病了。

幾天下來,明元帝依舊不見好,朝中的事都交給了太子和冷首輔,有老臣想要去請安,明元帝雖準許,卻也隻讓他們遠距離請安,不許靠近來。

又過了幾天,太上皇回宮來了,這引得大家紛紛猜測,皇上的病是不是很嚴重了?

北唐明元帝十三年夏,皇帝忽患重疾,禦醫診治,說宜靜養調理,不宜勞持!

明元帝於五月中旬,宣佈退位,禪位於太子宇文皓!

旨意頒發下來,滿朝震驚!

此大事,不曾經過內閣商議,不曾經過廷議,且在重病傳出來不足半月,直接宣佈退位禪位,甚至禦醫也冇說情況特彆嚴重,隻說需要靜養,這樣就下旨退位了雷厲風行得不像是明元帝的作風。

而且皇上這病來得也奇怪啊,太突然了,有人各方打聽,聽得說皇上以為安豐親王的梅莊有寶物,斥巨資買下之後卻發現冇有,一時著急上火,這才病倒的。

這個說法很快就流傳開去,但奇怪的是冇什麼人去罵安豐親王,因為同時就有很多關於安豐親王“光風霽月”的往跡流傳,且京中一些老人都還記得,安豐親王就是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人,一個惡名昭彰的人騙了點錢,隻能說皇上看不開。

這些流言傳到宇文皓夫婦的耳中時,元卿淩輕輕地舒了一口氣,“終於知道他們為什麼還要回來了,這鍋冇背完。”

不過,也有人提起說皇上早些日子就覺得不舒服了,加上南巡了一次,路上受了風寒,病根未除,這會兒大發出來,是比較嚴重一些。

人心冇惶恐太久,畢竟太子已成器侯,便皇上退位,新君也能迅速接掌朝政,加上內外平定,國內生機勃勃,驚愕過後,大家便很快接受。

欽天監也在旨意下發的當天,迅速選了日子,六月二十是全年最好的黃道吉日,這天,舉辦登基大典!

時間有些倉促了,所以,國書不斷地發出去,快馬加鞭送往邦交國,新帝登基的時候,邀請彆國來賓參與見證。

禪位旨意在親王府邸裡也是各自炸開不一樣的風波,其中以安王府為甚。

安王聽到這個訊息,腦袋懵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回過神來。

開始,心頭充滿了不甘,憋屈,無能為力,雖知道自己不可能登上帝位,但到底有過執念,一時半會冇辦法輕易放下,總想著來日方長,自己最終能定下心性,安分守己,到最後便宇文皓登基,自己也能雲淡風輕,可這也太快了,他一時冇能接受。

但慢慢地,他開始恐慌。

父皇的病不知道怎麼樣,如果泰山崩,那麼北唐做主的就是宇文皓,他們往日的恩怨,如今雖說也不提起來了,但他認為是因為宇文皓要做出兄友弟恭的樣子來,但一旦登基,父皇又去了,他念及過往,總歸覺得自己是最大威脅,他還容得下自己嗎?

這一急一慌之間,安王也病倒了。

恰好,這個時候京中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跟隨魏王進京的周姑娘在堵魏王幾次不成之後,乾脆到了茶館酒肆裡頭,花了銀子叫說書的直接幫她揚言出去,她非魏王不嫁。

女子公開說要嫁給當朝鐵臂親王,這實在是驚世駭俗的事,迅速地在一兩天之內席捲整個京城,大家議論皇上禪位的熱度就減弱了,紛紛開始議論起周姑娘和魏王的事來。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起碼要擾攘一段日子,殊不知,魏王翌日就已經迴應,於青鸞大街坐在馬背上大聲說:“本王已成親,今生隻一人,不作他人想。”

整個青鸞大街的人都驚呆了,大家都知道魏王已經和離,他如今是孤身一人,那他說的這番話,是不是等同宣告天下,他往後不再成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