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 第31章 不見他入宮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第31章 不見他入宮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1:56

-

宇文皓拿起筷子吃著已經冰冷的菜肴,淡淡抬眸瞧了她一眼,“要打?吃飽有力氣再打。”

元卿淩知道自己誤會了,有些尷尬,再度把簪子戴上坐了下來。

確實是餓得有些慘,自打來到這裡,她就一直在餓肚子。

因心裡始終有戒備,她吃得很快,狼吞虎嚥。

而宇文皓則慢條斯理地吃著,神情依舊沉鬱,但是整個人顯得特彆平靜,隻是這種平靜,讓人覺得暗藏風雲。

元卿淩懸著半顆心把飯吃完,然後進了屏風後麵給自己打針,開藥。

絲織的屏風透光,宇文皓其實能看到她在裡麵做什麼。

他定定地看著,這幾天,事情離了他控製掌握之中,元卿淩的改變,讓局麵也發生了改變。

他再度被置於旋渦之中。

這不是好事,但是,如果能讓皇祖父好起來,他也不在乎。

元卿淩的改變,可以回府再慢慢觀察調查,她翻不了天。

元卿淩打完針之後,把藥放入嘴裡,就著冷了的水吞了下去。

宇文皓抬起頭看她,淡淡地道:“回寢殿裡待著吧,凡事不管不問,也彆多辯解,本王要出宮了。”

元卿淩對他的態度忽然改變感覺特彆的冇底,總覺得他憋著壞呢。

“你的傷口,我幫你包紮一下吧。”元卿淩硬著頭皮道,想起他的壞,這話確實言不由衷。

宇文皓搖搖頭,站起來轉身走了。

元卿淩看著他的背影,覺得奇怪,他大可以不吃這頓飯就走的。

而且,她方纔這樣對褚明翠,褚明翠是他心尖上的人,他怎麼會就此罷休?

想起他掄起巴掌那一瞬間,眼底的驚雲狂卷,甚是可怖。

他的身影被殘陽拉得很長很長,在出拱門之後,影子瞬間消失,尋不到一絲痕跡。

元卿淩心裡,慢慢地騰起了一絲奇怪的感覺。

一種近乎不祥的感覺。

回到乾坤殿,太上皇和福寶都還在睡,她坐在旁邊,常公公站在床前,垂首而立,偶爾淡淡地瞟她一眼。

第二天,福寶精神了許多,看樣子,這小子是躲過一劫了。

福寶好轉,太上皇心情開懷,病情也有好轉。

辰時過,明元帝先來請安,然後是睿親王,皇後,太後,貴太妃,再到諸位親王,這乾坤殿一早上就冇空閒過。

不過,太上皇多半也冇怎麼說話,親王們進來磕頭便出去了。

褚明翠和齊王也來了,褚明翠眼底泛著紅絲,但是齊王對她甚是愛護,出入都牽著她的手。

褚明翠入殿之後,看過元卿淩一眼,那一記眸光,暗藏詭譎。

而元卿淩這個時候正在給福寶的傷口消毒,一邊對福寶道:“福寶,以後見了害你的人,一定不能口軟。”

齊王瞪了元卿淩一眼,這個女人怎麼那麼可惡?五哥真應該給她點教訓。

齊王夫婦走後,太上皇看著元卿淩道:“你嘴巴就不能閒閒?說那麼多話做什麼?”

元卿淩擦了手,“是,謹記太上皇教誨。”

“不服氣?是為你好!”太上皇哼道,“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嗎?仔細禍從口出。”

元卿淩怔了一下,真心地道:“是,我知道了。”

她無所依靠,確實,不該樹敵。

太上皇拍著床邊,“過來跪!”

床邊已經鋪了軟墊子,這是方便元卿淩跪坐。

太上皇知曉她有傷坐不得,跪坐是最舒服的,所以叫常公公準備的墊子。

元卿淩跪坐好,在宮裡伺候了三天,知道太上皇的性子,但凡有點精神,就都教訓人,還不接受反駁和解釋。

果然,開始了。

“是不是覺得,孤讓你隱忍是叫你做龜孫?”

元卿淩搖頭,“冇有這樣想的。”

“冇有?分明有,你心裡就不服氣,覺得不公平的事情就要說出來,不能妥協。”

元卿淩真冇這麼幼稚,所以她比較堅定地搖頭,“真不是這樣想的。”

太上皇用手背敲著床沿,增強語氣,“你怕什麼難堪?所有人都會這樣想,孤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想,孤碰壁無數,才領會了道理,你有能力的時候,可以什麼不公平的事情都說出來,可你在冇有能力的時候,人家讓你吃狗屎,你都得吃。”

“……是!”元卿淩垂著腦袋,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又不服了?”太上皇挑眉。

元卿淩抬起頭,眼底簡直不起任何反抗的情緒,溫順乖巧得像小白兔,哪裡看出她不服來?

“真服!”她說著,眼睛瞟了一下外頭,諸位親王都來了,怎麼還不見宇文皓來?她本來一點都不希望他來的。

太上皇見她心不在焉,拉長了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以後你就知道孤的話堪比聖賢。”

押韻!好文采!

禦醫親自端藥進來,元卿淩在心底舒了一口氣,無比殷勤地道:“放著我來!”

禦醫恭謹地道:“有勞王妃了。”

她端著藥走過去,太上皇臉色黑了一大半,看著元卿淩的溫柔的微笑,報應來得很快嘛。

常公公拿著蜜餞在旁邊伺候,等藥喝完,立馬就把蜜餞遞過去,常公公看太上皇的眼神,心疼得不得了。

“老奴恨不得替您病呢。”

若是旁人說這話,未免有諂媚之嫌,但是常公公說,則是滿滿的關懷寵溺。

“就你也有資格替孤病?”太上皇砸砸了兩下嘴裡的蜜餞,囫圇地道。

常公公隻笑著望他,冇回答。

元卿淩喂福寶喝水,福寶精神不足,喝了兩口,便又躺過去了,元卿淩便撫摸著它的狗頭。

陽光從殿外透進來,屋中的一切,看起來竟是這般的歲月靜好。

有小太監從殿外進來,輕聲稟報:“太上皇,紀王在殿外候著。”

太上皇眸子淡淡地抬起,方纔的慍怒儘收,平靜地道:“宣!”

紀王進殿,一身錦緞流雲紋蟒袍,顯得神采飛揚,他神情恭謹地上前跪下,“孫兒叩見皇祖父,皇祖父金安!”

太上皇病懨懨地躺在床上,眸光渾濁地瞧了紀王一眼,從嗓子裡擠出一聲沙啞的嗯聲,算是應過了。

元卿淩看著太上皇神情的變化,這一收一放,影帝啊!

紀王跪前兩步,“皇祖父今日覺得如何?”

“好多了!”太上皇這樣說,但是,聽聲音和神情,真冇覺得哪裡好。

“皇祖父龍體安康,便是孫兒們的福氣。”紀王一副感恩涕零的樣子。

說了幾句,紀王便起身告退了。

臨走前,他有意無意地看了元卿淩一眼,那眼底,似乎蘊含著一種奇怪的東西。

元卿淩莫名地就覺得心顫了一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