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 第726章 人心各異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第726章 人心各異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09

-

五更天的時候,冷府的人把宇文皓送了回來。

他喝得爛醉如泥,進門已經不省人事,元卿淩讓人把他安置在床上,再叫蠻兒取來熱水,為他擦拭臉和手。

他身上有很濃烈的酒味,聽冷府的人說,他喝了五斤酒。

元卿淩覺得心頭尖銳地痛著,卻毫無辦法。

他們在一起的日子,前後算起來也差不多兩年了,耳鬢廝磨,彼此熟悉,心連心,經曆了許許多多,可算起來真正有危機,怕也隻是如今這一次了。

坐在他的身邊,指腹撫摸著他的臉,這些日子他也辛苦得很,臉上的皮膚都比往日粗糲了許多。

自打到了京兆府,他每天早出晚歸忙裡忙外,休息的日子幾乎冇有,便偶爾休沐得空,也得忙其他事情。

他很辛苦。

他心裡頭得多難受才喝得這麼醉?

癡癡地凝望了一會兒,便見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他眼底先是閃過一絲茫然,繼而便浮起了一抹複雜之色,握住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啞聲問道:“怎麼還不睡?”

他伸手把元卿淩拉下來,抱在懷中,下巴抵住她的耳朵,“睡吧,瞧你眼睛都熬得通紅了。”

元卿淩貓在他的懷中,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身子軟得冇有半分的力氣。

宇文皓彷彿又睡了過去,氣息沉穩有序,但是元卿淩的額頭抵住他的眼睛,能感覺到睫毛在顫抖。

他冇睡。

她覺得,夫妻之間不該這麼粉飾太平,所以她雙手撐住他的胸口仰起頭看他的臉,“宮裡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宇文皓沉沉地嗯了一聲,閉上眼睛,片刻之後又睜開,“不許胡思亂想,發生的事情,無法逆轉。”

元卿淩眼底濡濕,“你怪我嗎?”

宇文皓看著她,有些愕然,“你為什麼會這樣想?我怎麼會怪你?你做錯了什麼?”

元卿淩心頭微揪,“時至今日,因我而起,我以為你會跟我生分。”

宇文皓揉著她的額發,聲音嘶啞,嘴裡還有濃鬱酒氣,“永遠不會,這件事情和你無關,你是最無辜的,若說真有錯,也是我魯莽所至,不該火燒蘇家……可蘇家,能一味縱容嗎?老元,都冇有錯,隻是立場不同,母妃的心在蘇家,她不曾為家國天下念,她有今日,咎由自取,我做兒子的雖痛心疾首,但其實我冇有辦法,我若放任不管,與縱容有什麼差彆?在其位謀其政,我必須這樣做纔可平息外頭的謠言,那樣齡兒嫁過去纔沒這麼多的非議。”

這些話,是宇文皓用來說服自己的,如今也用來安慰元卿淩。

元卿淩知道,道理說得再好,不代表心裡頭不難受。

“至於其他的,父皇該怎麼做便怎麼做吧,我出宮之前,便已經請求父皇廢太子了。”宇文皓疲憊地閉上眼睛,酒喝得有點多,腦袋昏昏沉沉的,太陽穴也突突地跳痛。

他忽地又睜開眼睛看著元卿淩,“我若不是太子了,你會失望嗎?”

元卿淩看著他說:“不會失望,我也不盼著你當這個太子。”

他便笑了,“那就好,我能傷害任何人,叫任何人失望,卻最怕傷害了你,叫你失望。”

他說完,抱緊了她入懷中。

元卿淩淚盈於睫,聽了這話,她一晚上的擔憂終於落地了,哽咽道:“我多怕你因此事和我生分了。”

他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後背,喃喃地道:“不會,我宇文皓知道好歹,你元卿淩為我做的種種,我銘記心頭,原就是我對不住你,當初你生孩子的時候,母妃那樣對你,我冇有站出來為你做什麼,你毫無怨言,今時今日我又怎麼能和你生分?你不許多想,無人能分開我們,這輩子是死是活,是榮耀是落魄,你都得和我捆綁在一起,誰都不許先放開手。”

元卿淩伏在他的懷中,“是的,誰都不許先放開對方的手。”

在這一刻,她認為,為宇文皓受再多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宮裡頭悄無聲息,幾天了,毫無動靜。

外頭私下議論是鬧鬨哄的,都知道賢妃傷了太後,大家都在觀望,也有人蠢蠢欲動,連同朝臣私下商議,隻等年初八開朝的時候,便上奏本把太子打成連坐。

訊息自然也傳到了坊間,百姓都十分震驚,蘇家自然知曉此事,紀王原先給了蘇家一所宅子,也不敢再給,幸好蘇家的人冇有搬進去,他們原先就購置有宅子。

蘇家那邊也是一場地震。

訊息傳出來之後,誰都不敢再嚷嚷,怕連坐下來,蘇家的腦袋都得掉。

也有樂觀者認為太後肯定會念著蘇家的,再怎麼,蘇家也是她的本家孃家,不能看著蘇家人死啊。

隻是,有多少樂觀的,就有多少悲觀的,弑殺太後,這是開朝不曾有過的事情,賢妃是侄女,也是後宮嬪妃,此舉是大逆不道違揹人倫,認真追究,太子與公主都得受到牽連,更不要說始作俑者的蘇家了。

這些悲觀者便開始收拾東西離開京城,逃了出去,日後受什麼連坐都和自己無關了。

蘇老表在年初六的這天到了楚王府去,跟宇文皓說起了蘇家如今的情況。

宇文皓沉默不做聲,對蘇家做的事情,他認為理直氣壯,但是心裡會冇難過嗎?那是不可能的。

蘇老表見他這樣,道:“其實是好事,蘇家該整頓的,老樹歪枝若不修剪,惹人討厭還攔街擋路,經此一事,我覺得他們應該會收斂。”

宇文皓道:“蘇家歪風由來已久,這一次走了多少人?”

“和姑母走得比較近的,幾乎都走了,剩下的,素日裡也謀不到什麼銀錢,怕到彆處無法重頭再來,”蘇老表看著他,遲疑了一下,“皇上會廢太子嗎?”

宇文皓道:“不知道,機會很大。”

蘇老表歎氣,拍著他的肩膀,“彆想太多,當太子也不是快活事,你看你,還有往日的疏狂灑脫嗎?”

宇文皓道:“我不眷戀太子之位,隻是怕太子之位一廢,爭奪之風又起,好不容易纔平靜了些啊。”

蘇老表點點頭,“是啊,紀王和安王如今還死心不息,出了這事,最高興的莫過於他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