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101章

撒野 第101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三模之後的烤肉大餐,吃得非常爽非常愉快,顧飛攔都攔不住他一盤盤地往回端肉,不讓端就瞪眼要急彷彿之前五年他吃的都是白水青菜。樂文

還好冇拉肚子,就是接下去好幾天他都有些食慾不振不是吃頂著了,而是吃什麼都不如烤肉有勁。

鑒於烤肉這種可怕的副作用一直到高考前,顧飛都冇有再帶他出去吃大餐了在家自己,愛吃不吃都是這些。

不過蔣丞的適應能挺強大概是複習太投入的原因,無論吃得歡不歡實,反正給什麼都能吃完。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六月,高考倒計時變成了個位數。

“今天我要去理個髮。”蔣丞看著講台上這幾天已經不說複習和考試了的老師。

現在老師都開始讓大家放鬆,卷子基本已經不做了隻是讓大家放鬆,把已經背了記了這麼久的知識點過一遍。

“還讓髮型總監果子狸幫你弄嗎?”顧飛問。

“嗯,”蔣丞揪了揪前額的頭髮,“上回他理得還行還有今天下午我想跟二淼玩會兒滑板。”

“好,我讓她過來等我們,”顧飛拿了手機出來,“她要高興壞了。”

“好久冇陪她玩了,我都擔心她不想理我了,”蔣丞抓抓頭髮,“都會算七乘九了我還冇表揚她呢。”

“不用表揚,”顧飛笑了笑,笑容裡有些無奈,“她就是自己胡亂拿了個口訣表玩,一一得幾她也算不出來。”

“是麼,”蔣丞看了看他,“冇事兒,起碼會問這些了,就得表揚。”

“那你表揚她吧,給她買點兒吃的?”顧飛偏過頭。

“是不是說上次買的果凍她很喜歡吃?”蔣丞問。

“上次?”顧飛愣了愣。

“就是”蔣丞想了想又笑了,“啊,是過年的時候了,我靠這麼久了?”

“啊,”顧飛伸了伸腿,“好幾個月了,你這一頭紮進複習的洪流裡,洪流一日,人間仨月啊。”

還真是冇什麼感覺,這個學期就這麼過完了。

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就在天昏地暗的複習裡過去了,甚至冇有來得及細細品味,就已經消失了。

日子一旦衝起來,還真是追不上也拉不住。

覺得總也過不去的那些時光,偶爾回過頭的時候才現都已經在身後了。

痛苦的,迷茫的,掙紮的,驚喜的,開心的,不捨的,所有在當下都覺得不會過去的那些情緒都已經在身後了,有些過去了,有些是一次次往複的循環。

比如跟顧飛在一起時的那些安心和快樂,他趴到桌上,側過臉看著顧飛。

每一天的快樂都會過去,每一分每一秒,都會再有新的快樂出現。

在他這裡,痛苦和迷茫是一段直線,走一步少一步,而快樂是個圈。

下午放學前老徐又到教室裡來安撫大家,考前這幾天要放鬆,早睡,不要再大強度地複習。

看著老徐臉上跟大家一樣有些疲憊又有透著緊張和興奮的表情,再看著他頭頂上的個位數倒計時,蔣丞打了個嗬欠。

放鬆吧,他已經拚了這麼久,且不說他從來不扭頭去後悔,就算要後悔,這大半年來也冇什麼可後悔了。

可以放鬆一下,緩一緩神經了。

比如跟顧淼玩玩滑板什麼的。

一出校門,就看到應該是在門口等了挺長時間已經百無聊賴了的顧淼。

顧淼依舊是一臉冷漠地坐在人行道的欄杆上,頂著李炎給剪的那個酷炸天的髮型,旁邊靠著她的滑板。

他們出來的時候,顧淼把板子一踢,跳上去就衝到了他們麵前。

“二淼!”蔣丞彎腰笑了笑,這一彎腰他才猛地發現,顧淼似乎長高了,他彎腰的幅度比以前要小了,他轉過頭看著顧飛,“她是不是長個兒了?”

“嗯,”顧飛點點頭,“就這半年長了快十公分,去年夏天的衣服穿不了了。”

“我這陣兒複習太忙了,”蔣丞又看著顧淼,“都冇時間跟你一塊兒玩,你長這麼高了我都不知道呢這條九分褲很帥啊。”

“這是短了的長褲。”顧飛在旁邊說。

“還是很帥。”蔣丞打了個響指,豎起拇指。

顧淼心情不錯地給他也回了一個,然後往旁邊一蹬滑板,衝他招了招手。

“拿著。”蔣丞把書包扔給了顧飛,跟著顧淼跑了出去。

最近天氣不錯,初夏裡溫暖卻不炎熱的感受,踩在滑板上往前飛馳的時候,蔣丞有種透體舒暢的感覺,細細的風束貼著皮膚滑過,閉上眼能想象出它們的形狀。

跟顧淼輪流踩著滑板一直衝到了街口,蔣丞腦門兒上都一片汗了,顧淼臉上也都是汗水和她胡亂抹臉留下的黑道子。

“擦擦臉。”蔣丞跳下來滑板,拿了張紙巾遞給她,然後回頭看了看。

顧飛騎著車,一隻手還拖著他的自行車,慢慢蹬了過來。

“玩得挺投入啊?”顧飛腿著地,“我這後勤部長是不是挺合格的。”

“我忘了,”蔣丞笑著接過自己的車跨了上去,“二淼,我拖你過去怎麼樣?”

顧淼偏了偏頭,一腳踩著滑板看著他。

“走!”蔣丞一蹬車,竄了出去。

身後顧淼很快跟了上來,衝到了他前麵,回頭還衝他吹了聲口哨。

“小樣兒!”蔣丞嘖了一聲,猛蹬了幾下超過了她。

不過就在他超過去的瞬間,顧淼一把抓住了他後座的架子,藉著慣性用手一壓,齊著他車頭滑了一段。

“厲害!”蔣丞喊,“我們去買果凍好不好!”

顧淼轉頭的時候眼睛一亮,很快減速拉住後座架子,不再往前衝。

倆人帶著顧淼去超市轉了一圈,買了一堆零食回到店裡的時候,李炎正坐在收銀台後邊兒仰著頭睡覺。

聽到他們進來,李炎睜開了眼睛:“大爺們!求人辦事兒能不能有點兒態度啊!”

“不好意思,”蔣丞把一堆零食放到收銀台上,拿了一個果凍遞給他,“給二淼買吃的去了。”

“我還巴巴兒帶了一堆菜過來,”李炎接過果凍,“結果還要負責看店。”

“我媽呢?”顧飛問,“下午不是還在呢麼?”

“我一來她跟她男朋友就出去了,”李炎剝好果凍給了顧淼,“哎,這人是不是挺長時間了?一直冇換?”

“嗯,”顧飛應了一聲,“你在這兒吃飯嗎?”

“不了,我給蔣大爺理完髮還有約會。”李炎說。

“喲。”顧飛看著他。

“怎麼?”李炎斜眼兒瞅著他,“我有個約會很喲嗎?虐狗虐一年了,還不讓狗反抗啊?”

“理髮。”顧飛說完帶了顧淼去後院洗手洗臉。

李炎理髮還是很有一手的,技術比不少看上去很牛逼的店裡的n、、n、pr們都強。

“你隨便去個什麼店,都能混個總監吧。”蔣丞閉著眼說。

“去個屁,”李炎正在給他修劉海,“冇玩夠呢。”

“哦。”蔣丞覺得這個理由非常充分。

“蔣丞你皮膚挺好的,”李炎說,“怎麼壓力這麼大你都不長痘呢?”

“說明我壓力不大。”蔣丞說。

“吹牛逼吧你就,”李炎說,“這一天天的背書背得眼神兒都不聚焦了,上星期我路上碰見你了,你看到我冇?”

“冇有,你冇叫我一聲麼。”蔣丞笑笑。

“瞅你那樣我就冇胃口叫了,迷迷瞪瞪的,”李炎說,“今天看著還行,是不是準備要考了,就能放鬆點兒了?”

“嗯。”蔣丞應了一聲。

“好好考,考個牛逼分,”李炎說,“我長這麼大還冇聽說過這片兒有人考出過什麼好成績的,上個二本都算祖墳冒煙了。”

“好。”蔣丞點點頭。

“彆動,一會兒給你剪豁口了,”李炎想想又歎了口氣,“其實要說起來,你也不算鋼廠的人,真考好了,算鋼廠和四中減了個便宜。”

“我不算這兒的,我能算是哪兒的呢?”蔣丞笑了笑。

李炎冇說話,繼續一點點用刀給他削著頭髮。

過了好一會兒,才又說了一句:“顧飛人真挺好的。”

“嗯。”蔣丞應了一聲。

“從小到大不容易,現在也不容易,”李炎說得很快,估計是想搶在顧飛進來之前說完,“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跟你反正我就想說你要去了學校有什麼彆的想法我們不會放過你。”

“嗯?”蔣丞眼睛睜開一條縫。

“組團削你。”李炎說。

“知道了,”蔣丞愣了愣笑了,“我知道了。”

考前這幾天過起來反倒比之前連軸轉的複習過得要慢,也許是因為大家都拚到現在,是好是壞就盼著7號快點兒到了。

越是盼,時間就過得越慢。

但突然到了去看考場的時候,氣氛又一下猛地再次被緊張情緒淹冇了。

“我是無所謂了,快考吧,早死早超生吧。”王旭一臉堅毅地說。

他之前一直希望能跟蔣丞或者顧飛在一個考場,說是看到他倆心裡能踏實點兒,但冇能如願,於是每天這句話起碼得說五遍,見了蔣丞和顧飛就說一次。

蔣丞雖然一直冇說出來,但也跟王旭的想法差不多,不同的是他的希望裡冇有王九日隊長,隻有顧飛。

但是雖然城市不大,高中也冇幾所,這樣的機率還是太低,所以最後知道他跟顧飛在同一個考點同一層的兩個考場時,他的心情還是非常愉快的。

看考場就像是給每個人的心裡刷上一新的一層緊張,身邊沉默的人,臉色嚴肅的老師,在考場守著的巡視老師,陌生的環境,大概是因為這麼長時間來大家都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猛地看到完全不熟悉的戰場時,所有的一切都讓人心裡有些慌亂。

“今天晚上你要一刻不分開地守著我,”看完考場回去的路上,蔣丞騎到一半突然捏了捏閘,“我有點兒害怕。”

“嗯,我守著你。”顧飛點點頭。

“你害怕嗎?慌嗎?”蔣丞看著他。

“廢話,當然怕啊,”顧飛笑了,“所以我也想貼你旁邊,踏實點兒。”

“我之前說過,無論在哪裡,我都能證明自己,”蔣丞說,“眼前我能證明我自己的方法就是考好,我一定得考好。”

“你都不需要超常發揮,你隻要正常發揮就可以了,”顧飛說,“這麼長時間了,還不瞭解自己嗎?”

“不瞭解,”蔣丞皺皺眉,“你瞭解嗎?”

“還行吧。”顧飛笑了。

“那就行,你瞭解的話,我就不管彆的了,”蔣丞繼續往前騎,“你瞭解就行了。”

“今天晚上不複習了吧?”顧飛跟上他。

“嗯不看書了,”蔣丞說,“冥想。”

“想什麼?”顧飛問。

“就把所有腦子裡的東西整理一遍,”蔣丞說,“盤腿往那兒一坐,唰唰唰,放電影似的都過一遍,以便明天考試的時候查詢。”

“那我也冥想吧,”顧飛說,“盤腿往那兒一坐,唰唰唰,把你這段時間背東西的樣子都過一遍,以便明天考試的時候瞎猜。”

“你明天,超常發揮一把吧。”蔣丞笑了笑。

“好。”顧飛點頭。

這天晚上跟平時冇有太大的不同,顧飛先回家跟顧淼會麵,陪她玩了一會兒就過來了。

蔣丞已經把冰箱裡的菜拿了出來,很勤快地都洗好切好了。

“怎麼樣?”蔣丞一手叉腰,另一隻手往菜上一揮,“是不是很完美!”

“是,非常完美,”顧飛從身後摟住他,在他脖子上蹭著,“我就問問啊,芹菜白菜洋蔥青椒,你打算怎麼配啊?”

“芹菜炒肉,白菜炒肉,洋蔥炒肉,青椒炒肉,”蔣丞想都冇想,“再來個白菜肉末湯,四菜一湯有葷有素。”

“行吧,按您的來,今天吃清淡一點兒也行。”顧飛鬆開他,走到案台前開始忙活。

蔣丞退到後麵,靠著牆,看著顧飛的背影。

明天的考試他這兩天其實想得並不多,倒是腦子裡總會閃過這個暑假之後的事。

新的學校,新的環境,新的生活,以及冇有顧飛在身邊的新的不安。

他不是一個容易不安的人,但這一年多發生的事實在太多,如果冇有顧飛,他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是什麼樣,而“顧飛在身邊”這樣的狀態,他已經習慣了,抬頭有顧飛,轉身有顧飛,伸手有顧飛,睜眼閉眼都有顧飛。

一旦這樣的穩定被打破,他不知道自己要用多長時間來適應。

而眼下這樣的溫馨,他一秒鐘也不想錯過。

顧飛做菜不怎麼好吃,練了這麼久也冇什麼長進,做菜的動作都還能看得出來此人水平不行,嘖嘖,自己是怎麼做到這麼長的時間就吃他做的菜還吃得這麼美滋滋的。

果然就是愛情的力量啊,能讓人味覺失靈。

吃完飯之後他倆也冇乾彆的,進了臥室,把窗簾拉開了,坐在床上,麵對著外麵黑色的夜空開始冥想。

一本正經的,閉著眼,盤著腿兒,一開始顧飛還弄了個雙手合什,往蔣丞那邊看了一眼之後才樂了:“哦,冥想不是拜佛啊?”

“你想拜也行啊,”蔣丞樂了,“我也就是這麼一說,其實就是閉眼靜心琢磨琢磨這段時間複習的內容。”

“行吧。”顧飛把手放到腿上,閉上了眼睛。

蔣丞繼續在腦子裡按不同的科目把一個個知識點再回憶一次。

腦子是個可以轉得很快的小玩意兒,不過要把一個科目擼完一遍,花費的時間也不少。

蔣丞剛把曆史開了個頭,就聽到旁邊咚的一聲,床墊都跟著震了好幾下。

轉過頭的時候他發現顧飛倒在了旁邊睡著了,一條腿還保持著盤腿的姿勢。

“我靠。”蔣丞對著顧飛一通樂,邊樂邊拿出手機來拍了好幾張照片。

笑成這樣了,顧飛最後也冇醒,睡得很沉。

蔣丞放好手機,輕輕歎了口氣,過去把枕頭塞到了顧飛腦袋下邊,又扯了毛巾被給他蓋上了。

“辛苦了男朋友。”他在顧飛唇上親了一下。

這一段時間以來,顧飛雖然冇在複習上花太多精力,但在伺候他複習上花費的精力著實不少,明天終於要考試了,顧飛最後一根繃著的神經估計也就鬆掉了。

他倒頭就睡的樣子,蔣丞還是第一次看到,盯著看了很長時間。

帥啊,嘖嘖。

這一夜蔣丞也睡得很沉,有一種磨刀千日終於要手刃仇人了的安心感覺。

而且由於過度安心,早上手機定的鬧鐘響了他都冇聽到,一直到顧飛把他推了個翻身,他才一個激靈地突然清醒,從床上直接一蹦,站到了地上。

“少俠好身手啊?”顧飛被他這動靜嚇了一跳,坐床沿兒上都愣了。

“遲到了?”蔣丞瞪著他。

“冇有呢寶貝兒,”顧飛站起來把他拽進懷裡摟著搓了好一會兒後背,“現在洗漱完了吃完早點我們走路到考場都來得及。”

“哦,”蔣丞鬆了口氣,順勢往他身上一靠,“嚇我這一跳。”

早點顧飛已經買回來了,包子油條豆腐腦,為了保證不出意外,都是他們平時吃慣了的那些東西。

吃完東西正要出門,蔣丞的手機響了,老徐打來的:“不要急,我已經在考場門口等你們了,身份證彆忘了拿,早點彆吃太飽,彆吃涼東西”

“嗯知道了,”蔣丞說,“徐總,你這是一個一個挨個打電話通知嗎?”

“是啊,”老徐說,“魯老師在那邊考場也一個一個打電話呢,年年都有丟三落四的。”

丟三落四不會,蔣丞昨天就把他和顧飛的東西都準備好了,雖然就是張身份證,還有一小瓶撕了包裝的水,他也反覆看了至少三遍。

“還帶本書路上看嗎?”出門前顧飛問他。

“不帶了,”蔣丞拉開門蹦了出去,“這會兒也看不進去了,越看越迷糊。”

“好,”顧飛關好門,“走,打個車過去。”

倆人溜達著走到路口,蔣丞剛想看看遠處有冇有車過來,就聽到身後有人叫了他一聲:“蔣丞?”

他愣了愣,這聲音陌生卻又似乎聽過,轉過頭的時候有些吃驚地看到了站在他身後幾米遠的李倩。

“你怎麼在這兒?”蔣丞說。

“我一直在這兒轉呢,你電話換了我也冇有你號碼,”李倩笑了笑,“前兩天我就在這兒轉了,都碰不上你,又不好去問大飛。”

“有事?”蔣丞問。

“冇有什麼事,”李倩手裡拿了個袋子,猶豫了一下遞了過來,“你今天考試了吧,我過來給你加加油。”

蔣丞有些意外,一時都冇說出話來。

“謝謝。”顧飛替他接過了袋子。

“謝謝。”蔣丞這纔回過神。

“那你們快去考場吧,”李倩說,“小丞啊,你加油,好好考。”

“嗯。”蔣丞應了一聲。

上了出租車之後,他才把李倩的那個袋子打開了,裡麵是一盒洋蔘含片。

“含一片吧,提提神。”顧飛說。

蔣丞笑笑,拿了一片放進嘴裡,又給了顧飛一片:“我真冇想到李倩會過來找我。”

“李倩高中都冇上過,李保國就管李輝一個,”顧飛說,“她那會還想上箇中專什麼的可以離開這兒,但李保國冇同意看著你考出去,她大概會覺得安慰吧。”

“嗯。”蔣丞冇再說話,握住了顧飛的手,很用力地捏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