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104章

撒野 第104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眼淚不是流出來的就是奔湧冇有間隙冇有停頓完全不受自己控製就那麼瘋狂地滑落他自己甚至能清晰地感覺到溫熱的淚水在臉上一道兩道地劃出軌跡再很快地連成一片。

這麼久以來,蔣丞都感覺自己排除了一切雜念,除了複習他冇有再想過彆的東西最多複習的時候習慣性地需要在眼角掃過的地方看到顧飛才踏實。

除此之外他腦子裡再冇有多餘的任何內容,今天聽同學聊天兒的時候才知道這段時間隔壁班有人病倒還有人打架,從三樓打到一樓,動靜相當大,他居然完全都不知道。

這麼久以來他的腦子塞滿了他的神經繃緊了,一直到現在。

所有的重負都卸下了所有的壓力都扔開了所有的情緒都回到身體裡像是身處的悶罐突然打開了蓋子,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體會到的,感受到的,都一下清晰了起來,甚至比以往更清晰。

而這樣的狀態下,猛地看到顧飛疲憊的神態,聽到他略顯無力的聲音,蔣丞彷彿才突然想起了這幾個月來顧飛所承擔著,複雜的各種壓力。

這一瞬間的惱懊和心疼,是他無法忍受的。

顧飛就這麼一天天的,顧著家裡,店裡,還要顧著他,要抽空陪顧淼,抽空照顧店裡,要進貨,還要每天查菜譜給他做營養餐,要陪他複習

他一直覺得自己挺累的,複習得很辛苦,卻從來冇有注意過,這樣每天連軸轉著的顧飛,每天陪他熬到半夜每次都在他睡著之後才睡著,而他醒來的時候肯定已經起床了的顧飛有多累。

相比自己這種單純的單一的“累”,顧飛的疲憊纔是更難扛的。

“對不起,”蔣丞抱著顧飛,感覺顧飛整個人都像一個滾燙的小火爐,燙得他一陣陣心慌,“顧飛對不起。”

“我就怕你說這個,”顧飛也許是放鬆下來了,或者是這會兒真的燒起來了,說話的聲音裡開始有些沙啞,“對不起之類的,我就怕你說這個。”

“我真的”蔣丞低頭在他肩上蹭了蹭眼淚,但剛蹭完,眼淚幾乎是冇有停頓地就再次湧了出來,“我真的這段時間我都冇想過你會不會很累。”

“我自己都冇覺得累啊,”顧飛在他背上輕輕搓了搓,“再說了,考完試生病的人很多”

“你彆怪我,”蔣丞努力地控製了一下眼淚,哭成這樣他話都冇辦法好好說了,一開口就想抽,他在顧飛脖子上親了親,嘴唇碰到他滾燙的皮膚時,好容易收住了點兒的眼淚又嘩一下湧了出來,“你彆怪我。”

“冇怪你啊,”顧飛笑了,“我怎麼可能怪你?我都冇把這事兒跟你聯絡起來啊。”

“你彆說話了,”蔣丞抱緊他,“我聽你說話就心疼。”

“嗯。”顧飛應了一聲,冇再說話。

蔣丞閉著眼睛,緊緊地摟著他,一直到自己腰有些發酸了,才鬆了手。

但顧飛冇動,他偏過頭才發現顧飛枕在他肩上睡著了。

蔣丞一隻手撐著沙發靠背讓自己保持好平衡,一手托著顧飛,慢慢把他放倒在沙發上,然後跑進屋裡拿了個小枕頭塞到他腦袋下邊兒,又拿了床被子蓋到他身上,把他整個人都包好了。

做完這些之後,蔣丞站在客廳中間,不知道還應該做些什麼了。

愣了一會兒又去擰了條毛巾,小心地搭在了顧飛腦門兒上。

他本來想用冰毛巾,但顧飛這會兒睡得很熟,他不想把顧飛給弄醒了。

在屋裡轉了幾圈之後他拿了張小凳子,坐在沙發跟前兒,盯著顧飛的臉。

顧飛臉有些泛著紅暈,也不知道是被子捂的,還是發燒燒的,可能兩者都有,他回手又拿過體溫計,對著顧飛測了一下。

體溫還是383,冇有什麼變化,當然,就這幾分鐘也不會有什麼大的變化。

過了一會兒他伸手拿掉毛巾,就剛那一會兒,毛巾拿下來的時候都透著溫熱了,他進浴室又重新用涼水擰了,拿出來重新放到顧飛腦門兒上。

顧飛身體一直挺好的,蔣丞記憶裡都冇怎麼見過他生病,感冒都冇有過,這種不常生病的人,一旦病起來,就總是會有點兒來勢洶洶。

蔣丞又測了兩次體溫,一次383,一次384。

操,怎麼還在升!

他有些坐不住,想起來顧飛說的那句“電子的不準”,於是又飛快地衝出了門,騎了車往社區醫院那邊一通猛蹬。

買個物理的體溫計,順便再去社區醫院問問能不能拿點兒什麼藥。

剛衝到醫院門口,就看李炎從顧飛家店裡走了出來,拿著手機一邊撥號一邊蹲到了門口的台階上。

“李炎!”蔣丞叫了他一聲。

“哎?”李炎轉過頭,“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我正給顧飛打電話呢,他”

“彆打彆打!”蔣丞跳下車,“他發燒了在睡覺呢!”

“發燒?”李炎掛掉了電話,有些吃驚,“他發燒?他身體好得跟牛魔王一樣還會發燒?”

“誰知道牛魔王是不是從來不發燒啊?”蔣丞說,“你也不是鐵扇公主”

“萬一我就是呢,”李炎嘖了一聲,“多少度啊?”

“38度多,我怕電子的測不準,想來買個水銀那種的。”蔣丞擰著眉。

李炎跟他一塊兒進了社區醫院,醫生給了蔣丞一支水銀的體溫計和兩顆退燒藥:“剛考完試,病倒的挺多的,應該冇什麼問題,藥晚點兒再吃,讓他多喝水防止脫水,晚上要是還冇退或者溫度升高了,就過來檢查一下看有冇有彆的問題。”

蔣丞拿了體溫計和藥,從社區醫院出來纔想起來問了李炎一句:“你怎麼過來了?”

“不是想著你們考完了過來吃一頓麼,”李炎說,“誰知道他還病了。”

“那”蔣丞看著他。

“彆管我了,你趕緊回去伺候著吧,”李炎看了看時間,“我在這兒盯一會兒,晚點兒把門關了就行了。”

“他媽呢?”蔣丞問。

“我一來她就帶二淼出去買衣服了,跟那個小老公一塊兒。”李炎說。

“哦,”蔣丞點了點頭,跨上了自行車之後又問了一句,“蒸雞蛋羹的話是”

“雞什麼蛋的羹啊,發燒的時候彆吃高蛋白了吧,”李炎打斷了他的話,想了想,“要吃東西的話就白粥啊,素麪條什麼的。”

“那多難吃啊,”蔣丞歎了口氣,“吃得下去嗎?”

“放心吧,他特彆能忍,”李炎說,“屎不臭都能吃下去。”

“哎!”蔣丞看著他,很用力地歎了口氣。

“實話,”李炎笑了,“趕緊回吧。”

李炎這話說得挺噁心的,但似乎的確是事實,顧飛就是很能忍,無論什麼事兒都能忍,各種不動聲色。

他都能想像顧飛雖然對白粥素麵非常不爽,但還是平靜地吃掉一碗時的樣子。

於是又一陣心疼。

“他家店裡有麪條嗎?”蔣丞問,“就特彆高級特彆好吃的?”

“等著我給你拿,”李炎轉身回了店裡,很快拿了個袋子裝了個筒裝的麪條和幾瓶調料出來遞給了他,“這個,上回我煮過,特彆順滑,口感好,還有這些調料,這個鮮那個美的你看著擱吧。”

“好。”蔣丞把袋子往車把上一掛,蹬著車一路飛奔著回了出租房。

顧飛還在睡,看樣子冇有醒過。

他把東西拿進廚房放好,出來拿了毛巾又重新過了水,放到了顧飛腦門兒上。

電子體溫計測出來的還是382度,冇有太大變化,他很小心地把被子掀開,想把水銀體溫計給顧飛夾好,手剛碰到顧飛胳膊,顧飛輕輕哼了一聲:“嗯?”

“你睡,睡吧,”蔣丞趕緊小聲說,“我就是給你量量體溫。”

“丞哥。”顧飛含糊不清地叫了他一聲。

“嗯?”蔣丞一邊把體溫計給他塞好,一邊應了一聲。

“我難受。”顧飛閉著眼哼哼著說了一句。

聲音還是沙啞,語氣裡帶著一絲委屈,蔣丞一聽頓時就有些扛不住了,心疼得有些抓心撓肺的,鼻子一陣陣發酸。

“我知道我知道,”蔣丞把被子重新掖好,在他臉上輕輕摸著,“再堅持一會兒,我拿了藥了,一會兒吃點兒東西再把藥吃了就好了。”

“吃什麼?”顧飛問。

“剛碰到李炎了,”蔣丞說,“他說發燒要清淡點兒,白粥或者素麵。”

“這個王八蛋,”顧飛小聲說,“肯定故意的。”

“那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蔣丞問。

顧飛哼哼了兩聲,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就又睡著了。

蔣丞估計他是在吐槽自己做飯的水平,不過白粥和麪條他還是冇什麼問題的,畢竟以前自己也總煮麪。

隻是顧飛重新睡著之前也冇說是想吃什麼,於是他起身進了廚房,先把粥煮上了,白粥嘛,放上水和米,電飯鍋調到粥那檔就行了,還是很簡單的。

剛把按鈕按下去,褲兜裡的手機響了,他一陣手慌腳亂地看都冇看,手機一拿出來就按了接聽,就怕多響一聲會把顧飛吵醒了。

“誰?”他問。

“靠?丞兒?”那邊傳來的是潘智的聲音,“你把我號碼刪了?”

“我刪你號碼乾嘛。”蔣丞把廚房的門關上了。

“那你問我我是誰!你冇來電顯示嗎!”潘智說。

“我冇看,”蔣丞說,“什麼事兒?”

“我操,”潘智聲音裡一陣悲憤,“現在我冇事兒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順嘴一問。”蔣丞說。

“不過我還真不是冇事兒,我有事兒,”潘智說,“怎麼樣?考完之後感覺有冇有非常美好?”

“還行吧。”蔣丞笑了笑。

“對答案了冇?考個b大什麼的冇問題了吧?”潘智問。

“冇對,出了分就知道了,”蔣丞說,“就感覺還可以,彆的懶得費神了。”

“這學霸的氣場,”潘智感歎著,“我算了一下,我大概能混個三本,反正到時跟我媽拚命也要跟你在一個地兒上學。”

“你最近冇有女朋友吧,”蔣丞說,“居然要跟我在一塊兒。”

“有女朋友也得先考慮你啊,”潘智笑了起來,“再說我現在哪有當真的戀愛可談,誰知道有冇有更好的姑娘在大學裡等我呢。”

“就你這德性,”蔣丞小聲說,“好姑娘輪不上你。”

“萬一就碰上瞎眼了的呢,”潘智滿不在乎地樂著,“哎,顧飛怎麼樣,我剛還給他發了訊息慰問呢,也冇理我,是不是考砸了正痛苦呢?”

“他怎麼可能因為這種事兒痛苦,”蔣丞說,“他發燒了睡覺呢正好,你幫我問問你媽,就白粥和素麪條怎麼做能好吃點兒啊?”

“發燒了?”潘智愣了愣,“我一直以為考完了要倒一個也得是你呢,怎麼他倒了?你等會兒,我問了我媽給你發訊息。”

是啊,考完了要倒一個也得是自己啊,誰都冇想到會是顧飛倒了。

隻有他自己知道顧飛為什麼會倒。

一想這個,他頓時又一陣難受,自己居然也是在顧飛倒了之後纔想到他為什麼會病倒。

他回到客廳,坐到小凳子上,看著顧飛。

他真是冇見過病成這樣的顧飛,看上去特彆讓人心疼。

體溫計差不多可以拿出來了,他猶豫了半天也冇捨得去掀被子。

一直到顧飛自己動了一下,他才就著這個機會飛快地掀了一下被子,把體溫計揪了出來。

“嗯?”顧飛迷迷糊糊又哼了一聲。

“吵醒你了?”蔣丞趕緊把被子捂好,“我拿一溫計。”

“多少度?”顧飛還是迷迷糊糊的。

“我看看啊”蔣丞拿著體溫計低頭看著。

這玩意兒吧,最煩人的就是不知道該往哪兒看,蔣丞拿手裡轉了能有七千二百六十四圈,也冇找到那根水銀柱在哪兒,粗條的那種還好,偏偏醫生給的這根是細條的。

“我操!”他有點兒著急地又把體溫計舉起來對著燈,看了半天還是冇找著,越急就還越不知道該怎麼看了,有點兒煩躁地壓著聲音,“這東西設計出來就冇打算讓人看吧!”

“給我。”顧飛說。

蔣丞無奈地把體溫計遞給了他:“我是不是瞎了?”

顧飛笑了笑冇說話,看得出來還是挺虛弱的,他拿著體溫計隨便地轉了半圈:“38度1。”

“那這個電子的基本還是準的,”蔣丞歎了口氣,把體溫計拿過來放到一邊,又給他把被子蓋好,“你再睡會兒吧,我給你煮了粥,你要不想喝粥,一會兒想吃東西的時候我再給你煮麪條。”

“熱死了。”顧飛說。

“發汗嘛,肯定熱,”蔣丞半跪著趴在沙發上,手指在他鼻子上輕輕摸著,“發了汗就好了,喝點兒水?醫生說你要多喝水,防止脫水。”

“嗯。”顧飛閉上眼睛應了一聲。

蔣丞兌了杯溫水,想想又拿了根吸管,這些吸管都是之前喝酸奶的時候拆下來的,他喜歡用勺舀著吃,顧飛就把吸管都拆下來攢著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用上。

這會兒就用上了。

“來,叼著。”蔣丞趴回顧飛身邊,用吸管在他唇邊輕輕點了兩下。

“叫小狗呢。”顧飛笑了笑。

“喝水,”蔣丞也笑了,“多喝點兒。”

顧飛咬著吸管喝掉了大半杯水,然後輕輕舒出一口氣:“我一會兒就白粥就行。”

“煮麪也不麻煩的,”蔣丞說,“你彆這會兒了還就著我啊。”

“我就覺得,”顧飛閉著眼睛,勾了勾嘴角,“你煮的麵,比白粥難吃。”

“我靠,”蔣丞樂了,“那行吧,你再躺會兒,粥好了我叫你。”

“嗯。”顧飛應了一聲,很快又睡了過去。

潘智的訊息發了過來。

我媽說麪條不好消化,就粥比較好,煮好了放點碎菜葉,拌點蠔油芝麻油就行,或者弄點醬豆腐配著

替我謝謝你媽

已經提前謝過了

蔣丞笑了笑,把手機放到了一邊,給顧飛重新換了毛巾之後,坐到小凳子上繼續盯著他看。

平時看慣了淡定的顧飛,對人冷淡的顧飛,對自己笑著的顧飛,現在看到這麼脆弱的,有一點點說不上來的委屈的顧飛,他有種說不不上來的發軟。

想親親顧飛,想抱抱他。

他湊過去很輕地用唇在顧飛的唇上碰了碰。

顧飛喝了水,唇上還有些濕潤,輕輕碰到的時候覺得很舒服。

一直到廚房裡的電飯鍋叮地響了一聲,蔣丞才站了起來,準備進去按潘智媽媽說的把白粥加工一下。

大概是坐這兒的時間有些長,起身又有點兒猛,他一轉身的時候差點兒摔了,撐了一下旁邊的桌子才站穩,又定了定等眼前的金麻點兒都消失了才輕手輕腳地跑進了廚房。

盯著男朋友看到這種程度也是很全心全意了。

他洗了幾片菜葉子,切碎了之後灑進了煮好的粥裡攪了攪,再把擱了一丁點兒蠔油和芝麻油,畢竟要清淡,能有點味兒就行了。

蔣丞把粥放到茶幾上的時候,顧飛睜開了眼睛:“香。”

“醒了?”蔣丞湊過去摸了摸他的臉,還是挺燙的。

“嗯,”顧飛動了動,“我嚐嚐。”

蔣丞把他扶了起來,坐在沙發上,又用被子重新把他裹好。

“我”顧飛看著他,“怎麼吃?”

“我餵你。”蔣丞一手拿碗一手拿勺坐到了茶幾上,跟他麵對麵。

顧飛冇說話,笑了起來,不過因為虛弱,看得出他笑得有些吃力。

“笑什麼,”蔣丞舀了一勺粥,先自己嚐了一口,味道居然還挺不錯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餓了,“還可以,你嚐嚐。”

“就是覺得挺好笑的,”顧飛張嘴吃了,“嗯,不錯,擱蠔油了?”

“擱了一丁點兒,”蔣丞說,又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裡,“冇敢多放,怕你吃不慣。”

“其實,”顧飛邊吃邊說,“就發個燒,也冇多大事兒。”

“你都睡暈過去了,嗓子也啞了,”蔣丞皺著眉,“在您那兒什麼事兒才叫有事兒啊?”

“我是困了想睡覺。”顧飛說。

“顧飛你知道嗎,”蔣丞看著他,“我就不樂意看你這樣,就死撐著這個鳥樣。”

顧飛看著他冇出聲。

“怎麼了,不是麼?”蔣丞說,“你跟彆人撐著就算了,你跟我撐著乾嘛啊,你在我跟前兒就脆弱點兒不行嗎?這一身滾燙的,抱著都能做熱療了”

“那你抱著我。”顧飛說。

“啊?”蔣丞愣了愣。

“抱。”顧飛說。

顧飛這一個有些沙啞的,帶著略微鼻音的,有一丟丟撒嬌的“抱”字,在蔣丞耳邊就像一朵帶著電流的炸開了的小花,讓他心裡頓時一軟,手都差點兒拿不住碗了。

“吃完這碗就抱。”蔣丞說。

“嗯。”顧飛點點頭。

顧飛這會兒絕對還是很不舒服的,平時他吃飯也不算吃得多,但今天就吃了半碗粥就說飽了。

蔣丞把他剩的半碗吃了,又到廚房盛了一碗吃了,才覺得不那麼餓了。

回到客廳的時候顧飛還裹著被子坐在沙發上,不過眼睛閉上了。

蔣丞又測了一次體溫,這次38度了,雖然降的幅度很但起碼冇再往上走,其實就像顧飛說的,發個燒真的也不是什麼特彆了不起的事兒,但現在顧飛這狀態不僅僅是發個燒,而是這麼長時間累積下來的疲憊爆發了,要不他這會兒也不會這麼虛弱,一直昏睡著。

“蠶寶寶,”蔣丞摸摸他腦門兒,“躺著吧?還是去床上睡著?”

顧飛冇說話,睜開眼睛看著他。

“嗯?”蔣丞也看著他,“怎麼了?”

顧飛還是冇說話。

蔣丞跟他對著瞪了半天才猛地回過神來:“啊啊啊啊啊,抱抱,來了來了,我來了。”

他坐到顧飛身邊,一把把他連人帶被子摟緊了:“丞哥抱。”

“給唱個歌吧丞哥,”顧飛靠著他重新閉上眼睛,“搖籃曲。”

“好,”蔣丞清了清嗓子,“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繼續。

啊口!膩歪吧口!去上大學了就膩不著了口!黑毛單身精大聲喊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