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136章

撒野 第136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蔣丞覺得出門不帶行李挺好的,因為冇有東西可收拾,也就不會在這個過程中提前感受到分彆的氣氛。

顧飛去前台要了個袋子,把燒瓶裝好放進了包裡,就冇什麼可收拾了。

“我內褲呢?”蔣丞進廁所看了看,昨天洗了晾著的內褲不見了。

“我包裡,”顧飛說,“已經乾了。”

“跟燒瓶放一塊兒吧,”蔣丞說,“一會兒彆忘了拿。”

“一條破內褲。”顧飛看著他。

蔣丞也看著顧飛:“冇破。”

顧飛冇說話,就嘖了一聲。

“想說什麼就說。”蔣丞也嘖了一聲。

“你穿了我的呢。”顧飛說。

“……哦,”蔣丞低頭扯開自己褲腰看了一眼,“你就這一條內褲了是吧,給我了就冇了?”

“嗯。”顧飛點點頭。

“以後一千塊彆隨便給人充卡買大五花,”蔣丞一臉憂傷地說,“好歹先把內褲買了。”

“你怎麼還記著那一千塊啊。”顧飛笑了。

“一千塊啊,”蔣丞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下,“得有這麼厚了。”

顧飛歎了口氣,把他倆手指頭往一塊兒捏了捏:“這麼厚,你那個得有一萬了,我以前真冇發現你目測能力是這樣的。”

“說明我視錢財如粑粑,”蔣丞說,“走吧,冇落東西了吧?”

顧飛看著他,冇有說話。

蔣丞迅速指著他:“你彆肉麻啊。”

“嗯。”顧飛樂了。

送顧飛去車站,這是第二次。

大概是因為這次出現得太突然,蔣丞一直都冇回過神來。

在地鐵上站著了,他才猛反應過來,顧飛要走了。

昨天下午纔到的今天上午就要走了。

這一瞬間湧上來的不捨讓他頓時有點兒不能忍,盯著車窗上映出的自己和顧飛的影子出神。

“五一我來看你吧,”顧飛說,“說不定到時能把二淼帶出來了。”

“好啊,”蔣丞轉頭看著他,這句話還是讓人心定,“不過二淼能那麼快就有那麼大進步嗎?”

“也許吧,許行之說我給了二淼很多負麵的暗示,”顧飛笑笑,“也許我不再……那樣了的話,她也能感覺到。”

“嗯。”蔣丞點點頭,有種隱隱的興奮,期待,期盼,有希望是最舒心的事,特彆是兩個人都能盯著希望。

下了地鐵,往車站裡走的時候,身邊拖著行李來來往往的人很多,蔣丞輕輕歎了口氣,雖然他跟顧飛之間還是會有微妙的感覺,但在即將分彆的時候,那種強烈地想跟他一塊兒上車的衝動還是一點兒都冇變。

跟以前一模一樣。

顧飛伸了手過來,抓住了他的手,然後一塊兒揣進了兜裡。

“你一會兒出去的時候知道怎麼走嗎?”顧飛問。

“知道,”蔣丞說,“還能總分不清麼。”

“那你知道來接站的話在哪兒接嗎?”顧飛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蔣丞笑了笑,“我可以找個地兒呆著,你過來找我就行。”

“也對。”顧飛點頭,捏了捏他手心。

兩個人的手都揣在兜裡,冇多大一會兒就開始發熱,掌心也開始出汗,但他倆誰都冇有把手拿出來的意思。

越是接近進站口,蔣丞就越有些說不清的慌亂,指尖一直無意識地在顧飛手心裡摳著,發現自己的動作之後他就會停下來,但過不了幾秒鐘,就又開始摳了。

到了進站口,他倆站下了,顧飛把手從兜裡拿出來看了看手心。

“我操,”蔣丞看了一眼,發現他手心裡有兩條特彆紅的道子,“我摳的嗎?”

“嗯,再走兩分鐘估計就要破皮兒了吧。”顧飛笑笑。

“我控製不住,就跟有些人緊張了就想抖腿一樣。”蔣丞拉過他的手,在他手心裡搓了搓,又吹了口氣。

兩個人都冇再說話,不像以前,拖著時間進站的時候,他們多少會找幾句廢話出來說說,但今天,兩個人都很沉默。

明明覺得想說的挺多的,但是又什麼都不想說了。

就這麼愣著吧。

照例是等到廣播裡提醒乘客快上車了,顧飛才說了一句:“我進去了。”

“嗯。”蔣丞點點頭。

顧飛把肩上的包拿下來,從裡麵拿出了那個小燒瓶:“這個你宿舍的人不會說什麼吧?”

“平時的話是不會說什麼的,我的事兒隻有趙柯知道,”蔣丞說,“今天回去就不一定了。”

“嗯?”顧飛愣了愣。

“畢竟我昨天剛跟一位非本校的不知名帥哥在超市門口當眾深情相擁,”蔣丞說,“他們肯定能猜到了。”

“那……”顧飛皺了皺眉。

“冇事兒,”蔣丞拿過裝著燒瓶的袋子,“冇人會說什麼的,我又冇果奔,你進去吧。”

“嗯,”顧飛往前過來摟住他,用力地收了收胳膊,“那我進去了。”

蔣丞點了點頭。

顧飛鬆開胳膊,轉身大步往進站口走進去。

蔣丞想起來忘了交待他一句彆回頭,但想想又覺得或者應該交待一句回頭。

正琢磨著自己到底是想要顧飛回頭還是不回頭的時候,顧飛回過頭看了他一眼。

他衝顧飛揮了揮胳膊。

顧飛轉身繼續往前走,走了兩步又回過了頭。

蔣丞再次揮胳膊。

繼續往前走,再第三次回過了頭。

“你大爺,”蔣丞繼續揮胳膊,“玩我呢?”

這次顧飛冇再轉身繼續往前走,而是一直退著走,走到拐角了才衝他笑著擺了擺手。

蔣丞揮胳膊:“快滾。”

顧飛從拐角消失之後,蔣丞轉身離開了進站口。

這次他很順利地就順著路走了出去。

回學校的路上他收到了顧飛的訊息。

-開車了

-嗯,我快到學校了

-那我睡會,你回學校也補補瞌睡吧

-好的

回學校是補不了瞌睡的,蔣丞拎著燒瓶回到宿舍的時候,宿舍裡三個人居然全在,他推門進去,三個坐在電腦前的人同時轉過了頭。

“錢。”趙柯把椅子往後一蹬,回頭向魯實和張齊齊伸出了手。

魯實和張齊齊一人掏出二十塊錢放到了他手裡。

“怎麼個意思?”蔣丞看著他們。

“我說你中午之前會回來,”趙柯說,“他倆說你得明天下午纔回。”

“你們很有樂趣啊。”蔣丞笑了。

“給,”趙柯拿了二十放到了他桌上,“一人一半。”

“……謝了啊。”蔣丞說。

“柯啊,”魯實看著趙柯,“你是怎麼判斷的?”

“因為他冇有換洗衣服啊,”趙柯說,“他平時多講究,倆晚上不換內褲他肯定受不了。”

“你真……”蔣丞看著他,“瞭解我啊。”

“還行吧。”趙柯說。

“那我不能去買一條麼?”蔣丞說。

“你上月剛買了四條,”趙柯說,“按你平時摳門兒的程度來看,應該不會又花十幾塊買一條,直接回來拿比較劃算。”

“滾蛋,”蔣丞笑了半天,“我有這麼摳麼。”

“有啊。”趙柯點頭。

“走,我也有不摳的時候,”蔣丞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我請你們吃烤肉吧。”

雖然有點兒捨不得,但他還是打算按顧飛的安排,請同學去吃烤肉,畢竟一個宿舍這麼長時間,大家處得一點兒矛盾都冇有,相互之間也很照顧,挺難得的。

“你不是回來拿內褲的嗎?”張齊齊問。

“吃不吃烤肉?”蔣丞看著他。

“吃。”張齊齊馬上站了起來。

兩個車站,每次都能形成鮮明對比。

從繁華到落寞,連溫度都猛地降了下去,顧飛走出車站的時候拉了拉衣領,轉頭看了看車站。

其實他來車站的次數並不多,在蔣丞出現之前的十幾年裡,他冇有需要接送的人,也冇可以去的地方。

幾次短途的旅行他也都選擇的是大巴,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仔細地看著這個車站。

從本地的新聞裡能知道,車站大概這麼幾十年裡就翻修過兩次,一次是加蓋候車區,一次是擴寬站前廣場。

除此之外,車站就一直是這樣了。

他站在廣場中間,盯著這座一眼過去都不用加上全部餘光就能看完整的火車站。

心裡有些情緒在翻湧,從來冇有過的情緒。

“哥們兒要車嗎?”旁邊停著的一輛車裡探出一個腦袋問了一句。

顧飛搖了搖頭。

“我們這兒去哪兒坐公交可不方便,打個車多好,”腦袋說,“不繞你道,放心吧。”

“公交車到我家那條街停。”顧飛說。

“本地人啊?”腦袋一聽他說話就愣了愣,然後嘖了一聲,“看著不像……你是多少年冇回來了嗎?這破車站盯著看半天。”

“啊。”顧飛應了一聲,冇再說彆的,轉身走了。

公交車的確是能到他家店鄰著的那條大街,中途都不用倒車。

顧飛從車上跳下來的時候,看到了正踩著滑板站在路邊的顧淼,估計是李炎過來了,看得出顧淼的頭髮被剪短了。

不過今天顧淼的情況和平時不同,今天她不是一個人,她跟前兒站著個小姑娘,正跟她說著什麼。

顧飛走過去,倆小姑娘都冇看到他。

“可大了,”那個小姑娘挺興奮地說著,“你見過嗎?最大的熱氣球,可以上去一百個人,站在一個大筐裡!”

顧淼一臉麵無表情並冇有影響她的熱情,她似乎也不需要顧淼有迴應,自顧自地說著:“然後一點火……就跟點炮仗一樣,嘭!熱氣球就點著了,燒著就往上飛走了,飛得可快了!”

“這麼厲害啊。”顧飛在旁邊說了一句。

“是啊!”小姑娘轉頭看著他,“你冇見過吧!”

“冇有。”顧飛說。

顧淼轉過頭,看到他的時候一踩滑板就衝了過來,然後拉著他就往回走。

“跟這個妹妹說再見,我們回家了。”顧飛說。

顧淼應該是見到他有點兒興奮,拽著他往前蹬著滑板,對他的要求冇有反應。

“二淼,”顧飛拉過她,扳著她的肩,“跟這個妹妹說再見才能走。”

顧淼看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轉過頭看著那個小姑娘,衝她揮了揮手。

“再見!”小姑娘也揮了揮手,轉身蹦著走了。

“她是誰家的孩子啊?”顧飛跟著顧淼往回走,問了一句。

顧淼往對麵街指了指。

“對麪店裡的嗎?”顧飛回頭看了一眼,對街是一排小店,這些店裡無論是貓狗還是孩子,都是放養的。

“糖。”顧淼說。

“糖?”顧飛往兜裡掏了一把,“哥哥今天冇帶糖,一會兒回店裡吃吧。”

“糖!”顧淼看著他,似乎有些不耐煩。

“什麼糖?”顧飛馬上反應過來了,顧淼是在說那個小姑娘,大概是姓唐,但他冇有馬上回答,而是繼續問,顧淼需要不斷地加強表示能力。

“糖!”顧淼很大聲地說。

這個音量讓顧飛有些驚喜,但他還是又問了一句:“哪個糖?”

顧淼憋得臉都有些發紅了,最後指著剛跟小姑娘說話的地方:“糖!”

“她的名字嗎?”顧飛給了她迴應。

顧淼點了點頭。

“哥哥知道了,”顧飛也點了點頭,“下次也這樣說,這樣彆人就都能懂了。”

顧淼冇理他,踩上滑板往前衝了出去。

李炎在店裡,雖然這店現在的老闆是劉立,但李炎每次來的時候都還是往收銀台後邊兒一坐,跟以前一個樣。

“你去看蔣丞了?”看到他進來,李炎馬上盯著他問了一句。

“嗯。”顧飛點頭,拿了張椅子坐到了他旁邊。

“昨天去,今天就回了?”李炎又問。

“嗯,”顧飛應了一聲,“我下午有活兒。”

“活兒可以推後吧,”李炎低聲說,“好容易去一趟,就待一晚上?”

“不推後。”顧飛說。

“為什麼啊?”李炎愣了愣,“我操,不會是又吵了吧?”

“冇,”顧飛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什麼彆的想說的?”

“冇啊,”李炎說,“我還有什麼彆的可說啊,你倆的事兒自己處理,我就問一嘴。”

“就算跟他吵了,許行之也還會繼續給二淼治療的。”顧飛說。

“……我操,”李炎在椅子上蹦了一下,“我發現你這人真挺煩人的啊,我有那個意思麼?”

“我上哪兒知道你有冇有。”顧飛說。

“我冇想過,”李炎嘖了一聲,想想又往他身邊靠了靠小聲說,“不是一路人,上床可以,談彆的太玄幻。”

顧飛看了他一眼。

“真話。”李炎說。

蔣丞的訊息發過來的時候,顧飛和李炎正打算帶顧淼去王旭家吃餡餅。

-書單發到你郵箱了,你收一下看看能不能借到,英語的資料我都去影印了今天發給你,冇有的我也都寫在書單裡了,你去藉藉看

-嗯好的

蔣丞做事永遠都是這麼積極,說了什麼就馬上會行動,多一秒都不會拖。

“你知道市圖書館在哪兒嗎?”顧飛轉頭問李炎。

“什麼館?”李炎看著他。

“市圖書館。”顧飛又說了一遍。

“圖?書?館?”李炎重複了一遍,“我操,圖書館?你問我?我差點兒冇反應過來圖書館是什麼。”

“你能不能爭點兒氣,好歹也是上過學的人,”顧飛說,“成績還比我好呢。”

“我想想,”李炎歎了口氣,“說起來了我就覺得我還是有印象的,在市政府那邊吧,就新城區。”

“這麼遠。”顧飛說。

“乾嘛?”李炎問。

“我……要借書,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顧飛說,“先看看吧,借不著就買。”

“什麼書?攝影書嗎?”李炎問,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吃驚。

“不是,”顧飛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憋了半天才又開口,“是蔣丞給列了個書單,師大中文係的朋友那兒要來的,跟專業相關的書,還有……他的英語資料,他讓我這學期把四級過了。”

李炎半張著嘴看著他,冇有說出話來。

“你這樣我有點兒尷尬。”顧飛伸手抬了抬他下巴,幫他把嘴合上了。

“我操。”李炎好半天才說了一句,然後瞪著前麵,冇有再說話。

一直到快走到王二餡餅了,李炎才轉過頭看著顧飛:“大飛。”

“嗯?”顧飛看了他一眼。

李炎臉上有一種很奇妙的表情,他從來冇見過的,說不清是因為什麼樣的情緒而產生的表情。

“我有點兒激動,”李炎說,“我說不清……”

“啊。”顧飛應了一聲,李炎很少這麼說話,他有點兒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就……挺好的,”李炎點點頭,“非常好。”

顧飛冇說話,拍了拍他的肩。

“你知道這種感覺嗎,”李炎低頭歎了口氣,“我一直覺得,我們這幫人,就這麼在這兒長大,不管小時候有冇有什麼理想……我小學的時候寫我的理想是開飛機,反正不管是什麼吧,就我們這幫人,長大了全都冇理想了,就這麼混一輩子,隨便在哪兒打個工,開個店,誰誰誰展翅高飛了也不是冇有,就是離咱們特彆遠。”

顧飛看著他。

“你懂我意思嗎?”李炎看著他。

“我還冇高飛呢。”顧飛說。

“就那個意思,起飛之前不都要助個跑拍拍翅膀什麼的麼,”李炎說,“我跟你認識這麼久了,都多少年了啊,我冇見過你這樣,真的,我就突然有點兒激動。”

“嗯。”顧飛應著。

“你這名字,總算是冇白叫。”李炎說。

李炎跟他認識的時間很長,雖然他幾乎不會跟李炎談心,但他的事兒,他家裡的情況,李炎都能看到。

顧飛本來冇有多大感覺,他隻是單純地想要跟上蔣丞,學彆白上,書看了一定會有用,不一定非要有什麼具體的改變,人往前走的時候未必會一直數著一二三,但無論多少步,都是一二三累積起來的。

但現在李炎這麼一說,他突然有些感慨。

晚上回到家之後,顧飛把蔣丞給他列的書單,還有中文係都學哪些課程,都整理出來記在了手機裡,明天去圖書館看看能不能借到書。

他把手機放下,拿了相機準備把下午拍的圖導出來處理一下。

坐到電腦前麵之後,他看了看旁邊的一個小鏡框,裡麵是一張破紙條,紙條上是蔣丞同學奇醜無比的那行字。

破紙條下麵還有一張整齊的小紙條,上麵是跟蔣丞同學的字一比宛如書法大家的顧飛同學的字。

這行字是把上麵的醜字給翻譯了一下,以便每次勵誌的時候能一眼就看清。

希望我們都像對方一樣勇敢。

“哥哥要去圖書館,”顧飛說,“圖書館很遠,你冇有去過的地方。”

顧淼抱著貓,仰頭看著他,很認真地聽著他說。

“你想去的話,我就帶你去,”顧飛說,“但是那裡比醫院還要遠,遠很多,知道了嗎?”

顧淼盯著他,過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你想去嗎?”顧飛問,想了想又補充著,“那裡有噴水池,就是你在電視裡看到過的噴水池,還有塑像,知道什麼是塑像嗎?就是……”

顧飛順手拿過旁邊的一本攝影雜誌翻了翻,指著一張銅塑:“這個就是。”

顧淼低頭看著照片。

“你想去看嗎?”顧飛又問。

顧淼冇有見過的東西實在太多,許行之告訴他用這樣的方法對於顧淼來說的確很管用,利用顧淼的好奇心。

顧淼又過了好半天,最後點了點頭。

“好的,”顧飛說,“如果過去了,你不高興,不可以叫,你要告訴哥哥。”

顧淼點頭。

“去把睡衣換了吧。”顧飛說。

顧淼抱著貓跑進了臥室。

“能行嗎?”老媽從自己屋裡走了出來,有些擔心的樣子,“市政府那邊真挺遠的了,我都冇去過。”

“試試吧,”顧飛說,“現在也不強迫她,隻是要她不高興的時候不尖叫,得告訴我。”

因為路程有點遠,顧飛怕顧淼在路上會控製不住還是尖叫,所以冇有帶她打車或者坐公交,而是開了小饅頭。

許行之說過,在這種過程要多跟顧淼說話,分散她的注意力,讓她不那麼緊張,而多說話,也是一種讓顧淼能更好地跟人溝通的方式。

“二淼啊,”顧飛以前跟顧淼說話並不多,顧淼似乎對彆人的話也並冇有什麼興趣,所以他倆之前的交流多數都是最基本的,現在慢慢要找話跟顧淼說,對於他來說還有點兒費勁,“你想丞哥了嗎?”

這話說出來之後,顧飛愣了愣,想想又有點兒好笑。

他冇想到自己會一開口就是蔣丞。

“你跟哥哥一起加油好不好,”顧飛說,“以後我們就可以一直跟丞哥在一起了,可以在一起很久,特彆久,非常久。”

“哈!”顧淼在後麵喊了一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