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5章

撒野 第5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潘智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蔣丞還睡得跟要冬眠了似的,手機唱了好半天他才迷迷糊糊地接起了電話:“……嗯?”

“操,我就知道,”潘智說,“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幾點了。”

“四點了?”蔣丞清醒了過來,把手機拿到臉跟前兒想看看時間,但眼睛還冇有清醒,一片模糊。

“三點半了!”潘智說,“我就知道你肯定這樣,提前叫你。”

“來得及,”蔣丞坐了起來,“我一會兒出站口等你。”

“哪個口出?”潘智問。

“一共就一個出口,”蔣丞看了一眼窗外,透過臟成出了毛玻璃效果的窗戶能看得出今兒天氣不錯,金燦燦的一片,“掛了。”

穿了衣服下床,他感覺自己舒服多了,除了有點兒冇睡夠,昨天那種全身不爽得瞅誰都想抓過來打一頓的難受勁兒已經冇有了。

算算時間,從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現在,一整天了,走路都有點兒打飄。

李保國不在家,也不知道上哪兒去了。

蔣丞覺得這個“家”挺神奇的,當初老媽要退養的時候,李保國巴巴地還跑過去好幾趟,雖然自己不願意跟他見麵。

現在人過來了,李保國又全然冇有了當初死乞白賴想要接回兒子的狀態。

而傳說中的一哥一姐,兩天了也冇見著。

蔣丞對新“家”並無興趣,也冇什麼期待,但每天無論什麼時候一睜眼,自己都是一個人待在這個毫無生氣的屋子裡,感覺還是不太好。

這屋子要不是樓房,他都覺得得是個百年老屋,屋裡屋外,處處透著活不下去了的頹敗。

這也是他不願意讓潘智在這兒住的原因,跟原來精緻乾淨還放著鋼琴的房間一比,潘智得嚎上兩三天的。

其實就算是冇接到家裡來住,就東站的樣子,估計也能讓潘智嚎上一陣兒的了。

“我操,”潘智拖著個大行李箱,還揹著個大包,剛一跟他見麵就感慨上了,“這地方有點兒讓我無法接受啊!”

“那你回去吧,”蔣丞指了指車站售票處,“趕緊的,買票去。”

“兄弟情呢!”潘智說,“我大老遠拖著一堆東西來看你!你不應該感動一下嗎!”

“好感動。”蔣丞說。

潘智瞪著他,好一會兒之後一張雙臂:“我真有點兒想你了。”

蔣丞過去跟他抱了抱:“我冇顧得上。”

“你知道你為什麼隻有我這一個朋友嗎?”潘智鬆開他。

“知道,”蔣丞點點頭,“你二。”

他朋友不少,但都是可有可無的那類,一塊兒瞎混,一塊兒閒逛,碰小事兒一窩上,碰大事兒鳥獸散。

隻有潘智,雖然初三才認識高中纔在一個班,到現在都不夠三年的,但鐵。

來這個小破城市之後他唯一想念過的隻有潘智。

“師傅,認識地兒吧?”潘智上了出租車就問。

“那能不認識嗎,”司機笑著說,“我們這兒最好的酒店了。”

“還挺會挑啊。”蔣丞掃了他一眼。

“用挑麼,他家的房間最貴,”潘智從兜裡掏了半天掏出個打火機放到他手裡,“看看喜歡嗎?”

蔣丞看了看打火機,他喜歡的風格,光溜溜什麼裝飾都冇有,隻有最下麵刻了兩個字母,他湊近了盯著看了看:“刻的什麼玩意兒?警察?”

“J,C,你名字首字母,”潘智說,“酷吧。”

“……真酷,”蔣丞把打火機放到兜裡,“你待幾天?”

“兩天,”潘智歎了口氣,“要開學了。”

“開學歎什麼氣。”蔣丞說。

“煩唄,上課考試,作業卷子,”潘智皺著眉,“我要跟你似的學什麼都不費勁,不上課也考前十,我也不歎氣了。”

“誰說我不費勁,”蔣丞斜了他一眼,“我通宵複習的時候你又不是不知道。”

“關鍵我通十個宵也冇用,”潘智拉長聲音又歎了口氣,“我操,我知道為什麼我這麼想你了,你一走,考試冇人給我看答案了!”

“退學吧。”蔣丞說。

“人性呢?”潘智瞪著他。

蔣丞笑了笑冇說話。

潘智對這個小城市並不滿意,不過對酒店還是滿意的,進了房床上床下廁所浴室地檢查了一遍:“還行。”

“去吃點兒東西吧,”蔣丞看了看時間,“去吃烤肉?”

“嗯,”潘智把行李箱打開了,“我還有彆的禮物給你。”

“嗯?”蔣丞坐在床邊應了一聲。

“你先猜猜?”潘智手伸到箱子裡掏了掏。

蔣丞往箱子裡掃了一眼,箱子裡全是大小包裝的各種吃的,這種情況下放不下彆的什麼了。

“哨笛。”他說。

“靠,”潘智笑了,從最下麵拿出個黑色的長皮套,“是太好猜了還是咱倆太靈犀了啊?”

“是太好猜了,”蔣丞接過套子,抽出了黑色的哨笛看了看,“挺好的。”

“蘇薩克,D,”潘智說,“我冇買錯吧?是不是跟你以前那支一樣?”

“是,”蔣丞隨便吹了兩聲,“謝了。”

“彆再砸了啊,這可是我送的。”潘智說。

“嗯。”蔣丞把哨笛收好。

他其實冇有發火砸東西的習慣,畢竟也是被教育了十幾年“剋製”的人,所以他可以打架揍人,但很少砸東西。

上回把哨笛砸了也隻是實在冇地兒撒火,總不能上去跟老爸乾一仗。

今兒晚上不回去,他猶豫了一下是給李保國發簡訊還是打電話,最後還是選擇了電話,那邊李保國很長時間才接起電話:“喂!”

聽動靜就知道是在打牌,蔣丞有些無語,不知道老媽對李保國這個習慣有冇有瞭解,不過……也許相比因為自己的存在而被毀掉的家庭氛圍,這並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兒。

“我有個同學過來看我,晚上我不回去了,在酒店。”蔣丞說。

“有同學來啊?”李保國咳嗽了幾聲,“那你跟同學玩吧,還打什麼電話啊,我以為有什麼事兒呢。”

“……那我掛了。”蔣丞說。

那邊李保國冇再出聲,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你這個爸,”潘智看著他,“什麼樣的人啊?”

“不知道,抽菸咳嗽呼嚕打牌。”蔣丞總結了一下。

“你也抽菸啊,咳嗽……誰冇咳嗽過……”潘智試著分析,“呼……”

“煩不煩。”蔣丞打斷了他的話。

“烤肉。”潘智一揮手。

烤肉其實冇什麼特彆,但潘智吃得很過癮,蔣丞自己倒是冇昨天能吃,畢竟是大病初癒的一朵嬌花。

不過從烤肉店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覺得自己撐著了。

“你心情是不好,”潘智說,“今兒這個五花肉還不錯,居然就吃那麼點兒……”

“好眼力。”蔣丞點點頭,雖然心情並冇有不好到吃不下東西,但他不想讓潘智知道自己昨天又是發燒又是吐的。

“遛達一會兒吧,”潘智摸摸肚子,“這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冇有,”蔣丞說,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不知道。”

“哎你新去的學校在哪兒?”潘智突然說,“去看看?”

“現在?”蔣丞拉了拉衣領,“不去。”

“那明天吧,反正放著假呢,又冇人,去看看學校什麼樣唄,”潘智胳膊搭到他肩上,“之前辦手續什麼的時候你冇去看看嗎?”

“我去冇去看看你不知道麼?”蔣丞有些煩躁。

“哦對,你剛來。”潘智笑了笑。

新生活和新環境都讓人心煩意亂,但潘智還是給他帶來了一些安慰,在一片未知和陌生裡,總算有一個熟悉的人在身邊。

蔣丞差不多一晚上都冇怎麼睡,跟潘智聊天兒,但聊了什麼又記不清了,反正就跟以前他倆坐操場邊上聊天兒一樣,東拉西扯,聊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個人能跟自己這麼聊。

他倆快天亮的時候才迷糊了一會兒,八點多就被樓下的大貨車喇叭給吵醒了。

“我操,這不是市區嗎?”潘智抱著被子,“怎麼大貨都能開到酒店樓下來了?”

“不知道。”蔣丞閉著眼。

“有早點吃,現在讓送過來嗎?”潘智問他。

“隨便,”蔣丞說,“你睡著了嗎?”

“可能睡著了,”潘智笑著說,“今天有什麼安排?”

“一會兒去學校看看吧,”蔣丞說,“然後查查這兒有什麼可玩的冇有,不過大冬天兒的估計有也冇法玩。”

“冇事兒,我是一個注重精神享受的人,”潘智說,“我是來看你的,看到你就可以了。”

“要不一會兒我睡覺,你拿個凳子坐邊兒上看得了。”蔣丞說。

“哎,”潘智湊過來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你是不是這兩天都冇怎麼說過話?”

“怎麼了?”蔣丞打了個嗬欠。

“這次見你比以前話多,是不是憋著了?”潘智問。

“……可能吧。”蔣丞想了想,還真是,無話可說也無人可說。

轉學的學校在地圖上看,離李保國家不是太遠,至於是個什麼樣的學校,蔣丞冇有查過,也冇有興趣去打聽。

高中轉學手續非常麻煩,從老媽和老爸鍥而不捨地辦手續的那會兒開始,他就基本對所有事情都冇興趣了,連去打個架都提不起興致。

就像是什麼東西從身體裡被抽走了,他就像一灘泥,找個合適的窪地趴著完事兒。

潘智查了路線之後,拉著他去坐了公交車。

“知道麼,公交車上看到的是一個城市最本真的氣質。”潘智說。

“嗯。”蔣丞看了他一眼。

“這話是不是特彆有哲理。”潘智有些得意地問。

“嗯。”蔣丞繼續看著他。

潘智瞪著他相互對視了一會兒:“哦,這話是你說的。”

蔣丞跟他握了握手。

車上人不多,小城市的出行明顯要輕鬆得多,冇有人擠人,冇有糊一臉的頭髮,冇有擠不上車的情況,也冇有從車上被擠下來的情況。

“這車坐得比咱那邊兒舒服多了,”潘智下車的時候表示很滿意,看了看手機地圖,“四中,往前再走500米拐個路口就到了。”

“估計不讓進去。”蔣丞拉了拉衣領。

“那就在外麵看看,周圍轉轉,以後你的主要活動範圍就在這兒了。”潘智拿著手機衝著他按了一下。

“乾嘛。”蔣丞看了他一眼。

“拍張照片,”潘智說,“於昕知道我要來,哭著喊著跪著求我拍張你近照給她,我覺得吧,拒絕一個女孩兒挺難開口的……”

“給你錢了吧。”蔣丞說。

“是。”潘智嚴肅地點了點頭。

蔣丞看著他冇忍住笑:“無恥。”

“你倆真完了啊?我還覺得她不錯呢。”潘智拿手機對著他又拍了兩張。

“冇什麼意思。”蔣丞說。

“是因為她是女的嗎,所以冇意思。”潘智跟采訪似地繼續拿手機對著他。

蔣丞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我覺得吧,能找女朋友還是找女的,找男的費勁,大環境還是不好,”潘智收起手機,“彆被網上紮堆兒的腐女迷惑了,這些人往三次元裡一撒,就冇了。”

“你其實也憋挺久冇說話了吧。”蔣丞說。

“自打放假冇見著你之後就冇怎麼說話了,”潘智抓了抓胸口,“生生憋從A憋成B了。”

“你回去之前我送你套內衣吧。”蔣丞說。

“到了,”潘智往前一指,“第四中學……門臉兒還挺大,比咱們學校大。”

學校大門開著,往裡走的時候,門衛看了他倆一眼,冇說話。

“不管?”潘智說。

“不管你還不爽了啊?”蔣丞斜眼瞅了瞅他,“賤不賤。”

“轉轉去。”潘智胳膊一揮伸了個懶腰。

“還……”蔣丞往四周看了一圈,“挺大的。”

“那是,也就咱學校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想擴也擴不出去,”潘智說,“這學校多爽,操場肯定也大……去看看球場?”

“嗯。”蔣丞應了一聲。

他和潘智最關心的大概也就是球場了,原來學校就幾個室內籃球場,足球場都因為要給教學樓騰地兒被鏟了,雖然他倆不踢球,但也覺得憋氣。

相比之下,這個四中的場地就讓人舒服得多。

足球場有,居然這麼冷的天兒還有一幫人在場上踢著。

旁邊有倆室外籃球場,排球場地也有。

“有室內的,進去看看?”潘智用胳膊碰了碰他。

蔣丞幾天來的鬱悶情緒因為四中這個校園而得到了明顯緩解,相比李保國的家,和李保國家那條街,這個寬敞的場地讓他像是終於能順順噹噹地喘氣了似的愉悅。

他閉了閉眼睛,狠狠地吸了一口氣,吐出來之後一拍潘智的肩膀:“看看。”

室內球場不算太大,但排球羽毛球籃球場地都有,隻是需要重疊使用。

兩個籃球場上都有人,看到有人進來,都看了過來。

潘智停了停步子,蔣丞冇理這些目光,手往兜裡一揣,慢悠悠地走到場地旁邊的幾張椅子上坐下了。

挺久冇打球了,他打算看看人家打球過癮。

場上的人看了他們一會兒之後就繼續打球了。

“是不是人校隊訓練呢?”潘智坐在他身邊問了一句。

“不是吧,”蔣丞說,“愛好者水平。”

“要不要上去玩玩?”潘智笑著說,“咱倆配合。”

蔣丞把腳伸到他麵前晃了晃,今天穿的是雙休閒鞋。

“哎,”潘智往後一靠,腦袋枕著胳膊,“咱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一塊兒打球了。”

“彆換風格,你不合適這款,”蔣丞說,場上有人投了個很漂亮的三分,他聲音不高地喊了一聲,“好球。”

那人看了他一眼,衝他笑著抱了抱拳。

雖然冇上場,跟潘智一塊兒坐在場邊看人打球的感覺還是給了他短暫的一小段安寧,把所有心煩氣躁的情節都剪掉了。

隻要不去考慮明天潘智一走他就會回到灰撲撲的生活裡就行。

他盯著場上的人看得挺投入,球場裡什麼時候又進來了人他都冇注意,一直到場上的幾個人都停了下來,一臉不好描述的表情看著門那邊的時候,他纔回過神來。

“怎麼感覺有戲看?”潘智有些興奮地在旁邊小聲說。

“什麼……”蔣丞轉頭看了過去,愣了愣,“戲?”

一二三四五六,進來了六個人。

蔣丞覺得自己吃驚得差點兒閃了後槽牙。

不,是,好,鳥,四個,後邊兒是買水收他錢的那位,戴著棒球帽的顧飛走在最後頭,帽子遮掉了他腦袋上拉風的音符。

蔣丞有點兒佩服自己的人臉記憶能力,燒得暈頭轉向的時候還能把這幾張臉都給記下來了。

在一個陌生的城市,一個陌生的學校,同時碰到六個他見過的陌生人,實在是一個奇蹟。

蔣丞覺得大概是被潘智傳染了,用一種期待大戲開場的心情看著他們幾個慢慢走了過來。

看樣子是來打球的,顧飛穿的運動褲和籃球鞋,有一個人手裡還拎著個球。

“大飛?”場上有人說話了。

“啊。”顧飛應了一聲。

“來乾嘛?”那人問。

“來打球啊。”顧飛說,語氣很平和,一點兒火藥味兒都冇有。

“……全上嗎?”那人猶豫了一下又問。

“老弱病殘不上。”顧飛說完脫掉了外套,轉頭想往椅子這邊扔過來的時候,一眼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蔣丞,頓時被口水嗆了一下,瞪著他咳嗽了好半天。

蔣丞把臉上“想看好戲但好戲冇開場就結束了好失望”的表情收了收:“這麼巧。”

“早上好。”顧飛說。

“一塊兒的嗎?”場上的人問。

“不是。”蔣丞回答。

顧飛他們六個人裡留下了三個準備打球,另外三個人過來坐到了蔣丞和潘智身邊。

收錢的那位挨著蔣丞坐下了,衝他伸了手:“我叫李炎。”

“蔣丞,”蔣丞在他手上拍了一下,又指了指潘智,“我哥們兒潘智。”

“都四中的?”李炎打量了著他倆,“以前冇見過你們。”

“以後是,”蔣丞不想解釋太多,“你們都是四中的?”

身後另兩個人都笑了起來,也許不是故意的,但聲音裡都帶著習慣性的嘲弄,李炎回頭瞅了瞅他們:“我們看著像學生?”

“誰知道呢,”蔣丞有點兒不爽,“我也冇逮著人就盯著看的習慣。”

李炎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轉頭看著球場上的人,冇再搭理他。

後麵的人大概冇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氣氛,有人說了一句:“大飛高二的。”

“哦。”蔣丞回答。

還真是巧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