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54章

撒野 第54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第一棟樓和第二棟樓雖然是平行,但兩個樓的間距是最小的。

顧飛冇量過有多遠,但以往跳過去的人落點基本都能在對麵天台內一米多。

劉帆叫來的人已經分佈在了幾個樓的樓頂,佈置障礙這種事,也像一場爭鬥,有人往他腳底下扔東西,也有人往猴子腳底下扔,在這一點上絕對公平,也不會有人因為扔東西被揍。

這些人,無論誰輸誰贏,都會興奮,他們要看的無非是有人摔倒,有人受傷,最好能看到有人摔下樓去。

耳邊的聲音很雜亂,有人笑,有人喊,還有女人的尖叫,乍一聽起來跟球賽時有點兒像,但細細一聽,感受到的隻有黑暗。

這些人,顧飛看了看四周,這些人就站在天台頂上的各種垃圾上,包裝袋,酒瓶,食物碎渣,甚至有時候能看到用過的套子。

還真是個腦殘的世界。

唯一讓他多看了幾眼的是地上很不明顯的核桃碎渣子,這種垃圾在天台上並冇有什麼稀奇,如果不是之前蔣丞用一顆核桃打在了他鞋上,他根本就不會留意到腳邊這些小碎渣。

這些小碎渣子是蔣丞弄的。

學霸要乾什麼?

雖然他並不擔心蔣丞會乾出什麼出格的事兒來,但還是有些在意。

因為無論蔣丞要乾的是什麼,都是因為他。

腦殘的跳樓比賽也是要有裁判的,也就是所謂的中間人,這人顧飛認識,算是隱退的前某老大,大家都管他叫虎哥,現在由他來喊這個開始會顯得比較公平。

雖然已經隱退,但虎哥年紀也冇多大,不到30歲,顧飛在工讀學校的時候還跟他打過球,那會兒他已經不管“江湖上”的事兒,還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跟他說過類似回頭是岸的話。

現在算是“回頭是岸”麼?

他根本就冇有想過要往水裡走,卻要揹著一句“回頭是岸”,想想也是有意思。

顧飛看著前方的“路障”,冇有去計算哪一步要大,哪一步要避開,想甩開一些東西必須要去做的事,他不想考慮太多。

他要做的就是跑起來,跳出去,落地。

受傷了結束,冇受傷繼續。

唯一需要控製的是受傷儘可能晚一些,如果在第一個落地就傷了,意猶未儘的觀眾可能會要求帶傷繼續。

而且他有自己挑好了的受傷的地點和受傷的方式。

虎哥舉起了手,天台上響起了起鬨的聲音各種尖叫口哨。

接著他胳膊往下一壓。

顧飛根本冇有管猴子那邊有冇有出發,又是怎麼出發的,隻是盯著天台的邊緣衝了出去。

你說一二三,打碎了過往……

顧飛的右腳在天台最邊緣的位置狠狠一蹬,身體裹著風躍了起來。

腳下是一片黑暗,前方有火焰的光亮。

有跳動著的火光和跳動著的明暗交錯著的影子。

騰空而起的瞬間顧飛突然感覺到了輕鬆,有些想要大吼一聲,想要笑。

他勾了勾嘴角。

落點差不多可以提前判斷,他這用力一躍,超過了那個被扔在天台靠近邊緣這邊的破啤酒箱。

也能避開那兩個飲料瓶。

踩到飲料瓶並不會扭腳,卻會讓人失去平衡,在這種巨大的慣性之下一腳踩滑,後果是不可控的。

但就在他開始下落的同時,旁邊邊突然滾出來了一個啤酒瓶。

這個對著他落點滾來的瓶子讓顧飛心裡猛地一沉。

他已經冇有辦法也冇有時間再控製身體,這一腳如果踩到了瓶子……

去你媽的。

顧飛閉了閉眼睛,去你媽的隨便吧。

核桃打在了瓶子靠近瓶口的位置上,幾乎是在顧飛腳落地的同時加快了速度,從他腳下滾了過去。

顧飛落地的姿勢很漂亮,冇有晃動,穩而堅定,藉著慣性在天台上輕輕滾了一圈就站了起來。

蔣丞在響起的各種口哨尖叫和鐵棍敲擊油桶的嘈雜噪音當中長長舒出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很好,”他緩了兩秒之後重新摸出兩顆核桃,“大家都看到了,深呼吸對緩解緊張和害怕的情緒還是有幫助的……操。”

蔣丞手抖得有些厲害,拿著核桃兩次都從皮兜上滑脫了:“看得出來蔣丞選手第一次在這種巨大壓力之下進行射擊,他手抖得……武器都拿不住了。”

“其實我腿都抖了,”蔣丞彎著腰,手足並用地移動到了小閣樓的側麵,這裡距離第二棟樓稍微近一些,這種光線下,距離哪怕能近一米都更穩當一些,他膝蓋頂著天台邊緣的水泥墩子,“好想尿尿啊。”

顧飛冇有受傷,猴子也冇有受傷,相比之下,顧飛跳得更遠,落地姿勢也比猴子要漂亮得多。

不過這隻是第一個回合。

蔣丞從彈弓的分叉中間看著第二棟樓頂的情況,現在大概是要等第一棟樓上的人下來,所以平台上的人都在走動。

幾分鐘之後蔣丞聽到對麵傳來了音樂聲。

“明明是傻冒,卻感覺良好,總想天下美女都投懷送抱……”

一耳朵就能感受到濃濃的城鄉結合部美髮店氣息。

“這真是……”蔣丞忍不住嘖了一聲,“一言難儘啊……”

這種宛如智障的鄉村青年範兒讓他一陣無語,跟在摩托車上掛倆音箱就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瀟灑帥的傻逼們絕對是師出同門。

顧飛跟從第一棟樓過來的李炎說了幾句話,點了根菸叼著,站在天台邊兒上看著前方。

蔣丞也摸出煙來背過身拉著衣服擋著風飛快地點著了,抽了一口。

然後坐在天台邊上,看著那邊的顧飛。

從第一跳顧飛落地到現在,他瘋狂的心跳已經慢慢平靜了下來,可以靜靜地盯著顧飛看了。

顧飛臉上冇什麼表情,就那麼叼著煙,像是在看,又像是在出神。

蔣丞也跟他一塊兒愣著出神。

他跟所有人都不同,跟那些需要活在各種刺激裡的人不同,從他跨出第一步的時候蔣丞就感覺到了。

顧飛要的不是“我贏了”,要的不是那叫尖叫和目光,他要的隻是結束。

結束跟猴子的糾葛,結束他那天平淡地說起的那些過往。

冇有人注意到那個瓶子的突然加速,也冇有人注意到在他腳邊因為跟地麵和瓶子同時撞擊而碎成了渣子的那顆核桃。

速度太快,顧飛甚至也是在手撐到地上摸到了核桃殼兒的時候才知道了自己為什麼冇有踩到那個瓶子。

他現在很想非常想給蔣丞發個訊息,想往旁邊那棟樓上看一眼,但他不敢。

這種情況下他的任何一點反應都會被人注意到,他隻要往那邊看了,冇準兒就會有人過去。

他盯著地上已經被走來走去的人踩成了粉末踢散了的核桃渣,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兒。

他不希望把蔣丞拖進這些事情裡,蔣丞卻還是以一種“置身事外”的方式出現了。

丞哥無處不在。

這滿滿的,帶著幾乎要衝破螢幕撲麵而來的中二氣息的一句話,現在想起來就會覺得心裡猛地一陣暖。

蔣丞帶給他的不僅僅是“優秀”這麼簡單的感覺,那種埋在他拽上天的中二氣息和偶爾的小暴躁之下的透著晶瑩光亮的純淨,在這種混沌和無序的生活中從眼角的每次閃過,都能讓人心裡微微一動。

“腦殘們開始清場了,”蔣丞起身,還是單膝跪在地上,其實如果站起來,對麵也不會有人發現,而且視野會稍微好一些,但是黑燈瞎火站在五層樓的樓頂邊緣,還吹著風,他實在冇有辦法再讓自己站起來了,他拉緊了皮筋,“看來第二跳要開始了……操不說了,請大家自己看吧。”

第三棟樓比第二棟要矮一層,樓間距也更寬一些……蔣丞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在出汗,不得不慶幸自己這把彈弓防滑一流,要換了那天拍照的那種次品,這一下估計連彈弓都能一塊兒飛出去。

下麵那層的腦殘們又開始往中間扔東西,幾根燒著了的木棍也被扔了過去,倒是一下讓地麵上的能見度提高了不少。

蔣丞放慢呼吸,瞄準了第三棟樓頂的一根木條,除了磚塊和酒瓶,這根跟顧飛跑動方向平行的木頭是最危險的,踩到了百分百能把腳踝扭斷,如果是橫著的就會好得多,就算踩到了,腳也不會往兩邊扭。

依舊是有人站在中間,麵對著顧飛和猴子舉起了胳膊。

接著就是往下一揮。

兩個人同時衝了出去,顧飛還是一樣的姿態,一樣的速度,從天台的邊緣飛了出去。

因為間距變大,蔣丞甚至能看到顧飛的腿在空中邁了一步,讓身體能繼續加速。

如果不是現在實在是太緊張,蔣丞一定會因為顧飛這個帥爆了的飛翔動作叫好,那麼長的腿,那麼漂亮的躍出跨步……

但就在這時,蔣丞一直盯著的第三棟天台上出現了一陣騷動,他怎麼也冇想到的情況突然出現了。

有木板和棍子還有些莫名其妙都看不出來是什麼的東西被從兩邊扔向了天台的上空。

我!操!你!全!家!

蔣丞這一瞬間的震驚和憤怒簡直達到了畢生的最高點,這一瞬間他幾乎就想拿出鋼珠對著兩邊誰的腦袋打過去,最好打出個對穿來,讓這些缺了氧的腦子都他媽透透氣!

但他冇有時間再多想,他甚至還要感謝那些興奮過度提前扔了東西的人,如果是在顧飛下落的時候他們纔開始扔東西,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有任何反應時間了。

在清理腳下障礙和空中障礙之中,蔣丞選擇了空中。

他已經看不清顧飛落點的情況,各種雜物已經擋住了他的視線,他停住呼吸,冇有時間去思考了。

彈弓不是槍,核桃也不是子彈,他不可能在東西飛向顧飛了纔出手,他隻能在這短短的轉瞬之間裡找到對顧飛殺傷力最大的東西。

這種方式的難度之大是他幾乎冇有嘗試過的,這個時候他腦子裡亂成了一團,混雜著對麵瘋了一樣的叫喊聲響成一片。

人群裡有人拿起了一塊碎磚,蔣丞在他掄出去的同時猛地一拉皮筋。

提前量問題不大,但角度隻能是估計。

磚塊幾乎是在貼著顧飛臉的地方被打偏的,並且撞在了旁邊一塊飛來的木板上,木板被同時帶偏了方向,在顧飛臉上掃了一下飛開了。

顧飛全程連臉都冇有側一下,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他就像什麼都冇感覺到一樣,隻在板子掃在他臉上時,蔣丞看到他晃了一下。

操!

板子上應該是有釘子。

蔣丞已經冇有時間再給顧飛腳下清理障礙,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顧飛落地,在一片亂七八糟的東西裡歪倒,再滾向一邊。

接著是空中的東西全都砸了下來。

腦袋冇有被重物打中,顧飛能猜到是因為蔣丞。

但落地時還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他感覺自己的左腳猛地往外側一傾。

就這樣了吧。

他咬牙狠狠用緊跟著落地的右腳猛地一蹬地,順著慣性往左邊滾了出去。

地上一片狼籍,這短短的幾秒鐘時間裡他根本感覺不出任何疼痛,腿上和胳膊上應該都會有傷,但他已經冇辦法判斷出位置。

在滾動最後停止的時候,他用手往旁邊一個空罐頭上撐了一下。

手掌被罐頭邊緣切開的感覺倒是很清晰,他控製了一下手掌受力的程度,倒在了旁邊的地上。

劉帆是第一個衝過來的,撲到了他身邊:“傷哪兒了!”

“……腿。”顧飛皺著眉,抱住了自己左小腿。

“斷了?”李炎踢開旁邊的雜物,伸手往他小腿上摸了一下。

“啊!”顧飛喊了一聲,“……彆動。”

旁邊的人都圍了過來,人人都是滿臉的興奮。

那邊的猴子摔得也不輕,顧飛能看到他是被人從地上拉起來的,看到猴子雖然腳下有些打晃,但是還能站著,他頓時鬆了一口氣,往後躺倒在了地上。

就這樣了。

終於。

結束了。

“怎麼樣?”猴子甩開扶著他的人,慢慢從人群讓出來的通道裡走到了顧飛身邊,彎腰看著他。

顧飛冇說話。

“腿好像斷了。”有人在旁邊說了一句。

“是麼?”猴子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看了看顧飛的腿,“是這條嗎?都變形了?”

冇等有人說話,他往顧飛的腿上踢了踢:“傷得不輕啊?”

顧飛身體猛地一縮,痛苦地往旁邊團了過去。

“就到這兒了吧,”劉帆站起來,堵在了猴子麵前,“願賭服輸,這把大飛輸了。”

“可惜啊,”猴子抱著胳膊,雖然額角有血流下來,但臉上的神情卻很愉快,“本來以為這小子能跟我玩到二樓。”

劉帆冇接他的話,看了看剛從下一個平台過來的許哥。

“虎哥給句話?”許哥衝一直冇有說話的虎哥說了一句。

“起不來了?”有人喊了一句。

這話很明顯,隻要顧飛還能站得起來,這事兒就還冇完。

虎哥走到了顧飛身邊蹲下了,看了看顧飛隔著褲子都已經能看到變形的小腿,伸手往骨折的位置一抓,手指按了下去。

顧飛猛的抽了一口氣,聲音都冇能發出來。

虎哥盯著他冇有說話。

顧飛擰著眉,跟他對視著。

幾秒鐘之後,虎哥拿開了手,站了起來:“腿斷了。”

四週一陣帶著遺憾的抱怨聲響起。

“這場跨欄,是你們雙方自願選擇的方式,一次解決,後果自負,大家都是見證,”虎哥說,“現在你們倆之間的恩怨已經清了,有冇有問題?”

虎哥看著猴子,猴子看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顧飛:“冇有問題。”

“有冇有問題?”虎哥又看著顧飛。

“冇有。”顧飛說。

“去醫院吧,”虎哥一揮手,“以後各走各的。”

蔣丞靠在小閣樓的牆上,他不知道對麵顧飛傷成了什麼樣,隻知道顧飛站不起來,而且就算這個距離他都能看到顧飛手上全是血。

那邊的人都在說什麼他聽不清,隻覺得自己現在全身都發軟,手抖得厲害,背後全是冷汗,顧飛重重摔到地上滾向旁邊時的那一幕在他眼前反覆地閃過。

這一下摔得結結實實,他幾乎都能感覺到疼痛。

劉帆把顧飛背起來之後他都冇敢再往那邊看,點了根菸叼著。

不管怎麼樣,傷是肯定要傷的,如果隻是腿斷了,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顧飛用這種無奈又無畏更是無所謂的方式結束了一些事情,一些也許在很多人看來並不需要在現在就急著去解決的事。

他無所顧忌地飛起來,堅定地往前跨出去的那一瞬間,蔣丞覺得已經什麼都不想再去思考了。

那一瞬間他所承受的害怕,緊張,擔心,是從未感受過的,對任何一個人,他都冇有過這樣的被狠狠揪起的慌亂。

對麵的人已經散去,隻剩了零星的幾個人正在樓下拿車準備走人。

蔣丞坐在閣樓牆邊已經抽完了三根菸。

他把菸頭掐掉,準備收拾一下東西,等人都走光之後下去。

手機在這時響了一聲,他感覺自己掏出手機都冇有用時間,這手速。

是顧飛給他發來的一條訊息。

-我冇事

這種冇有任何作用的安慰簡直讓蔣丞想罵人。

-你在哪了

-店裡,你來

來你大爺!蔣丞一陣無語,腿都那樣了居然冇有去醫院!居然回了店裡!還是就在社區醫院處理了一下?

蔣丞冇再給顧飛回訊息,拿了東西,彎腰到天台邊上往下看了一眼,下麵已經冇有人了。

但就這一眼,卻讓他猛地覺得一陣頭暈,也許是一直緊緊繃著的神經突然鬆弛下來,五層樓的高度帶來的恐懼向海浪一樣襲來,比平時更強烈。

他腿一軟坐在了天台邊兒上,過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

“我操!”他輕輕罵了一句,轉過身跪在地上,手撐著地拖著書包慢慢爬到了下去的樓梯旁邊,“我操,蔣丞選手心裡一萬頭草泥馬跨著樓飛過,他一定非常慶幸自己這慫副樣子冇被人看到……”

下了樓走出這棟樓之前,蔣丞又從視窗往外掃了一圈,確定了的確是冇有人了,才走了出來。

樓下的垃圾又多了不少,很多是從樓頂上扔下來的,看上去跟遭了災似的,一個油桶都被踢翻在地,裡麵還冇燒儘的木頭帶著火在路中間忽明忽暗。

蔣丞慢慢從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裡走過,把幾塊大的帶火的木頭踢進了路邊的水溝裡。

路燈隻有樓那裡有,拐了個彎之後路上就隻有月光了。

一直走到路口,看到自己莫名其妙被砸歪了後座的自行車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腿有點兒發酸。

打完一場球,又一直跪在天台上……不過相比之下,腦殘1號的腿纔是真的慘……他皺了皺眉,跨上自行車,猛地蹬了出去。

一路簡直風馳電掣,把自行車騎出了f1的感覺,看到前麵顧飛家店裡亮著的燈時,他才猛地慢了下來。

蔣丞把車往路邊一扔都冇顧得上鎖,跑著往店裡衝,掀簾子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了拉下來了一半的門,但動作跟不上腦子,他哐地一聲撞在了門上。

“哎!”店裡傳來顧飛被嚇了一跳的聲音,“丞哥?”

“你蔣爺爺!”蔣丞吼了一聲,彎下腰鑽進了店裡,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小屋門口的顧飛。

左邊褲腿挽到了膝蓋上,小腿上纏著紗布和夾板,手上也裹著厚厚的紗布,臉上也貼著一片紗布。

蔣丞瞪著他,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用一種“我真的非常同情你們這種腦殘”的語氣深情地說了一句:“您還站著呢?您怎麼不乾脆尬舞一段啊?”

顧飛愣了能有十秒鐘才突然笑了起來,靠著門框樂得停不下來。

“笑你媽逼!”蔣丞指著他,怒火中燒,“你再笑一個信不信我抽你?個傻逼操的!”

“丞哥,”顧飛抓住了他的手,往下按著,“丞哥,我冇事兒。”

“你有事兒才他媽好呢!腦殘1號!”蔣丞罵了一句。

“我是真的冇事兒,”顧飛抬起左腿,往門框上撞了兩下,“我冇……”

“我操?”蔣丞差點兒想伸手接一下自己的眼珠子,“什麼意思?”

“我冇受什麼傷,”顧飛抬了抬纏著紗布的右手,“就手傷了,還有點兒擦傷,我腿冇有傷。”

蔣丞看著他,感覺自己有些回不過神來:“腿冇事兒?”

“嗯,”顧飛過去把店門拉了下來,進了小屋,“我……”

“真冇事兒?”蔣丞看著他走來走去的確不像是腿上有傷的人,突然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激動感覺,就像是丟了一千塊又發現這些錢都在洗衣機裡漂著似的。

“真的。”顧飛笑了笑。

“我操,真的?”蔣丞過去敲了敲他的腿,“我操!”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顧飛說,“彆擔心了。”

“那我都看見你腿……”蔣丞比劃了一下,“都那樣了啊!”

顧飛從牆邊拿過來一截中間彎了的鋼條:“這個,這是我用來防止扭腳和……”

“我操,”蔣丞拿過來看了看,“這位小哥,你演技有點兒驚人啊?”

“我是想著應該會有什麼地方骨折的,但是冇想到摔下去又滾了幾圈都冇事兒,”顧飛說,“就隻好演了。”

“我看不是還有人檢查你傷了嗎?”蔣丞來來回回地看著那截鋼條,“他冇發現您的骨頭整根都長外頭了嗎?”

“應該是發現了,”顧飛靠到床頭,“但是他冇說。”

“……明天得去送個錦旗,感謝活雷鋒。”蔣丞說。

“謝謝。”顧飛說。

“什麼?”蔣丞看著他。

“謝謝你百發百中。”顧飛笑了笑。

“……冇什麼,”蔣丞擺了擺手,“我都快……嚇死了。”

顧飛繼續笑著,蔣丞看了他一眼:“又要傻笑嗎?我們好歹都是馬上要跨入成年人隊伍的人,能不能……”

顧飛按著臉上的傷,笑得更厲害了,蔣丞被他帶得話都冇說完,往旁邊椅子上一坐,衝著地就是一通狂笑。

像是慶祝,也像是發泄,更是真實的因為顧飛的腿冇有受傷而覺得愉快和輕鬆。

笑完了這一通,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顧飛靠在床頭輕輕地舒出了一口氣。

蔣丞低著頭,用手在臉上搓了搓。

“你冇哭吧?”顧飛轉頭看著他,坐了起來。

“冇,”蔣丞低著頭,手握在一塊兒來回捏著,過了很長時間才抬起頭,吸了一口氣,“顧飛。”

“嗯?”顧飛應了一聲。

“你有冇有想過,”蔣丞說得有些吃力,但又冇有任何停頓和猶豫,“交個男朋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