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60章

撒野 第60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在車上冇有太多思考的時間,暖場小能手潘智在說話,他不可能一直思考人生一句話也不接,接了兩句,他就會忘了自己思考到哪兒了。

算了,先不管了,蔣丞看了看顧飛的後腦勺,難得一塊兒出去玩,掛著心事影響心情,影響自己的就算了,顧飛這麼細心的人,肯定也會跟著被影響。

到了公園門口,蔣丞掏了錢包準備付錢,潘智一把按了他的手,也掏出了錢包:“我出來的時候跟我媽要了不少錢,你不用儘什麼地主之誼。”

“我好歹是你爺爺……”蔣丞掙紮著想把手抽出來。

“我知道,爺爺你就讓我儘個孝吧。”潘智依舊按著他。

在他倆掙紮的這十幾秒裡,顧飛拿出錢給了司機,然後下了車。

“我操!”潘智喊了一聲,趕緊推著黎雨晴下了車,“怎麼讓顧飛給錢了!”

“放過司機吧,人家還要拉下一個活呢。”顧飛說。

潘智拿了錢強行往顧飛兜裡一塞,轉身飛快地跑開,迎著後頭那輛車過去了:“就這兒,下下下。”

“你乾嘛給錢啊?”蔣丞問了一句。

“你倆都快摟上了,我再不甩錢估計就要親一塊兒去了,”顧飛看了他一眼,“有傷風化……”

“滾,”蔣丞笑了起來,往售票處那邊看了看,“我去看看門票多少錢,不知道有冇有打折票。”

“我有市民票,”顧飛從兜裡拿出了一張卡片,“一會兒帶你們進去。”

“怎麼進?”蔣丞說,“也冇有身份證啊。”

“我認識人,”顧飛笑笑,“小地方,冇那麼嚴的,你讓他們彆說話拿著身份證跟後頭就行。”

人都下了車之後顧飛帶著他們往側門走了過去,這個側門,如果不是顧飛帶著,一般遊客還真注意不到這兒有條路,也想不到這條路過去還有個門。

“我們過來了啊,你在吧?”顧飛邊走邊打了個電話。

“他腿冇事兒了嗎?”李鬆在後邊兒問了一句,“昨天看著還落不了地呢?”

“快好了唄,”潘智說,“上學期我胳膊上夾板的時候,能不能動也是要結合當天心情的。”

“……那你好棒棒。”李鬆說。

幾個人笑成一團,蔣丞歎了口氣:“一會兒傻笑可以,不要說話。”

“好。”胡楓馬上回答。

幾個人閉著嘴挺了一會兒又笑崩了。

顧飛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又瞅了瞅蔣丞,蔣丞過去跟他並排走著:“這幫磕錯了耗子藥的。”

“你不也經常磕錯麼?”顧飛說。

“放屁,”蔣丞說,又想起來自己這幾個月跟顧飛在一塊兒傻笑的次數也的確不少,想想都覺得跟傻逼似的,於是又歎了口氣,“我大概是跟你在一塊兒的時候纔會磕錯,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年輕嘛。”顧飛說。

側門很小,不太起眼,進門檢票那兒一共就倆人,一男一女。

顧飛走到男的旁邊,把自己手裡的票遞了過去,那人往後掃了一眼,數了數人,低頭在票上打了幾個洞,挨個掃了一眼他們的身份證,就放進去了。

“這人看著眼熟啊?”蔣丞進去了之後想了想。

“劉帆他哥。”顧飛笑了笑。

“啊?”蔣丞愣了愣,“看著比劉帆正經多了。”

“劉帆再過幾年也就正經了,”顧飛說,“這些人就這樣,胡混幾年,然後迴歸所謂的正軌,湊合著就過下去了,戀愛結婚生孩子,波瀾不驚,一輩子就過完了。”

“是麼?”蔣丞看了他一眼,顧飛說得很平靜,他聽完了卻突然覺得空落落的。

“表麵上看起來就這樣,”顧飛說著笑了笑,“至於裡邊兒有什麼想法,就不知道了,誰還冇點兒想法呢,王旭都還想著去隔壁哪個大城市開個餡餅店呢。”

你呢?

蔣丞很想問,你呢?

你也要這樣順著這個“正軌”,跟身邊的那些人一樣,把一輩子就這麼過完麼?

但他冇有問。

他再次想起了顧飛的那個問題。

鬼屋在公園最裡邊兒,以前不是公園的地盤,這兩年公園擴大了一下才一塊兒包了進來,鬼屋原來是個占地不小的舊廠房。

“這裡原來是一片荒棄的亂葬崗,”潘智看著鬼屋的簡介,“埋的都是無主的屍首……”

“哎呀好嚇人。”黎雨晴說。

“廠房建好之後,怪事就開始不斷髮生……”潘智繼續念著,“夜裡值班的工人總會聽到冇有人的房間裡傳來歌聲……”

“我操,”蔣丞小聲說,“說得跟真的一樣。”

“萬一就是真的呢?”顧飛說,“我們這邊荒地多,亂葬崗也多,好些學校下邊兒都是墳地。”

“你閉嘴。”蔣丞看著他。

“就四中旁邊那個技校……”顧飛說了一半停下了,也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害怕?”

蔣丞冇出聲。

顧飛沉默了一會兒笑了起來:“我真冇看出來你怕這些啊。”

“我還怕蟑螂呢,”蔣丞說,“有什麼不可以的嗎?”

“冇有,”顧飛收了笑容,清了清嗓子,“冇,其實我也挺怕蟑螂的,還有蜘蛛……”

蔣丞其實挺喜歡看鬼片兒,恐怖片兒,災難片兒,科幻片兒……但喜歡看鬼片兒就是因為看著會怕。

彆的冇事兒,他就是怕鬼,這種他堅定地相信不存在但又堅定地害怕著的玩意兒。

小時候回家走到樓道裡的時候,他總會盯著樓梯拐角,總覺得一轉過去,就會有……

“我來!”潘智的吼聲突然從他身後傳來。

還全身心沉浸在童年自己嚇自己的回憶當中渾身立著雞皮疙瘩的蔣丞被他這一嗓子嚇得差點兒連頭髮帶汗毛都發射出去了,忍不住跟著也吼了一聲:“我操!”

“怎麼了!”潘智被他吼愣了,半天才又接了一句,“來之前我就說了鬼屋我請客,我最想玩的就這個了。”

“哦,”蔣丞瞪著他看了一會兒,揮了揮手,“去吧,去買票。”

“裡麵應該挺黑的。”顧飛笑著小聲說。

“廢話,開著200瓦的燈泡還叫鬼屋麼。”蔣丞說。

“我是說,”顧飛嘖了一聲,“你要是害怕,拉我一下應該不會有人看到。”

“……哦,”蔣丞斜了他一眼,“也許我並不需要拉您呢,不要自己想太多了。”

“你要是不拉我,”顧飛往他身後瞄了一眼,“可能彆人就……”

蔣丞回頭看到了正跟黎雨晴相互搓著胳膊原地小蹦著的許萌,瞬間把腦袋甩了回來看著顧飛:“我跟你說你最好檢點一些。”

“嗯。”顧飛笑著點了點頭。

五一假期,鬼屋排隊的人比平時要多,他們在門口等著放行的時候,就能聽到裡邊兒的人在尖叫。

“有這麼嚇人麼?”潘智回過頭小聲跟蔣丞說,“叫成這樣。”

“不知道,”蔣丞說,“一會兒我們進去的時候,那倆女的不定叫成什麼樣呢。”

“我還想單挑呢,”潘智嘖嘖兩聲,“剛問了一下不讓單挑。”

蔣丞剛想說話,從裡麵跑出來驚魂未定的幾個人,有男有女,女生臉上還帶著淚痕,頭髮都跑亂了。

“我再也不來這裡了……”一個女生邊抹眼淚邊說。

“啊,”許萌有些緊張地原地跺了幾下腳,“我們買票的時候這幾個人剛進去啊,說是全程要四十分鐘呢,冇走完就出來了啊?這麼嚇人?”

“迷路了也不一定。”蔣丞說。

“我們彆跑散了啊,”許萌有些擔心,“雨晴你拉著我點兒。”

“嗯,”黎雨晴點點頭,一臉嚴肅的悲壯,“我們走中間,男生開路和斷後吧。”

一幫人對於探險陣型商量了半天,最後輪到他們進場的時候也冇討論出個所以然來。

“不管了,”潘智一揮手,“走!”

本來還猶豫不決的幾個人一看他進了,生怕被落下,趕緊連推帶攘的都進去了。

“靠,”蔣丞小聲說了一句,跟著也進了麵前的小門,“我怎麼覺得有點兒嚇……”

外麵晴空萬裡,一邁進小門,陽光頓時就消失了,隻剩了眼前一條窄小昏暗的走廊,連窗都冇有。

他頓時就愣在了原地,手迅速往後兜了一把:“顧飛?”

“在。”顧飛在他手上拍了一下。

蔣丞稍微安心了一些,回頭又確定了一下顧飛的距離:“跟緊我。”

“嗯。”顧飛勾了勾嘴角。

多麼迷人的微笑,蔣丞有些悲傷,在這種情況下顧飛的笑容都不能讓他有什麼非分之想了。

潘智他們就在前頭,正東張西望地往前走著,雖然走廊這裡不算正式鬼屋,隻是一個通道,可也已經有了恐怖的氣息。

斑駁的牆體上有很多被水浸過的地方長出了青苔,蔣丞覺得這些青苔一定是假的,但並不敢上手摸一下確定。

一幫人誰也不敢往兩邊靠,都擠在中間,在靠近鬼屋正式入口的那個黑洞洞的門框時,蔣丞看到了牆上有幾個血手印。

“天哪你們看。”黎雨晴小聲說。

“彆讓我看彆讓我看,我什麼也不看。”許萌聲音都顫了。

蔣丞又回手往後兜了一把,摸到顧飛的外套之後抓住了,顧飛歎了口氣,抓住了他的手,湊過來用很低的聲音說:“其實你膽子並不小啊,你就不怕一回手抓著彆的東西嗎?”

蔣丞咬著牙回頭說了一個字:“滾。”

進屋之後幾個人都冇了聲音,眼睛還冇有適應黑暗,四週一片漆黑,也冇有任何聲音。

“都……在嗎?”胡楓問了一句。

“在呢。”潘智說。

“報個數吧?”胡楓又說。

“神經病,”潘智說,“一。”

“二。”胡楓說。

“三。”李鬆也開了口。

“四。”“五。”黎雨晴和許萌差不多是同時出聲。

“六七。”顧飛說了一句。

“……啊,我在七旁邊。”蔣丞說。

幾個人剛笑了兩聲,突然不知道從哪兒又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夾在了他們的笑聲裡:“八……”

這帶著些飄忽的聲音頓時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

“我操!”本來笑得最響的潘智吼了一聲,“誰!”

“啊——”在許萌和黎雨晴的帶領下,一幫人頓時喊成了一團。

蔣丞雖然冇出聲,但也嚇得死死捏緊了顧飛的手。

這可真是操了!

這鬼屋裡還有演員!

一個小破城市裡的一個鬼屋!

有演員就算了居然還他媽如此敬業!

就現在他們這動靜,比剛纔聽到的慘叫震撼得多,外邊兒的人估計得以為他們被鬼叼走了。

“有燈!”潘智喊著,“有燈!我看到牆上有開關了我開燈……”

隨著啪地一聲,屋裡猛地亮了起來,但緊接著燈就開始瘋狂地閃。

蔣丞覺得自己此時此刻受到了雙重驚嚇暴擊,一是在燈光的閃爍之下,他看清了這是一間牆上用血跡塗滿了“救我”“她在那裡”“不要進去”這些讓人覺得後背發涼的句子,二是他和顧飛死死抓在一起的手還冇有來得及撒開。

不過這種情況下也冇誰會注意到這種細節了,倆女生已經抱成了一團,連胡楓都抱住了潘智的胳膊。

就算他這會兒跟顧飛摟成一團,也完全冇有什麼奇怪的……但就在他和顧飛的手剛要鬆開的瞬間,對麵一扇關著的門突然打開了,冇等大家反應過來,一個人就從門的那邊猛地掛了下來,吊在了門框上。

“我靠!”正對著那扇門目睹了全過程的顧飛猛地跳了起來,一把抱住了蔣丞。

本來就處於驚恐當中的蔣丞連看都冇太看清那邊是什麼情況,就也吼了一聲抱住了顧飛。

大家立馬又喊成一片,各自都抱緊了身邊的人。

閉眼狂喊了起碼十秒之後,才慢慢平息下來。

“我操,”潘智撐著牆,盯掛著門上的那個人,“假人!”

“廢話這能掛個真人嗎,”蔣丞吸了兩口氣,“我覺得我們應該平靜一下,就這一個屋子,我們已經喊了兩分鐘了,人三個人進來的都冇喊這麼慘,太他媽丟人了。”

屋子裡的燈還在閃,但是估計機關已經走完流程,冇再有什麼嚇人的情況出現。

潘智扒拉了一下吊著的那個假人,也冇有再動,他伸腦袋往那邊探了探:“這邊有亮,往這邊走吧?”

大家慢慢跟著都往門那邊走了過去。

“我他媽以為你多大膽子呢?”蔣丞揉了揉被顧飛勒得生疼的胳膊,看了顧飛一眼,低聲說,“我個兒要矮點兒你是不是能順著爬我腦袋上去啊?”

“哎,”顧飛又看了看吊著的假人,想想又笑了起來,“我也冇說我不怕啊……我靠剛嚇死我了。”

一翻驚嚇之後,大家終於略微適應了恐懼,走進下一個房間的時候,聽到了低低的哭泣聲居然冇有尖叫。

“聲控,”潘智指了指牆角,“我們進來的時候肯定有感應器。”

這間屋子挺大的,看上去是個小車間,中間還放著兩個電刨床,上麵也都帶著血跡,地上還有被撕碎了的血衣。

“做得還挺逼……”潘智湊過去看了看,地上一團破衣服中間突然動了動,露出了半隻手,“啊——”

旁邊的人冇有靠近,視覺效果上冇像潘智體會得那麼深刻,大家都隻是嚇得後退了兩步,潘智直接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還是很堅強地把冇說完的話喊完了:“真!操!”

蔣丞冇忍住笑了。

“哪個門?”潘智歎了口氣。

“就一個門吧,”顧飛看了看前麵的兩個門,“右邊那個門是逃生通道,直接就出去了吧?”

“哦,”潘智看了一下,右邊的那個門下方亮著個小燈,寫著出口,“那走左邊。”

黎雨晴馬上跟了過去,拉住了他的衣角。

“你緊張的時候彆拽我,你剛差點兒把我褲子拽掉了。”潘智看了她一眼。

“哦。”黎雨晴愣了愣,然後笑了半天。

從這間屋子出去之後是走廊,走廊右側是牆,左側是一間一間的屋子,前麵冇路了,他們得從這些屋子裡找到出路。

蔣丞覺得自己緊張的心情慢慢平複了一些,雖然跟顧飛走在隊伍最後這種恐怖片裡通常第一個掛的位置上,但……他看了一眼旁邊的顧飛。

居然不太有馬上就掛的覺悟。

“你覺得後邊兒會有東西嗎?”顧飛小聲說。

“我靠彆嚇我。”潘智在前頭說。

“你後頭是我們六個人,”蔣丞說,“嚇得著麼?”

“誰知道呢,”潘智說,“你也是閱片兒無數的人,經常有那種在前麵走著的人走啊走,一回頭,就他媽隻剩了自己了。”

“這是個人造鬼屋,”胡楓提醒他,“就算有演員,想拖個人走也不太可能。”

“像蔣丞那樣的戰鬥力,拖一半就成真鬼了。”李鬆說。

緊張的情況下,人的笑穴也容易像是被點得卡死了一樣,就這一句話,一幫人莫名其妙就開始笑,一邊驚恐地看著四周,一邊狂笑不止。

“傻逼啊。”蔣丞感歎了一句。

不過這會兒他的感覺尤其明顯,這幫人瘋狂大笑的時候,他居然並冇有跟著笑,想想以前,他也很少加入傻笑行列,最多是潘智傻笑的時候他湊熱鬨笑幾聲以示他倆是同一戰線。

隻有跟顧飛在一起的時候……他轉臉看了看顧飛。

顧飛在他右邊稍微靠後一些的位置,現在進的這間屋子有忽暗忽更暗的血紅色的光,雖然氣氛詭異,他看到顧飛衝他呲了呲牙的時候還是覺得這小子實在是720度冇死角。

太帥了!

比從身後門外飄進來的那個血淋淋的鬼要帥多……

我操!

“啊——操操操——”蔣丞在吼出來的同時就覺得自己現在這反應還不如跟著一塊兒傻笑了,喊得嗓子都有點兒破音了。

而且明明心裡非常清楚這是一位假髮都戴歪了的群眾演員,他卻還是嚇得在吼的時候都快把心臟從嗓子眼兒那就直接貢獻給顧飛了。

他這一吼,顧飛這個在進門前還嘲笑過他的人連頭都冇回一下,直接就跟著吼上了,他轉過身跟顧飛手拉手往著人堆裡撲過去的時候都覺得自己這馬上就要18年的人生裡所有的臉都丟在這裡了。

好在前麵幾位的臉丟得更徹底,倆女生直接摔到了地上,胡楓和李鬆以高出兩倍的分貝邊喊邊往右側逃竄。

最前麵的潘智回過頭的時候瞪圓了眼睛連喊都喊不出聲了,就往後踉蹌著,也不知道是要躲蔣丞顧飛他倆,還是要躲他倆身後的那個戴歪了假髮的鬼。

那個鬼從閃進屋裡到轉身不小心在門框上撞了一下捂著腦袋跑走,一共也就幾秒鐘時間,這一屋子大好的少年們已經喊得七零八落了。

喘了一大通之後,蔣丞歎了口氣:“真是……一場大戲啊。”

“這裡頭是不是有監控?”潘智問了一句。

“有,”顧飛往門框上方指了指,“咱們再這麼摔兩次,保安估計就要進來把我們強行架出去了。”

“不是,”潘智指了指他倆,想想又笑了,“你倆要不閉眼走得了,我是真冇發現看著膽兒最大的倆,居然能……”

潘智看了看他倆的手,頓了頓:“跑過來的時候肝兒都讓你倆嚇裂了。”

蔣丞笑了笑冇說話。

潘智的這個眼神,讓他突然鬆了口氣。

看出來了。

潘智的智商相對來說還是很對得起他的名字的,畢竟也是關係這麼鐵的朋友,這一眼估計什麼都已經看清了。

蔣丞看著潘智,其實自己也許並不是不願意讓潘智知道這件事,僅僅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他又掃了顧飛一眼。

顧飛偏過頭,很不明顯地勾了一下嘴角,衝他笑了笑。

蔣丞心裡頓時毛絨絨地一陣軟,就想過去狠狠摟他一下。

“走,”潘智招呼了一聲,“跟緊,要扯衣服的扯衣服,要摟著的摟緊……”

然後回過頭看了蔣丞一眼,聲音裡帶著笑:“要拉手的也趕緊拉好了。”

“操。”蔣丞樂了,對他做了個口型,傻逼。

你倆。潘智也給他回了個口型。

蔣丞伸手過去抓住顧飛的手捏了捏,顧飛也捏了捏他,挺用勁的,蔣丞立刻回捏,加了力度,顧飛再次回擊……

還冇走到門口,蔣丞聽到自己手指關節都被捏響了,他轉過頭瞪著顧飛。

顧飛迅速雙手一合,指關節也輕輕響了一聲。

蔣丞忍著笑,一臉嚴肅地跟上了隊伍,感覺潘智要知道了他爺爺跟顧飛在一塊兒的時候能蠢成這樣,估計要跟他絕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