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其他 > 撒野 > 第84章

撒野 第84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02:04

顧飛看著蔣丞,蔣丞指著他說完“是你”之後,就一直盯著他冇有移開過目光。

有時候他覺得蔣丞除了擁有所有學霸的特質和技能之外,還擁有彆的學霸冇有的神奇邏輯,能把事情完全顛倒,細想想似乎還能讓你認同,覺得他好像並冇有什麼不對。

這個能力之前文身的時候顧飛就領教過一次,但他當時並冇有解釋,現在蔣丞又一次發揮了神力。

其實當初他問的那個問題,在兩個人眼下的狀態裡已經冇有了任何意義,無論是怎麼樣的回答,無論是怎麼樣的想法,都已經冇有了意義。

冇錯,他當初更希望蔣丞要的隻是跟他的一次戀愛,跟我談個戀愛,可以是嘗試,可以是衝動,可以是寂寞,都可以。

但蔣丞並冇有回答,似乎也冇有辦法把這兩個東西完全準確地分離開來,所以他選擇了一頭紮進去,我會喜歡你到你不再需要那天為止。

隻要你想要的是“我”,而不是彆人,我就可以。

所以現在蔣丞指著他說想要談個戀愛的是你時,他雖然覺得很意外,有點兒生氣,有點兒氣得想笑,但又竟然覺得蔣丞的邏輯冇有問題。

是啊,願意在你停下時停下的人是我。

顧飛覺得現在必須說點兒什麼,可卻不敢輕易開口。

蔣丞神邏輯,敏感衝動,最可怕的是,他能感覺到蔣丞冇有安全感,那種時刻要想抓緊害怕失去的狀態,他經常能體會得到。

顧飛,你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蔣丞放在心裡的證據。

慎重啊。

異地不是不可以,但一流大學的環境,和鋼廠的環境,會讓兩個人長期分處於完全不同狀態裡的兩個人漸漸失去共同話題,慢慢淡掉。

也許等不到異地那天,我們就會因為眼下這樣的分歧,不斷地爭吵和探究,最終因為疲憊而回到各自的世界裡。

當然也有可能奇蹟發生,我們走到了終點。

有些事不是能隻像解一道題那樣去理解,一道題隻有一個正確答案,無論過程怎樣,你要做的就是不斷地找到通往正確答案的那條路。學霸能找到捷徑,學渣繞點兒圈子,但最終都會到達終點,因為答案隻有一個,除此之外的都叫做錯誤答案。

而他倆現在的處境,有無數的可能性,有無數的答案,這些都叫做答案,也許有一二三,有四五六,卻冇有誰能說哪個是錯,那個是對。

顧飛看著蔣丞,也許他過於悲觀和謹慎,過於想要保護蔣丞不受到一點傷害,而蔣丞跟他完全相反,樂觀衝動直白敏感,基本屬於“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型的。

這些話無論他想過多少次,一個字,他都不能跟蔣丞說reads;。

他冇有離開的辦法,他甚至連離開這兩個字都不敢多想,更不要說去琢磨離開的辦法,而蔣丞,冇有留下的理由。

這是個暫時無解的僵局,如果在奇蹟出現之前他們冇有走到想要的那一步,這就是個死局。

蔣丞顯然冇有也不願意去想這樣的結局,他也冇有必要讓蔣丞去麵對這些蔣丞認為根冇有必要考慮的問題。

“我冇有,”顧飛看著蔣丞,“你們學霸記東西隻挑自己想記的嗎?不講道理。”

“少轉移話題,”蔣丞冷笑一聲,“顧飛,有時候我覺得說你是個學渣真挺委屈你的,就你這思維和反應速度,絕對是學霸級彆的。”

“我除了問過這一句,有冇有說過彆的?”顧飛還是看著他。

“說什麼彆的?”蔣丞眯縫著眼睛,一臉不屑,“不記得,我就記得你還怕在身上文身,怕以後分了還有我的記號。”

“你信不信我抽你?”顧飛問。

“抽了纔信。”蔣丞回答。

顧飛冇說話,盯著他看了幾秒鐘,突然胳膊肘一抬,對著蔣丞的臉就砸了過去。

不過不得不佩服的是蔣丞的反應,在他胳膊肘抬起來的瞬間,蔣丞就已經往後一仰躲開了。

隻是顧飛也並冇想砸他的臉,胳膊順勢頂在了他咽喉上往下一壓,蔣丞被他頂著脖子壓倒在了床上。

“操。”蔣丞瞪著他。

“你也太不瞭解我了,”顧飛胳膊卡著他咽喉,一條腿壓在了他手上,他另一隻手想抬起來的時候被顧飛一把抓住了,“我怎麼可能捨得砸你臉。”

“嘖嘖嘖。”蔣丞勾勾嘴角。

“我會喜歡你一直到你不需要為止,”顧飛壓著他,“我說過冇有?”

“說過。”蔣丞回答。

“那你為什麼說不記得。”顧飛問。

“我他媽在生氣啊,”蔣丞說,“生氣的時候就是什麼都不記得,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有意見憋著。”

顧飛張了張嘴冇說出話來。

“就這麼不講理不服也憋著,”蔣丞皺了皺眉,沉默了一會兒又看著他,“你這話原來我就覺得是句情話,乍一聽特彆美好,但就是不能細想。”

“嗯?”顧飛拿開了壓在他脖子上的胳膊,低頭吻了吻他。

“其實你意思就是如果我要跟你分手,你就會同意是吧,”蔣丞看著他,“主動權在我這兒。”

顧飛冇說話,又低頭吻了他一下。

“看上去主動權在我這兒,其實您一點兒也不被動,”蔣丞斜了他一眼,“來去自如的是吧。”

顧飛歎了口氣:“你要真不想跟我在一塊兒了,我死纏爛打也冇意義啊。”

“說是這麼說……”蔣丞抬頭一口咬住了他的下巴。

“哎!”顧飛嚇了一跳,冇敢動,蔣丞這一口咬得很大也很用勁,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夢遊的時候墊過下巴,能讓人咬得這麼穩準狠。

蔣丞咬了能有快十秒鐘才鬆了嘴,腦袋擱回了枕頭上:“顧飛,跟你說個事兒reads;。”

“嗯。”顧飛點點頭。

“我想得可能是冇你全麵,我就覺得一步一步,有什麼就解決什麼,人總得有個奔頭,感情也好,生活也好,總得有個方向,你才知道你要乾什麼,”蔣丞說,“反正我是這樣。”

“嗯。”顧飛點頭。

“我乾什麼事兒,都不喜歡先給這事兒扣個‘不可能’的帽子,你懂我意思嗎?”蔣丞又說。

“我懂。”顧飛看著他。

“我也冇什麼可說的了,我就一個事兒,你答應我。”蔣丞盯著他。

“你說。”顧飛跟他對視著。

“彆讓我跑了,”蔣丞說,“彆我一說算了,你就來去自如走了,你多纏一會兒,行嗎?萬一我後悔了,回頭你不在那兒了怎麼辦?”

顧飛突然覺得鼻子有些發酸,他吸了口氣,把那種不好受的感覺強行壓了下去,他不想當著蔣丞的麵流眼淚。

“好,”他點點頭,“但是你也要答應我。”

“什麼?”蔣丞問。

“我討厭有人為我犧牲,為我放棄什麼,”顧飛覺得這大概是自己能跟蔣丞說的最直白的話了,“我不需要,你的路你該走就走,不要停,你懂我意思嗎?同情,放棄,這些會讓我有壓力,會覺得累。”

“懂了,”蔣丞捏了捏他下巴,“我很堅定的。”

顧飛笑了笑。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輕?”蔣丞說。

“嗯?”顧飛愣了愣。

“就算你隻有50斤,膝蓋壓人手上的重量是多少你算過嗎?”蔣丞說,“我可以給你算一下。”

顧飛笑了,移開了一直壓在蔣丞手上的腿。

“我要報複。”蔣丞說。

“好,”顧飛說,“怎麼報複?拿你50斤的腿壓我手五分鐘?”

“拿我一米八的小丞丞,”蔣丞扳著顧飛的肩一掀,跟著翻身壓到了他身上,“乾你一節課。”

“……有尺子嗎我量量小丞丞有冇有一米八?”顧飛笑了起來。

“你那什麼,恢複了冇?”蔣丞貼在他耳邊小聲問。

“什麼?”顧飛笑著問。

“您的屁股,”蔣丞嘖了一聲,“裝他媽什麼傻。”

“啊,”顧飛笑得更厲害了,“恢複了,您要用嗎?”

“我操,”蔣丞騎在他身上,往他胳膊上甩了一巴掌,“我發現你真是欠|乾。”

“快乾,”顧飛頂了頂胯,指尖往他小腹上勾著往下,拉開了他的褲子,“要我給你傳授點兒經驗嗎?”

“我的學習能力,”蔣丞抓著他手腕,把他的手按到了頭頂上,“是很強的。”

談戀愛的時候,很多事都可以用乾一場來解決。

其實蔣丞覺得今天的談話並冇有解決實際的問題,他想要的回答……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回答,他都已經記不清了,而顧飛給出的是什麼樣的解釋,他突然也不是太在意了reads;。

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他和顧飛說的,是相互矛盾的,但他們也相互答應了對方,哪怕對方要求的跟自己的本意根本是背道而馳。

也許他要的不過就是一次發泄,一次耍彪,心理上的,生理上的,我有一些話,需要你知道,我有一些*,需要你承擔。

他當然知道有些事目前是無解的,但他們還在一起啊。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顧飛正趴枕頭上玩手機,他過去抓了抓顧飛的屁股:“怎麼又趴著了?是不是……疼?”

“冇,”顧飛偏過頭,“您能不能動用一下您學霸的觀察力,我平時玩手機有一大半時間都是趴著的。”

“啊,是麼?”蔣丞想了想,趴到他旁邊,小聲說,“不舒服不用給我麵子,知不足才能進步。”

顧飛冇說話,扔開手機趴枕頭上笑了半天。

“操,”蔣丞下了床,坐到了書桌前,“真他媽傷自尊啊。”

“丞哥,”顧飛蹭到床邊,伸手在他腿上摸了摸,“我有一句實話要說。”

“說吧。”蔣丞翻開了書。

“舒服的,真的,”顧飛說,“丞哥今天兩米八。”

蔣丞偏了偏頭,斜眼兒瞅著他:“我跟你說,就你這種態度,換個人早被我抽死了,我也就能忍你了。”

“我也一樣啊,”顧飛說,“你怎麼樣我都冇脾氣,我就怕你發脾氣。”

“怕什麼,我發脾氣是發脾氣,發完了就完了,我脾氣本來就不好,不發脾氣才神奇呢,”蔣丞轉了轉筆,低頭開始做題,“我其實也不是非要發脾氣,我就是……害怕。”

“我知道,”顧飛坐起來,在他背上搓了搓,“我知道。”

“你知道麼顧飛,”蔣丞邊寫邊說,聲音有點兒低,“我冇有家了,我就這麼一個人,在這裡,租一間房,腳底下是空的。”

顧飛看著他。

“我往後靠,後麵有你,我就踏實,”蔣丞低頭一直唰唰寫著,“我不是不去麵對現實,我就是一想到如果你不在我旁邊了,我就真的,一腳踩空了。”

顧飛冇說話,起身跨到蔣丞身後,跟他擠著坐在了椅子上,摟著他的腰。

屋裡變得很安靜,顧飛腦門兒頂在蔣丞後背上,能聽到筆尖在紙上劃過的沙沙聲,能聽到蔣丞平穩的呼吸聲,如果再貼近一些,還能聽到他的心跳。

這種感覺很好。

“我在這兒。”顧飛輕聲說。

“嗯?”蔣丞應了一聲,筆冇有停。

顧飛有時候挺佩服他這種能力,有幾次蔣丞在寫英語作文,愣是跟他一邊聊一邊寫了長長一段,似乎還冇有出錯。

“我就在這裡,在你後頭,我哪兒都不去,”顧飛說,“彆怕。”

“嗯。”蔣丞笑了笑。

顧飛閉上眼睛,就這樣吧,向蔣丞學習,有些事兒先不要去想了,你不願意想的,我就不提,你覺得不重要的,我就不想……這麼美的記憶,這麼美的經曆,也許這一輩子就撒這麼一回野reads;。

你想回頭的時候我就在這裡,你想家的時候我就在這裡,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就在這裡,能站多久就站多久。

四中的暑假終於結束,一幫人回到學校的時候都罵罵咧咧的,各種不滿,但所有人都冇有缺席,看上去心情都還很好。

一邊嫌棄假期太短,一邊覺得冇有一幫同學天天見麵很寂寞。

補課開始,就痛並快樂著了。

不,快樂一定是更多的,蔣丞看了看四周的人,一個個也冇誰聽課的,老師在講台上自己講自己的,下麵的人熱烈地說著假期見聞,連聲音都顧不上控製了。

“喊!喊!再大點聲兒,我站這兒都還冇聽清呢!”老魯揮著教鞭,“說你呢!就你!彆瞅旁邊的,就數你最美!拿個鏡子瞅瞅自己那一臉萎靡不振,還美呢!你這麼美!來!預備唱!”

“冇聽見麼,”蔣丞趴桌上做著筆記,看了一眼一直看著他的顧飛,“讓你拿鏡子唱呢,你這麼美……”

“你是寒冬裡的花蕾,你是西施攪亂了春水,”顧飛笑著小聲開始唱,“你是天使般的恩惠,你是我寵愛的貴……”

“顧飛!”老魯一拍講台。

顧飛轉頭看著老魯。

“來,我這兒有個鏡子,”老魯衝他招招手,“你來看看,順便給我唱兩句!”

“……我冇唱。”顧飛往椅子上一靠,歎了口氣。

蔣丞確定老魯冇可能聽到顧飛唱,顧飛聲音很小,周敬都未必能聽見,但老魯這麼一吼,他心裡還是嚇了一跳,顫了好一會兒。

“你冇唱?”老魯又一拍講台,“你冇唱那你出去!”

“我到底是該唱還是不該唱。”顧飛無奈地站了起來,晃出了教室,趴到了走廊的欄杆上,看著下麵的操場。

老魯繼續吼了兩分鐘之後才又開始接著上課。

蔣丞一邊聽課一邊測試著餘光究竟有多寬,視野到底能有多清晰,結論是如果算上“太喜歡外麵那個帥哥了”的加成,餘光的威力驚人。

他一邊聽課,一邊做筆記,還能清楚地看到顧飛的背影。

黑色t恤,灰色的運動短褲,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高中男生的打扮,他卻依然能用餘光看出他修長的身材,緊實的腰,筆直的腿……

“蔣丞!”老魯吼了一聲,“你上來把這句翻譯了!”

蔣丞感覺走廊上的顧飛回頭往教室裡看了過來,他收回一腦子的盪漾,站起來走到了講台上。

看了看題之後拿過粉筆,順手在講台上按斷了,準備往黑板上寫的時候,老魯又吼了一聲:“什麼破習慣!浪費!”

蔣丞歎了口氣,把粉筆放回盒子裡,又抽了一根整的,冇有按斷,開始往黑板上寫。

“這就不浪費了?”老魯說。

“魯老師,我還寫不寫啊?”蔣丞看著他。

“你寫,”老魯擺了擺手,“我就順便教育一下你。”

“……哦reads;。”蔣丞繼續寫。

寫完題回座位的時候,從視窗能看到顧飛已經轉過身,靠在欄杆上,眼神對上之後顧飛勾了勾嘴角,蔣丞眯縫了一下眼睛,班上人都在看他,他不敢跟顧飛有什麼太過分的交流。

不過就顧飛嘴角的這微微一揚,蔣丞已經在自己腦子裡補出了至少2g的畫麵。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算是有過爭執,也明明屁結果也冇爭執出來,但他還是覺得輕鬆了很多。

補課對於顧飛來說是無聊的,對於蔣丞來說卻是相當忙碌的。

除了四中的這些複習內容,潘智那邊每隔兩三天就會給蔣丞發過來一個壓縮包,裡麵都是原來學校各科老師的複習課件和資料。

顧飛覺得蔣丞簡直是個神,從補課到正式上課,他每天雙重複習,居然還能抽出時間滾床單。

“你是不是偷摸吃什麼藥了?”顧飛叼著煙站在視窗往外看著。

今天他把顧淼哄睡著了又偷摸跑了過來,本來想著陪蔣丞一塊兒複習,他假裝跟著看看書,讓蔣丞心裡穩當點兒,結果進門就一通滾。

現在腦子裡除了意猶未儘,裝模作樣複習的念頭已經完全滾冇了。

“滾,”蔣丞一邊擦頭髮一邊準備坐下開始看書,“說得好像你冇這個需要似的。”

“不是,”顧飛笑著跨到他身後坐下,現在天兒挺熱的,但蔣丞很喜歡他這麼坐著,“我就是覺得你精力真足啊。”

“休息分兩種,積極休息和消極休息……”蔣丞翻開書。

“嗯,咱倆這個算積極休息對吧?”顧飛說。

“冇錯。”蔣丞笑笑。

“我眯會兒行嗎?”顧飛抱住他。

“眯吧,”蔣丞摸摸他的手,“半小時我叫你。”

“好,”顧飛閉上眼睛,“今天老徐叫你去辦公室是不是又鼓勵你呢?”

“不是,”蔣丞放下筆,“忘了跟你說了,不是說運動會之後有個什麼頒獎典禮麼。”

“怎麼,”顧飛抬起頭,皺了皺眉,“他不會是想找你出節目吧?”

“說是高三一個年級一共出倆節目,男生一個,女生一個。”蔣丞說。

“想讓你乾嘛?”顧飛問。

“彈個曲子,”蔣丞說,“老徐說你……會彈吉他?”

“會彈吉他的多了去了,九日都會呢。”顧飛突然有些煩躁,他知道老徐是怎麼想的了,老徐想讓他和蔣丞合作弄個節目,這種事兒老徐知道他不會答應,所以先找了蔣丞。

“我是說,”蔣丞偏過頭,“你不是說你不會彈吉他麼?”

“我……說過麼?”顧飛問。

“說過。”蔣丞點頭。

“大概是那時還不太熟吧。”顧飛用臉貼在他後背上蹭了蹭。

“行吧,那老徐這個……你什麼想法?”蔣丞問。

“我不參加。”顧飛回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