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1626章 各自回京

夕顏情書 第1626章 各自回京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免費小說閱讀

[

]

權寵天下最新章節!

第1626章

各自回京

七喜撇嘴,“我瞧那小皇帝長相就不好看,年紀和大哥差不多,但是卻比大哥老氣。”

澤蘭愕然,“你們見過他?噢,你們也去了是嗎?為什麼冇出來跟我見麵呢?你們躲起來了?”

宇文禮淡淡地睨了七喜一眼,“嘴巴怎那麼大?”

“你們去了也不找我。”澤蘭頓時委屈。

“主要是覺得他說大婚很詭異,所以我們去看看的,”宇文禮見妹妹扁嘴,頓生寵溺,語氣也溫柔了下來,“去了才知道你被冊封為後,便想去見見這個膽大包天的皇帝,倒不是故意不出來和你見麵,是想著回若都城等你。”

澤蘭也不是真生氣,隻是想哥哥們要緊,他們都到金國了,還不出來一起玩玩,如果能和他們一起在金國玩,那多高興啊。

大家也忙幫著哄了一下,直到妹妹笑了起來,才放下心。

糯米看著宇文禮,“大哥,我有一個問題,實在忍不住想問問你,在金國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讓我們下去教訓一下小皇帝呢?他多可惡啊,冇征求我們的同意,就想要娶阿妹了。”

宇文禮揚袍,坐在了澤蘭的身邊,看著糯米還有另外三個弟弟投過來費解的眸光,道:“因為身份。”

“你是說他是皇帝的身份,所以咱不能動他?”糯米頓時就不服氣了,這不是看著人家尊貴不敢欺負人家嗎?

哥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怕事了?

宇文禮大手往他耳朵上揪過去,“因為我們的身份,也因為他的身份,國與國之間的友好往來,是很多人努力甚至是犧牲換來的,能意氣用事嗎?我們五個人到了金國去,抓住人家的皇帝爆錘一頓,你是不是要兩國鬨起來?”

糯米捂住耳朵,委屈地道:“那也可以不打一頓,作弄一下不也好嗎?”

“多大的人了?作弄他一下有什麼意義?”宇文禮都懶得跟他說,分明都是同一天出生的,他怎麼就那麼幼稚?

真要出這口氣,那就在兩國往來的利益上占儘了,這纔是真正的出氣又利國利民。

“三哥,大哥說的我們都能想到啊,你怎麼還不如我們懂事呢?”可樂撲哧笑了。

糯米不甘心地道:“誰能想到上頭呢?咱不是都想著阿妹嗎?忽然說兩國的事,我就一時冇想到嘛,又不是不懂,大哥現在說了,我就懂得了。”

糯米思想是五個兄弟裡最單純的,連可樂和七喜都要比他成熟一些,他現在學習中醫,在現代也拜了一位比較出色的中醫老教授為師父,還是元奶奶推薦的,雖說單純,但到底天資聰慧,所以幾年下來,老教授也冇什麼能教他了。

宇文禮道:“說回阿妹的事,瓜兒,大哥跟你說,男人是一種特殊的生物,很危險,你在二十歲之前,都不要試圖去讀懂一個男人,你必須要有足夠的人生閱曆,足夠應對渣男的經驗,你纔去結識男孩子,最好是三十歲纔想成親的事,知道嗎?”

澤蘭乖巧地道:“知道了,哥哥們放心,我有分寸的。”

哥哥們永遠都不可能放心的。

他們和爹爹一樣,知道妹妹很大本事,但是卻各種不放心。

“那我們去跟伯父吃頓飯,吃完飯之後,大哥要回京了,爹爹已經知道我擅離職守的事。”宇文禮伸手揉了揉阿妹的額頭,好捨不得走。

府邸裡張羅了一桌豐盛的酒菜,幾位少年親自去邀請伯父一同吃飯,還上了點酒。

可樂和七喜還不能喝,宇文禮對他們嚴厲要求,要年滿十六才能喝酒。

所以,他們隻能乾看。

好在若都城裡有果酒,是周姑娘特意幫澤蘭釀製的,果酒發酵之後,又經過幾次的換瓶沉澱,冇什麼酒味,說白了就是果汁兒。

安王把冊後寶冊放在桌子上,一副有福未必共享,但有難一定要大家當的姿勢。

魏王給他倒酒,“喝吧,瞧你那膽小的樣子,老五就算知道了,也隻會怪小皇帝的算計,不會怪你的愚蠢。”

“你肯定是這樣說,如果是你接了寶冊,你一定不用擔心。”安王哼道。

魏王懟他毫無商量,“知道自己犯眾憎了嗎?真以為做過的事情不用被懲罰啊?你下半輩子都是還債的,要不是你迷途知返,最後為北唐出了力,腦袋早就冇了,你就知足吧。”

“行了,你彆當著孩子的麵說這些話。”安王惱羞道。

“孩子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點事,天下人都知道,你以為裹得嚴啊?”魏王嗤笑。

六個葫蘆娃互相對望了一眼,都有些尷尬,雖然以前的事他們也都聽過,但是三伯父為什麼一直說呢?這都過去好久了啊。

魏王拍著宇文禮的肩膀,然後看著其他幾個少年道:“三伯父就是要用他的例子告訴你們,行差踏錯的事,一件都不能做,做了,就是一輩子的恥辱,就算僥倖保下殘軀,也時而就要被人提起來刺一刀子,讓他知道兄弟不團結,或者謀害兄弟,會有什麼下場。”

孩子們都點頭,“謝謝三伯父的教誨。”

魏王不知道孩子們有多能耐,但知道他們很聰明,且他們在山高皇帝遠的城池裡,得掌大權,就怕一時想錯了,他們這一輩的錯誤,可不能在他們身上再一次發生。

他對這幾個侄子侄女十分愛惜,也是疼愛得很,希望他們一輩子兄弟團結下去。

安王也冇做聲了,低頭喝酒。

他這輩子活成了一個反麵教材。

等吃飽飲罷,魏王拽了他出去,“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包兒麵前這麼說你嗎?”

安王鬱悶地道:“知道,不就是為了警惕他們嗎?”

“還有一個目的,是要保著你,讓你這條狗命活得更久一點,包兒以後要當皇帝的,老五現在還護著你,把你發配到這風沙之地,但什麼都冇剝你的,可包兒不一樣,包兒對你冇有像老五對你的兄弟情,知曉你以往對他父母的惡,未必就不會收拾你,在他麵前提起這些事情,是想讓他知道,你雖然活著,但是大家冇忘記你做過的事,他心裡就會平衡一些。”

安王怔了怔,看著魏王,“三哥,你應該是最恨我的,你真原諒我了嗎?”

“不願意去想到底該不該原諒你,太累了,這邊城需要有人守著,我跟你置氣,跟你鬨翻,這不是給老五添堵嗎?邊城換將,容易動一亂,看在這份上,就儘量不去想以前的事。”

安王冇做聲,他知道這輩子自己都要處於這種尷尬的局麵。

“回吧,包兒也要回京了,咱也不久留,至於金國小皇帝的事,雖然瓜兒說不能告訴老五,但你回去斟酌一下,還是去一封信告訴他。”☆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