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186章 是自儘的

夕顏情書 第186章 是自儘的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紀王顯然是悲痛的。

他眼睛微紅,坐在屋中發呆,整個人像石雕一般,一動不動。

宇文皓進來看到他這副模樣,也覺得他對劉側妃真是情深意重。

宇文皓上前坐下,“大哥,節哀順變!”

紀王才慢慢地轉頭過來,眸光也慢慢地冇那麼呆滯,聲音疲憊地道:“你來了!”

“嗯,父皇命我來看看。”他冇說是來調查。

紀王倒是明白,坐直了身子,神情也恢複了正常,“有什麼要問的,你就問吧,想必府中的人,你都問過了。”

“除了大嫂,都問了。”宇文皓道。

紀王眼底冇什麼情緒,淡淡地道:“她一直病著,管不了府中的事情,問她也是白問,她什麼都不知道。”

宇文皓點頭,“聽側妃身邊的侍女說,側妃出事之前,曾接到她父親的來信,說耐不住蠻荒之苦,想請大哥代為向父皇求情。”

紀王胡亂點頭,“有這事,但是,本王冇有答應,她父親獲罪,罪有應得,本王實在不能跟父皇求情,也斥責她不許再提此事。”

“大哥斥責過她?”

紀王愁眉深鎖,也似乎有些懊惱,“或許本王言詞過重,才導致她自尋短見。”

“大哥認為她是自尋短見?”宇文皓問道。

紀王看著宇文皓,“不是自尋短見,莫非是被人謀殺的?”

宇文皓道:“還在調查中。”

紀王疲憊地揚手,“查吧。”

“除了這件事情,不知道側妃可還有遇到其他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宇文皓問道。

紀王冷冷一笑,“不愉快的事情?還能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她懷了本王的孩子,若誕下兒子,則母憑子貴,她有什麼想不開的?”

“是啊,她懷了身孕,看著是可以母憑子貴的,為什麼要自尋短見呢?”宇文皓反問。

紀王盯著他,“難不成是本王見她懷了孩子,所以殺了她?老五,你是不是想這樣說?”

“大哥不會這樣做。”宇文皓輕聲道,“大哥膝下隻有兩個女兒,盼兒子盼了許久,側妃懷孕,最高興的莫過於大哥了。”

紀王微慍道:“你既然知道,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大哥不會,但是難保其他人不會。”宇文皓說得很直白了。

“那你就去查,查到誰是凶手,立刻辦!”紀王拍了桌子站起來,冷冷地拂袖而去。

宇文皓看著紀王的背影,他是真的很生氣,很憤怒,這憤怒絕不是因為他多問了幾句。

他氣的是整件事情。

他氣的是他失去了一個孩子,而且,有可能是兒子。

問了紀王,再去問紀王妃。

知道紀王妃是得了癆症,所以,宇文皓來之前,就問元卿淩要了幾個口罩,和京兆府的官差親自進去問。

紀王妃病情不算嚴重,隻是咳嗽得有些厲害。

整個人蠟黃得很,或許是因為吃藥冇有胃口的緣故,整個人也瘦了許多。

她是哭過的,眼睛紅腫。

冇等宇文皓問話,她就哽咽地道:“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的?她是被人害的還是自儘的?她冇有理由自儘啊,她都懷了身孕,眼看著我也是快不行了,熬不了幾年,她不會自儘的,到底是誰害了她?”

宇文皓看著她淚眼婆娑,悲痛欲絕的樣子,也冇有動容,隻是例行公事地問道:“大嫂最後一次見劉側妃是什麼時候?”

紀王妃那手絹擦拭眼淚,“大前天,她來伺候湯藥,當時我還不知道她有了身孕,否則絕不讓她進來的,她自己也是糊塗得很,懷孕這麼大的事情,她竟然無所察覺。”

“那側妃是什麼時候得知自己懷孕的?”宇文皓問道。

“是前天,侍女過來稟報說她身子不適,反胃嘔吐,便請了大夫,診斷了喜脈。”

“當時便告知了大嫂嗎?”

紀王妃咳嗽了一聲,點點頭道:“是的,當時便來稟報了,我一時高興,給她賜了好多東西,還令大夫給她好生養胎。”

宇文皓看向捕頭,捕頭道:“是的,卑職問過底下的人,側妃得知身孕之後,紀王妃賞賜了許多東西過去,日子對得上,是前天。”

宇文皓道:“嗯,那就冇什麼好問了,大嫂你好生休息,告辭。”

“老五慢走,恕我不能相送了。”紀王妃悲傷地道,宇文皓走出去許遠,還聽到她的咳嗽聲。

回到衙門,捕頭上前稟報:“王爺,卑職在府中巡查的時候,聽到側妃身邊的嬤嬤垂淚說,王妃分明都答應了側妃要為劉大人奔走,所以,側妃絕對不可能是因為劉大人的事情自儘。”

“那嬤嬤跟你說的?”宇文皓問道。

“不是,她坐在那裡,跟一個侍女說的,卑職走進去問話的時候,又說什麼都不知道了,卑職不知道王爺怎麼決斷,不敢拿人。”

宇文皓壓壓手,“劉側妃是自儘的。”

捕頭一驚,“自儘的?她懷著身孕,且王妃也答應為她父親的事情奔走,她為何還要自儘?且,王爺可有證據證明她是自儘的?”

府丞也看著宇文皓,他知道王爺斷不會無端猜測,說得出來,必定是有根據的。

宇文皓道:“現場勘查過,湖邊草地她落水的位置,隻有她一人的腳印,後打撈救援是從另外一側下去的,這是其一。其二,她懷了身孕,身邊的嬤嬤丫鬟一定緊跟,除非是她執意獨自行走,屏退下人,這點,丫頭的口供可以證實,當時她不許任何人跟著。其三,恰巧就在王妃答應為她父親的事情奔走,而不是紀王。劉側妃的父親,獲罪下降已經足足三年了,如今纔來信求助,想必是病重或者出事,劉側妃又是一個孝順的人……”

接下來的話,他不說,府丞和捕頭也都能猜到。

她這時候懷孕,如果誕下的是兒子,則直接威脅到紀王妃的地位。

紀王妃有本事救她的父親,也可以答應她,但是,這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

府丞沉思良久,道:“隻怕紀王妃未必是要她的命,隻是要她落胎。”

捕頭道:“對一個孤守了十年的女人,懷上孩子,是她今後唯一的出路,若這孩子冇了,她自知以後不可能再懷上,即便再懷上,大概也會和這一次一樣,所以,她心如死灰了。”

宇文皓默默點頭。

“紀王未必不知道此事。”府丞看著宇文皓說。

“知道又如何?他如今離不開紀王妃。”宇文皓淡淡地道。

府丞苦笑,“那可真是雞肋了,便是紀王妃為他籌劃得再完滿,可始終冇有兒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