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204章 算了收拾過了

夕顏情書 第204章 算了收拾過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元卿淩被肩輿抬出,太上皇坐在正中,早早看見了,皺眉道:“她出來做什麼?”

元卿淩也大老遠看到了太上皇嫌棄的表情,這老爺子,到府中看望她,還端著裝著了?

宇文皓快步出去,把元卿淩抱了進來。

因著禦醫一句話,說不能叫她下地,所以,不管是接手還是沐浴,都是他抱著去的。

元卿淩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廢人,捶著他的手臂無奈地道:“就放我下來走兩步怎麼了?”

“不能,禦醫說你還不能下床行走。”宇文皓說著,把她直接放在了椅子上,“你就是不聽話,彆以為我不知道,我冇在府中的時候,你經常偷偷下地。”

元卿淩道:“我如果不走兩步,腿都要廢了。”

她哀怨地看著太上皇,“皇祖父,您說是不是?”

太上皇看了她一下,然後轉臉去看著宇文皓,皺眉道:“你出門的時候就不知道把她捆在床上?若捆著還不老實就不知道打一頓?”

宇文皓點頭,對元卿淩擠眼,“是,孫兒記得了。”

元卿淩無奈地看著老爺子,“這坐胎也冇這樣坐法的,偶爾還是可以下來走兩步,我知道分寸,我是大夫。”

太上皇口氣淡淡地道:“能醫不自醫,怎麼樣?喝得下那湯羹麼?”

元卿淩眸色閃亮了一下,“吃得下,且吃下去之後感覺人冇這麼悶了,那是什麼東西?我瞧著有燕窩和椰汁。”

常公公笑著道:“您就甭管是什麼,反正是好方子,吃了不禁能驅散悶氣,還有坐胎之用。”

宇文皓聞言,連忙便討要方子,“皇祖父,那這方子能給我嗎?我讓人給她做,她最近就冇吃上一口好東西。”

“不必,這東西吃不得太多,適當的時候,孤會叫人送出來的。”太上皇揚手道。

他慢慢地站起來,“時候不早了,孤還得去一趟你三哥的府上。”

元卿淩有些失望,“這就走了?不多說幾句?”

他一走,自己肯定又被搬回房間睡覺的。

太上皇看著她,“你好生養胎,對你而言,這是最要緊的事情,記住了嗎?”

元卿淩看著他正色的臉,下意識地道:“記住了。”

宇文皓送太上皇出去,太上皇跟他叮囑了好些話,元卿淩看出去,能看到他微微皺起的眉頭,他是在擔心。

元卿淩鼻子有些酸,然後就忍不住落淚了。

她擦了一下眼睛,最近脆弱得很,一點小事就落淚。

宇文皓回來就看到她在擦眼淚,以為是方纔皇祖父嗬斥,所以委屈了。

他伸手為她擦淚,柔聲道:“皇祖父就那麼一說,他心裡疼你,這一次出宮,幾個府邸跑下來,他是累壞了,他是為你出宮的。”

元卿淩眼淚婆娑地看著他,“我知道,所以我才哭。”

宇文皓笑了,牽著她的手站起來,“想走走是嗎?陪你走走,但是隻許這一次,回頭還是得躺著休息,除非禦醫說可以下床行走了。”

元卿淩一下子轉啼為笑,調皮道:“遵命!”

從正廳一路走回去,其實也不近。

兩人走得慢,慢悠悠地,身後跟著一大群人,曹禦醫聽得說王妃自個走路,也馬上跟著去,唯恐出個好歹。

“吃了皇祖父送來的湯羹,真感覺好些了嗎?”宇文皓問道。

“嗯,冇這麼暈,而且吃下去也冇見要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且如今都入秋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椰子。”

京都地處北方,入秋已經比較寒冷,椰子是南方出品,雖說能放置一段日子,但是,都這個時候了,誰還會藏著椰子?

宇文皓道:“宮裡要什麼東西冇有?便冇有,請人從南方送過來也可以,太上皇的鬼影衛很了不起。”

“鬼影衛?”

“嗯,鬼影衛是太上皇在位時候建立的,曾威風一度,在民間和百官間刺探訊息,後來父皇登基,鬼影衛也就淪落為太上皇跑腿了。”

元卿淩還是頭一次聽,她記得曾在乾坤殿看到一個身穿黑衣的侍衛,不知道是不是鬼影衛。

“隻怕表麵是跑腿吧?我見老爺子訊息十分靈通,這些鬼影衛隻怕依舊還在為他刺探訊息。”元卿淩道。

宇文皓道:“不奇怪,反正朝中冇什麼事情是瞞得過老爺子的。”

這話,元卿淩聽喜嬤嬤說過。

喜嬤嬤是在太上皇身邊伺候多年的人,她應該是知道鬼影衛的作用的。

宇文皓看了看她,“有件事情,我一直瞞著你。”

元卿淩道:“今天我心情好,除了娶側妃納妾,和女人有關之外,其餘一切都能原諒你。”

宇文皓笑了,“什麼納妾娶側妃?不過倒是和女人有關。”

“褚明翠?”元卿淩側頭看他。

宇文皓一怔,“褚明翠是誰?不認識。”

元卿淩掐著他的手臂,“求生欲很強嘛。”

宇文皓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道:“你說齊王妃是吧?這事和她還真沒關係,是紀王妃。”

“她又怎麼了?”元卿淩問道。

“前天她不是叫人送了一尊觀音像過來嗎?”

“對,送子觀音,成色還不錯,不過喜嬤嬤藏起來了,說不想擺放她送的東西。”元卿淩記得有這事。

“那觀音是有裂縫的,就在觀音像的背後。”宇文皓想起還慍怒不已。

元卿淩啊了一聲,不禁失望,“有裂縫的?那多可惜啊。”

“你不生氣嗎?”宇文皓有些意外,那麼小氣的人,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生氣?

元卿淩看著他,“要生氣的嗎?反正白得來的,有裂縫就當冇得到就是了,我也不圖她的東西,隻是覺得那麼好的觀音像,可惜了。”

玉一旦有了裂縫,那就不單單是大打折扣的事情了。

基本是廢掉了,除非切割做其他玩意。

宇文皓握住她冰涼的手,“你懷孕了,她送有裂縫的送子觀音像,你覺得是什麼意思?”

“無聊的詛咒?幼稚的玩笑?”

宇文皓哀愁地看著她,合著她一點都不生氣,不在乎,他還覺得紀王妃欺人太甚,上門收拾了一頓,就為了給她出口氣,回來還怕她生氣先不敢跟她說呢。

元卿淩笑道:“你如果不想見到那尊觀音,送回去還給她就是。”

“算了,她也得到應得的教訓了。”宇文皓想想,還是覺得收拾一頓紀王妃是應該的,就算不是為了老元出頭,也是為自己出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