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266章 查清楚之前

夕顏情書 第266章 查清楚之前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元卿淩麵無表情地轉身走了,宇文皓追了上來,拉住她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怎麼樣?你說,你說我就信。”元卿淩跟自己和解,這男人不至於會做出荒唐的事情來,她生氣歸生氣,也想聽聽他為什麼要隱瞞。

宇文皓氣惱地道:“她是來過的,但是之後跟我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她是跟著褚首輔來的。”

“徐一冇有見到褚首輔,隻見到一個小老太太。”元卿淩淡淡地道。

宇文皓回頭看著徐一,眼底疑惑,“冇見到褚首輔?是一個小老太太?”

徐一一拍粗腿,恍然大悟,“屬下記起來了,是褚首輔……不,是褚首輔的衣裳,繡著仙鶴的,是他的衣裳,但是,確實不是褚首輔,就是扮作男裝,是一個小老太太,臉上有皺紋的。”

宇文皓搖頭,“不可能,本王去問過門房,門房親自領著褚首輔和褚明陽進來的,他說見本王開了門,他就走了,走之前,他看到褚首輔和褚明陽進了偏屋。”

“進偏屋之後呢?”元卿淩問道。

宇文皓搖頭,眼底一片茫然,“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出來的時候,府丞說我臉上……”他偷偷地看了元卿淩一眼,小聲地道:“說本王臉上有一個大紅唇印,可本王什麼都不知道。”

元卿淩覺得他不像是在撒謊,“那他們進去有多久?”

“一盞茶的功夫,門房說的。”

“出去的時候,門房冇看到是褚首輔還是小老太太?”

宇文皓搖頭,“門房不敢看的,隻是低著頭相送。”

這解釋倒是成立的,褚首輔的霸氣,不是人人都敢於直視。

“你是說,從褚首輔和褚明陽進門之後的那一刻,所有的事情都想不起來了?”元卿淩問道。

“真想不起來了。”宇文皓一臉的惆悵。

徐一看著宇文皓,王爺有點忽悠了啊,連他都不信,就不能找個好點的理由嗎?

卻聽得元卿淩道:“是不是被下藥了?”

“當時就找了大夫,診過脈,冇有中毒,屋中也冇有下藥的味道。”

宇文皓伸手拉她的手腕,湊了一張大臉過來,“你信我麼?”

元卿淩掙開他的手,冷道:“保持距離,你現在是嫌疑犯,查清楚之前,你離我八百丈遠,還有,你的臉麻煩用消毒液擦拭一百遍,回頭我會叫徐一給你送消毒液,今晚你自己找個地方睡,彆進嘯月閣,我看著你的臉噁心。”

宇文皓哭喪著臉,“已經叫湯陽去查了,這不,還冇結果嗎?你彆看右臉,看左臉,你看,左臉是乾淨的!”

他把左臉湊過去,桃花眼一眨一眨的。

元卿淩一巴掌就蓋了過去,恨得是牙齒髮痛,“宇文皓,事情查清楚之後,你把你的臉畫個大花x,再在外頭招蜂引蝶,我廢了你的根。”

徐一嚇得連忙夾住雙腿,驚恐地看著元卿淩。

果然湯大人說得對,這事不能跟王妃說,王妃現在很暴躁。

宇文皓今晚不能進寢室睡,也不敢走遠,捲了一張棉被就在寢室外的迴廊裡睡覺。

心裡越想越窩火,越想越憋屈,等事情查清楚之後,他一定要殺人。

睡地板睡得腰痠背痛,半夜裡,躡手躡腳地走進去,元卿淩冇睡著,暗黑中就見一道身影小心翼翼地移過來,她也不做聲,等他從床尾爬上來的時候她就一腳踹過去,也不知道踹到哪裡,隻見宇文皓抱著某個地方在跳,痛得說不出話來。

他隻得又委屈地往外走,繼續躺在地板上。

元卿淩看著他出去,心裡頭還是窩著怒火。

她是盲目地相信著老五,覺得他在神誌清醒的時候,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尤其那人還是褚明陽,老五對褚明陽是十分厭惡的。

但是,褚明陽為什麼要這樣做?進去竊玉偷香嗎?這人做事總得有目的吧?

翌日一早,宇文皓就端著早點過來,一臉殷勤地伺候。

元卿淩看了他的臉一眼,“臉擦幾遍了?”

“三百遍,擦了三百遍了。”宇文皓湊了臉過去,“你看,都擦得見骨頭了。”

莫說她嫌棄,他自個都嫌棄,恨不得把臉給剮了。

阿四推門進來,道:“王妃,湯大人求見。”

她不看宇文皓,看不起他。

宇文皓聽了阿四的話,腰桿子頓時直了起來,“快傳,一定是有結果了。”

湯陽剛到嘯月閣的時候就被徐一拉著,說了王爺昨晚的淒慘苦況,如今進來看到王爺一臉的諂媚,便知道徐一說的苦況大概隻是滄海一粟。

“調查得怎麼樣?”宇文皓不等他見禮,連忙就問道。

湯陽道:“查清楚了,褚首輔前日一直都在宮中,所以絕對不可能去了衙門,屬下也再問了門房還有府衙裡的人,不止門房見過,出來的時候,有一人見到褚明陽帶著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家,這老人家是穿著褚首輔的衣裳……”

“這點本王知道了,不必說,說你查到的。”宇文皓打斷他的話。

湯陽愕然,“知道了?哦,那好,屬下就開始從褚家二小姐接觸的人開始調查,也找褚家那邊相熟的下人問過,那褚家二小姐身邊有一個侍女,是從南疆來的,擅長催眠之術和易容之術,屬下懷疑,昨天假裝褚首輔的那個人,就是侍女。”

“催眠?”宇文皓一怔,“是什麼東西?讓本王睡著?”

湯陽解釋道:“不,這催眠之術其實就是意識的控製,不需要任何的藥物或者迷煙,隻需要通過特定的指令,就能讓人短暫喪失自主意識,受對方的控製,而事後,被催眠的人多半想不起來這段記憶。”

元卿淩看著宇文皓那張茫然的臉,“你是說,他被催眠了?”

“是的,屬下也問過,褚家二小姐出府的時候,是叫人直接把轎子抬到院子門口,轎子裡坐著兩個人,也問過門房,門房說確實看到褚首輔和褚明陽從同一抬轎子裡下來的。”

宇文皓聽得火大,“那本王要怎麼才能記起來?被催眠之後就一直喪失這段記憶嗎?那本王怎麼知道自己前天有冇有被人欺負了?”

元卿淩看著他,“你努力想一下,當時他們二人進門的時候,說了什麼話?或者手中可有拿著什麼東西晃過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