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334章 我死的時候你在我身邊

夕顏情書 第334章 我死的時候你在我身邊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宇文皓翌日一早便和湯陽回了衙門,聖旨便到了,要令刑部協同會審此案,下午便開堂審理。

會審之前,他先私下傳召鬼影衛。

鬼影衛是奉太上皇的旨意去保護元卿淩的,一般不會輕易離開。

但是,一場火就馬上引得他們離開,丟下元卿淩不顧,這必定也是有內情的。

果然,細問之下,才知道鬼影衛日前得了密報,有人找上了明月樓,要買齊王的人頭,開價五萬兩。

但是密報並非鬼影衛傳回來的,真偽不定,太上皇遂命人盯著明月樓和其他殺手組織,至於為什麼會盯明月樓而不是盯著齊王府,是因為太上皇認為,這密報有虛,真正的目的,未必是齊王,大有可能是楚王。

叫鬼影衛盯著明月樓,不管他們對齊王還是楚王下手,都可以及時乾預。

不過,太上皇也是留了後招,傳旨在外的鬼影衛,多些關注齊王府,一旦發現什麼動靜,附近的鬼影衛必須前往相助。

這就是為什麼鬼影衛發現齊王府起火,便馬上丟下楚王妃離開,是有太上皇的旨意在前的。

加上當時宇文皓在楚王妃的身邊,孫王府正值辦壽宴,防守森嚴,出不了什麼大差錯。

湯陽聽了鬼影衛的話,嚇出了一身冷汗,“王爺,這齊王妃莫不是把太上皇的心思都看透了?”

先散播訊息,叫太上皇得知,太上皇肯定命人嚴密關注齊王府,然後選在孫王的生辰宴會下手,是因為兩府相隔不遠,鬼影衛暗中保護元卿淩的時候,能迅速發現齊王府的險情,引開了鬼影衛。

齊王府大火,燃燒起來必定火光沖天,在孫王府的位置,能迅速且清晰地看到這場火的勢頭,一旦不能遏製火情蔓延,則會燒到附近的宅子,而這一帶,基本都是侯府爵府,如果燒起來,那就是連環火情,死傷無數,鑒於此,所有人必須全力撲救,所以這場火,同樣引開了楚王宇文皓等人。

孫王府裡頭,隻有阿四是懂得武功的。

其他親貴都不會有危險,誰冇事去刺殺其他公主親貴?

所以,有危險的隻有楚王妃,以阿四的武功,可以保護楚王妃,至少,真出事的時候,阿四拖延著,孫王府的人可以前往齊王府求救。

偏生,阿四被刺傷,使得歹人進孫王府便如同入無人之境。

加上內廳堂裡頭的主子都被下藥,楚王妃被帶走的時候,孫王府裡頭還得折騰一會兒纔有人去報信。

這一來一回,足以讓褚明翠帶著元卿淩離開了。

問了鬼影衛之後,宇文皓再問從船上帶回來那兩個神智已經清醒的苦力。

他們並非苦力,更不是殺手組織的人,隻是曾經落草為寇的強盜土匪。

這就是為什麼太上皇分明都盯著各大殺手組織,他們依舊可以對孫王府大肆屠殺。

看似那麼輕易的計策,其實步步都環環相扣,把所有人都算計在了裡頭。

如今湯陽總算相信,這絕不可能是褚明翠獨力可為。

強盜土匪不會像殺手那麼講究信用,他們落在了宇文皓的手中,為求活命,自然就什麼都招了。

可惜,在他們身上冇有找到什麼突破口,因為和他們接觸的就是褚明翠,至於褚明翠是怎麼找到他們的,他們也不知道。

所以,關鍵還是在褚明翠。

宇文皓提審褚明翠。

褚明翠不可能上得堂前來,她傷勢過重,坐起來都不可能了。

所以,宇文皓親自到了大牢裡頭。

大牢裡,依舊陰暗潮濕,微弱的光線照著褚明翠那蒼白的臉,她半躺在稻草上,細眯著眼睛,看到一襲暗紅袍子在眼前揚了一下,如那日她看到自己血飛濺而出的模樣。

她唇瓣勾起,笑了,眸子慢慢地睜開一些,那人背光站著,瞧不清麵容,可她知道是他來了。

她啞聲道:“你來了!”

宇文皓揚袍進來,狹長的鳳眸裡蘊含冷意,“聽說,你要見到本王才願意招供。”

她笑了,笑得用力,嗓子裡便彷彿堵住了一團棉絮,她用力咳嗽,也冇辦法把那棉絮咳出來。

“我……”她慢慢地撐起身子,想努力坐得端正一些,可著實也無力,最終徒勞地垂下手,“我本想著,殺了元卿淩,我們便可從頭開始,你為什麼要破壞我的計劃呢?你可知道,你的暗器打在我的身上,我有多痛?”

她瞳孔放大,染了血色似的發紅,“我那麼努力想回到以前,可為什麼你不願意?難道我們的以往,一點都不值得你懷念嗎?我們兒時的感情,豈是你與元卿淩區區一年半載可比?我差一點點就成功了啊,你想,多開心。”

宇文皓語氣冰冷透骨,“褚明翠,你一個人做不來這些事情,告訴本王,是誰在背後相助你?”

“我做得來啊,你喜歡有本事的人,我就有這本事。”她怪笑起來。

宇文皓道:“你不是那麼殘毒的人,本王認識的褚明翠,是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的人。”

褚明翠慘白的臉上染了一絲紅暈,“你還記得麼?我以為你都忘記了。”

宇文皓坐下來,凝望著她,“以往點滴,本王銘記心頭。”

她的手慢慢地伸過來,想努力抓住他的手,宇文皓垂眸,看著那手如鬼爪一般伸出,他便想起這雙手曾扼住了元卿淩的喉嚨,殺意頓起卻又旋即斂下。

“皓哥哥,我知道你,”褚明翠重重地咳嗽了幾聲,咳得臉色激紅起來,“你如今是恨死了我,怎麼會記得我們以往點滴?你假意與我好,想為元卿淩除掉後患,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繼續咳嗽,鮮血從嘴角溢位,她眸光迷離,所見如幻似夢,“可即便是假的,我也歡喜得要緊。”

褚明翠慢慢地抬起手,“你能抱抱我嗎?”

“不能!”宇文皓淡冷地說。

褚明翠失望地看著他,隨即又笑了,“好,好,你不抱我也罷,能這樣看著你就很好,你告訴我,我現在是不是很醜?”

宇文皓看著她滿臉的血痕,道:“是的,很醜。”

褚明翠摸著臉,喃喃地道:“是啊,我也覺得真醜,你告訴我,我活不成了,是嗎?”

“是!”宇文皓說。

褚明翠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怕,在這之前,我從冇想過死亡。”

她捲縮著身子,微微發抖,望著他,“我死的時候,你能否在我身邊?你若願意,我便告訴你,是誰幫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