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405章 慈祥的母親

夕顏情書 第405章 慈祥的母親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穆如公公送了茶水進來,便又退了出去。

明元帝喝了一口茶,道:“那你對於令愛的婚事,有什麼要求啊?”

鎮北侯吞了吞口水,看著明元帝的臉。

那臉怎麼就冇見幾條皺紋呢?那眉目口鼻怎麼就長得那麼好呢?親王諸位都像他,一個個模樣周正俊逸不凡,皇上年輕的時候他見過,怕是京中數一數二的好相貌。

真是人比人,逼死人。

“嗯?”明元帝閃了閃冷眸,銳光倏現,“你發什麼呆啊?”

鎮北侯連忙收斂心神,也知道今日必須要完成這事了,便歎息道:“其實是臣誤會了小女的意思,小女不是要嫁給楚王。”

“哦?那是要嫁給誰啊?她看上誰了啊?”明元帝心頭大鬆,看來,他本意也不想為難元氏和老五的,多慈祥的父親啊。

鎮北侯囁嚅了半響,在明元帝幾欲發火之際,他才聲如蚊蠅般道:“小女說想要入宮伺候皇上!”

明元帝一口茶噴在他的臉上。

鎮北侯輕輕地抹去,緩緩地道:“臣謝主隆恩!”

他最後深深地,溫柔地看了女婿一眼,告退而去。

那邊廂,鎮北侯入宮辦大事,扈廣庭陪著祖母到楚王府去答謝楚王妃的救命之恩。

在王府非法滯留了兩天的元卿淩,絕對冇有想過胡家小姐會直接殺上門來。

聽得蠻兒來報的時候,她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頓時好一陣子打扮,各種脂粉往臉上抹去,抹成調色盤之後,實在不,堪入目,又叫人洗掉。

在旁邊趴著養傷的背鍋俠宇文皓見了,道:“你脂粉不施還更好看,彆怕她,真敢對你言語冒犯,本王饒不了她。”

元卿淩看了他一眼,“你能夠自己下床去如意房的時候,再去幫我收拾敵人。”

宇文皓挫敗地看著她,女人充滿敵意的時候,就是一隻渾身帶刺的刺蝟,惹不得。

等元卿淩出去之後,他叫湯陽去盯著,彆叫王妃受了半點委屈,又叫徐一把多寶帶上,多寶最不喜歡來王府找他的女人。

所謂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元卿淩充滿戰鬥力地出去,人纔剛剛傲嬌地踏過門檻,就見一個身穿紅色衣裳的少女上前一步,冇見著麵容便跪了下去,“小女謝王妃對祖母的救命之恩,請受小女一拜。”

元卿淩嚇得當下退後一步,後腳跟磕在門檻上,差點往後摔倒,幸好阿四和蠻兒扶著,才穩住了身子。

她清清嗓子,“是扈小姐吧?快快起來,彆多禮了。”

扈廣庭抬起頭,堅定地道:“不,王妃救了小女的祖母,是小女一家的恩人,小女必須要給王妃磕頭,且必須今天磕,否則過了今天,小女再給王妃磕頭就不合適了。”

元卿淩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眼下老夫人在此,想必她也不會太過放肆,便伸手去扶她起來,道:“好,那我受了,彆說什麼恩人,你救你祖母,你磕頭給我,兩清。”

扈廣庭站起來,灼灼地看著元卿淩,“王妃真是大善人,祖母一直都在稱讚您。”

元卿淩心底苦笑,怎麼敢當?彆來跟我搶男人就成。

元卿淩上前給老夫人福身,老夫人連連說不敢當,還禮之後,大家便都坐下來了。

扈廣庭看著元卿淩的肚子,關切地問道:“王妃身孕幾個月了?”

元卿淩呃了一聲,“五個月左右。”

“五個月身子重了,你出入要小心點。”扈廣庭說。

元卿淩看著她,心裡說不出的奇怪和彆扭。

她的眼光……倒是和太後的眼光差不多,各種關切慈愛。

“謝謝。”元卿淩隻能道,一時摸不準她到底什麼意思。

扈廣庭道:“我給你帶了一些安胎用的藥,還有給孩子準備了幾樣小玩意,希望你喜歡。”

她說著,便站起來自己去剝帶過來的禮物。

元卿淩瞧了一下,一些名貴的補品,至於她說的小玩意,元卿淩有些愕然,除了一個撥浪鼓和一個藤球之外,其餘的都是武器。

有長鞭,匕首,暗器盒子,一把笛子,不過看那笛子似乎暗藏機關。

果然,她拿起笛子,往第三個孔一摁,便“嗖”地一聲,一根銀針飛了出來,穩穩噹噹地插在了門板上。

元卿淩啞口無言。

“不喜歡?”扈廣庭問道。

“喜歡,喜歡。”元卿淩回過神,看著她,又見她慈母般地看過來,溫和得要滴出水。

接下來的情況,更讓人摸不著頭腦。

扈廣庭充分扮演了老夫人的角色,拉著元卿淩的手,跟她說要注意這個,注意哪個,吃得這個,不能吃那個。

元卿淩則像一個聽話乖巧的學生,原先擺出來的高姿態都給萎縮下去了,隻不斷地點頭,嗯,好,之類。

期間,喜嬤嬤拿蜜餞過來,擺放了好幾份招呼客人,元卿淩拿了一塊山楂乾吃,扈廣庭拉住她的手腕,責備道:“孕婦不可吃山楂?”

身為醫生的元卿淩呆呆地問道:“為什麼啊?”

“因為山楂具有行氣散瘀的功效,孕婦不合適。”扈廣庭皺起眉頭,“這些常識你都不知道麼?看來,我得叫個人過來伺候你才行,你這樣我也不放心。”

元卿淩幾乎驚悚地抬頭看著她,然後再看著喜嬤嬤。

喜嬤嬤也是摸不著頭腦。

因敵況未明,元卿淩也不好輕易表態,隻是臉帶職業微笑敷衍著,還與老夫人說了幾句話,主要是問老夫人的病情。

“對了,聽聞老五受傷了,他還好嗎?情況如何?哎,這倒黴孩子,我聽說了,捱了二十五大板,怎就那麼實誠呢?”

扈廣庭忽然話鋒一轉,道。

元卿淩心肝兒有點受不住了,老五?倒黴孩子?

她忍不住了,看著扈廣庭問道:“扈小姐,你今天到底為什麼來?”

扈廣庭怔了一下,徐徐地又笑開了,“當然是答謝你救了我祖母啊,同時也來看看你。”

她這副模樣,和剛剛跪下來謝她救命之恩的模樣有天壤之彆。

元卿淩看著她那張笑起來有淺淺梨渦,醇美得如一杯鮮榨果汁,色彩明豔,再看她眼底那溫柔慈愛的光芒,怎地那麼違和呢?

扈廣庭也冇坐太久,走的時候,拉著元卿淩的手,又是一番叮囑,還說改天過來看望她。

元卿淩在整個蒙圈的狀態把她送走的,她走之後,看著滿屋子同樣茫然的麵孔,問道:“誰能告訴我,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眾人搖頭,不知道啊,好詭異。

倒是阿蠻,紅著臉憋了一句話出來,“聽那說話的語氣,奴婢還以為是王妃您的母親呢。”

眾人笑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