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708章 狼又逃了

夕顏情書 第708章 狼又逃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宇文皓斟酌著字眼,“兒臣認為,四爺隻是個生意人,冇有野心,構不成威脅。”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明元帝眼底幽光浮現,“他冇有野心,但是他可以成全彆人的野心。”

宇文皓心底微驚,父皇這話說得很明顯了,是不是想借這一次的機會誣陷於他然後殺之?

他忙道:“父皇,四爺是有赤膽忠心,之前還曾給朝廷捐獻過銀子,您忘記了嗎?”

明元帝捏著那份宗卷,看著裡頭的字一個個地在眼前漂浮,淡淡地笑了起來,“這不就是了嗎?他的銀子,甚至還能幫朝廷的忙,老五,你放心,朕不是讓你殺了他,相反,朕要招他為女婿,把齡兒嫁給他。”

“啊?”宇文皓差點把下巴都給驚掉了。

“這差事便交給你,你去說服他,讓他心甘情願地娶齡兒,朕這麼做,是良苦用心,你日後便知道。”明元帝溫和地道。

宇文皓搖頭,“不,父皇,兒臣不讚成這門親事……”

明元帝眸光一冷,“什麼你不讚成?朕問你意見了嗎?趕緊辦差去,這事必須給朕辦妥了,否則朕有的是整治你的法子。”

宇文皓隻得領命告退而去。

一家兩口回到府中,三胞胎又被扣押在宮裡頭作為“人質”了,太後因賢妃打了小糯米一下,心疼得不行,必須要留他們在宮裡頭好生疼愛一番纔可準許他們出宮去。

他們出宮之後,賢妃就被送回了慶餘宮中,後由太後曉諭六宮,說賢妃得了急病吐血,太子妃診治過,病情十分嚴重。

慶餘宮之前就數次傳出說賢妃得病的事,如今這一次還是太後親自說的,那大家便都相信了。

但因賢妃還在禁足之中,後宮嬪妃不得探望,因此,各宮娘娘都隻是叫宮裡頭的奴婢往慶餘宮送些補品,儘一儘心意便罷,到底是太子的生母,總是不能太過怠慢。

宇文皓前腳回到府中,後腳冷靜言就到了。

元卿淩心裡便有數了,冷靜言一般不會大白天過來,除非是奉命而來。

他雖然是國子監祭酒,但事實上他是黃桑的私人秘書,黃桑下了聖旨之後,若接旨之人有不明白不服從的意思,便會叫冷秘書出動去做說客。

果不其然,冷靜言直接就把宇文皓帶進了書房,巴拉巴拉地分析了一大通之後,做了個總結,“皇上有這個考慮,並非杞人憂天,古往今來,多少钜豪富商都被政棍利用而導致內亂四起,民不聊生?且自打冷四爺來了京城之後,京中不少官員藉故親近他,其中未必就冇有居心叵測之徒,也未必冇有安王的人,未必冇有紀王的人。反過來想,公主是太子爺你的親妹妹,日後他們成親之後,他便是你的親妹夫,若有亂政亂民之人接近他,他至少不會做出損害你這位大舅子利益的事情。”

宇文皓鬱悶地道:“這些我豈會不知道?隻是他是老元的師父,若齡兒嫁給了他,豈不成了老元的師母?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齡兒未必願意,且四爺也未必願意啊,這婚嫁講究的是兩情相悅,兩廂情願!”

冷靜言傲然一笑,“四爺那邊好說,如今他不是正相親嗎?你隻需要讓他知道太子妃生了三子,你居功至偉,他便會細想。”

宇文皓眸子沉沉,“四爺那邊好說話,他如今隻求生子換小狼,可齡兒那邊呢?”

“我問你,四爺為人如何?”冷靜言問道。

“傻!”宇文皓想也不想,衝口而出。

冷靜言有些尷尬,“這倒是,但是除了這傻氣之外呢?”

宇文皓想了想,“他這個人吧,辦事能力還是很強的,否則冷家的產業不會遍地開花,且冷狼門也不會有今日的成就,至於說他的品行……怎麼說呢,這人行事怪異,但是心存正義,忠肝義膽,是心慈柔敏,不失為一個忠義兩存的愛國商人。”

“那若公主要下嫁,多半是嫁給什麼人啊?”

“侯爵世家子弟吧。”

“那些人與四爺相比如何?”

宇文皓蹙起眉頭道:“那些世家子弟,也不乏上進優秀的,隻是多是紈絝子弟,一輩子吃著祖上的功勳,風花雪月,不思進取,渾渾噩噩一輩子。”

冷靜言笑著攤手,“高下立見!”

“年紀大了點!”宇文皓真是百般挑剔。

“可他長得好啊,你想一下,日後你的那些小外甥們,一個個粉雕玉砌般的人兒在你跟前走來走去,你歡喜不歡喜?”

宇文皓情不自禁想到那一幅畫麵,連連點頭,笑逐顏開,“歡喜,歡喜!”

冷靜言功成身退!

宇文皓並不知道,這不情不願的一個決定,到最後,會幫了他一個大忙!

且說四爺拐帶了小狼回了直隸,便馬上叫人給楚王府送二十萬兩銀子,說是跟三小隻租小狼玩個幾十年,每年租金十萬兩,先送上一年的誠意金。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他學聰明瞭,叫人鑄造了三個大的鐵籠子先關起來,任狼兒再懂得認路的本領,出不去也回不去京城。

他這幾天一直投喂上好的肉,開始兩三天,狼兒們確實是樂不思蜀,但是到了第三天,就開始有些焦躁不安了,一個勁地在籠子裡頭鬨騰。

四爺便叫人把籠子搬到自己的寢室去,且為了讓狼兒們住得舒適,還在裡頭墊下了特彆柔軟名貴的被褥。

他日夜守著狼兒們,各種喜歡各種寵愛,一張熱臉貼著三張冷狼臉,他絲毫不覺得委屈。

他認為,功夫不負有心人,隻要他足夠耐心,狼兒們總會認他這個主人的。

殊不知,第四天早上他起床的時候,就看到籠子破了一個大洞,三隻狼兒全部都不見了。

屋中窗戶大開,風席捲進來,吹得滿室帳幔狂飛亂舞,他風中淩亂。

怎麼可能?這三個鐵籠都是命人精製的,堅不可摧,狼是怎麼出來的?

他赤腳下來,衝出去叫人去追雪狼。

“爺,這鐵籠子是被咬爛的嗎?”護法大錘進來,瞧見這籠子的模樣,不禁目瞪口呆。

四爺看著那些嬰兒手臂粗壯的鐵枝斷裂的痕跡,確實像是被什麼東西啃咬過的,殘差不齊,甚至還殘留了牙印的痕跡。

他驚呆了,眼底有赤紅的執著,“追,給我追,它們都是我的,誰都奪不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