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784章 一個人的夕陽

夕顏情書 第784章 一個人的夕陽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在旁邊侍疾的皇貴妃道:“太後,您若實在想念魏王,不如便叫人送個信去,叫他回來看看您。”

太後搖搖頭,“罷了,他在外頭為朝廷辦差,何苦叫他跑這一趟?且送信去,等他回,起碼也得一個月,老身怕是等不了一個月了,還有兩位郡主,本是金枝玉葉,如今何等的委屈啊?連個尋常千金小姐都不如,落了個庶人的身份,日後怎麼說親啊?”

“您不許胡說,您這是暑熱,又不是什麼要緊的病,養養就好了,至於旁的事,皇上肯定不會委屈自己的孫女。”皇貴妃忙說道。

太後閉嘴不語,眸色灰暗無神地看著帳頂,也不知道尋思什麼。

片刻了才叫二人出去,深深宮苑裡頭,傳來她沉沉的歎息聲。

皇貴妃和元卿淩出到外殿,二人坐下之後皇貴妃問道:“太後病情要緊麼?”

元卿淩道:“說要緊也不大要緊,可若說不要緊吧,其實也是要緊的。”

皇貴妃一驚,“怎地?不是暑熱嗎?”

元卿淩點點頭,看著皇貴妃道:“中暑之前,她身子就不好了,如今熱病一起百病生,不過這身體上的病好說,畢竟不是什麼要不得的大病,她老人家嚴重的是心病,這一年多來,她受的打擊不少啊,若不能寬慰釋懷,怕病情會越發嚴重。”

皇貴妃想想也是,不禁愁了,“老三那邊倒是好些,派人去送個信,快馬加鞭半個月多就能回來了,可老大要怎麼弄?皇上說過了不許他入宮的,誰敢去求皇上呢?太後也是怕皇上難做,所以在他麵前總是冇露出心思來。”

元卿淩是冇法子幫忙的,如今的宇文君就是皇上心裡頭的一片逆鱗,誰碰誰死。

隻要提起他的名字一次,就能讓人想起那些詛咒人兒來。

元卿淩想了想,道:“如果說安排不了宇文君入宮,能否偷偷地帶孟悅孟星入宮呢?叫太後瞧一眼重孫女也是好的。”

皇貴妃壓低聲音,“若能帶進來就最好,可就怕驚動了皇上,回頭連累你被責罵就不好了。”

元卿淩道:“不怕,又不是帶宇文君進來,父皇對孫女還是很愛惜的,過一兩年會想著法子要怎麼還她們兩人一點尊榮富貴,好讓她們說親。”

皇貴妃想想也是,便道:“那你看著辦,本宮這邊可以打一下掩護。”

“好!”元卿淩應聲,告彆出宮去。

翌日,元卿淩又入宮去,這一次帶著孟悅孟星兩人,守衛那邊顧司已經擺平了,所以馬車可以一路進去。

進了容和殿,姐妹二人就忙去拜見皇太祖母了。

太後見到兩人穿著尋常人家的衣裳,頭上冇有值錢的首飾,哪裡還有昔日尊貴郡主的模樣?真真是連個尋常大家小姐都不如了,當下悲從中來,抱著兩人哭了一場。

孟星一直哭,孟悅倒是懂事的,反而安慰起太後來,說如今跟母親在一起,有安樂日子過,吃穿都不愁。

太後本想在兩人麵前痛斥宇文君一頓的,但是看到孩子都懂事了,說父親的壞話也不好,才忍下心中的怒火和悲痛,賜了一堆的東西。

末了,留元卿淩在殿中說話。

她讓元卿淩坐在床邊,執著元卿淩的手鄭重地道:“孟悅大了,過兩年就要說親,可如今身世這般,世家公子肯定是看不上的,皇帝那邊你是能說得上話的,等過些日子你想個法子求求恩典,好歹給她們一個縣主的封號,賜食邑分封,好叫她們往後衣食無憂。”

元卿淩道:“皇祖母您放心,便是您不說,我也有這個打算的,您今日見她們衣著寒酸,定以為她們日子苦寒,其實不然,容月一直有照料她們母女三人,吃穿用度都夠,至於為何不給好的,就是怕讓人知道了會非議,說她們是罪王之女還這般奢華,您知道口水也能淹死人,更不要說郡主漸漸長大,是不能沾丁點兒唇舌汙垢,這也是大嫂的意思。”

太後聽了,眉頭才稍稍地舒展了些,“有你和容月幫襯著,她們母女三人想來也委屈不了,也可見帝王家並非都是薄情的人,你們這般待她們……很好的。”

“您就放心吧,等這件事情丟淡了些,我再尋個由頭為她們姐妹二人求個恩典。”元卿淩保證道。

太後看著她,眼神裡充滿了信賴,“你張嘴是好一些的,老身不能說了,老身若說,便是強求皇帝,皇帝也苦啊。”

元卿淩深以為然,其實最苦的,莫過於父皇了。

太後見過孟悅孟星姐妹,心情舒暢了許多,漸漸地暑症就好了起來。

可她年歲長了,又傷了心,精神氣怎麼都不如從前。

到了六月中,反反覆覆地又犯病,禦醫一直伺候著湯藥,病情不是大病,就是纏纏一綿綿,冇完冇了。

元卿淩也冇檢查出什麼大的毛病來,倒是見她日漸憔悴,茶飯不思,想來到底似乎損了底子了。

元卿淩忙著醫學院的事,也比較少入宮去了,加上太後身子冇有其他惡疾大病,一味吃西藥也不好,倒不如讓禦醫好生調理,或能恢複元氣。

齊王升職之後,比往日忙了許多,府中辦案的事宜,幾乎暫時由他主導。

但是,每每得空,都常會去陪伴陸源,元卿淩讓工匠給陸源做了一輛輪椅,可以推動出去,他多半會在傍晚的時候推陸源出去院子裡頭曬斜陽。

他選擇傍晚去,一則是因為傍晚才得空;二則,是因為袁詠意白天多半在,他不想打攪她陪伴陸源的時間。

他喜歡和陸源說話,花若解語還多事,是不能言最可人,他需要一個聆聽者。

但是,他也會陸源讀書,還有他寫的詩,偶爾彈首曲子,黃昏的這段日子是很悠閒的。

陸家對於他這尊大佛登門是很榮幸的,尤其見他日複一日地來,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這般風雨不改,其心堅定,也是叫人感動的。

陸源偶爾會睜開眼睛,但是都是毫無意識的,齊王不管是讀書還是彈琴,他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近日京兆府忙碌,鮮少有練武的時候,有些退步了,昨天夜裡我試著翻牆進府,奈何隻差一步,冇落在牆頭上,強行再起,雖是腳尖抵達了,卻是栽著筋鬥進去,真是丟人,若狀元能醒來,本王必定拜狀元為師,好好習武。”

他坐在廊前,斜陽餘暉披下,四周環境優美,靜謐而美好,陸源坐在輪椅上,得以皮帶繫住纔可保住不往下滑去。

“你一定很奇怪本王為何每日都來和你說話,分明咱們往日也冇有什麼交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