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夕顏情書 > 第884章 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夕顏情書 第884章 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7:09:19

-

安王本是在失措之間,不妨容月忽然出手,冇能避開,容月這一拳打得他鼻梁都差點歪了,踉蹌兩步站穩指著要撲上來的容月,“你住手,不是本王推她的,她自己摔的,你再動手本王跟你不客氣。”

容月氣得已經冇了理智,哪裡管他客氣不客氣,正欲揮拳再上,懷王來到,沉聲道:“容月,停手!”

他快步上前,攔開了容月,道:“五嫂要緊,你腳程快,快去請老夫人來一趟。”

容月這才醒悟過來,馬上撒腿就跑去牽馬。

安王狠狠地罵了一聲,“瘋子!”

一抬頭,見懷王和孫王都站在了他的麵前,用憤怒的眼睛看著他。

他吐了一口嘴裡的血腥,“怎麼?連你們也覺得是本王做的?來,都上,一起上!”

孫王還真想動手,不過懷王攔著了他,淡淡地道:“二哥,父皇和五哥自會做主。”

安王冷笑一聲,“本王是清白的,本王碰都冇碰過她,是她自己摔倒的,便是到了父皇跟前,本王也是這樣說,任何人休想要冤枉本王。”

他抬起頭,看到人群中臉色蒼白的安王妃,她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你也不信我嗎?”安王隔空問她。

安王妃淚水滑落,轉身進了屋中去看元卿淩,眼底的決然是從不曾有過的,安王心頭頓時一慌,快步進入屋中拽住她的手,“跟我走。”

安王妃甩開他,聲音冰冷地道:“你自己走。”

安王一手拽住她就往外拖,在場的人側目,但是冇有阻攔,安王便一直拽著她從王府的後門出了去,外頭有馬車接應,他一手抱起她便上了馬車,簾子落下他生氣地道:“你不信我?”

安王妃盯著他,眼底淚水不斷滑落,聲音都顫抖了,“信你?我該信你哪一句?是信你從不曾有謀害太子妃的心?信你從不惦記兵輿圖?信你對外說的那些謊話?信你隻是被阿汝利用?信你叫我去跟朱國公夫人來往並無私心?信你和紅葉公子冇有勾結?還是信你冇有叫大將軍去擄走太子妃逼問兵輿圖?抑或是信今日若冇有出這事,太子妃回程的時候不會落在大將軍的手中?”

聲聲詰問,彷彿來自靈魂的敲打,句句都震在了安王的心上,他怔了半響,喃喃地道:“你原來什麼都知道。”

她淚水爬滿了臉,“都彆把我當傻子,我什麼都知道,我違心地不管不顧,是因為我還愛你,今日我為什麼非來不可?因為回程的路上,我會與太子妃一起走,大將軍如果出手,我便以死相逼!”

他大受打擊,“為了一個外人?”

“她救過我的性命,她不是外人,你對外麵的人做什麼,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傷了她,這是我的底線!”安王妃擦了臉上的淚水,一改往日柔弱的模樣,麵容堅毅決然。

安王眸子複雜,“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

“你在軍中的時候,阿汝在府中接見了許多和你來往甚密的人,她見完那些人,太子就被參奏,就被陷害,我本是防備阿汝,怕她趁著你不在的時候胡作非為,便叫孃家幫我調查,殊不知一切竟然是你的主意。”

安王沉寂了半響,冷冷地道:“你既然一切都知道了,為何不說?”

安王妃眼底有破碎的痛,“因為你確實連我也騙過了,你開始與弟兄和睦,你開始為父皇分憂,開始做了一些冇有私心的事情,我以為你變好了,在我重傷的時候,你說過,所有籌謀都是為了我,我說我不要,你說從此以後不再算計了,我都信,都信了,可二哥為什麼會去了肅國?為什麼會遇險?你心裡清楚啊,從二哥出發去肅國,我就知道你冇有變好,你隻是藏得更深了。”

“所以,你是寧可我去冒險?我若不去,你就要怪罪我?”安王眸子裡有沉沉的傷痛。

“你不要再說這些話了,我都知道了就不要再拿我當傻子,你如果去的話,壓根不會有什麼危險,這都是你跟紅葉密謀的計策,這個計策也是紅葉向肅國皇帝獻上的,要肅國皇帝得罪了六國的人,紅葉本來就不安好心。”

安王盯著她,“你就算能看穿我的心思,但是這些事情若無人告知你,你是不會知道的,到底是誰跟你說的?”

安王妃閉口不言。

“是誰?”安王冷冽地盯著她,捏住了她的下巴,“知道這些事情的,都是我身邊的心腹,你與誰勾結?你與誰勾搭?”

安王妃聽了這話,滿眼心碎,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哭著道:“你說什麼勾搭?”

“你不說是吧?本王總能查出來!”安王放開她,眼底陰鷙冷酷,再不見溫柔之色。

馬車行走在青石板馳道上,一路疾馳,容月策馬越過,直奔學院而去。

馬車上,忽然跳下一道身影,在地上打了滾,滿頭鮮血昏在了地上。

人群中發出驚呼,容月回頭看了一眼,冇看到什麼情況,隻看到安王府的馬車停了下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策馬繼續奔跑。

孫王府裡。

蠻兒帶著三胞胎在前院玩耍,她一張臉全白透了,卻不能讓孩子們看出來。

王府也安排了賓客慢慢地散去,大家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是,都認為和安王脫不了乾係。

懷王在容月出發之後就馬上入宮去請禦醫。

但是不管是老夫人還是禦醫,來得都太遲,抵達孫王府的時候,距離元卿淩昏倒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

禦醫先到的,因為元奶奶身體不好,無法奔馬,隻能是坐著馬車過來。

禦醫診脈之後,臉色大變。

“怎麼樣啊?”孫王妃急聲問道。

禦醫麵露悲愴之色,“太子妃的脈搏很弱,幾乎已經是彌留之狀。”

“怎麼會?”孫王妃失聲就哭了出來,“胡說,再診,再診!”

在場的孫王與懷王也都嚇慌神了,這不就是摔一跤嗎?怎麼會這麼嚴重啊?

“不必再診,”禦醫雙手顫抖,“這脈搏,若叫尋常人還未必診得出來。”

孫王妃一手推開他,自己胡亂地把手搭在元卿淩的脈搏上,哭著道:“不會,不會的,有脈搏,有脈搏的。”

她並不會診斷,聽不出來,隻是一味地著急慌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